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打脸时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肘杀,泰拳中最常用的就是膝盖和手肘,季兰马上看出了柏朗的套路,不敢小觑,却也不惧,

只见季兰一拳向柏朗手肘捣去,竟是以硬碰硬,随着“噗”的一声闷响,两个人齐齐后退了几步,

柏朗揉了揉手肘,季兰则揉了揉拳头,看來两个人都不太好受,

季兰被激起战意:“再來,”

话音未落,季兰冲上去,一拳向柏朗咽喉捣去,

柏朗侧头让过这一拳,季兰的拳头近乎紧贴着柏朗的脖颈掠过,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一拳落空,季兰的身体失去平衡,向柏朗这一边栽倒过來,

就在这个时候,柏朗提起膝盖撞向季兰腹部,季兰另一只手急忙化掌拍了下去,

又是一声闷响,两个人各自让开几步,表情都不太好受,

两个回合下來,柏朗和季兰不相上下,基本上是平分秋色,

柏朗是高雪轩手下得力干将,季兰能跟柏朗打个平手,这功夫倒也不一般,

苍浩始终闭目养神,但对局面了若指掌,张嘴來了一句:“半斤对八两,”

听到这话,季兰更是大怒,再次抽出手枪瞄准苍浩:“苍浩你去死吧,”

也就在这个时候,高雪轩的声音传了过來:“哎呦,怎么有客人,也不跟我打个招呼,”伴随着话语声,高雪轩信步走了出來,她已经洗过澡,换了一套衣服,神情慵懒,

走到季兰身旁,高雪轩冷笑着道:“盛世荷园是一个和平的地方,不欢迎动刀动枪,请你把枪收起來,否则……”高雪轩本來在季兰的侧面,说着话的同时,高雪轩看清了季兰的相貌,登时就是一愣:“怎么……是你,”

季兰看了一眼高雪轩,也是愣住了:“是你……大姐,怎么你在这,”

“这是我的地方,怎么你闯进來之前,沒打听清楚吗,”高雪轩打量了一眼季兰,微微一笑:“好久不见,”

“是啊……真是好久不见……”季兰表情有点尴尬,张了一下双臂,似乎想跟高雪轩拥抱一下,不过马上就放下了:“大姐过得还好吗,”

“你也看到了,我隐居在这个地方,乱中取静,日子还不错,”轻叹了一口气,高雪轩有点感慨的道:“说说你吧,看得出來,你重操旧业了,”

季兰撇了撇嘴:“我总得生活,”

“也对,”高雪轩点点头:“自从兰组解散之后,你一直也都沒闲着,活跃在杀手圈里,”

“对不起,高姐,我真不知道这是你的地方,我是执行任务追踪过來的……”季兰说到这里,猛然醒悟过來,看着苍浩质问道:“你是故意引我到这里的,”

苍浩依然闭目养神:“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高雪轩也明白了:“苍浩,是季兰绑架了你,所以你才让我们出面把你救出來,”

沒等苍浩说话,季兰立即道:“等等,让我把事情经过捋一遍……高姐,是你把苍浩从给我那里救走的,对吧,”

“是,”高雪轩点点头:“不过我不知道是你绑的他,”

季兰倒吸了一口凉气:“苍浩,我真沒想到,你竟然认识我们兰组的老大,”

“我早说过了,我是一代雇佣兵之王,这个不是浪得虚名,”苍浩说着,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季兰似笑非笑的道:“我认识的人很多,沒必要向你一一介绍,但你作为一个杀手在执行任务前,不把对象调查研究清楚,未免太失职了,”

季兰非常尴尬:“这……倒是我疏忽了……”

苍浩转而对高雪轩说道:“高姐,我一直对你非常尊敬,但现在看來你教导手下无方啊,她绑架我,沒关系,但她对我如此无知,这让我有点沒存在感,”

高雪轩苦笑两声:“难怪你要让我们兰组出马……我明白了,你做得对,”

苍浩看着高雪轩,目中精光四射:“你们兰组的人,我就交给你们兰组处理,否则我为什么在那小黑屋里憋屈那么长时间,”

高雪轩问了一句:“你想怎么样,”

苍浩反问:“应该是我问你,,打算怎么处理,”沒等高雪轩回答,苍浩又道:“我必须说明一点,我给你传递消息,是对兰组的一种尊重,这要是换了其他人这么对我,我早就大开杀戒了……”

“我呸,”季兰不屑的嚷道:“苍浩你特么以为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

季兰的话还沒说完,苍浩左掌在季兰持枪的手腕上拍了一下,右手跟着一探,也不知怎么弄的,就把季兰的手枪夺到手里,

还沒等季兰反应过來,苍浩已经调转枪口,对准了季兰的太阳穴,冷冷的说了一句:“你又以为你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

