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被绑架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从心理层面分析,绑架者把自己放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不闻不问,可能是要让自己的精神和体力全线崩溃,

在你不知道何时会死,但知道一定会死,等死的这段时间是最折磨人的,

沒有希望,看不到希望,等待是无穷无尽的,比肉体折磨还要煎熬,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苍浩凭借感觉,大概过了足足几十个小时,沒有任何声音和响动,更是沒水沒饭,

原本苍浩的体力就很差,这样长时间水米不打牙,再加上和辐射后遗症时常发作,体力更是接近崩溃,

苍浩靠坚强的意志强撑着,但同时还是很担心,不仅担心自己眼下的处境,也担心公司的事情,

新公司的招聘就快开始了,这还是曹志鸿第一次亲自委派工作,苍浩实在不想搞砸了,

当苍浩万般无奈的时候,头顶上方突然传來一阵脚步声,

这就好像末日前的光亮,苍浩口中发生“呜呜”声想引起注意,可结果却事与愿违,一分钟后,脚步声消失,再沒有响起过,

给你零星半点的希望,再把你推进更深的绝望当中,任何人都会被折磨得精神崩溃,

放弃,争取,

理智的天平渐渐失衡,此时的苍浩恨不能能有个人出來打自己个半死,皮肉之苦总好过精神折磨,

过了不知多久,苍浩就像一尊沒有生气的雕塑一般,靠着冰冷的墙壁,

苍浩不再做任何无用功,半点奢望也沒有,只在心中一遍遍的默念着:“撑下去……一定要撑下去……”

黑暗无边,苍浩的意识也终于支撑不住,昏睡了过去,

朦胧中,好像耳畔有人说话,可苍浩用尽浑身的力气,也睁不开沉重的眼帘,只能断断续续的听到:“这小子沒事,去跟BOSS报告吧……”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清晨的阳光射在苍浩的脸上,叫醒了昏迷中的苍浩,

一直在黑暗中的苍浩此时只觉阳光刺的双目生疼,下意识抬手遮挡,蓦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被松了绑,

身体虽然还有些僵硬,但却沒有任何束缚,苍浩翻了翻身,身下的柔软证明自己正躺在床上,

当眼睛可以适应光亮时,苍浩微微睁开瞧看着四周,

海蓝色的窗帘随着风微微摆动,头顶上方的水晶吊顶在阳光的折射下闪着七彩光芒,欧式的雕花圆床,价值不菲的楠木家具,还有身边……只用薄被半遮着赤果身体的美女,

苍浩被眼前的情况吓的惊呼一声,可美女睡的极其深沉,并沒有被惊呼声吵醒,只是嘤咛了一句,动了动手臂,薄被滑落,吹弹可破娇嫩肌肤让苍浩喉结一动,咽了咽口水,

“我不是在做梦吧,一定是在做梦,”苍浩觉得,死之前做一个春|梦倒也算上天待自己不薄,知道自己很久沒有兴生活,直接在梦里脱贫致富奔小康,

苍浩转头去看躺在身旁的美女,蓬松的波浪长发懒懒散散的披在香肩,五官不算特别精致,但性感的嘴唇微张,却能勾起男人最原始的yuwang,

苍浩的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一伸手,将右手放在美女那两团高耸上,慢捻轻揉,力道由浅至深,

“唔……”被触摸到胸部的又是叮咛了一声,媚眼半睁,迷离中透着几分娇羞,娇羞中又带着几分诱惑,

“你是老天赐给我的仙女姐姐吗,”苍浩的目光肆意的在美女的长腿上扫來扫去,不得不赞叹,在自己见过的所有女人当中,竟沒有一个可以和美女修长的美腿媲美,这简直是上天的杰作,如果这双大长腿能盘在自己的腰间……

美女醒了,“呵呵”两声淫笑后凑了过來,她似乎也知道自己极具诱惑和杀伤力,雪白柔嫩的双脚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然后落在苍浩六块沟壑分明的腹肌上,

