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血脉贲张/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里看似天堂的地方,实则地狱,守着这么多美女似乎只是想想都能让人兴奋,偏偏苍浩感到太过折磨人,

不过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苍浩惦记着身边的事情,更想知道到底是谁指使了这一切,最后终于说了一句:“我说……我全都说,”

所有美女立即停止了动作,跟苍浩保持一定距离,领头的美女急匆匆的走出去报告,

只不出一分钟,季兰回來了,得意的站在了苍浩的面前:“我说过,我了解男人,我知道什么对男人來说才是最具折磨的刑罚,”

苍浩撇了撇嘴:“看出來了,”

“现在,把我需要知道的事情告诉我,我可以让你爽个够,”季兰上下打量着满身都是吻痕的苍浩,狂傲的笑声在房间回荡:“但如果你不说,接下來可就不是这种xiaohun的刑罚了,你会生不如死的,”

苍浩有气无力:“我都说,”

季兰立即吩咐那几个美女:“那就行了,给他穿上衣服,有些东西看着碍眼,”

其中一名美女解开苍浩身上的绳索,开始为苍浩穿衣,苍浩瞥了一眼那些绳索:“下次你能不能别用小红绳,”

季兰又是冷笑一声:“我这里有各种颜色,任你挑选,不过你恐怕沒下次了,”

苍浩刚才被那帮美女好一顿折腾,此时浑身瘫软,哪里还有力气挣扎,

索性苍浩也就闭着眼,任凭美女摆布,但大脑却一刻沒停,飞快的寻思着眼下的局面,

很快的,苍浩被穿好衣,然后被美女们推到了季兰的面前,

季兰喜欢居高临下姿态,慢慢俯下來身看着苍浩:“说吧,把你过去的故事说出來,有一点遗漏都不行,”

苍浩毫不犹豫地提出:“我要吃饭,”

季兰笑了笑,极尽嘲讽的:“你刚才吃的还不够饱吗,”

“我要吃真正的饭,我肚子饿……”苍浩气若游丝,像是哀求的道:“只要我吃饱饭,我一定会告诉你,我不想做饿死鬼,”

“沒问題,”季兰同意了,拍了拍手,

她好像早就有所准备,酒菜很快被端了上來,标准的西餐牛排,还配有红酒,

虽然苍浩沒力气,又虽然还是感到隐隐作呕,可毕竟已饿了许久,立即如饿虎扑食一般扑上了餐桌,

刀叉直接被苍浩无视,用手抓起整块肉丢进嘴里,大口咀嚼,啧啧有声,

吃完一客,马不停蹄的又吃了第二客,接着苍浩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声,打开红酒瓶就咕咚咚的喝下大半,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包括冷静自持的季兰:“这货……吃饭的样子也太难看了,”

三分钟不到,六客牛排已经落入腹中,苍浩却只是填饱一半肚子,意犹未尽的对季兰说道:“可以再來几份吗,”

季兰唇角抽搐了下,示意身旁的美女再去准备,马上的,又有三份牛排端上,苍浩依然是风卷残云,

季兰对苍浩的吃相看不下去,叮嘱身旁美女看住苍浩,起身离开,去了隔壁的一个房间,

这里有一台液晶电视,连着通讯装置,季兰打开來,屏幕上出现另一位美女,

她看起來年纪不大,至少要比季兰小很多,却偏偏打扮的很成熟,画着很浓的烟熏妆,

“洪妙雪,亲爱的BOSS……”季兰慵懒的坐到枚红色的沙发,一边玩着指甲,一边对着屏幕中的洪妙雪无可奈何的笑:“看起來,这小子嘴很硬,不太容易撬开,”

屏幕上的洪妙雪风轻云淡:“何以见得,”

“首先、被一帮美女折磨半天,他最先想到的是吃饭,说明他还真是个吃货,但也说明他的思维很镇静;其次、他身上有很多枪伤,看得出來,过去有着不凡的经历……”季兰望着屏幕上的洪妙雪,很好奇的问:“这小子过去到底是干什么的,”

洪妙雪反问:“你沒听说过他,”

“沒听说过,”季兰摇摇头:“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苍浩这个人,你要是想让我更好地执行任务,最好把他的既往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屏幕上的洪妙雪思忖了会,若有所思的道:“告诉你也沒关系……他曾经是雇佣兵,一代兵王,当年叱咤风云可是威风的很呢……”

洪妙雪把苍浩的传奇大致讲了一下,季兰听罢,立即拧了眉头:“BOSS……让你这么一说,我就很不理解了,”

“怎么,”

“你不是已经很了解他了吗,为什么还要问他过去的事情,”

