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长野风花VS季兰/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说兰组都是大美女,身材相貌全是一流,更兼气质出众,”笑了笑,庞劲东又道:“过去沒什么机会跟你们打交道,今天看到你本人才知道,传言不虚,”

女人都喜欢被称赞漂亮,季兰不无得意的笑了:“庞先生可真会说话,”

“客气话说过了,现在谈正題,”庞劲东深深地看着季兰,语气突然一变:“我与兰组素无來往,不知道你光顾寒舍,有何贵干,”

“兰组都是多年前的事情了,”季兰摆摆手:“自从老大寒兰退隐,兰组事实上已经解散,不过我还得生活下去,所以就跑单帮了,”

“哦,”庞劲东呵呵一笑,语气变得很怪异:“那我就更不明白你的來意了,”

“庞劲东,一代雇佣兵之王,久仰你的大名所以來拜会一下,”季兰呵呵一笑,旋即有点挖苦的道:“只可惜啊,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长野风花有点火了:“喂,你怎么说话呢,”

庞劲东笑着对长野风花说了一句:“沒事,來的都是客,我们要尽地主之谊,不要动不动就发火,”随后,庞劲东意味深长的对季兰道:“听起來好像你话里有话,”

季兰点点头:“当着真人不说假话,咱们就别兜圈子了,咱们都知道今天这次谈的是什么事,”

庞劲东摇摇头:“我还真就不知道,”

“那我來告诉庞先生,在庞先生你之后,又诞生了一位兵王苍浩,很巧的是也在这座城市,”顿了顿,季兰又道:“我跟苍浩有点过节要解决一下,”

庞劲东眼中精光一闪:“那是你们两个的事,跟我说是为什么,”

“我知道,庞先生有求与苍浩,关于令爱的病,”

庞劲东冷冷一笑:“你知道的事情还挺多吗,”

“我请庞先生放心,我只动苍浩一个人,既然不是苍浩本人给令爱治病,那么庞先生也不需要为令爱担心,”

“既然你快人快语,那么我也有话直说了,”顿了顿,庞劲东一字一顿的道:“苍浩这个人我罩定了,”

“我都说了,既然不是他本人……”

“那也不行,”冷冷一笑,庞劲东打断了季兰的话:“不管谁才是真正的大夫,毕竟是苍浩救了我女儿,我不能坐看他出事,”

“哦,”季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庞先生的掌上明珠虽然有点精神病……”

长野风花勃然大怒,抽出武士刀对准了季兰:“最好注意你的措辞,”

刀锋所指,季兰感到一股寒意,似乎下一秒钟,长野风花就会把刀刺进季兰的喉咙,

季兰沒想到长野风花出刀这么快,不得不修正了自己的说法:“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令爱身体微恙……”

“听好了,这不是精神病,”庞劲东非常不悦,不过暂时还沒发火:“她是得了一种很罕见的病,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我也沒必要跟你说,”

季兰摇摇头:“我不管什么病,反正苍浩这个人,我是要定了,”

长野风花插了一句:“你们到底有什么过节,”

“既然你们都问了,那么我也就不瞒着了,”季兰轻哼一声,淡然道:“我是杀手,受人所托,要杀苍浩,”

庞劲东点点头:“原來如此,”

“也希望庞先生理解我……”季兰一摊双手,似笑非笑的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们雇佣兵不也是这样吗,”

“之前,我已经知道苍浩失踪了,沒想到原來是你干的,” 庞劲东缓缓的说着,表情和语气都沒什么变化,但周身突然带上了一股杀气:“既然你主动送上门來,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

季兰不屑的嗤笑了一声:“你想怎么样,”

这话刚出口,季兰有点后悔了,因为问得太幼稚,

隐隐的,周围传來一阵唰唰的脚步声,也不知道庞劲东是怎么下令的,反正听起來是这里已经被包围了,

季兰沒直接看到庞劲东的手下,但毫不怀疑接下來只要庞劲东一声令下,自己就会被立即上百发子弹射穿,

“你胆子确实够大,”长野风花冷笑看着季兰:“你以为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你难道还想來个单刀赴会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季兰是个人精,表面上不动声色,态度却软化了:“之前是我绑架了苍浩,不过苍浩已经被人救走了……不会是庞先生你干的吧,”

“已经救走了,”庞劲东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了一句:“那倒好了,不用我费事,”

“真不是庞先生你救的,”

庞劲东反问了一句:“你说呢,”

接下來,庞劲东和季兰都沒出声,双方都在观察对方的神色,判断那对方哪一句话才是真的,而又是哪一句话有水分,

最后,季兰败下阵來,因为庞劲东的表情始终云淡风轻,她无从解读出任何信息:“无论如何,苍浩我都要定了,”

庞劲东似笑非笑的一摊双手:“这个人我也罩定了,你说该怎么办,”

“那沒办法,”季兰呵呵一笑:“我这一次來拜访,也是希望我们不要刀兵相见,庞先生你是聪明人,既然已经退休了就不要再多问江湖事”

“我对江湖事沒兴趣,”庞劲东摆摆手:“但有人想动我身边的人,那可不行,”

季兰叹了一口气:“看來事情是僵到这了,”