她吃吃的笑,用脚趾慢慢的,慢慢的轻点,慢慢的,慢慢的向下移去,苍浩哪里能受得了如此挑逗,早已傲然挺立的硬物瞬间又涨了一个尺寸,

“你想要我了,是吗,你想吗,”美女樱唇一张一合,含住苍浩的耳垂一口一口的吸着,

苍浩作势就要把美女压在身下,谁想被美女抢了先,她骑坐在苍浩的身上,湿滑的舌尖顺着脖颈一路向下,在苍浩的坚实的胸肌上扫过,柔弱无骨的双手轻挑的刺激着苍浩双肋处的敏感地带,舌尖盘旋,再盘旋,然后和双手一路缓缓向下移动,

“够劲,”苍浩在心里暗赞了声,已经完全沉浸在美女熟稔而温柔的技巧中,准备好即将到來的活塞运动,把神马九浅一深之类的都试验一下了,

苍浩不愿从梦中醒來,却不想梦境陡变,女人在温婉的之间中突然迸发出一道凌冽的寒气,直击苍浩软肋,

不知道什么时候,美女亮出了一把匕首,苍浩翻身躲开,咒骂了一声:“艹,”

美女一击落空,跟着一个利落的翻身,双脚已然着地,麻利的把一身蓝色连衣裙套上身,端着肩冷眼看着苍浩:“反应速度很快嘛,”

“谢谢夸奖,不过最近我有点退步了……”苍浩冷笑看着对方,意识到这不是一场梦,而是自己被绑架了,

美女轻笑一声,走上前來,不知道要做什么,

苍浩只是注意着美女手中的匕首,却不防美女另一只纤纤玉手猛地抓住了苍浩了手臂,接着一个横甩,

一股难以形容的大力透过苍浩的身体,很难想像一个女人竟然有这样强大的力量,将苍浩远远的甩了出去,

紧接着,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苍浩撞在了墙壁上,墙壁龟裂开來,

苍浩喘了几口粗气,半跪在地上,冷冷问道:“你到底是谁,”

“你可以叫我季兰,”美女一边说,一边将波浪卷发扎成马尾,而后掏出一根香烟点燃,坐在沙发上吞吐烟圈,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

“季兰,”苍浩下意识的想起,似乎有一种兰花叫四季兰:“这是你的名字,”

“准确的说是我的代号,”尽管刚刚交过手,季兰的眼神却是那般妩媚惑人:“至于我的真实名字吗,你沒有必要知道,知道这个就足够了,”

“代号……以兰花为代号,”苍浩打量着对方:“你不会是兰组的吧,”

“哎呦,你还知道兰组,”美女咯咯一笑:“沒想到你知道这么专业的名词,”

“你真是兰组的,”苍浩有点吃惊,兰组的首领是寒兰高雪轩,难不成这一次绑架自己的就是高雪轩,

说起來,自己倒是有些日子沒去盛世荷园了,高雪轩跟自己也沒什么联系,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沒错,当年我确实是兰组的,不过兰组早就已经解散了……”说到这里,季兰有点怨艾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名词已经成为历史,”

“不是兰组对付我,”

“不是告诉你了吗,兰组已经成为历史,不过我还得生活下去啊,所以我接受任何人的雇佣,”季兰跳着二郎腿,两条白皙柔嫩的腿大半露在外面:“想知道我的老板是谁,”

“废话,”苍浩有点恼怒:“一棒子把我敲晕了,然后关在这么个地方,送來个美女还不让日,我得看看这个王八蛋是谁,”

“想日我,那得看你的本事,”季兰眼珠一转,声音旋即冷若冰霜:“我老板是不是愿意见你,我也说不好,反正你最好乖乖配合,让你做什么就老实听话,否则把你扔回到那里继续等死,”

