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兰组的重新聚首/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缓缓睁开眼,微微一笑:“果然來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季兰來了,站在苍浩面前不远处,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真沒想到,那么隐秘的地方,竟然还能让人把你救走,”

“哎呦,你來了……”苍浩笑呵呵的道:“來,坐,想喝点什么,”

“少特么跟我來这套,”季兰有点不耐烦的骂了起來:“苍浩,你运气还真好,把你关在那么严密的地方,竟然都能让你给跑了,”

苍浩笑眯眯的看着季兰,先是沒说话,片刻之后,脸色一变:“你以为我这一代兵王的名头是怎么來的,”

此时的苍浩跟刚才判若两人,季兰看在眼里,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什么意思,”

“你的手脚很利索,注意到我沒被人跟着,同时切断了我对外的全部联系,你以为我可能就要烂在那个小黑屋里了,”苍浩呵呵一笑,刚好看到旁边桌上有一把水果刀,顺手拿了过來:“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憎恨别人把自己看扁了,但我却很愿意让别人看扁我,这样当我出手的时候,你就会发觉自己是个傻B,”

“你……”季兰被这句话气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苍浩算你狠,”

“我确实够狠,”苍浩用水果刀指了指季兰:“怎么样,想不想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把我救出去,”

“说來听听,”季兰看着苍浩手中的水果刀,不屑的一笑:“你不会是拿着把小刀來对付我吧,”

“这刀是我用來对付自己的,”苍浩说着,掀起外衣,冲着小腹就把刀扎了下去,

刀刺得倒是不深,但还是飚出一股血箭,季兰愣住了:“你这是干什么,”

苍浩沒有立即回答,而是缓缓的用水果刀在腹部切开一个小口,任凭鲜血流出來,

在这个过程中,苍浩始终似笑非笑的看着季兰,似乎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疼痛,

看到苍浩这个样子,季兰感到一股由衷的惧意,更是感到自己或许真的看扁了这位曾经的兵王,

很快的,苍浩把水果刀扔到一旁,用手指伸进伤口里,从里面拉出來一样东西,

这个东西个头不太大,像是某种电子装置,季兰看了一眼就明白了:“你身体里藏有发报装置,”

“之前执行了一次特殊任务,在身体里预埋了一个,这些日子犯懒就沒取出來……”苍浩说着,把发报器扔到一旁,随手在衬衫上撕掉一条布,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还真沒想到这会能派上用场,”

“这个……”季兰完全惊呆了,根本沒料到苍浩有这么一手:“你……执行的什么任务,”

“你在绑架我之前难道沒有做准备功课,”苍浩不屑的笑了笑:“之前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一无所知,”

季兰下意识的问:“什么事,”

“你沒有资格知道,” 苍浩直接丢过去一句:“你只是个杀手,炮灰而已,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是你有资格知道的,”

“那我也不问了……”季兰又看了一眼那个发报器,心里不由得有点佩服,虽然现代科技能把这种东西的体积做得非常小,但再小也实在小不到哪去,

原因很简单,无论这种发报器,亦或是窃听器,再或者针孔摄像机,都有一个绕不过的问題就是供电,

当下技术不可能把电池做的很小,所以这个东西还是有些体积的,此时上面满是鲜血放在桌子上,看起來很是有点骇人,

苍浩耸耸肩膀:“如果是近一点的地方,这玩意可以做小点,很遗憾,我去的地方比较远,光是电池就有点体积了,现在电量耗尽了,留着也沒用,正好取出來给你开开眼界……”顿了顿,苍浩接着说道:“那么你现在应该明白了,从我被抓之后,每一分钟发生的事情,我都可以传递给外界,而外界也可以通过讯号准确锁定我所在的位置,”

季兰当然不知道普里皮亚季一战的内幕,此时只是感到有些心惊:“你还真豁的出去,”

“废话,”苍浩冷冷的一笑:“要是不能豁出去,你以为我苍浩凭什么叫血狮,又凭什么活到今天,”

“可据我所知,血狮不止一位,还有一个庞劲东当年绰号也是这个,”

“你连庞劲东都知道,”苍浩点点头,若有所思的问道:“你绑架我不会是为了庞劲东吧,”

季兰意味深长的一笑:“你说呢,”

“反问也就是承认了,”苍浩点点头:“你想要知道庞劲东什么事,你是不是觉得我认识这个人,”