“应该知道,我庞劲东就这么一个女儿,一直视若掌上明珠,我对苍浩这个人不感兴趣,但既然他能救我的女儿,我就一定力保到底,”深吸了一口气,庞劲东盯着季兰的双眸,斩钉截铁的道:“如果想玩武的,我绝对奉陪到底,大家都是出來混的,我庞劲东未必不如你们兰组,”

季兰霍然站起:“你这是打算全面开战了,”

长野风花看看庞劲东,又看看季兰,哈哈一笑:“就让兰组放马过來,”

季兰听到这话,脸上变颜变色,想要发火却又不太敢,

围绕庞劲东其人有很多传说,季兰也不知道哪些才是真的,但无论如何,庞劲东就算已经退隐,仍然拥有强大的力量,季兰觉得自己恐怕对付不了,

长野风花的嘴巴不饶人,见季兰不出声,进而挖苦道:“你们这帮杀手,不过就是炮灰,当心别让我们把你们幕后老板也挖出來,”

“我觉得我们沒必要搞这么僵,”季兰有些冷静了,点点头:“不如这样吧,庞先生,我保证让苍浩给你女儿治病,我暂时不动这个人,只是希望,未來如果我们有冲突,庞先生不要插手……”

“我不会这么做的,”庞劲东打断了季兰的话:“既然苍浩帮过我,我就永远保着他,”

“那就是沒得谈了,”

“沒错,”庞劲东说着话,身上的杀气更甚,

季兰犹豫了一下,最后点点头:“好吧……让我回去考虑一下,”

随后,季兰不再说什么,径自离开,连声“再见”都沒说,更沒解释到底要“考虑”什么,

长野风花要追上去,庞劲东拦住了:“算了,”

“为什么,”长野风花看着季兰的背影,恨恨不已的道:“这女人也太猖狂了,”

“不知道她是什么來头,还是谨慎一些吧,尤其在这个风口浪尖上,”顿了顿,庞劲东又道:“本來我还在查什么人绑架了苍浩,沒想到她主动找上门來,现在的关键是到底谁雇佣了她,”

“也对……”长野风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的幕后主使才是关键,不过,我觉得如果苍浩沒了利用价值,我们也沒有必要去保他了,随便兰组那边怎么处置吧,”

“这么做太沒义气了,”

“确实沒义气,问題是……”长野风花深吸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洪妙雪那边跟苍浩有矛盾,看起來早晚要全面开战,先生你毕竟是给洪妙雪做事的,到时就算不给洪妙雪帮忙,也只能看着苍浩被打击,更重要的是……”

“什么,”

“我怀疑季兰的幕后老板就是洪妙雪,”

“有这个可能,”庞劲东有些犹豫了,良久之后,说了一句:“先不管这些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再说季兰这一边,刚离开庞劲东的宅邸,洪妙雪的电话就打了过來:“你在哪里,”

“我刚从庞劲东家出來,”

“什么,”洪妙雪吓了一跳:“你疯了,还是糊涂了,记性不好,我有沒有告诉过你,我让你抓苍浩就是跟我姐夫有关,你不低调一点怎么还主动送上门去了,”

季兰很简单的回答道:“苍浩被人救走了,”

洪妙雪一愣:“什么人干的,”

“不知道,就是因为想要搞清楚,我才主动來拜会庞劲东,事情既然已经曝光了,想要继续保密是不可能的,还不如主动出击,”顿了顿,季兰接着道:“BOSS,我早就知道庞劲东这个人,我觉得你可能把他想得简单了,”

洪妙雪勃然大怒,声音猛然高了八度:“我把他想得太简单的话,还需要让你出马调查吗,我不就是怀疑他隐瞒了什么事吗,,”

“我的意思是说,庞劲东这个人城府太深,可能比你想的更复杂,”深吸了一口气,季兰不无忧虑的道:“如果真是他派人救出苍浩,说明你的一举一动,可能都被他注意着,”

“这……”听到这话,洪妙雪猛然间发现,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庞劲东到底知道多少,”

“我还沒发现什么,”季兰摇摇头:“我说过,这个人城府太深,表面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我总感觉他什么都知道,”

“你确定,”

“当然,我做杀手这么多年能活下來,靠的就是精准的直觉,”说到这里,季兰的语气略有点得意:“不过我倒是能肯定一点,苍浩应该不是庞劲东救走的,”

“那会是谁,苍浩自己的手下,”

“那更不可能,”季兰立即否定了这个可能性:“我做得非常隐秘,沒有人跟踪上來,苍浩也沒有办法对外联络,血狮雇佣兵不可能知道,”

“你说的都是废话,”洪妙雪不耐烦的道:“如果你真的能做到这些,那么也就不该有人救走苍浩,”

“沒关系,我派出一架探测器,应该马上就能知道苍浩被带去什么地方,那么也就可以知道是谁把苍浩救走了,”顿了一下,季兰试探着问:“现在的问題是找到苍浩之后应该怎么办,”

“干掉他,”洪妙雪毫不犹豫的道:“既然你都去庞劲东家了,事情已经曝光了,想不杀苍浩也不行了,干掉他之后,你立即出境躲上一段时间,就算庞劲东有怀疑也沒证据,”

季兰立即点点头:“BOSS放心好了,”

再说苍浩这一边,上了那辆考斯特后,立即问蒙面人:“能表明你的真实身份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