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长野风花/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好,姐夫,你接下來需要做的,就是再帮我把这批货劫回來,”洪妙雪轻轻一笑,问庞劲东:“沒问題吧,”

庞劲东有点质疑:“这样搞会不会动静太大了,”

“我才不在乎,”洪妙雪一摊双手:“姐夫,当年你可做过更加轰轰烈烈的事,这点小儿科又算什么呢,,”

庞劲东点点头:“好,”

“廖家珺,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刑事侦查局局长,很显然,她想在我这里立功继续升官,”哈哈一笑,洪妙雪非常狂妄的道:“那我就让她直接升上天堂,”

庞劲东始终不接关于廖家珺的话茬,也从來不表示要怎么对付广厦警方,岔开话題说了一句:“对了,上一笔货款三千万已经收上來了,你打算怎么处理,”

“交给我就成了,”

“你是打算转移到境外,还是洗干净,”

“一部分转移到境外,毕竟我们大本营在境外,要好好建设,另一部分吗,自然要洗干净,留作我们国内活动所需……”洪妙雪掏出烟來点上,浅浅抽了一口:“眼下到处需要用钱,我们出货的速度要加快,”

“把钱转移到境外,需要可靠的地下钱庄,把几千万洗干净,同样需要可靠的人……”庞劲东看着洪妙雪,试探的提出:“不如我给你介绍几个人,”

“用不着,”洪妙雪断然拒绝了:“我有路子,”

庞劲东笑了笑:“那就好,”

一边聊着,一边草草吃过晚饭,洪妙雪很快就告辞了,

庞劲东把洪妙雪送走,转身回來,脸色变得很是阴沉,

长野风花走过來,低声道:“季兰果然是洪妙雪派來的,看來她确实不相信你,”

“这个不重要,”庞劲东冷冷一笑:“洪妙雪生性多疑,要是表现得非常相信我,我反倒要多加小心,”

“那什么才重要,”

“刚才我们吃饭说的话,你也听到了,”沒等长野风花回答,庞劲东接着道:“红魔集团在华夏境内一直遭到严厉打击,但洪妙雪刚刚稳定集团内部,马上卷土重來又是为什么,”

“因为华夏这个市场太大了,哪怕只有比例非常低的人是瘾君子,也足够红魔集团飞速扩张势力了,”

“那么为什么是广厦市呢,”庞劲东深吸了一口气,若有所思的道:“华夏这么多大,上一任红魔就死在广厦,广厦警方跟红魔集团又打交道最多,上一次警方派出几个卧底,全部被红魔斩首,这里的条子算是恨死红魔集团了,洪妙雪偏偏又选择了广厦难道不奇怪吗,”

“这么说起來……确实奇怪,”长野风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先生你是怎么看的,”

“洪妙雪确实不信任我,很多事情都沒告诉我,”顿了顿,庞劲东接着说道:“我怀疑,她在广厦建立了一个关系网,这张网非常强大,可以帮她做很多事,这一次把资金转移境外还有洗干净,就是这张关系网在帮她,我很感兴趣这张网是什么人组成的,”

“肯定是官商勾结了,有官二代也有富商巨贾,我倒是挺感兴趣洪妙雪是怎么搭上这根线的,”长野风花冷冷一笑,问道:“现在的问題是苍浩那边该怎么办,”

“你认为呢,”

“我觉得大家早晚是对手,”

“沒错,”庞劲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旋即长叹了一口气:“但在眼下,我们还需要他帮忙,季兰的事情是我们错在先,我看有必要表示一下歉意,”

“怎么表示,”

“你替我去一趟多林寺吧,”

长野风花答应了了:“是,”

第二天一早,长野风花赶去了多林寺,如今的多林寺一如往日的静谧,好像什么都沒发生过一样,

应门的是封禅子,之前他被血狮雇佣兵一起带去了翠峰村,然后又被带了回來,根本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不过,封禅子很聪明,知道不该问的不要问,安心的当起了自己的门童,尽管从沒有谁正式委派他做门童,

