第二十二章 我要学挖掘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的遗憾不是指这个,”苍浩笑着摇了摇头:“你都能打听到我在曹氏地产的事情,却沒了解到我的真实背景,”

“你什么真实背景,”李兵不屑的哈哈大笑起來:“我知道,你挺能打架的,那又怎么样……”

沒等李兵把话说完,苍浩打了一个响指,从寺门里立即射出几条黑影,还沒等李兵搞明白怎么回事,那几个拿着燃烧瓶的手下全倒在了地上,

李兵急忙喊了一声:“都给我上,”

还沒等李兵的手下有所动作,那几道黑影直接扑了过去,跟李兵的手下殴斗在一处,

李兵勃然大怒,从身后抽出一把刀子,冲着苍浩腹部扎了过來,

苍浩侧身让过,抬掌劈在李兵持刀的手腕上,按说苍浩这一掌下來,普通人都得撒手扔掉刀,

但这个李兵还真有两下子,也不躲闪,手腕一翻,直接向苍浩肋部划了过去,

苍浩动作慢了一步,近乎被刀锋紧贴着掠过,一股森凉寒意油然而生,

苍浩一掌劈向李兵的咽喉,李兵连忙退后一步,躲过了这一掌之后,一脚射向苍浩胸口,

苍浩躲闪不及,被踢了个正着,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李兵箭步跟上來,又要对苍浩出手,刚好被乌鸦万鹏看见了,手中钢鞭一抖,“啪”的抽在了李兵的后背上,

李兵毫无防备,“啊”的惨叫了一声,衣服被抽碎,后背留下了一条血痕,

这条血痕非常深,皮肉翻卷开來,鲜血不断地往外涌,

“你们都不要管,”苍浩冲着万鹏吼了一声,紧接着一击膝击,正撞在李兵胸口,

这一记膝击是苍浩在武力值近乎丧尽之后拼尽了全力,李兵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身体倒着向后飞去,

还沒等李兵身体落地,苍浩已经跟了上來,抬起胳膊用手肘捣在李兵腹部,

李兵重重摔在地上,张嘴又吐出一口鲜血,随后身体痛苦的蜷缩起來,

苍浩并不停手,抬脚踢向李兵,李兵就像足球一样,身体飞起,再度落下,

李兵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就在同一时间,他的手下也被血狮雇佣兵全部打倒,地上躺了一片的人,惨叫声此起彼伏,

苍浩喘了几口粗气,來到李兵身前,冷冷一笑:“如果你真的很本事,就应该知道我苍浩是什么人,凭你手下这几个虾兵蟹将还想在我这里兴风作浪,”

“你……你……”李兵气喘吁吁:“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不是一直查我吗,去继续查好了,”苍浩说着,拿出那张支票在李兵面前晃了晃:“今天你來我这捣乱,这笔钱就当赔偿了,虽然这钱少了点,谁让我大人大量呢,”

“苍浩你太卑鄙了……”李兵一张嘴,又是一口鲜血吐在地上,

苍浩本來还有点头痛,既不想帮李兵办事,但这钱更不想退回去,如今算是有了借口:“谢谢夸奖,”

说罢,苍浩冲着血狮雇佣兵点了一下头,血狮雇佣兵立即退让开來,这就是留出一条路让李兵带人滚蛋,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从道路两边突然冲过來几辆考斯特车,在近距离急刹车停住,

紧接着,从车上冲下來二十多个黑衣人,龙行虎步形成包围圈,把李兵一伙围在正当中,

这些人明显是受过严格训练的,跟李兵那帮手下完全不一样,要是跟血狮雇佣兵交手起來,苍浩也不敢肯定是不是自己这边能完全占据上风,

一辆宾利开过來,车子停下,庞劲东从车上下來了,

今天的庞劲东跟往日沒什么区别,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沒系领带,衬衫敞开了两粒纽扣,

庞劲东掏出一根雪茄,用打火机点上,随后打了一个响指,一个手下急忙递过一把沙漠之鹰,

沙漠之鹰这种手枪体积太大,但配合庞劲东的霸气,倒也是相得益彰,

庞劲东瞥了苍浩一眼,沒出声,径直來到李兵身前:“还记得我吗,”

“你……你……”李兵看到苍浩,身体不住的颤抖起來,面色因为惊恐变得惨白:“庞劲东你怎么在这,”

“沒教养,”庞劲东一只手拎着沙漠之鹰,另一只手拿着雪茄,冲着李兵点了点:“论辈分,你应该叫我伯父,直呼其名太沒礼貌了,你爸是怎么教你的,”

“不许提我爸,”李兵暴怒起來,嘶吼着从地上站起來,就要向庞劲东冲过去:“是你害死了他,”

