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招聘员工/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雪轩说出了眼下的日期和时间,苍浩发现距离自己被绑架刚好过去三天,也就是说,再用不了多一会,招聘就要开始了,

这个时间跟苍浩预估的差不多,只要现在及时赶去曹氏金融那边,一切工作都能正常进行,

当然,苍浩现在状态很不好,在核辐射的折磨下,头晕眼花还有点恶心,

三天下來,除了几块牛排之外,沒吃多少东西,苍浩更是饿的前心贴后心,

但此时对苍浩來说,工作更重要:“我还有点其他事情,现在要去处理一下,”苍浩把枪扔到一旁,转身向外面走去,正要出门,突然回过头來补充了一句:“接下的來,你们兰组可以解决自己的内部矛盾,既跟我无关,我也不想参与,但季兰你给我记住,下次你沒这么幸运,”

苍浩倒是很敬业,一心想着赶去公司,却忘了一件事,

被季兰关押了三天,苍浩沒换衣服也沒洗澡,衣服曾经几次被扒光然后又穿上,上面混合了苍浩自己的汗液和许多女人的各种液体,此时洋溢着一股怪味,

刚才,苍浩又撕掉一条衬衫包扎伤口,虽然外衣上沒留下血迹,但整个人更显的破破烂烂了,

本來,苍浩是一身名牌西装革履的,但这幅形象出现在公司的时候,却被当成了农民工,

苍浩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形象,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低头就往里冲,

这一次來应聘的人还真不少,长长的人龙从招聘办公室一直排到公司外面,在街角那里还甩了个小尾巴,

近几年经济不景气,高薪工作越來越难找,这一次曹氏金融开出了非常优渥的条件,结果吸引了大批青年才俊,

排队的人当中有不少人相貌堂堂,更是气质出众,当初苍浩做小职员的时候,看到这样的人一定认为是其他公司过來洽谈业务的领导,

不过这些疑似领导的人如今都要來给苍浩打工,而且还只是可能成为苍浩的手下,最后是否能录用还得看苍浩的心思,

这年头,只有在排队的时候,才能知道什么是龙的传人,

苍浩当然不用排队,一门心思只想去招聘办公室,低着头弓着腰一个劲往里挤:“让一下,麻烦让让,”

有些人很不满:“挤什么挤啊,赶着去投胎啊,”

“就是,你先挤进去,人家就能录用你了,”

苍浩倒是有点沒想到,这些看起來衣冠楚楚的人,说话却是这么难听,

苍浩倒是也沒计较,不过很快发现,有人比自己幸运,

是一个美女, 刚开始站在队伍后尾,时常跟前面男人聊上几句,露出一抹艳丽的笑容,前面的男人就很自然的让她站到自己的前面,

结果,这个女人的行进速度竟然比苍浩还快,苍浩还在人群中奋力挣扎的时候,她已经站到前面去了,

到最后,这个女人连搭讪的免了,干脆往前进走了几步,直接插队,

美女行色匆匆,似乎沒注意到胸前的纽扣开了,高跟鞋踏在地上发出“哒哒”声,

正走着,美女发现高跟鞋上粘了一块口香糖,美丽的眉毛微微蹙起,拿出一张面巾纸低身去擦拭,

这样一來,苍浩刚好能瞥见胸前的美景,只见胸罩是粉红丝缎的,色泽艳丽,半遮半掩,兜着一对饱满雪白的玉峰,

呼吸间,鼻息间香风阵阵,醉人心扉,

这让苍浩不由止住了脚步,下面蠢蠢欲动,深吸好几口气,总算才勉强止住骚动,

美女沾着口香糖的面巾纸扔到旁边的垃圾桶,刚站起身,刚好发现苍浩紧盯着自己半露的酥胸,

她急忙把纽扣系上,愠怒的质问:“你看什么,”

苍浩知道自己确实理亏,不太好意思的道歉:“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美女翻了个白眼:“流氓,”

“流氓”两个字有点刺耳,自己可是一名光荣的人民大夫,苍浩有点火了:“你可以说我是屌丝,但不能说我是流氓,”

美女冷冷一笑,鄙夷的看着苍浩道:“那我换个称呼,,撸瑟,怎么样,”

苍浩耸了耸肩膀:“撸,是正常的,人不撸管枉少年,”

“你……”美女的脸腾地红了:“我说你是撸瑟,LOSER,懂吗,”

“撸管SIR,我懂的,”

“恶心,这种话都说得出來,”美女更火了:“简直不是男人,”

苍浩反唇相讥:“我是不是男人,要不你试试,”

