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谁是传奇/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兰急忙问:“你想留她一条生路,”

“不,当然不,就算他是传奇,不能为我所用,这种人死了也比活着好,”

“可你不愿意拷打他,只是用那么温柔的方式让他开口,现在却又决心让他去死……”季兰费解的摇摇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简单说,凡事要考虑好后路……”顿了顿,洪妙雪又道:“苍浩死了,跟死前受过折磨,这完全是两码事,如果被人发现苍浩是被我杀了,庞劲东那边很自然也会知道,因为他如今跟苍浩有正面接触,要让苍浩的手下给我外甥女治病,到时我可以很大方地承认,因为苍浩挡了我的路,而我必须清路,但如果被人发现苍浩被折磨过,那么庞劲东那边一定就会有疑问,我是不是想从苍浩身上拷问出什么事……当然,一定要不留痕迹,不能让人觉察到是我们干的,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苍浩这么一死,你外甥女的病怎么办,”

“不是苍浩治病,是他的手下,等到他一死,我找机会收编整个血狮雇佣兵,”嘿嘿一笑,洪妙雪又道:“那可是如虎添翼啊,”

“我倒觉得有点遗憾,让你这么一说,我都想知道苍浩和庞劲东到底谁才是传奇,现在看來沒机会了……”季兰无奈的摇摇头:“等你收编血狮雇佣兵的时候或许还有机会知道,”

“如果有可能,我会满足你的好奇心,不过当下你要把这件事做好,”

“明白了,”季兰正要挂断,又想起什么:“可如果有人來救他怎么办,”

“会有人救他,”洪妙雪急忙问:“你不是做得手脚干净利落吗,你不是说,沒有任何人跟踪上來,苍浩更不可能跟外界求援吗,”

“话虽如此……”季兰摇摇头:“我总觉得苍浩这个人有主角光环,只怕不会那么轻易送命的,”

“反正你要把这事给我做好,”深吸了一口气,洪妙雪又道:“你应该知道我多么信任你,我连庞劲东的事情都告诉你了,就是因为你非常有能力,做事从來沒让我失望,这一次也别让我看走眼,”

季兰立即答应了:“是,”

挂断了通讯之后,洪妙雪长呼了一口气,有点无奈的自言自语道:“不要怀疑,我是很爱可儿的,总是带她出去玩,给她买好吃的东西……我甚至考虑培养她将來给我接班,但她不喜欢我,”

俄顷,洪妙雪冷冷一笑,又自言自语了一句:“沒有人跟踪上來,沒有办法对外联系,甚至沒有人知道去了哪里,一代兵王苍浩就这样死在密室里,未免可惜啊,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你不识时务來着,”

同一时间,在庞劲东的宅邸,庞可儿依偎在父亲的怀里念叨着:“昨天,小姨又带我出去玩了,买了一大堆东西……”

庞劲东漫不经心的道:“你这小姨在你身上花钱总來很大方,”

“不过这一次有点不一样,”

“哦,”庞劲东有点好奇:“哪不一样,”

“她问了我很多你的问題,问你过去的事情……”

庞劲东深深的笑了:“我过去的事情,她应该知道的,怎么來问你呢,”

“我赶脚吧……”庞可儿眨巴着大眼睛,很认真的道:“小姨一定是怀疑,你有什么事瞒着她,”

“她怀疑什么事,”

“她仔细问过,你过去都有什么战友,跟什么人关系亲密……那个时候我还沒出生,我哪知道这些啊,然后小姨又问,你平常都跟什么朋友來往……”

庞劲东点点头:“你是怎么说的,”

“我当然说不知道了,”眼珠一转,庞可儿若有所思的问道:“老爸,你一直不怎么说过去的事情,为什么,”

“女儿啊,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以后就会知道,并非是人生中的每一段故事,你都愿意拿出來跟别人分享,”庞劲东想抽烟,想起女儿就在旁边,又只能忍住烟瘾:“因为那些故事太痛苦,充满了血与泪,可你偏偏又无法摆脱,成为了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所以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藏在心底的最深处,”

“哦,”庞可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就是赶脚吧,小姨过去对你的故事过去沒怎么问,现在突然间变得这么关心,不会是沒有原因的,”

庞劲东爱抚着女儿的头顶:“你说说看,会是什么原因,”

“小姨这个人生性多疑,唯恐有人背后出招,毁了她的毒品生意,”轻哼了一声,庞可儿有点愤愤的道:“我估计很可能是由什么人的出现触动他的警觉性了,”

“你认为这个人会是谁呢,”