庞劲东一脚踢在李兵腹部,李兵惨叫一声,庞劲东随即抬手用枪托砸在李兵的脸颊上,李兵又是一声惨叫,重又摔倒在地,

“我今天把你爸爸的故事完整的给你讲一遍……”庞劲东抽了一口雪茄,冷冷的道:“你爸跟我打了两年仗,后來,他被人收买,只是为了一笔钱就出卖了我们的行动情报,那一仗,我们死了很多兄弟,幸运的是最后我们最后仍然赢了,我很快就查出了你爸是内奸,那么问題就來了,,挖掘机技术哪家强,”

李兵颤抖着身体看着庞劲东:“你……你……”

“我去不了蓝翔技校,只能自学挖掘机,挖个坑把你爸埋了,”顿了顿,庞劲东接着道:“干雇佣兵这一行的,出卖兄弟是最可耻的,按说我应该把你爸扒皮抽筋点天灯,念在往日***过仗的份上,我给了他一个痛快,按照雇佣兵的规矩,还给你母亲寄了一笔安家费,她就是用这笔钱赡养你长大的,也就是说,你能活到今天是拜我所赐,我不需要你感谢我,甚至你也可以來找我报仇,但你想动我女儿,我就不能不给你点颜色了,”

“庞劲东你夺走了我父亲,我夺走你女儿,这很公平,”李兵看着庞劲东,突然癫狂的大笑起來:“庞劲东,除非你能杀了我,否则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欢迎之至,”庞劲东冷冷一笑:“但你给我记住,如果你敢动我女儿,我灭你李兵全族,”

李兵把一口带血的唾沫啐在地上:“你试试看,”

“试试就试试,”庞劲东抽了一口雪茄:“今天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我有必要对你小惩大诫,”

庞劲东这边话音刚落,那边手下也不用吩咐,立即行动起來,两个对付一个,把李兵的手下全部牢牢按在地上,

刚才一战,李兵的手下全部丧失战斗力,几乎成了半残,所以庞劲东这边的人也不用费什么劲,

庞劲东冷冷望了一眼李兵,径自來到李兵一个手下身前,抬手就是一枪,

“碰”的一声闷响,子弹穿透而过,李兵这个手下半边脑袋被炸烂了,鲜血混合着**迸溅得到处都是,

庞劲东來到另一个手下身前,抬手又是一枪,又是鲜血和**迸溅而出,

一转眼,庞劲东干掉了好几个李兵的手下,庞劲东嘴上叼着雪茄,非常从容的给沙漠之鹰换了一个弹夹,紧接着一扬手就扣动了扳机,远处一个李兵的手下被准确爆头,

这根本就是一场屠杀,有几个李兵的手下慌了,带着哭腔喊了起來:“饶命啊,别杀我们,”

庞劲东根本不为所动,从容开枪,逐个击毙了李兵的全部手下,等到最后一声枪响过去,满地都是尸体,

“我擦,”赵轩有点火了:“老大,这是咱们的地盘,让他们在这大开杀戒,”

“稳住,别动,”苍浩冷冷的吩咐血狮雇佣兵:“谁都别出声,看清形式再说,”

叹了一口气,庞劲东非常感慨的道:“看在你父亲当年也有功劳的份上,我今天饶你一命……”

收起沙漠之鹰,庞劲东回到李兵身前,冷冷的道:“我杀他们是给你一个教训,千万不要动我女儿的歪心思,否则后果真的会很严重,”

李兵嘶哑着嗓子喊道:“庞劲东有种你就杀了我,你是不是个男人,放马过來啊,”

“我现在让你走,”庞劲东指了指远处:“你可千万别激我,我这个人最吃不得激将法,随时可能改主意的,”

接下來的一秒钟,李兵很可能是做出了人生最重要的一个决定,或者是顽抗到底让庞劲东一枪毙了自己,死的像个爷们一样,

或者就是忍辱偷生,将來寻找机会再跟庞劲东报仇,重现古人卧薪尝胆的气魄,

也只用了一秒钟,李兵决定效法古人,挣扎着站起身來,踉跄着向远处跑去,不时回头张望庞劲东一眼,像是唯恐庞劲东追上來,

不过庞劲东沒追,只是抽着雪茄,看着李兵消失在视野里,

叹了一口气,庞劲东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就向宾利车走去,看來是打算离开,

“等一等,”苍浩往前走了几步,举手发言:“我还有事,”

庞劲东回头望向苍浩:“什么事,”

“我要学挖掘机,”

“去山东找蓝翔呗,你跟我说什么,”庞劲东冷冷一笑:“我沒心思在这跟你磨牙,”

“你好像沒明白我的意思,”苍浩指了指满地的尸体:“这是我们的地盘,你來这里大开杀戒,难道拍拍屁股就走人,”

“说的有道理,”庞劲东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冲着手下做了个手势,

血狮雇佣兵不知道庞劲东要干什么,一下子全冲过來,虎视眈眈的围住庞劲东,

庞劲东的手下立即形成反包围,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恶狠狠的瞪着对方,谁都不肯让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