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你给我老实点/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有,把这么一个东西安排到曹氏金融,我以后的工作会很难开展,”摇了摇头,苍浩接着道:“当初姚军辉建议留下杨旭飞,因为我们了解这个人,容易掌握,但从另一个角度來说,这个人也了解我们,他想对我暗中作梗简直太容易了,”

曹志鸿皱着眉头问:“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办,”

“这件事交给我,”苍浩缓缓站起身:“我绝对不能让杨旭飞去我那边,”

“好,”曹志鸿点了点头:“那么你全权处理吧,”

“沒问題,”

“还有个事,我初步计划,让曹氏金融跟曹氏地产在一起办公,这三天时间就让几个部门调一下办公室,腾出足够的空间來,”顿了顿,曹志鸿很郑重的补充道:“三天后,曹氏金融要招聘员工,广告已经打出去了,这一次招聘,具体事项我已经安排好了,但整体上由你全权负责,你平常旷工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一次招聘非常重要,当天你必须早早的给我到公司,不能耽误半分钟,”

曹志鸿的语气很严肃,听起來苍浩要是不能把这次招聘干好,这个总裁也就别相当了,苍浩急忙保证:“董事长放心,”

从曹志鸿办公室出來,苍浩直接去杨旭飞的办公室,门也不敲,不过杨旭飞还沒回來,

苍浩把椅子拎到一边,远离办公桌,大模大样的坐在上面,

过了半个多小时,杨旭飞才进來,神色有些复杂,估计是跟曹雅茹的谈话不太愉快,

“咦,苍总,”杨旭飞先是一愣,随后喜笑颜开:“时间都这么晚了,苍总怎么想起來我这视察工作啊,实在不好意思,我刚才忙别的去了,不知道苍总过來,”

“我知道你忙什么去了,”苍浩深深的一笑:“你去跟曹雅茹总裁谈话,希望调到曹氏金融,对吧,”

“这……”杨旭飞一愣:“这才刚刚发生的事,苍总你怎么知道,”

“我最初來这家公司的时候很低调,但我现在不想低调了,所以大家都知道我跟公司所有人是什么关系,那么你就应该明白在这家公司沒什么事瞒的住我,”苍浩掏出一根烟來,也不管杨旭飞,自顾自的抽了一口:“我现在跟你说两件事,一是杨总你的办公室有很多重要文件,你进进出出的要锁门,你自己受到损失沒关系,一旦出了问題公司会有麻烦;第二件事情就是我不同意你调到曹氏金融……”

“为什么,”杨旭飞有些不满:“苍总,我知道,过去咱们有不少误会,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我知道杨总你是个人才,我也不是记恨过去的事,毕竟咱们现在的身份地位都不一样了,我一副总裁总不能跟你一般见识不是,”苍浩很轻松的笑了笑,又道:“我不能调你去实在是有无奈因素,”

“什么,”

“公司有女员工告你强坚,”

杨旭飞傻住了:“啊,”

“事情就发生在两个小时前,就在你的办公室里……”苍浩说着,厌恶的看了一眼那张办公桌:“你这办公桌还能当床用,不错嘛,节省资源,”

“不是……苍总,你听我说,这是个误会……”杨旭飞气喘吁吁的道:“绝对沒有这样的事,我刚才一个人在办公室,就是出去的时候忘记锁门了,不知道谁來过,也许是其他人呢,苍总你误会了吧,可不能冤枉好人啊……”

“不是误会,”苍浩打断了杨旭飞的话,叙述了当时的几个细节,

杨旭飞听罢,脸色变得苍白,因为他知道苍浩不是虚张声势:“这……”

苍浩一个劲摇头:“沒想到啊,杨总你平日里气色晦暗,原來在床上还那么生猛,”

“这……”杨旭飞冷汗下來了:“这是个误会,一定是个误会……”

苍浩再次打断了杨旭飞:“可能是个误会吧,我估计可能那个女员工想通过潜规则达到什么目的,但无论如何,人家后悔了,”

“后悔,”

“要是不后悔,人家会去我办公室,哭诉说被你强坚吗,”苍浩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拍了拍杨旭飞的肩膀:“老杨啊,大家这么长时间的同事,我是相信你的为人的,不过嘛……”

“不过什么,”杨旭飞急忙道:“苍总,你听说啊,潜规则这事是有的,但绝对不是强坚啊,这可是你情我愿的,她不能这么冤枉我,要不我跟她当面对质,”

“只要你承认有潜规则这事就好,”苍浩又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道:“这个女员工呢,沒有报警,只是來找我投诉,说明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你呢,只要知道就行了,真要是把事情闹大了,人家要是报警……杨总啊,奸出妇人口,这个道理你不是不懂,到时就算最后能证明你无辜,但只是停职调查一些日子,对杨总你的声誉也有不小的影响,”

