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公司的潜规则/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姚军辉的这番话很有道理,苍浩进一步考虑到,派系斗争这事无论何时都会存在,根本无法避免,如果姚军辉和杨旭飞全部去职,公司马上会形成新的几个派系,到时梳理方方面面的关系有够自己头疼的,所以苍浩暂时也就沒动杨旭飞,

“借你的卫生间一用,”苍浩进了杨旭飞办公室的卫生间,把膀胱积蓄的液体倾泻而出,随后抖了三抖,正准备推门出去,外面突然进來人了,

苍浩一声哀叹:“见鬼,來的真是时候,”

这两个人进來之后,直接倒在了办公桌上,很快传來断断续续的呻口今声:“你讨厌死了……别这么弄人家吗……唔……唔……”

紧接着,一个男人兴奋的声音传來,竟然是杨旭飞:“你不是喜欢我这样吗,昨天谁在床上说,让我再生猛一点的,嗯,”

苍浩很想推门出去,义正词严的说一句:“你们这样是不对滴,”

苍浩已经很久沒有兴生活了,他们就这样近在眼前的活色生香,有沒有考虑过自己的感受,

当然,这里是杨旭飞的办公室,杨旭飞出现是正常的,只是不知道那个女的是谁,

在办公室这种地方做这种事,真说不清到底算是有情调,还是找刺激,

虽然很无奈,但既然有现场直播,苍浩又怎么能错过,

于是,苍浩竖起耳朵,蹑手蹑脚的朝声音的方向走去,生怕打扰到正在进行中的俩个人,

很快的,那个女性的声音再度响起:“那你……今天一定要很生猛生猛才行哦,”

杨旭飞哈哈大笑几声:“放心吧,小妖精,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唔……唔……别停,就要这样……再快一点……快一点,”女人的媚喘声,毫无顾及撞击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勾人心魄,听得苍浩身体的某处都起了反应,

杨旭飞加大了进攻的速度,气喘吁吁的道:“干死你,我要干死你个小马蚤货,”

“不错嘛,有点实力,”苍浩暗赞:“别看杨旭飞长得跟个老棺材秧子似的,在这方面还挺生猛的,”

“弄死我吧,求你了,弄死我吧,”很快的,又是一句不堪入耳的声音,直冲进苍浩的耳膜,

杨旭飞淫笑了几声:“那我可怎么舍得,”

“我喜欢被你弄,我……”女人粗重的喘息:“弄死我之前,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我要做财务总监……”

听到这里,苍浩明白了,这是一场交易,赤果果的交易,身体与金钱的交易,

之前,苍浩只是听说过公司里的一些潜规则,今天才算是亲眼得见,而猪脚杨旭飞在这方面臭名昭著,

突然,随着“砰”的一声,卫生间的门被撞开了,

苍浩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躲在了浴帘的后面,

一抬眼,苍浩影影绰绰看到交缠重叠的俩个人影,正映在对面的镜子里,

一条白色丁字裤被扔到地上,那样的醒目,就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一对纠缠的男女在苍浩的视线里放肆的扭动着,

杨旭飞的大手用力捏着女人玲珑的柔软,勾勒出一副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

苍浩悄悄探出头看了一眼,正看到那个男人熟悉的侧脸,果然沒认错,正是杨旭飞,

很遗憾的是,那个女的身体被挡住,苍浩沒有看到,

一般來说,女人在极度兴奋状态下的声音跟平常不一样,苍浩对财务部那边的人员也不太熟悉,所以沒办法从声音分辨这个女人是谁,

两个人在卫生间缠绵了一会,又回到病房里,过了不知道多久,总算云消雨散,

这个杨旭飞倒是个渣男,虽然打起炮來生猛无比,却是沒前戏沒后戏,

他完事后匆匆穿好衣服,丢下一句:“我还有点事,先去开个会,这里你收拾一下,”就出去了,完全是一副嫖|客嘴脸,比起方才的激情,简直判若两人,

至于那个女人,隐约可以听到用打火机点了一根烟,抽了两口之后,把办公桌简单收拾了一下,随后也出去了,

她出去之后,倒是把办公室门关上了,苍浩贴在办公室门上,仔细听着脚步声越來越远,这才悄悄打开门溜了出去,

來上趟厕所,竟然发现了这么一桩丑闻,倒也算是收获,只不过也不知道这个杨旭飞怎么回事,接连进出办公室竟然不知道锁门,殊不知他的办公室有很多机密文件,

苍浩直接去了董事长办公室,曹志鸿已经等着了,看到苍浩就点点头道:“沒有外人,你可以随意点,”

“谢谢董事长,”苍浩倒是也沒客气,正好烟瘾犯了,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

“本來想让你來家里的,但公司的工作实在太多了,就在办公室谈吧……”曹志鸿点上一根雪茄,悠然抽了一口,说道:“直接说了吧,曹氏金融的事情,有一点变化……”

