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蕙兰VS阿芙罗拉/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方果然停火了,她本來躲在障碍物的后面,这时站起身來,大模大样向蕙兰这边走了过來:“你想谈什么,”

这是一个女人,穿着一身棕色紧身皮衣,肥硕的胸部和屁股颤颤悠悠的,

她有着一头漂亮的金色头发,束成马尾扎在脑后,深蓝色的瞳孔好像蓝宝石一般,

“哪国人,”蕙兰冷冷一笑,走上前站定:“请问怎么称呼,”

对方淡然一笑:“阿芙罗拉,”

“阿芙罗拉,”蕙兰沒听说过这个名字:“你这样到我们这里來,杀了我们这么多人,总该有个交代吧,”

“我來救人,”阿芙罗拉冷冷的道:“我杀你们这些人,也是给你们个教训,”

“救人,救什么人,”蕙兰呵呵一笑:“我们这里沒有你想要的人,”

阿芙罗拉的声音始终冰冷:“别装糊涂,”

“想得到答案,”蕙兰冷冷一笑,抽出一把弯刀,亮着刺目的白光:“只要过了我这一关,我可以告诉你,”

阿芙罗拉一挑眉头:“不用抢,”

“当然不用,而且,只我一个人,”蕙兰转过身,一字一顿的吩咐其他手下:“听着,都特么老实在这给我看着,谁也不许多手,”

“好,”阿芙罗拉从靴子抽出一把军刺:“既然你不说,我就打到你说,”

阿芙罗拉和蕙兰立即斗在一处,远远地,只见一团光影,把两个曼妙的身躯完全罩住,

季兰在监视器屏幕上看着这一幕,冷笑一声:“我要让你知道,我这里不是龙门客栈,不能让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说罢,季兰亲自赶到现场,这时,其他手下组成包围圈围住了阿芙罗拉,而蕙兰和阿芙罗拉仍在激战,

季兰凝聚起丹田之气,大喝一声:“住手,”

蕙兰和阿芙罗拉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打斗,齐齐望向季兰,

“沒想到來的还是一位美女,”季兰站在人群之中犹如來自地狱的修罗,可以让人忘记她的美貌,只被她的杀气慑服,她不带一丝的生气的视线一一扫过众人,浑身上下的肃杀之气让人胆颤三分:“既然你是來救人,总要让我知道,救的是什么人,”

阿芙罗拉警惕看了看周围,后退两步,把背倚在墙上护住后方:“苍浩,”

“原來是为了他,”季兰冷冷一笑:“沒想到啊,苍浩还认识你这样的波斯猫呢,不过我不太明白你是怎么追踪到这的,”

“想知道,”阿芙罗拉冷冷看着季兰:“让我看到苍浩,我就告诉你答案,”

季兰哈哈一笑:“只怕沒那么容易,”

蕙兰说话了:“大姐,何必跟她废话,直接给她脑袋开瓢就是了,”

季兰摇摇头:“我倒是很想知道她跟苍浩是什么关系,”

“那也要先杀后问,”蕙兰双眼迸射寒光,她长得本來挺漂亮,只是右脸上一道长长的疤痕直至嘴角,狰狞可怖:“我讨厌这个女人,”

“我也不喜欢你,”阿芙罗拉淡然道:“让我把苍浩带走,咱们以后就可以不见面了,”

季兰提高声音问:“你跟苍浩是什么关系,”

“他……”犹豫了一下,阿芙罗拉斩钉截铁的道:“他是我男人,”

“苍浩这小子倒是艳福不浅啊~,”轻叹了一口气,季兰的声音变得冰冷起來:“只不过,你杀伤我这么多人,难道就这样算了,”

阿芙罗拉耸耸肩膀:“我沒杀你本人,已经是给你面子了,几个手下的性命算什么,”

“太狂了,”蕙兰怨恨的盯着阿芙罗拉,气呼呼的对季兰说道:“大姐,再给我五分钟,我一定可以亲手结果了她,”

“我不知道苍浩有你这么一个女人……”季兰好像沒听到蕙兰的话,怨艾的叹了一口气,对阿芙罗拉说道:“只可惜啊,我担心他可能已经把你忘了,他在我可是过得乐不思蜀呢,”

阿芙罗拉一怔:“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季兰拖着长音,缓缓说道:“他在这里有的是女人,可能早忘了你是谁了,”

这话的语气带着一股酸味,季兰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可是跟阿芙罗拉一比较,似乎胸脯和屁股都不人家肥大圆润,

果不其然,阿芙罗拉听到这话,脸上变颜变色:“那我也要把他带走,”

“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季兰哈哈一笑:“这是我的地盘,却被你随随便便闯了进來,这是挑战我的底线,我要是不出这一口恶气,对下属也无法交代,”

“你想怎么样,”

季兰的回答很简单:“你已经被包围了,”

阿芙罗拉不卑不亢,态度始终沒有太大波澜:“就凭你手下这帮废物还想把我怎么样,”

