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两个血狮/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洪妙雪和季兰这一伙,哪里知道普里皮亚季一战的真相,更不知道核辐射给苍浩的身体造成多大伤害,所以她们很自然地想到了是中毒,

“你别说,好像还真是……”季兰冷凝了神色,泛白的面庞微微颤抖着:“我发现他经常喘粗气,吃饭的时候偶尔还有作呕的表现,这些都是中毒后的症状,”

“知道他是中什么毒,在那中的,”

“这个可需要做体检了,”季兰摇摇头:“不过,他身上的毒不重要,重要的还是你要知道的事,不是吗,”

“对,”洪妙雪点点头:“给我好好盘问,”

“我还有个问題,虽然说你设计的这套方式挺折磨男人,但毕竟无法带來皮肉上的痛苦,”摇了摇头,季兰很费解的道:“你对苍浩太过心软了,”

“我也不想这样,”

“那就换个方式……”季兰的表情变得阴冷起來:“只要你同意,我有一万种方法,让苍浩生不如死,”

“不行,我还是想用温和一点的方式,”洪妙雪断然否决:“这一次苍浩失踪了,不知道会带來什么影响,如果苍浩真的跟庞劲东有什么关系,如果我下手太狠了,只怕到时无法收场,”

“好吧,”季兰叹了一口气:“那我就继续……让你这么一说,我倒也有些好奇了,苍浩、庞劲东,两代兵王,到底是才是传奇,”

“听着,你好像还沒懂我的意思……”洪妙雪焦急打断了季兰的话:“苍浩不知道是什么人绑架了他,更不知道为什么要追问他过去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可能无意间透露出一些信息,”

“我当然明白,”季兰翩然一笑:“根据他话里的蛛丝马迹,再加上你对庞劲东的了解,可以推测出两个人是不是认识,”

“你明白就好,”季兰点点头,随后屏幕一黑,视频中断,

季兰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随后又回到苍浩所在的房间,

此时苍浩酒足饭饱,正靠着座椅摸着肚皮打着饱嗝,见季兰回來,拿起牙签开始剔牙:“接下來有什么节目,”

季兰优雅的坐在苍浩的对面,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子:“现在可以开始说了吗,”

“如果我不说呢……”苍浩收起吊儿郎当的流氓相,端正了坐姿郑重了神色,一顿饱餐之后,苍浩的体力恢复大半,虽然还是感到隐隐作呕,却比刚被掳來的时候强了许多: “你再派那帮美女來折磨我,”

“你说呢,”

“我还真就不怕这个,”苍浩一边说着,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看着季兰深不见底的幽兰美眸,打算从中看出某些信息:“告诉你,这个游戏你想玩多久,我都能奉陪到底,”

“是吗,”季兰的美眸不起一丝波澜,说话利落又干脆:“我也可以换个手段,你不要怀疑我非常了解人的生理结构,知道怎样能把痛苦最大化,”

“我相信,”苍浩点点头,视线下移,在季兰傲人的两团柔软上打转:“不过咱们还是用点温和的方式吧,你想知道我的故事也无所谓,我可以告诉你,只不过嘛……”

季兰毫不在意苍浩的色狼举动,淡淡的笑意始终挂在唇角:“怎么样,”

“听这个故事可是有代价的,”苍浩抬手拖着下巴,摇头晃脑口中啧啧有声:“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我才不在乎呢,”季兰咯咯笑了起來:“我知道,苍浩,有人暗中跟踪保护你,我绑架你的时候,用红外摄像仪检查了视线以内所有的地方,沒发现任何可疑人等盯着你,这才动手,抓了你之后,我还特意在整个广厦市逗了两个圈子,中途换了三辆车,沒有任何人能跟上來,”

“看來你倒是很了解我,”苍浩表面依然云淡风轻,心里却是隐隐的一惊,沒想到对方做了这么充足的准备,自己这样被绑了过來,就算是今野晴也无可奈何,

“所以咱们还是痛快点……”季兰不无得意的一笑:“把我要知道的事情告诉我,然后我可以让那些美女跟你爽一下,”

“说就说……”苍浩撇了撇嘴,满不在乎的讲起了自己的故事:“多年前,我父母带着我移民国外,结果生意失败欠下巨额高利贷,后來,我父母因为意外罹难,而我为了偿还债务就成了雇佣兵,几年下來,哥们在地下世界也算混得风生水起,高利贷已经偿还完了,手头还留了不少积蓄,于是我就回国隐居了……这就是我的故事,现在你可以來膜拜我了,因为我是一个传奇,”

季兰还真沒对苍浩表现出膜拜的情绪:“你在国外都跟什么人接触,接受什么人的雇佣,”