季兰傻住了:“我……苍浩算你狠……”

“我当然够狠,”苍浩冷冷一笑,把枪口往前顶了一下:“如果不是高姐在这,我立马给你做个开颅手术,”

苍浩的力气很大,季兰的脑袋被枪口顶的歪了一下,直到此时,季兰真正感到了一股寒意,那是苍浩强大的气场带來的,

“我这不是第一次放过你,从你绑架我的第一秒钟开始,我就一直在原谅你,”耸耸肩膀,苍浩又道:“原因很简单,我跟高姐并肩战斗过,就算爱屋及乌我也得给你点面子,但你不要以为我的忍耐沒有限度,我不怕老实告诉你,我苍浩杀人是有瘾的,我非常想要拿你过一下瘾,”

“我用不着你给任何人面子,”季兰感到屈辱,一时间,眼泪模糊了双眸:“我从來沒有这样被人用枪顶着,”

“凡事都有第一次,”苍浩冷冷一笑,用枪口敲点了季兰的太阳穴几下:“只能说你过去遇到的对手太怂太面,”

“你想怎么样就随便吧,”望了一眼高雪轩,季兰咬了咬牙,愤怒的喊了一声:“你不需要给高姐面子,高姐现在也根本领导不了,我就是我,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任何人也别对我指手画脚,”

听起來,季兰这番话不只是针对苍浩,也暗含着对高雪轩的许多不满,

高雪轩苦笑两声:“沒错,兰组既然已经解散,我也就不是你们的老大,你们完全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

苍浩冷冷一笑:“那我就要开枪杀人了,”

舞兰走了过來,附在高雪轩耳边,轻声道:“不管怎么说,季兰也是咱们的人,就算咱们自己执行家法,也不能让苍浩杀人,”

高雪轩听到这话,犹豫了一下,但沒出声,

舞兰转而又对季兰说道:“你也闹够了吧,咱们毕竟是姐妹,有些事还是关起门來解决比较好……”

“哎呦,这不是舞兰吗,什么时候回到高姐身边了,”季兰打断了舞兰的话,冷冷一笑:“看你这样好像比过去更搔了,”

“谁特么有你搔,”舞兰被这句话激怒了:“季兰你最特么搔了,整个兰组属你最搔,”

季兰被枪口抵着,侧头看着舞兰,张嘴便骂:“你个搔B,”

舞兰立即回敬:“你特么大搔B,”

两个女人里张嘴互骂起來,各种难听的词汇如同污水一样向对方泼过去,十几分钟过去了,竟然一句重样的都沒有,

高雪轩似乎是想劝两句,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至于墨兰柏朗,加入兰组的时间比较短,对既往的恩怨也不太清楚,而且她对汉语丰富的骂人词汇也不太懂,看看舞兰,又看看季兰,一脸的茫然,

这个场面让苍浩很是无奈,本來自己才是猪脚,这一会似乎成了配角:“怎么变成撕B大战了,”

舞兰和季兰不理会苍浩,继续互相问候对方的生|殖器,苍浩一直都觉得舞兰是个泼妇,这一次舞兰还真就遇到对手了,

“够了,”苍浩提高嗓门喊了一声,随后抬手向天花板开了一枪,现场这才安静下來,

“卧槽,”苍浩摇摇头,问高雪轩:“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怎么办……”长叹了一口气,高雪轩无奈的道:“不管怎么说,季兰是兰组的人,你让我去把你救出來,这是对的,我希望你还能给我个面子,最后放过季兰一次,”

苍浩又问:“然后呢,”

“沒然后了,”高雪轩摇摇头,看向季兰,一字一顿的道:“以后,不管你再惹出任何麻烦,我真的无能为力了,”

季兰缓和了语气:“还是要谢谢你了,高姐……”

“不用谢我,”顿了顿,高雪轩提出:“还有,现在你已经知道了,苍浩是我的朋友,我不管你的老板是谁,考虑到大家互相间这种关系,我觉得你应该放弃这个任务了,”

“恐怕不行,”季兰断然回绝了:“高姐,我们做杀手的,拿了人家的钱就要给人家办事,事情能不能办成是一回事,但主动放弃了就是另外一回事,这是起码的职业道德,”

高雪轩又是苦笑两声:“哪怕为此放弃别的一切,”

季兰毫不犹豫的道:“高姐你别忘了我们杀手只向金钱效忠,”

“好吧……”高雪轩有点为难地看向苍浩:“你也听到了,该说的,我都说了……”

“我明白,以后我跟这位季兰再有什么事,那都是我们两个自己的事,”点了点头,苍浩突然问了一个问題:“现在是什么时间,”

高雪轩看了一下表:“早晨八点三十,”

“日期呢,”

“你问这个干吗,”

苍浩很认真的道:“你先回答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