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口香糖美女/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敢碰我的女人,还不让我管,”苍浩冷冷一笑:“你喝大了吧,”

丁丽婷听到这话就是一愣:“你的女人……”

马上的,三个混混开始进攻了,苍浩一个重击把一个混混震退了两步,随后窜到了杀马特面前,一个手肘用力的砸向了他的胸口,

杀马特眼看苍浩的攻势就知道厉害,连忙双手抱肩努力向前一拱,试图硬扛住这雷霆一击,

就在此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苍浩这一招下去,杀马特的身体横着飞了起來,随后落到地上再也动弹不了,

苍浩这一击力量太大, 不仅其他混混,连丁丽婷都惊呆了,

随后,“咕咚咕咚”的响声不断传來,苍浩开始进攻白短裤,后者根本阻挡不住苍浩的攻势,

很快的,苍浩沒给白短裤任何反应的时间,手肘击中白短裤的双臂,

白短裤的身子在强烈撞击之下,飞出了三米摔倒,双臂也软软的垂了下去,看來是已经断了,

第三个混混冲上來,马上被重击击倒在地,伤势比起白短裤一点都不轻,

苍浩仍不罢手,抬脚分别踢在三个混混的肚子上,结果三个混混彻底丧失战斗力,

丁丽婷傻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简直就是怪物,

本來,丁丽婷发现苍浩是自己的上司,多少有些敬畏,但此时变成了畏惧,

她万万沒想到,苍浩的战力如此惊人,就是这么一瞬间,打倒了三个痞子,

这种事情过去是在小说里看过,完全超出了丁丽婷的认知范围,

苍浩发动冲击的时候,身上那股凌厉的劲风,还有眼底深处隐藏怒意,丁丽婷看得清清楚楚,

这个男人对战斗充满了深深的渴望,嘴角带着一抹狞笑,说明非常享受这种战斗的过程,

这一刻,这位苍总已经不是人,更像恶魔,

苍浩深吸了一口气,对三个痞子开始凶残的殴打,虽然只是几下,可是每下都会传來“嘎巴”的响声,那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三个男人虽然强横,也只是片刻,不住的求饶起來,额头出现细密的汗珠,滴滴答答的顺着脸往下落,连身上的衣服也都湿透了,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丁丽婷看着苍浩发作的样子,甚至开始有点后悔自己去曹氏金融工作了,

苍浩又是几脚,把三个人都踢到了一处,回身告诉丁丽婷:“你走吧,”

丁丽婷看着那三个完全失去行动能力的痞子:“可是……这……”

“沒事了,”苍浩轻轻的拍了拍手:“他们不会再骚扰你了,”

丁丽婷点点头,木讷的转过身要离开,可马上又回过头來,瞥了一眼苍浩:“你……挺厉害吗,”

苍浩明知故问:“哪方面,”

“哪方面都很厉害,”丁丽婷非常勉强的一笑:“真沒想到……企业高管通常大腹便便,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沒想到你这么会打架,”

“因为你不了解我,”

“那倒是……”突然之间,丁丽婷觉得苍浩打架那会真爷们,跟自己过去接触过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对了,刚才……你跟他们说我是你的女人,”

苍浩淡然道:“你为我工作,当然是我的女人了,”

丁丽婷有点失望的点点头:“哦,”

“再见,”苍浩丢过去这两个字,再不理会丁丽婷,直接去了多林寺,

苍浩被绑架之后,直接通过发报器吩咐大家,先锁定自己所在的位置,然后给高雪轩送信过去,

当时大家群情激奋,要去把苍浩救出來,

苍浩还是费了很大力气才压制住了大家的怒火,因为这一次的事情必须让高雪轩出面,因为中间出了很多波折,所以足足耗去了三天时间,

接下來,苍浩又让大家全部去翠峰村跟地狱伞兵会合,这样一來力量就增强了,以防有人偷袭,

赵轩、冷瞳和聂嘉林已经启程去了非洲,多林寺这边本來就人手薄弱,苍浩必须避免意外生变,

所以庞劲东去多林寺的时候沒见到人,连两僧一道都不在,黄彬焕只留下几部防卫者保护寺庙安全,

苍浩被救出來之后,在取出体内的发报器之前,已经告知大家回到多林寺,

刚一进寺门,大家立即围了上來,提出各种问題,

苍浩无力的摆摆手:“总之事情过去了,有时间我给你们详细讲一下经过……我现在有点累了,先去休息,”

黄彬焕看着苍浩的背影摇了摇头:“老大说已经结束,可我怎么觉得,才刚刚开始呢,”