“哦,”苍浩心中一动:“不让我过去了,”

“错,正相反,你要好好管起來,”顿了顿,曹志鸿非常认真的道:“我是打算让你入股,”

苍浩对这个决定倒是有点意外:“为什么,”

“你回国之后,干爸总想为你做点什么,想來想去,似乎也沒什么能帮到你的,这一次组建曹氏金融倒是个机会,可以帮你建立一份产业,这个还是于私,于公來说呢,当你握有公司股份,工作肯定也会更尽心尽力,这是双赢的,”顿了一下,曹志鸿接着说道:“当然,这种入股跟你作为高管拿的干股是不一样的,不仅股份比例非常大,而且你可以自由交易,换句话说,我是给你提供了一个机会,但还是需要你真金白银掏钱出來的,”

“我明白,”

“如果你资金这方面有问題的话……”

“沒问題,”苍浩打断了曹志鸿的话:“你放心,太多钱我拿不出,一千万來还是有的,”

“这笔钱倒是够了,”曹志鸿意味深长的点了一下头,有点不太放心的问:“真的沒问題吗,”

“绝对沒问題,”苍浩能够感到,曹志鸿不愿意让别人插手曹氏企业的事,这一次让自己入股曹氏金融多少带有点怜悯的意思,如果自己连一千万都拿不出來,可真让干爸把自己看扁了,就算是在干爸面前,苍浩也要争一口气:“钱的事就不是事,”

“你能这么说就好,”叹了一口气,曹志鸿有点无奈的道:“关于曹氏金融……还有一件事不太好办,”

“什么,”

“本來现在已经下班了,可是你看公司灯火通明,很多人都在加班加点,为什么,”不用苍浩回答,曹志鸿直接就道:“很简单,有一大帮人想要调到曹氏金融去,正在多方面做工作,最近两年,地产业不太景气,捞钱的空间越來越小,他们想去一个新环境获得更大发展,这个倒是可以理解的,”

“是这么回事,”

“不过呢,我尊重你的决定,你想带谁过去就带谁,多一个人都不要,所以,所有调职申请都让我给拒了,但有一个人不太好办,”顿了顿,曹志鸿说出了一个名字:“杨旭飞,”

苍浩微微一皱眉头:“他,”

“过去,杨旭飞和姚军辉的派系斗争非常激烈,谁也沒占到太大便宜,如今,姚军辉一方集体离职重新创业,在众人看來无疑显得崇高了许多,过去的一些贪墨之举也就不再被人提起了,”抽了一口雪茄,曹志鸿若有所思的道:“杨旭飞还在,他不能走,因为无处可去,那么可以想见他就要面对很多非议,我不用问也能知道,员工们认为杨旭飞无能,更沒有姚军辉那样的骨气,这辈子就只能烂在曹氏地产了,更重要的是,也正因为姚军辉离职,如今公司管理日益规范,留给杨旭飞做手脚的余地也越來越小,”

“所以他想去曹氏金融,新地方就有新机会,也可以躲开公司内部的舆论压力,”

“是这个道理,”

“问題是这间公司谁说了算,”苍浩不屑的一笑:“他杨旭飞想去哪就去哪,也不问问你是不是同意,我苍浩是不是接受,”

“你把事情想得简单了,”曹志鸿摇了摇头:“就在你來我办公室的同时,杨旭飞已经去了小茹的办公室,就是谈这一次调职的事,”

“是吗,”苍浩明白了为什么刚才杨旭飞说要开个会,看來是去跟曹雅茹谈这事了,

话说这个杨旭飞还是真够可以的,这么重要的事情迫在眉睫,竟然也不忘跟女下属來一炮,

苍浩扪心自问,换作自己处于这样的境地,只怕也沒有这样的兴致,这样看來杨旭飞并非一点优点沒有,

“我不用问,也知道杨旭飞打得什么算盘,肯定是软磨硬泡加上软硬兼施,”叹了一口气,曹志鸿很无奈的道:“杨旭飞在曹氏地产供职太久,也就知道太多的事,如果这一次我们不同意,很难说他是不是会向媒体抖出什么黑幕來,让公司再次陷入舆论危机,你别忘了,上次一个放射源丢失,就让公司遇到多大的麻烦,很难说杨旭飞是不是知道更重的猛料,”

苍浩听到这话,理解了曹志鸿的顾虑所在:“董事长,如果这一次同意他调职,他理所当然认为我们妥协了,很难说以后他是不是会逐步加码,永远不要对人的理智有太多信心,他这种人这一辈子都是被贪欲所左右,万一以后他提出更过分的要求呢,”

曹志鸿点点头:“我担心的就是这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