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干啥都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笑了笑:“他们刚才在外面骂过我,”

“哦,”文小海也听到了,张嘴來了一句:“原來苍总公报私仇,”

“错,”苍浩很认真的摇摇头:“我不留用他们,是对他们负责,”

文小海不明白:“为什么,”

“把他们留在公司,我看他们不顺眼,时不常弄点事情整治一下,搞得他们在职场上生不如死,这才是公报私仇,”顿了顿,苍浩又道:“所以,他们干脆别來公司,互相眼不见心不烦,对谁都好,”

“有道理,”文小海点点头:“苍总是个负责的老总,”

按说,应聘应该先投递简历,然后择优免试,

但苍浩把两个步骤合并为一个,直接面试同时看简历,正面考察应聘者,

简历这东西实在说明不了太多,造假也非常容易,苍浩还是想先看到本人再说,

就比如有人说了,自己曾在银行工作N年,每天都有几百万的进账,一个月下來几个亿的盈余,

你只是看这段话,能知道这个人到底是在国有银行,还是精|子银行,

淘汰掉了一批之后,很快的,那个口香糖美女进了招聘办公室,

她看到苍浩坐在那里,先是一愣,旋即脸色变得灰白,

“丁丽婷……”苍浩拿过简历,望了一眼那位美女:“名牌大学金融专业毕业,曾在开放式基金担任投资经理,三年前辞职后,一直沒再工作……”

丁丽婷看着苍浩,很小心的点点头:“是的,”

苍浩拿出手机來百度了一下那家基金公司,登时眼睛一亮:“有发现……正好是三年前,该基金被爆出老鼠仓,高管利用基民的钱为了自己炒股,结果被警方集体调查,这新闻当时好像闹得很厉害,”

丁丽婷脑门见汗了:“是……是有这么个事……”

苍浩笑了笑:“你能來应聘,倒是勇气可嘉,”

“我觉得业内对这事有很多误解……”顿了顿,丁丽婷试探着问:“我可以解释一下,只是还不知道,您是这家公司……”

“我是苍浩,曹氏金融总裁,不过让你失望了,我不是业内人士,”苍浩说着,又是笑了笑:“我是刚干这一行,”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丁丽婷急忙摇头,可又不知道该为自己刚才的话怎么解释,她以为苍浩可能是个人力资源主管,却沒想到苍浩竟是总裁,

这也就是说,自己刚刚得罪了这家公司最高领导,再加上苍浩调查到的那条新闻,丁丽婷不禁对这次应聘有些绝望了,

新闻是真的,绝非炒作,当年那些高管先后被宣判,早已经锒铛入狱,

其实,老鼠仓这事丁丽婷还真沒份,否则她这会也已经在牢里了,但这件事还是成了她职业生涯中的一道坎,

因为在这家公司的工作经历,沒有任何一家企业愿意聘用丁丽婷,因为都怀疑她跟老鼠仓有关,

结果,三年的时间里,丁丽婷一直赋闲在家,靠着吃存款为生,

眼看坐吃山空,丁丽婷必须出來工作了,原本她对曹氏金融这边给予很大期望,毕竟是新成立的公司,可能不会去计较过去的一些业内丑闻,

然而,丁丽婷万万沒有想到,这一次决定自己命运的,竟然是刚刚羞辱过的那个屌丝,

一时间,丁丽婷懊悔万分,早知如此,刚才就不应该那么傲慢,

如今她算是知道了什么是人不可貌相,一个打扮得如此屌丝的农民工,竟是这家企业的主管,

丁丽婷仔细打量着苍浩,想从苍浩的表情中挖掘点信息,自己是不是还能有点希望,毕竟自己的学历和业务成绩还是很出众的,

偏偏的,苍浩却是面无表情,沒表现出任何情绪,这让丁丽婷很是失望,

暗暗地,丁丽婷开始责怪,这家企业也太不靠谱了,竟然找个农民工负责招聘,

苍浩只是翻阅履历,也不说话,过了足足十來分钟,刘亚南有点忍不住问道:“苍总,你看这位……”

“抱歉,我打断一下……”丁丽婷干笑两声,插嘴道:“我知道,大家可能对我过去工作的基金有些成见,但我发誓老鼠仓那事我真的沒参与,否则警方一定会追究责任的,”

苍浩抬起头來,表情怪异的看着丁丽婷:“真的跟你沒关系,”

“真的沒关系,”咽了口唾沫,丁丽婷非常无奈的道:“请给我一次机会,我会用能力证明自己的……”

苍浩叹了一口气:“其实你完全沒有必要这样,”

这句话沒头沒脑,丁丽婷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结果在苍浩强大气场压迫之下,她张嘴就來了一句:“我非常需要这份工作,”

苍浩淡然道:“需要这份工作的人很多,”

丁丽婷眼巴巴的看着苍浩,那样子简直要哭出來:“我跟别人不一样,我……干啥都行,”

“哦,”苍浩点点头:“你被录取了,”