“我和你想的一样,”万鹏叹一口气:“绑架老大的季兰只是个傀儡,背后的红魔集团才是真正的BOSS,洪妙雪这个女人本來就不好对付,现在又多了一个神秘的庞劲东……我看这战斗才刚刚开始,”

苍浩确实太累了,拖沓着脚步回到自己的厢房,冲了一个澡后,连饭都沒吃,直接睡了,

同一时间,在庞劲东的家里,洪妙雪來了,看意思是要跟父女两个一起吃饭,

庞可儿不愿面对这个小姨,借口身体不舒服,回房睡觉去了,

庞劲东倒是一直陪着,等到晚饭布置上桌,庞劲东却沒动筷子,只是看着洪妙雪在那吃,

洪妙雪望了庞劲东一眼:“姐夫你不饿吗,”

“我饱了,”庞劲东呵呵一笑:“看见你,我就饱了,”

洪妙雪叹了一口气:“姐夫你这话听起來怎么像骂人,”

“我还真不是骂人,”庞劲东又是一笑:“我就是挖苦你,”

洪妙雪一愣:“我……”

“对了,你怎么自己來吃饭呢,”庞劲东说着,看了看周围:“还真就你一个人,”

洪妙雪叹了一口气:“那我应该跟谁來一起吃,”

“季兰啊,”

洪妙雪先是一愣,随后不动声色的问:“姐夫你什么意思,”

“季兰是你的手下吧,”沒等洪妙雪回答,庞劲东接着道:“今天早晨,一个叫季兰的杀手登门拜访,简单说,她的意思是想要干掉苍浩,劝我不要多事参与这段恩怨,”

洪妙雪依然不动声色:“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季兰是你派來的,对吧,” 庞劲东掏出一根雪茄点上,悠然抽了一口:“我沒有直接证据,但能明确地感觉到,她在为你办事,”

洪妙雪既不承认,也不否认:“那么姐夫你认为我又为什么要派季兰对付苍浩呢,”

“其实你真正要对付的不是苍浩,”庞劲东吐了一个烟圈,目光透过淡蓝色的烟雾深深地望着洪妙雪:“我跟苍浩出身相似,经历相似,又曾经在同一个地方打过仗,所以你要很怀疑我们两个的真实关系,”

“好吧……”既然庞劲东已经完全说中,洪妙雪索性也就承认了:“姐夫,虽然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很好,但横亘在我们之间关系有个障碍,就是我并不了解你,你从來不对我说任何事,我对你的过去和你的为人也是一片茫然,希望你能理解干我们这一行的最需要的是安全感,你作为我最器重的人,如果真的出卖我,我会死无葬身之地,”

“也就是说你根本不相信我,”

“沒错,”洪妙雪坦诚的道:“还是那话,干我们这一行的缺乏安全感,任何关系都可以背叛,儿子出卖父亲、哥哥出卖弟弟……上一任红魔那么信任我,不是最后也被我出卖了吗,我必须防备有人也这么对我,你就当我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好了,”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说得明白一点,”庞劲东脸色一变,目光变得非常凶狠:“你需要我为你做事,我也可以给你帮忙,但我不允许你对我有任何质疑,”

“但是……”

“沒有但是,”庞劲东打断了洪妙雪的话:“我就是我,我不会对你解释任何事,更沒兴趣把我的故事讲给你听,你可以不信任我,那么我转身就走,你另外去找别人给你帮忙,如果你仍然需要我的帮助,那么就必须选择相信我,懂了吗,”

洪妙雪被庞劲东的气势完全压垮:“我懂……”

“那么你怎么选,”

“你是我姐夫吗……”洪妙雪干笑两声:“要是连你都不相信,我还能相信谁呢……”

“如果以后再让我知道你搞这种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会先杀那个季兰祭刀,”

洪妙雪正要说话,手机响了起來,洪妙雪走到一旁把电话接起來,一直都沒说话,只是听里面说着,

过了一会,洪妙雪转身回來,把手机扔到桌上:“刚刚,我有一批货被扫了,价值一千万,”

庞劲东点点头:“是吗,”

“带队扫毒的,就是广厦警界大红人廖家珺……”洪妙雪冷冷一笑,又道:“这个廖家珺工作很卖力,这样看起來的话,我有必要除掉她了,”

“你要杀掉一个警方高官,”

“不然该怎么办呢,”顿了顿,洪妙雪意味深长的道:“姐夫,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我非常关心你到底是不是认识苍浩,因为这个苍浩早晚会成为我的对手,他跟廖家珺的关系非常暧昧,我要是对付廖家珺的话,他不可能不插一杠子,你让我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庞劲东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做主,我只管好我这边的事,”

“好,”洪妙雪点点头:“有你这句话就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