“你们想让我怎么配合,”苍浩胸口剧痛,一口腥甜已含在口中,差一点吐出來,

无论如何,从季兰刚才这番话听來,这一次绑架应该跟高雪轩无关,

记得高雪轩曾经说过,兰组有过不少人,世代更替,有人中途加入,比如墨兰柏朗,也有人中途退出,比如舞兰,

至于这些人现在都在做什么,高雪轩也不完全掌握,这个季兰有可能是自己出來讨生活的,

苍浩正寻思着要不要告诉这位季兰,自己认识她过去的老大高雪轩,那边季兰又开口了:“我的任务有两个,一是看住你,二是你要告诉我,你过去都做过什么事,一点都不能遗漏,”

“你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过BOSS既然这样交代,我就得照做……”季兰起身走到苍浩面前,吐出一个烟喷在苍浩的脸上:“现在快点说吧,要是少说了一件事,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苍浩艰难的抬起眼帘,轻蔑了勾了勾渗出血丝的唇角,苦笑着说了一句:“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我的过去沒什么故事,你抓错人了,”

“嘴硬是吧,好,”季兰不气不怒,拍了拍苍浩的脸,笑的愈发魅惑动人:“苍浩,我们BOSS要抓你肯定是有原因的,绝对不会认错人,你就老老实实交代吧,”

苍浩一甩头,做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随便你怎么处置,我无话可说,”

“****的滋味尝过吗,”

“沒尝过,”苍浩咽了一口唾沫:“试试看,”

“好啊,”季兰还挺大方,马上击了一下掌,只见十几名美女扭动着杨柳细腰走进房间,一个个穿着性感睡衣,把火爆的身材勾勒的玲珑有致,令人血脉贲张,

季兰使了一个眼色,十几名美女把苍浩拖上了床,对于全果的苍浩,竟见怪不怪,争相恐后的往苍浩的身上贴,

香唇的小舌送上,柔软的双手在苍浩的身上游移,手指挑逗着苍浩的敏感部位,炙热的坚挺被握在手中套弄,

活生生一副春宫香艳图,被众多美女如此“服侍”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但却不包括苍浩,

苍浩只觉体内气息混乱,被一阵阵气血上涌冲得七荤八素,在核辐射的后遗症作用之下只想呕吐,

“感觉如何,”季兰媚笑着走近,看着苍浩饱受煎熬,一时间显然心情大好:“我了解男人,对男人來说,最痛苦的就是看着这么多美女,却偏偏不能上,”

“谁说我不能上,”苍浩随手抓住一个美女的香肩:“要不要我现在就啪啪啪给你看,到时候你可别惊叹老子战斗力太持久,”

季兰抱着肩,居高临下的道:“看來还真得再加点猛料,”

这些美女用舌头舔舐着苍浩的身体,此时苍浩只觉有几万只蚂蚁在啃噬,端的是奇痒难耐,

说起來,苍浩还真想随手抓住一个啪啪啪,但苍浩很清楚,只要自己一有动作,这些女人就会迅速躲开,绝对不让自己得手,

季兰哼笑了声:“你说不说,”

“我就是一打工仔,沒什么可说的,”

季兰秀眉蹙起:“就算你是一个打工仔,也要把你过去的故事,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苍浩的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沒有故事,”

“那你就等着憋死吧,”季兰撇了撇嘴,冲着领头的美女递过一个眼色,随后扬长而去,

关门声响起的同时,苍浩沒等反应过來,双手和双脚已被捆住,

十几名美女轮番上阵,含住苍浩不住的吞吐,她们把时间掌握得极好,每次都在苍浩快要把持不住时立即停止所有动作,

结果就是苍浩的yuwang不断积累,却偏偏无法发泄,再加上伤痛的折磨,只能痛苦得扭來扭去,

这些美女似乎很欣赏自己的杰作,每当苍浩渐渐平静,就有一个美女上前继续刚才的吞吐,

几个回合下來,苍浩已然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甚至怀念起那暗无天日的地下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