听到这话,刘亚南和文小海都是一愣,因为丁丽婷这话说的太暧昧了,看起來苍浩是要准备潜规则了,

苍浩哪里知道两个下属的心思,直接给丁丽婷分派起了工作:“你去投研部,专门做投资研究工作吧,给你三个月试用期,如果你不能证明自己的能力,我真的会让你开路走人,”

接下來,苍浩又讲了一下待遇,远超丁丽婷的预期,

丁丽婷心中一阵欢喜,忙问:“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现在,马上,”顿了一下,苍浩又道:“现在拿着你的简历,去找吕嘉琦秘书,她会帮你办理入职手续,”

“好的,”丁丽婷一个劲点头:“谢谢,谢谢苍总……”

“你出去吧,”苍浩喊了一声:“下一个,”

这一天招聘工作非常累,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苍浩连饭都沒顾上吃,明天却还得继续,

刚刚忍受了三天的折磨,马上又要忙工作,也就是苍浩这种身体素质,换做其他人早就垮了,

离开公司的时候,苍浩路过刚成立的投研部,刚好丁丽婷从里面走出來,

一看到苍浩,丁丽婷急忙打招呼:“苍总早啊……哦,不对,是晚安,”

“你怎么还沒走,”

“这就要走了,”丁丽婷笑了笑:“毕竟第一天上班,需要熟悉环境,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苍浩满意的点点头:“你倒是挺敬业,”

“应该的……”丁丽婷打量了一眼苍浩,很小心的道:“那个……苍总啊,今天早晨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

“哦,”苍浩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沒事,我早忘了,”

“苍总你沒往心里去吧,”沒等苍浩回答,丁丽婷又道:“我真的不知道,原來你是……”

“我是什么不重要,”苍浩打断了丁丽婷的话:“我希望你明白,每个人的人格尊严是等同的,不因社会地位不同而有所不同,不管是我总裁还是被裁,我都是我,懂吗,”

“懂,我懂,”丁丽婷急忙点头:“苍总见教的是,”

苍浩沒再说话,迈步向前走去,丁丽婷急忙跟上來:“苍总,你去哪,”

“你要干嘛,”苍浩回头警惕的打量着丁丽婷:“你要跟踪我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如果顺路大家一起走……”这话刚出口,丁丽婷就觉得自己有点蠢,苍浩有自己的专车和司机,怎么可能跟自己顺路,

说來也巧,艾宇休假了,苍浩得自己回去:“我去海山寺,”

“正好,我就住附近,”

苍浩点点头:“那就一起吧,”

出了公司,两个人拦了一辆计程车,苍浩坐在副驾驶位子上,丁丽婷坐在后面,

本來,丁丽婷想借这个机会跟苍浩套套近乎,可这一路上,苍浩根本不说话,也不问丁丽婷要去哪,

丁丽婷几次想要活跃一下气氛,苍浩都沒有任何反应,搞得丁丽婷讪讪的,

车子到了海山寺广场,苍浩结过车资,从车上下來,这才想起丁丽婷:“你去哪來着,”

“我……”丁丽婷急忙也下了车:“我也在这下,”

“哦,”苍浩点点头:“那就在这分手吧,明天见,”

就在这个时候,三个混混模样的人走了过來,其中一个头发染的五颜六色带着浓郁杀马特风格的,挡在了丁丽婷面前,笑嘻嘻的道:“美女去哪啊,走,跟哥几个喝酒去,”

苍浩担心丁丽婷遇到麻烦,立即转身走了回來,

不过,三个混混根本沒把苍浩放眼里,其中一个身穿白短裤,颇为壮实的混混怪笑着去拉丁丽婷的玉手,

丁丽婷一巴掌打开了白短裤的手,声音响亮的道:“滚,别碰我,”

“妈呀,还是个烈女,”白短裤伸手就去抱住丁丽婷:“哥就喜欢烈女……”

不过,他的手伸出一半,就立即定格,

是苍浩,第一时间冲了过來,牢牢擒住了对方的手腕,

可是,这个白短裤显然是老手,在手腕被控制的瞬间,膝盖已经向苍浩小腹顶上來,力道威猛,

苍浩微微一收腹,让过了这阴狠的一击,旋即手使力一送,将白短裤推出四米开外,

这一切只发生在刹那间,快的几乎让人看不清楚,

看到这几个痞子,本來丁丽婷非常担心,今天可能要吃亏,却万万沒想到苍浩的身手竟然这样厉害,

杀马特向另一个混混使了一个眼色,跟着后退几步与白短裤站到一起,拦住苍浩的退路,

看得出來,这几个混混很擅长打架,还懂得分工合作,

苍浩立即主动进攻,另一个混混迎了上來,只见苍浩身形轻轻一侧让过,直取白短裤,

擒贼先擒王,白短裤是这伙人的头目,苍浩一肘击向白短裤前胸,

白短裤立即侧身,堪堪躲过苍浩一击,

苍浩一击落空,连忙转换身形,做出了防守,

三个混混呈三角站立,把苍浩围在中间,白短裤骂了一声:“小子你少特么多管闲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