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多年前的恩怨/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误会,”庞劲东抽了一口雪茄,很轻松的笑了笑:“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说罢,庞劲东又做了一个手势,他的手下立即退散开,不再继续包围血狮雇佣兵,而是清理起了现场,

他们用保险薄膜把尸体包裹起來,这样血液和**不会洒落下來,然后抬上了考斯特,

再然后,不知道他们从什么地方拿來一桶桶的水,混合洗涤液冲起了地面,只是几分钟的功夫,屠杀的痕迹差不多已经被刷掉了,

苍浩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我说过会给你交代的,”庞劲东看着苍浩,冷冷一笑:“不过你也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苍浩明知故问:“什么交代,”

庞劲东依然冷笑:“你收了李兵一千万,出卖我的情报,对吧,”

“钱,我是收了,不过沒出卖你的情报,”苍浩耸耸肩膀:“有人主动登门给我送钱,我总不好拒之门外不是,”

“你小子倒是挺贪财啊,”庞劲东缓和了面容,指了指多林寺里面:“我能进去跟你谈谈吗,”

“谈什么,”苍浩面无表情的问:“刚才你都要走了,这会儿又想起來谈谈,”

“我觉得你是聪明人,本來觉得有些话不要说在当面上,但现在又觉得还是说清楚比较好,”呵呵笑了笑,庞劲东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你不愿跟我谈吗,

“当然愿意,”苍浩坦然同意了:“里面请吧,”

庞劲东也不用苍浩招呼,大步迈进多林寺,几个手下自动跟在后面、

血狮雇佣兵那边也不用苍浩吩咐,自动围住庞劲东的手下,一起步入多林寺,

庞劲东径直來到后院,在石桌旁坐下,四下里张望:“有沒有人泡杯茶,”

说着话的功夫,庞劲东的手下在身后站成一排,血狮雇佣兵则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站在庞劲东手下身后监视着,另一部分则站到苍浩身后助威,

这样一來,苍浩感到有点悲哀,因为自己这边人实在太少了,

如果自己的手下像庞劲东一样多,双方一旦交起手來,苍浩有必胜的把握,

苍浩冲着封禅子使了一个眼色,封禅子急忙跑过來,摆弄起茶具,冲了一壶铁观音,

庞劲东端起杯子來一饮而尽:“茶不错,你倒是挺会享受吗,平日在这里喝喝茶,读读书,神仙一般的日子,”

苍浩笑了笑:“神仙是不屑凡人这种享受的,”

“也不能这么说,无欲无求,享受清雅,这就是神仙的生活,”庞劲东说着,又是一杯茶下肚:“不好意思,我这也是有点渴了……”

“你既然解渴了,能谈正事了,”

“可以,”庞劲东点点头:“想來,你刚才也看出來是怎么回事了,李兵的父亲原本是我的手下,因为出卖行动情报被我执行家法,如今李兵长大了,想要來找我报仇,他刚找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同样我还知道你收下了他的一千万,”

“哦,”苍浩点点头,心里已然明白了,这就是为什么墨师上次去给庞可儿治病,庞劲东表现怪异,总是话里有话,

原來庞劲东是知道了李兵的事情,怀疑自己出卖了他,如果不是庞可儿的病仍有求于墨师,苍浩毫不怀疑上一次庞劲东就会大开杀戒,

“本來我很愤怒,但后來我发现,其实你根本沒出卖我,”顿了顿,庞劲东接着说道:“墨师上一次去过我家里后,我一直让人盯着李兵那边,结果发现他沒从你这里收到任何情报,”

“你沒派人盯着我,”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可惜李兵沒这么想,”苍浩喝了一口茶,悠然道:“结果吗……他还真就对了,我确实不值得他信任,”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谢谢你,这一次帮了我,”顿了一下,庞劲东试探着问道:“那么可儿的病……”

“该治还得治,”苍浩一字一顿的提出:“但你要保证李兵今后不会來找麻烦,”

庞劲东急忙道:“这个我可以保证,”

“那就好,”苍浩还是有点不放心:“你也要保证他不会把那一千万要回去,”

庞劲东深深一笑:“你还真是财迷,”

“你看病也不花钱,我总得堤内损失堤外补,谁嫌钱多呢,,”

“沒错,”庞劲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了,话说咱们都当过雇佣兵,过去竟然谁都沒听说过谁,未免有点遗憾啊,”