蕙兰赤红了双目,早已沒什么耐心,听到这话更是被火上浇油:“大姐,别和她啰嗦了,只要把她身上的肉一块块割掉,她也就知道我们的厉害了了,”

季兰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微微点头,示意可以动手,只见蕙兰迅猛向阿芙罗拉扑了过去,

几乎是眨眼之间,蕙兰就窜过了几米的距离,來到了阿芙罗拉的身前,

她的左脚如同扎了根般地钉在地上,右腿猛地抡起,如开山大斧般向阿芙罗拉的左腰踢了出去,攻击的过程中甚至带出了“呜呜”的风声,

蕙兰这一腿下去,少说也有百斤的力道,多少人曾命丧下她一腿之下,让人难以相信一个女人竟然有这样的攻击力,

可是,阿芙罗拉面对这样的攻击,却连动都沒动:“好功夫,”

阿芙罗拉只是一侧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轻松躲过这一腿,随后一掌劈飞了蕙兰的弯刀,

这让蕙兰怒上加羞,一声爆喝传了过來,一拳捣了过去:“去死吧,”

随着话语,她脸上的疤痕微微扭曲,不仅狰狞,还有点诡异起來,

阿芙罗拉沒有躲避,也沒有退让,只是一脸轻松地将蕙兰的拳头,往外推了出去,

就是这看似随意到极点的一下,却是一股大力传來,蕙兰猛地全身剧震,

连连后退几步,蕙兰的肩膀传來了一股锥心的疼痛,要是换做普通人,这一下子早就脱臼了,

阿芙罗拉手下留情了,当然也可能是为了保存体力,让蕙兰不敢小觑,

蕙兰接下來的进攻,多少带有些试探性,不敢大张大合,一腿扫向阿芙罗拉,

阿芙罗拉轻松地将蕙兰的右腿挡出去之后,同时双手以肉眼难辨的速度迅速地扬起,一只手抓在蕙兰还沒有收回去的右脚踝,另一只手抓住了蕙兰的腰带,

而后,阿芙罗拉一发力,竟双手将蕙兰的身体举了起來,紧接着一抖手将蕙兰扔向了季兰,

季兰早就发现,蕙兰不是阿芙罗拉的对手,做好了心理准备,

看到蕙兰向一颗炮弹般飞过來,季兰立时立刻冲了上去,拦腰将蕙兰抱住,然后原地转了几圈,卸去了力道,

等到把蕙兰放到地上,季兰轻轻拍拍了拍手,笑道:“好身手,看來你值得我亲自动手,”

蕙兰万沒有想到,阿芙罗拉的功力竟如此之深,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季兰手下头号战将,竟然还沒让阿芙罗拉用出全力就败了下來,

蕙兰甚至,就算再度交手,自己胜算也未必能达到一半,

但是,当下的形势不允许蕙兰认输,急忙对季兰道:“大姐再给我一次机会,”

季兰白了蕙兰一眼,沒说话,但态度很是不满,

阿芙罗拉退后一步,淡然道:“还请交出苍浩,我不想继续大开杀戒,”

“我就是不交你能奈我何,”季兰说罢双脚微微错开,凝气于一点,又要出手攻击,

阿芙罗拉深深地望着季兰,突然之间,只是不等季兰出手,刚才阿芙罗拉还安稳地站在原地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带着一道道残影向着季兰身边所站的地方冲了过來,

阿芙罗拉沒用任何特殊的兵器,仅只是一把看起來很普通的军刺,结果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季兰身边七八个手下就躺下了,

所有被杀的人,全都是咽喉上开了一个口子,是阿芙罗拉用军刺挑开的,鲜血正汩汩的往外涌,

蕙兰挡在季兰身前,再度迎战阿芙罗拉,结果一眨眼间,也不知道阿芙罗拉是怎么弄的,蕙兰的膀、手肘和膝盖等几个重要的关节全部脱臼,

“好身手,”季兰看着手下一一倒在阿芙罗拉的面前:“够狠,”

蕙兰都已经受伤,季兰还从沒受过这么大的挫折,这让季兰更加好奇:“你到底是谁,”

阿芙罗拉停住脚步:“我是谁不重要,”

“很重要,”季兰冷笑着道:“我过去是杀手,我可以肯定你受过严格的杀手训练,难道我们是同行,”

阿芙罗拉微微一笑:“你猜,”

因为季兰出身兰组,所以看到身手高超的女杀手,总会很自然的联想到兰组,

但阿芙罗拉肯定不是兰组的人,甚至季兰根本不知道,苍浩跟兰组打过交道,

无论如何,蕙兰受伤,季兰也就被阿芙罗拉牵制住了,正是在季兰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路人马偷偷潜入到了密室,

此时,密室中的苍浩正静气凝神侧耳倾听外面的打斗声,虽断断续续,但也引起了苍浩极大的兴趣,

正听的入神时,打斗声却戛然而止,等了半晌,再沒有声音,

苍浩很是扫性,暗骂了声:“老子还沒有听够呢,”

在极度无聊和危险之中,听到有人厮杀,比听到有人叫|床更加吸引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