苍浩经过一夜的休息,终于感觉好了很多,被封禅子唤醒之后,迷迷糊糊睁开双眼:“你说什么,”

“我说有个叫长野风花的女人要见你,让她进來吗,”

“她,”苍浩嘿嘿一笑:“让她进來吧,”

封禅子出去请人了,苍浩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起來,也沒穿衣服,只是随随便便披上了一件浴袍,

长野风花进來之后,看到苍浩这幅样子就是一愣,然后有些尴尬的道:“你见客人之前不能换套衣服吗,”

“不能,”苍浩又打了一个哈欠,双腿大大分着坐在床上,懒洋洋的道:“我的地盘我做主,”

长野风花无奈的摇摇头:“好吧,随便你……”

“你來干嘛,”苍浩点上烟,悠然抽了一口:“我给你讲,我不希望你去公司找我,因为这会影响到我的正常工作,你來多林寺这里倒是对的,但我很忙,所以希望你能预约,”

“别在我面前摆谱,”长野风花一瞪眼睛:“告诉你,我來亲自见你,已经是给足你面子了,”

“是吗,”苍浩耸耸肩膀:“那你來见我干什么,难道做过对不起我的事,來跟我道歉,”

苍浩这话还真说到要害了,长野风花的表情非常不自然:“我是來为季兰的事情向你道歉的,”

“真正该道歉的是洪妙雪,轮不到你,”苍浩轻哼一声:“你可以回去了,”

“苍浩你什么意思,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长野风花指着苍浩的鼻子,声色厉俱的道:“我告诉你,季兰的事情我们已经给你交代,但你要是耽误了可儿的病情,杀了你也负不起责任,”

苍浩看着长野风花如豆蔻般的指甲,微微一笑:“耽误不了的,”

长野风花一挑眉毛:“最好是这样,”

“只不过嘛……”苍浩拖着长音,缓缓说道:“你來道歉可以,就这么空着手,有点太沒诚意了吧,”

“那你想怎么样,”

苍浩直接命令道:“把衣服脱了,”

“你……”长野风花一怔,不明白苍浩什么意思:“干什么,”

“现在哥有点火大,”苍浩翻了翻白眼:“打一炮,让哥败败火,”

“我……”长野风花本以为苍浩会破口大骂,却万万沒想到听到这么一个要求,这让她很奇怪世上怎么有这么无耻的人,

过了许久,长野风花反应过來,怒目而视着苍浩,嘴唇颤抖着道:“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苍浩,能救可儿的命,”苍浩不紧不慢,缓缓的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很无赖道:“所以你跟我说话最好客气点,别忘了我是在免费给你们做事,你还想怎么样,我只是想要个女人,要是不给的话,可儿的病过十年再说如何,”

长野风花彻底傻住了:“你……混蛋,”

“换句话说,我现在是无偿奉献,所以我想什么时候奉献就什么时候奉献,要是等你们有需要了我再奉献,那么我特么就成慰安夫了,”

这通歪理把长野风花说的火冒三丈,却偏偏找不到合适的言辞反击,

“哥,看上你了,你陪哥玩玩,玩美了我就给可儿治病,” 苍浩再次威胁,沒有半分的不好意思,而且越來越无耻:“你自己看着办吧,”

长野风花目光灼灼,咬牙切齿,很快传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如果我不脱呢,”

“那你可以走了,”苍浩一翻白眼,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还一翘一翘的点着,

“好,我走……”长野风花转身就要离开,可是马上又意识到:“不对啊,你让我走我就走,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好,你不走,那我走,”苍浩來到门前,转过头來说了一句:“我这一次要是走了,就不会再回來了,”

长野风花哼了一声,沒说话,

“不对,等等……”苍浩皱起眉头:“这是我的地盘,怎么能我走呢,”

“我要走,你不让,那就只好你走了,”叹了一口气,长野风花看着苍浩无赖的样子,终于妥协了:“如果得到我,是不是可以治可儿的病,”

“一定治好,”

犹豫了一阵,长野风花闭上眼睛:“好,我……脱……”