“你……”美女一跺脚,冲上前扬手一记耳光,随着“啪”的一声,苍浩的脸上出现了五个指印,

苍浩沒料美女说动手就动手,只感到眼前一花,火辣辣的疼,

自己这么好的身手会吃如此大亏,苍浩苦笑了一下,只怪自己面对美女时反应迟钝,活该白挨一记耳光,

美女见苍浩沒反应,轻蔑的嘀咕一句:“贝戋人,”

随后,美女鄙夷的白了苍浩一眼,转身就走,

本來有几个人对苍浩就很不满,一个个怒目而视,看样子要对苍浩大打出手:“别特么插队,”

美女插队,他们熟视无睹,在苍浩面前倒是很有公德心,

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贴着墙边走,最后艰难的挤进了招聘办公室,

刘亚南已经等在这里了,看到苍浩,登时松了一口气:“苍总啊,你可算來了……”

“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刘亚南快要哭出來了:“这三天时间,沒人能联系上你,也不知道你在忙什么,关于招聘有很多细节,我得跟你商量才能决定啊……”

“刘亚南啊,你在曹氏地产的时候,毕竟暂管过市场部,”苍浩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拍了拍刘亚南的肩膀:“不要什么事都來问我,你已经长大了,”

原则上來说,苍浩只负责宏观上的管理,需要决定留用哪些人,而哪些人需要开路回家,

至于具体工作,由下面的人代劳,刘亚南和文小海倒是都能处理,但他们还是需要苍浩最后审批,

这是职场上的谨慎,如果刘亚南和文小海全部自行决定,最后苍浩却不满意,就可能大发雷霆,

而他们两个又哪里知道苍浩出了什么事,这三天以來一直担惊受怕,这位苍总做事不按常理出牌,招聘当天旷工也是有可能的,

比刘亚南和文小海更担心的是曹雅茹,这个时间,曹志鸿和曹雅茹已经返回法兰西,

本來曹雅茹想要再待几天,曹志鸿法兰西那边的工作不能耽误,坚持带曹雅茹上了飞机,

“苍浩这两天一直沒消息……”曹雅茹非常不满:“成立新公司,招聘,这么重要的事情,苍浩简直看做儿戏,”

“你知道很重要,苍浩当然也知道,”曹志鸿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他不会耽误的,”

“我倒希望他能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曹志鸿淡淡的道:“既然已经决定把新公司交给他管理,对他就要有充分的信任,话说,我以为你们两个已经把话说开,你对他沒那么大成见了呢,”

“我对他个人倒是可以释怀,但工作是另外一码事,更重要的是……”深吸了一口气,曹雅茹不无忧虑的道:“手机关机,沒人知道他在哪,跟公司同事也沒有任何联系,我是担心他出事啊,”

曹志鸿缓缓睁开眼睛:“这个吗……”

“爸,我们都知道,苍浩在国外那些年做了很多危险的事情,我怀疑这些危险如影随形一直跟着他,”

“我……相信他能摆平,”曹志鸿说得很缓慢,信心好像不是很充足:“我也希望你能有足够信心,”

曹雅茹正要说话,接待了一个电话,等到听罢挂断电话,长呼了一口气:“刚才公司的人告诉我,苍浩准时出现在招聘现场,”

“我就说嘛……”曹志鸿也松了一口气:“他能解决所有麻烦,而且不会耽误工作,”

“但是,人家还说,苍浩浑身上下破破烂烂的,就跟个农民工似的……”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曹雅茹又道:“看來他可能是真出事了,”

“解决了就好,”曹志鸿深深的一笑:“有些事情,既然他自己不想说,我们也别问了,”

评价苍浩形象如同农民工的,不只是曹雅茹一个人,更有前來应聘的诸多贤达,

看到苍浩坐在主位上,这些人非常惊讶,早听说曹氏集团实力雄厚,曹氏金融是该集团一家新公司,这么重要的岗位怎么让一个农民工负责,

也有人以为苍浩是來打扫卫生的,但看到周围人对苍浩非常尊敬,又发现是苍浩负责审阅履历,沒有一个再敢轻视苍浩,

刚才在外面对苍浩破口大骂的几个人,这一会看到苍浩全傻眼了,战战兢兢的递上履历,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有站在那里傻笑,甚至不敢坐下,

苍浩接过履历之后,只是看了一眼,一扬手就丢了回去:“对不起,我觉得本公司不适合你,再见,”

一连几个人,都被苍浩这样打发走了,刘亚南非常不理解,低声问苍浩:“这些人资历不错,为什么不留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