“苍浩,”庞可儿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个名字,又道:“你和苍浩这两个人,小姨过去都是认识的,但了解的不多,现在了解的多了,她惊讶的发现,你们两个的出身和经历竟然如此相似,而且都是一代兵王,毫无疑问,苍浩肯定是小姨的对手,所以小姨就要怀疑你是不是暗中勾结苍浩,”

“你这个小姨啊……”庞劲东苦笑着摇了摇头:“她还真是天生当毒贩的料,不轻易相信任何人,”

“话说,老爸,我也很奇怪……”庞可儿看着父亲,很认真的问:“你真的不认识苍浩吗,”

庞劲东正要回答,突然间眉头一皱,仔细摸了摸庞可儿的额头:“你好像有点发烧,”

“嗯,”庞可儿的脸色变得有点苍白:“我好像……有点头疼,”

根据墨师的诊断,庞可儿每次头疼,都是爱丽斯漫游仙境综合症发作的前兆,

庞劲东立即拿出手机:“我让大夫过來,”

然而,不管是苍浩还是墨师,手机全部关机,庞劲东根本联系不上,

也是这个时候,庞劲东才发现,自己除了有苍浩和墨师的手机号之外,几乎沒有其他途径能联系到苍浩,

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多林寺去,庞劲东不想让女儿受苦,多耽误一分钟都要让女儿被病痛折磨一分钟,于是带上手下直接赶去多林寺,

这个时间,多林寺应该开着寺门,两僧一道悠闲的晒着太阳,

然而,庞劲东却发现这里寺门紧闭,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沒有,四下里透着一股诡异,

庞劲东的一个手下走上前去,敲了敲寺门,里面还是一点动静也沒有,沒有人开门,甚至沒人应上一声,

“怎么回事,”长野风花火了,走上去冲着寺门踹了一脚:“给我死出來,”

寺门发出“碰”的一声,然而里面还是静悄悄的,好像根本沒人听见,

“都特么死光了吗,”长野风花越來越怒,冲着寺门不住的踢踹,

她的力气倒是着实够大,寺门不住发出“砰砰”声,甚至开始摇晃起來,

不过,这寺门倒是也够结实,当初在子弹扫射之下尚且安然无恙,长野风花最终也沒能把门踹开,

“算了,”庞劲东拦住了了长野风花,摇摇头:“毕竟我们有求于人家,不要这么放肆,”

长野风花怒气冲冲:“他们答应给治病了,现在玩消失,什么意思,”

“也许是有什么事……”庞劲东思忖片刻,冲着手下使了一个眼色,

一个手下立即弓下腰來,另一个手下退开几步,随后快步向前跑去,跳起來后踩着第一个手下的腰盘,一借力窜上了墙头,

“谨慎点,”庞劲东叮嘱道:“先别进去,看明白情况,不要惹怒人家,”

这个手下趴在墙头,发现多林寺里面一个人影都不见,院子两侧摆放着两部防卫者,

庞劲东的手下当然不知道防卫者是什么东西,倒是看出來了主体结构是一部格林机枪,只见机枪枪管缓缓转动好像在搜索什么,

两部防卫者刚好覆盖了整个多林寺的前院,很快的,其中一部防卫者转向了庞劲东手下所在的位置,紧接着发出“滴”的一声响,六根枪管高速旋转起來,

虽然是第一次见到防卫者,但庞劲东手下丰富的战斗经验起了作用,马上意识到这部装置的工作原理是什么,双手一松从墙头滑落下來,

也就在与此同时,随着“嗡嗡”声,一道火流直射这个手下刚才所在的位置,另一部防卫者在一秒钟之后跟着开火,

两条火流舔舐着墙头,建筑材料的残片四散迸溅,墙头狠快被打得千疮百孔,

这个手下站在墙角下,沒有被伤到,抬头一看自己刚才所在的地方,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要自己反应慢上班秒钟,这会已经变成筛子了,

由于这个手下已经从搜索范围中消失,防卫者很快停火了,就好像什么都沒有发生一样,按照原定程序继续搜索,

庞劲东往前走了两步,微微皱起眉头:“布放这种自动防卫装置……看來里面是沒人,”

长野风花非常讶异:“到底出了什么事,”

庞劲东打了个响指:“看看再说,”

既然从地面无法进入多林寺,庞劲东决定从空中侦查,几个手下从车子后备箱取出一样东西,个头大约相当于成人的上半身,

这东西呈X形,有四个机翼,每个机翼上都有一个旋翼,这东西学名是四旋翼飞行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