说着话,长野风花的右手颤抖着,由上而下,一粒粒的解着扣子,

这个过程很漫长,却也让人非常期待,甚至热血贲张,

雪白的外衣解开了一半,露出一抹黑色的文胸,苍浩忍不住口舌生津,死死的盯着长野风花的胸部,

这抹弧度不小,足以让任何正常男人垂涎欲滴,忍不住想要上去揉搓舔舐,

突然,长野风花停止了动作,这让苍浩相当不爽:“怎么不脱了,”

长野风花睁开眼睛,倔强的盯着苍浩,傲然道:“想推倒我,有种自己來,”

“激我,”苍浩豁然站起來,几步來到长野风花的身前,板着张脸道:“真以为我不敢,”

“我确实认为你不敢,”长野风花竟然露出嘲讽的笑容,不屑的盯着苍浩:“你是男人吗,是男人就别在这个时候认怂,”

“够辣,哥就喜欢辣妹子,不过……”苍浩岂能败倒在一个小女人手中,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转身出去了:“其实我对你沒兴趣,”

什么是杀手锏,

那就是在所有人都认为接下來的事情顺理成章的时候,却偏偏做出出人意料的举动,进而掌握主动权,

长野风花很辣,性子高傲,苍浩越來越想征服这个东瀛美女,而且还要在口头上讨便宜:“话说,你岁数比我大,咱俩在一起是我吃亏才对,真是便宜你了,”

长野风花简直欲哭无泪,觉得苍浩的表现根本就不是男人,竟然这样欺负自己这样的弱女子,

其实,长野风花一直觉得自己很强大,这一次碰见苍浩这么个无赖,才发觉自己是弱势群体,

而且她还很清楚,真要是在这里说激了过招起來,自己未必是苍浩的对手,沒准会逼得苍浩用强,

如果苍浩真的强迫她,她真沒办法反抗,

可是,现在苍浩偏偏要离开,却又让长野风花很有挫败感,说明自己做女人太失败,脱了衣服都不能让男人精虫上脑,

长野风花毫不犹豫的叫住苍浩:“你先等等,”

苍浩回过脸來:“我要你主动脱,我沒兴趣强迫你,哥不是那样的人,”

“好,我脱,我全脱,”

苍浩点点头:“我等着,”

长野风花无力的闭上眼睛,强忍着心中的不快与不甘,快速的解开所有的扣子,露出里面喷火的黑色文胸,

也就在这个时候,苍浩急速转身走过來,用力嗅了一下,

闻着长野风花身上淡淡的体香,苍浩醉了,这位东瀛美女太正点了,这要是去拍爱情动作片,估计就沒苍井空什么事了,

而且,她最傲人的资本还沒有展现出來,苍浩不由得更加期待,

“很好,”苍浩端详着长野风花,就像欣赏一件名贵瓷器:“你这样,哥很满意,”

“满意你个头啊,你还想怎么样,”

苍浩小腹下邪火乱窜,却也强行忍住了,似笑非笑的道:“是啊,我该怎么样呢,”

“苍浩,你不要欺人太甚,”

苍浩一本正经的问道:“我还就欺负你,怎么着了,”

苍浩沒把长野风花潜在的爱情动作片女影星,倒像呼來喝去的丫鬟,准确说是通房大丫头,

长野风花沒有应对无策,只得说了一句:“你赢了,”

“那你还在磨蹭什么呢,”苍浩玩味的打量着长野风花,目光不由得移向那双修长美腿,

又过了许久,长野风花终于解开了束腰皮带,她穿着黑色做旧牛仔短裙,直接滑落在地,

在短裙里面,是一条黑色紧身连裤袜,把长野风花的美腿衬托得如梦似幻,

她的肌肤如玉一般,在黑丝的紧紧包裹之下,圆滑小腿的弧度令人怦然心动,

再看大腿,曲线极佳的同时,却又不先胖,

特别是大腿根部,黑丝在这个部位加厚了,可尽管在黑丝的掩盖之下,仍透着无边无际的诱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