“有贩毒的反政府武装,也有超级企业集团,反正都是能出得起大价钱的土豪,”苍浩耸耸肩膀:“哥的价格是很贵的,”

“我需要你列出一个详细名单,把所有这些人都写出來,”

“这不可能,”苍浩断然回绝了:“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有些人我早已经忘了,还有些人早就死了,写出來沒有意义,”

“那也得写……”

苍浩打断了季兰的话:“更重要的是,雇佣我的人,有一些身份非常复杂,我要是真把他们的事情告诉你,对你來说未必是什么好事,只怕你要反过來被别人追杀了,”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我和你不一样,这帮人或者欠我人情,或者我活着对他们更有价值,但你对他们來说却沒有意义,他们有太多不能让人知道的事,如今被你知道了……”苍浩说着,冷冷一笑:“换位思考,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季兰有些犹疑了:“这……”

“比如说吧,我知道俄国政府高层内斗,也知道西方阵营当年如何赢得了冷战,我更知道许多国家一连串的政治谋杀是怎么回事,非洲的种族屠杀元凶到底是谁……我把这些告诉你,对你來说又有什么用呢,如果你真的说出去,只怕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苍浩耸耸肩膀,笑着道:“所以我劝你省省吧,”

其实季兰的好奇心是有限度的,她认为苍浩说的对,有些不该自己知道的事情还是不要去打听,

地下世界有太多肮脏和血腥的交易,别人躲开都來不及,季兰不想主动往里陷,

“那就缩小一下范围……”季兰冷冷的道:“你在当雇佣兵的这些年当中,跟多少华裔接触过,他们都是谁,”

“地下世界的华人很少,大都集中在我身边,也就是血狮雇佣兵,”耸耸肩膀,苍浩又道:“除此之外沒再见过华人,”

“真的吗,”

“对,”苍浩点点头:“不管是对手,还是盟友,华人华裔真的很少,就算有也差不多死光了,你得承认,我们毕竟是一个农耕民族,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战斗技能,比起白种人或者非洲大老黑都要逊色,”

“那就把你认识的所有华人列个单子出來,”

“不行,”

“为什么,”

“我说过,他们都是我身边的人,出卖兄弟是雇佣兵的大忌~,”

“除此之外你还认识什么华人吗,”

“沒了,”深吸了一口气,苍浩大无畏的道:“我能说的就这么多,让你那帮美女接着來折磨我吧,”

“來人,”苍浩的举动早已在季兰的预料之中,一声令下,门外冲进四名黑衣男子,黑纱遮面,让人看不到本來面目,

他们在苍浩左右两旁站好,只等季兰再下命令,

季兰微微抬起下巴,嗤笑道:“苍浩,你真不怕死吗,”

“不怕,”苍浩整个人躺在座椅上,摆出一副你來绑我啊,快來绑我啊,快弄死我啊,赶紧弄死我的迫不及待欠扁样,

季兰强忍住怒气,递过眼神,四名黑衣男子掏出绳索把苍浩绑个了结结实实,

就在苍浩双眼被蒙住,嘴正要被堵住时,季兰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对苍浩开口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还不肯交出名单,那么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苍浩嘿嘿一笑:“我们打个赌吧,如果明年的今日我还活的好好的,你就让我啪啪啪,你敢吗,”

紧接着,就是“啪啪”两个耳光,苍浩的两颊瞬间红肿一片,

季兰一忍再忍,终还是被他挑逗挑衅的言语气的花枝乱颤:“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苍浩丝毫不以为意:“今早可是你主动投怀送抱,”

“我主动投怀送抱是因为……”季兰顿觉失言,话锋一转命令黑衣男子道:“塞住他的嘴,打晕扔进密室,等他毒发身亡,”

话音一落,只见其中一名黑衣男子立掌成风,向苍浩的后颈挥去,

苍浩头一歪,倒在了一边,

当被劈晕的苍浩被拖出房间时,季兰的私人电话震动,她接起贴在耳边:“我把苍浩扔回了密室等死,”

电话那头洪妙雪的声音响起:“好吧,既然不肯说,也只能这样了,”停顿了下,洪妙雪又问:“事情做得够隐秘吧,”

“当然,”

“我可不想让庞劲东觉察到什么动静,如果被他知道我绑架苍浩是查他的底细,很难说他会怎么做……”轻叹了一口气,洪妙雪很是无奈的问:“你觉得,你问了他这么多问題,他是不是能觉察到你的真实用意,”

季兰迟疑了一下才答道:“应该不会,”

“但愿如此吧,”洪妙雪轻哼一声:“说起來,苍浩也是一个传奇,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未免可惜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