“苍浩的这些事,很多人都知道,但我总是怀疑,苍浩对他过去的生活有所隐瞒,”顿了顿,洪妙雪缓缓说道:“有一些人,有一些事,苍浩从來沒对外界提起过,”

“就算是有,跟你也沒关系啊,”一摊双手,季兰非常费解的道:“他活动在南美和非洲,你在东南亚长大,你们两个过去的生活沒有任何交叉,”

“原本我以为沒有,但我现在觉得……”洪妙雪深深的一笑:“我和他可能真的有交叉,”

“哦,”季兰饶有兴趣的道:“详细说说,”

“季兰,别忘了,你是一个杀手,我给你钱,你给我办事,”洪妙雪有点不满的道:“你的问題好像有点太多了,”

“话不能这么说……”季兰咯咯一笑:“我和其他杀手最大的区别就是,我这个人非常的好奇,因为我很好奇,总是能够提前的发现危险,所以我活了下來,而兰组的很多人都死了,”

“说到兰组,你跟她们还有联系吗,我现在手头正需要用人,把你当年的姐妹都介绍过來吧,”

“兰组的事情回头再说,现在你先回答苍浩的事,”嘿嘿一笑,季兰若有所思的道“我要是沒说错,你应该早就认识他了,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把他绑架起來去拷问那些多少年前的旧事,”

“好吧,那就告诉你……”洪妙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告诉季兰:“我刚认识苍浩的时候,应该说很是被他吸引,希望他能加入红魔集团,毕竟是一代兵王,如果有他的帮助,以后我做事就是如虎添翼,但苍浩拒绝了我的邀请,这个也沒关系,因为我身边还有更加有力的人帮忙,也就是我那位表姐夫,”

季兰一挑眉头:“庞劲东,”

“对,”洪妙雪点点头:“我对表姐夫了解不是很多,只知道他的一生都是传奇,而他也很少对我说起当年的事情,当年表姐逝世前,叮嘱他要照顾好我,他也确实做到了,这些年我在红魔集团混得风生水起靠的就是他的支持,但也就是我真正做到红魔这个位子上之后,我对他过去的一些往事才有了初步了解,原來他也曾经是一代雇佣兵之王,那么现在问題就來了……”

季兰很聪明,马上意识到了:“你想知道苍浩和庞劲东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沒错,”洪妙雪有点不满的道:“庞劲东告诉我,苍浩崛起是在他退隐之后,他从來沒听说过苍浩这个人,”

“这个可能让你无法理解,不过我觉得倒也正常,”季兰若有所思的道:“地下世界的这帮雇佣兵,身份一个比一个神秘,还经常改换名字,除非是一起并肩战斗过的,否则互相之间很难有所了解,更何况庞劲东和苍浩还是两个时代的人,”

“你的这个解释倒也站得住脚,但还有一件事说不通……”冷冷一笑,洪妙雪又道:“我经过调查发现,庞劲东和苍浩都曾经在南美打过仗,而且受雇于同一支反政府武装,你也知道,南美那地方非常乱,那些武装跟政府打了多少年的仗,谁也消灭不了谁,对我來说问題关键就是,苍浩和庞劲东真的沒有互相听说过吗……更重要的是,苍浩的雇佣兵被称为血狮,而我偶然知道原來庞劲东当年的那支雇佣兵队伍也叫血狮,”

“这……”季兰若有所思的摇摇头:“让你这么一说,好像两个人应该有些什么关系,这不是巧合这么简单,”

“沒错,所以我要调查清楚,”洪妙雪点点头:“如果庞劲东和苍浩大大方方承认自己认识对方,这倒也沒什么,偏偏他俩装作谁也不认识谁,能不让我起疑吗,”

“话说,你也够可以的,连自己的表姐夫都不肯信任,”

“干我们这一行的,最高生存法则就是,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冷冷一笑,洪妙雪若有所思的道:“表姐夫为我做了很多事,这个我非常感谢,但我很清楚他反对我从事毒品贸易,一直都想劝我回到正行,现在我的计划进行到最紧要的关头,我必须多加小心,以防节外生枝,”

季兰点点头:“明白,”

“两代兵王,同时出现在这座城市,我认为这不是巧合,”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洪妙雪又道:“我这辈子都在设计别人,可不想反过來被别人陷害了,”

“好吧,说到苍浩,你说这个人曾是一代兵王,我怎么不太信呢,”呵呵笑了笑,季兰有点不屑的道:“我绑架他实在是太轻松了,几乎沒遭遇到任何反抗,从他落网之后的表现來看,体力和耐力也是差到了极点,一代兵王竟然成了软脚虾,看來‘兵王’这个旗号也大打折扣了,沒准以后还能冒出來千千万万个兵王,”

“这个我也很费解……”屏幕上的洪妙雪转了转眼珠:“难道……他中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