“我是听说过你的,当年的杰瑞.庞一战歼灭了所有斯巴达战士,只是见到你本人之前我对不上号,”耸耸肩膀,苍浩似笑非笑的道:“作为前辈以后可要多加指教,”

“互相指教吧,”庞劲东深深的一笑:“但愿我们别在战场上见,”

苍浩点点头:“但愿,”

“我沒开玩笑,”庞劲东无比郑重的看着苍浩:“你给可儿治病,我非常感激,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能帮忙也绝不含糊,但我希望你明白,如果有一天我们在战场上见面,完全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我懂,”苍浩笑着点点头:“我给可儿治病,你欠我人情,这是一回事,到了战场上,我们各为其主,这是另外一回事了,”

庞劲东轻松的的笑了:“谢谢理解,”

“话虽如此,不过还有几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庞劲东点点头:“但说无妨,”

“我们雇佣兵为了钱打仗,说穿了就是炮灰,但炮灰也是有尊严的,也可以有自己的理念和追求,”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们不一定要为正义的事业而战,但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助纣为虐,”深深的一笑,苍浩缓缓说道:“比如毒品这玩意,太害人了,我绝对不会碰,”

庞劲东点点头:“不吸毒是对的,”

苍浩跟了一句:“我也不会给毒品贩子打仗,”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庞劲东深深的笑了:“世上的很多事情不是简单的黑与白,如果通过毒品能够达到正确的目的,倒也不算错,”

“什么样正确的目的,”

“这个我沒必要告诉你,”顿了顿,庞劲东接着说道:“苍浩,作为前辈我教你一个道理,只要存在市场需求的东西就永远不会被根绝,毒品这东西之所以存在,根植于人类的一种劣根性之中,那就是逃避现实,”

“那你知道吸毒是什么样吗,”不等庞劲东回答,苍浩直接说道:“早年,我跟毒贩子打过交道,所以我是知道的,人在吸毒之后,脑子里会放全息电影,简单的说,就是你想要什么就能拥有什么,只要一次下來,人们就无法摆脱了,需要长久的沉溺幻觉之中,而且他们拒绝任何帮助,只想要享受这种幻觉,更进一步的,他们做人可以突破任何底线,沒有任何三观,只要能够筹集毒资,他们不惜铤而走险做任何事,这就是毒品的可怕之处,”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有那么一些人,他们不想面对真实的生活,沉醉于毒品带來的快感,世界各国铁腕扫毒,结果怎么样呢,毒品不仅依然存在,反而因为贩毒风险太大导致价格飙升,使得毒贩子获得了更高的利润,”顿了顿,庞劲东一字一顿的问道:“那么问題就來了,既然这笔钱早晚要被别人赚走,为什么不能是我们赚呢,”

“你说的这个我认同,放任毒品肆虐当然不对,可严格扫毒似乎也有问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苍浩意味深长的道:“不管谁去赚这笔钱,反正我是不会去赚的,”

“那是你,而不是我的,”

“看來我们说不到一起去,”

“所以也就别说了,”庞劲东说着,指了指脑袋:“有的时候要换一个角度考虑问題,”

苍浩不愿继续这场对话:“再见,”

“再见,”庞劲东马上告辞了,沒继续跟苍浩分辨,

刚送走了庞劲东,苍浩马上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曹志鸿打过來的,让苍浩马上回公司商议一下新公司的事,

曹家父女原准备回來一趟后马上再去欧洲,但新公司事情太多,结果又耽搁了几天,

苍浩赶到公司的时候,时间已经挺晚了,突然之间有些内急,刚好路过杨旭飞的办公室,门半敞着,

高管办公室都有独立卫生间,苍浩往里面张望了一眼,发现沒有人,索性就溜进去了,

姚军辉一伙离职之后,杨旭飞在公司变得非常低调,凡事能不出风头就绝对不当出头鸟,

其实,苍浩在当初公司动荡之后,很想找个机会把杨旭飞踢走,但后來改了主意,一则是眼下沒什么借口和把柄,二则是姚军辉说了一番话,

杨旭飞是姚军辉的老对头,姚军辉自己创业之后,仍然非常反感杨旭飞,但姚军辉还是告诉苍浩,杨旭飞毕竟是已经吃饱的老虎,如果换别人上位,很难说是不是饥肠辘辘的饿狼,只怕到时更加麻烦,

更重要的是,大家跟杨旭飞打交道日久,对这个人品行和行事作风基本能拿捏清楚,财务经理这个位子毕竟重要,换一个新人上來,只怕还要重新观察权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