“这些都不重要了,”季兰摇了摇头,旋即呵呵一笑:“搞清楚又有什么意义呢,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追到这里來,”

“为了杀我,”

“本來,你可能还有一线生机,但现在事情曝光了,你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季兰笑着摇了摇头,缓缓从身后抽出一把手枪,对准了苍浩:“我得承认,你确实很勇敢,沒想到还能拿自己的身体做文章,可这又有什么用,你不还是得死,”

苍浩撇了撇嘴:“你相信能杀了我,”

“苍浩,我不知道你过去是什么样子,但至少眼下的你让我很失望,”季兰晃了晃枪口,略有点鄙夷的道:“从我第一次见到你,你所表现出的力量、反应速度和综合能力,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废物,你太怂太面了,像你这样的人,我一次能对付十个,当然,我相信你可能是中毒或者有其他问題,无论如何现在的你都不是我的对手,”

“那么就有两个问題了……”苍浩已经包扎好伤口,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完全无视季兰带來的威胁:“第一个问題,既然我能随时跟外界联系,为什么被你关了这么久,我的救兵才到,第二个问題,你刚來这里的时候我就说了,我料到你会來,既然如此难道我不会做点什么准备,”

季兰打量着苍浩,疑惑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你很聪明,但你沒想到这两个疑问的存在……”苍浩始终闭着眼睛,长呼了一口气:“那么我现在回答你,首先就是我沒让人來救我,是我需要等着让合适的人來救我,很幸运,这个人沒让我失望;其次,我早知道你用飞行器跟踪,故意引你到这來,这样就你就见到救我的人,懂吗,”

季兰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圈套,倒吸了一口凉气:“到底是什么人救你的,不是你的手下,”

苍浩呵呵一笑:“如果这点事都要让我的手下來解决,那不是显得我太沒名了吗,”

“好吧,不管怎么说,今天都要死在这里,”季兰往前走了几步,只差一点点,枪口就会抵在苍浩的额头上:“我在这里沒有见到任何人,也沒有任何人能阻止我,”

“真的吗,”

“老实不怕跟你讲,我已经见过庞劲东了,沒什么别的事,就跟他谈谈你的问題,”轻哼一声,季兰又道:“我要让庞劲东知道,他根本罩不住你,而且这一次把你救出來的人,也不是他,除了他之外,还有谁有足够的能力,跟我季兰作对,”

“你未免太自信了吧,”苍浩的声音越來越微弱,好像马上就要睡过去:“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你对付不了的人,比如这一次就是,”

“少废话,”季兰打开了手枪的保险:“想來你自己也觉察到了,那么我不妨明白告诉你,其实你只是一个配角,我真正关心的是庞劲东,既然从你身上已经无法知道什么,那么你活着也沒什么意义了,”

“沒错,我早就知道,你真正目标是庞劲东,”

“怎么样,是不是感到很悲催,你一代兵王最后竟然只是这样一个下场,”季兰哈哈大笑起來:“说句更伤你心的话,从我接到这个任务时候起,我就根本沒把你放在眼里,”

苍浩的语气波澜不惊:“是吗,”

“还有,既然你是一代兵王,总应该有些手下吧,可惜我仍然沒见到,”说到这里,季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可惜,为了你这么一个废物,竟然死了我很多手下,”

“很好,你很看不起我,把能说的话全说出來了,”苍浩满不在乎的一笑:“接下來就是打脸时刻,”

季兰沒听清:“什么时刻,”

苍浩沒回答,刚好,墨兰柏朗走了进來,看到季兰手里拿着枪,立即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你是什么人,”

季兰根本不认识墨兰柏朗,轻笑一声:“跟你沒关系,滚一边去,”

“放肆,”墨兰柏朗火了:“你以为盛世荷园是什么地方,允许你这样放肆,”

“什么地方,”季兰满不在乎的笑了:“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沒有人能拦住我,你要是想给苍浩陪葬,我就成全你,”

“陪葬,”柏朗很不喜欢季兰这个人,冷笑着道:“真正死在这里的人是你,”

“你有这个本事吗,”季兰嗤笑了一声,收起了手枪:“像你这种人,我都不用枪,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你,”

“试试看,”柏朗怒不可遏,一脚直射季兰腹部,

这一脚虎虎生风,力道刚劲,季兰发觉自己有点轻敌了,急忙后退两步躲闪开來,

不过,柏朗这是一记虚招,同时左臂蜷起用膝盖击向季兰天灵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