杨旭飞急忙问:“那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我会把事情压下來的,不让总裁和董事长知道,我甚至可以让这个女员工就像往常一样跟你时常來两炮,但是……”摇了摇头,苍浩继续道:“你最近要低调,非常低调,绝对不能出风头,”

杨旭飞本能的把希望寄托在苍浩身上:“我一定按你说的办,”

“那么调职这个事情就算了吧,”苍浩抽了一口烟,语重心长的道:“当然了,我是理解的,杨总在一个职位上工作这么久,换个新环境或许能更大程度上发挥主观能动性,但在当下这个节骨眼上,如果你真去了曹氏金融,这个女员工会认为公司袒护你,其他员工也会议论纷纷,万一真有好事的人捅到警方那里……”

杨旭飞急忙道:“苍总,你放心,我就留在曹氏地产,只要你能帮我把这事解决就行,”

“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苍浩满意的点点头:“总之,你给我老实点,”

杨旭飞潜规则女员工不是一次两次了,但从來沒出过问題,这一次真的闹出问題,他完全乱了方寸,自然苍浩怎么说怎么算,哪里还敢奢望调职,

这也是苍浩所希望的,只要杨旭飞老老实实留在曹氏地产就好,至于那个女员工,估计这段时间,杨旭飞见了她得绕路走,

就算两个人有机会私下碰到一起把事情说清楚,杨旭飞发现其实是上了当,苍浩也不在乎,

苍浩掌握着杨旭飞的把柄,这才是最重要的,料定以后杨旭飞不敢胡作非为,

等到从公司出來,已经是深夜了,苍浩突然感到一阵阵虚弱,头晕脑涨,差一点就要昏倒,

随后,胃部阵阵不适,如同翻江倒海一样,苍浩急忙扶着电线杆子呕吐起來,

呕了半天,什么都沒吐出來,苍浩却感到更加虚弱了,无力的坐在了路边石上,

核辐射的后遗症还在,按说苍浩此时早就应该休息了,但今天事情太多,苍浩一直在忙,结果身体开始抗议了,

也就是在核辐射的影响下,苍浩不仅体力严重降低,连警觉性都差了,

休息了一会,苍浩正准备拦辆计程车回多林寺,突然后颈一痛,眼前一片漆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怎么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某处传來的刺痛让苍浩回复了意识,苍浩微微的睁开双眼,眼前一片漆黑,眼部的不适告诉苍浩,双眼已被黑色的布条蒙住,

苍浩挪动了一下身体,坚硬的水泥地冰冷刺骨,双手双脚也都被绑的结结实实,

“我被人绑架了,”

苍浩意识到这一点时,丝毫沒有惊慌,反之倒是有一丝窃喜:“早就感觉近期形势不太对劲,到底是什么对手这时也该亮相了,”

就算苍浩功力尽失,区区绳索却也绑不住,

苍浩浑身发力,可本该在发力后就可以崩断的绳索,此时却越收越紧,

苍浩心下一惊,又试了一次,结果仍是如此,

收紧的绳索勒入皮肉,痛得苍浩倒吸了口凉气,

苍浩不信邪,第三次发力,胸口突然一阵闷痛,一股腥甜涌上喉咙,

强压不下,血腥之气瞬间溢满整个口腔,苍浩闷咳不止,看來这种绳索是特殊材质制成,

在不发力时,绳索立即恢复到正常状态,不松不紧,

“见鬼,”苍浩强迫自己冷静,告诉自己要保存体力,就算死,也不能死的不明不白,只要有一丝希望都不能放弃,不论成功与否,总要试一试,

侧耳倾听了会,苍浩发现外面沒有什么动静,而后静气调息,

当身体渐渐有了力气,苍浩试着贴着墙壁慢慢站起,然后双脚一蹦一跳的,用沒有绑住的手指尽力去摩挲他能摸到的地方,

眼前一片漆黑,苍浩只能凭着感觉,结果肩膀几次撞到墙壁上,但再怎么痛也只能咬牙坚持,

摸索了一圈下來,苍浩发现这个地方竟然沒有门,于是又直线交叉蹦跳了两圈,竟然空空如也,

也就是说,关押苍浩的这个地方,除了苍浩自己以外,什么都沒有,难道这是一间空荡荡的地下室,

体力耗费了大半却毫无所获,苍浩有些丧气,气喘吁吁的坐下來继续调息,

苍浩知道,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就算自己的体力沒全部消耗掉,也要饥渴而死,

现在是什么时间苍浩也不知道,沒有人送吃的东西进來,只觉得又饿又渴,

可是如果有人送來吃喝,苍浩也要担心会不会死于核辐射后遗症,身上原本带着药,此时不知道丢到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