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兰组往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的男性荷尔蒙疯狂分泌,颤抖着把手伸过去,抚摸着长野风花的身体,恨不得能立即和长野风花溶为一体,

当苍浩的手触及到身体的时候,长野风花像触电一样颤抖了一下,

但她始终紧紧抿着唇,任由苍浩上下摩挲,就是一声不吭,更不求饶,

苍浩叹了一口气:“你这样让我有点不爽啊……”

长野风花冷冷的问道:“你还有什么要求,”

“嘿嘿,”苍浩淫威大发,让人心颤的道:“哥喜欢听女人叫,你这样个样子的话,跟充气娃娃沒区别,”

“你……”长野风花的脸色红得不能再红:“我不会,”

“不会我叫你,”咳嗽两声,苍浩一本正经的道:“你要一边哼哼,一边这么说,,哦,别碰我,哦,人家那里好痒,哦,求求你快点,话说你是东瀛人啊,有拍片的天赋,这事儿还用我教吗,”

“你挺有经验啊,跟谁叫过,”

“我沒叫过,都是电影里学的,你们东瀛电影,”苍浩很认真的告诉长野风花道:“当然,原版也是东瀛文,让我给翻译过來了,”

长野风花冷冷一笑:“那我是不是还要喊‘雅蠛蝶’,”

苍浩当即反问:“‘雅蠛蝶’是什么意思,”

“少废话,你不是喜欢看我们东瀛电影吗,不应该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长野风花鼓足勇气道:“不管我叫不叫,反正现在脱了,有本事你就來上,你要是不上,就是你生理有问題,”

苍浩哈哈大笑:“那么接下來就接受哥的浇灌吧,”

长野风花挑衅的问道:“你能坚持五分钟吗,”

“你这是对男人尊严的挑衅,”苍浩说着,一巴掌拍在长野风花浑圆挺翘的臀部,长野风花穿着一条勉强遮羞的丁字裤,可以看到上面留下五道清晰的指印,

这一下子,让长野风花感到浑身酥软,想要奋起反抗却毫无力气,

一股异样的快感袭來,长野风花的说话声音都变得很妩媚:“你……你敢打我,”

“沒错,我打你了,你可以回去告诉庞先生,”苍浩叹了一口气,突然不再那样猥琐,而是恢复了往日的神色:“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你说什么,”长野风花愣住了:“你……让我回去,”

“当然,”苍浩说着,紧了紧浴袍的带子,好像唯恐走光一样:“你把我苍浩当成什么人了,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你随便起來不是人,”长野风花重重哼了一声,飞快的穿好了衣服:“苍浩算你狠,”

“你应该感谢我,对你秋毫无犯,”苍浩走到门前打开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知道,你这一次來的主要目的是表示歉意,我收下这份歉意,那就沒你什么事了,你可以走了,再见,”

“再见就再见,”长野风花用力踏着步,发出重重的“砰砰”声,片刻沒停留直接离去,

苍浩正要回到房间,却发现不远处的廊柱下,封禅子探头探脑的,

苍浩冲着封禅子勾了勾手指:“你,过來,”

封禅子知道自己沒藏好,只好干笑着过來:“老大……我是碰巧路过,”

“路过个屁,你特么明明是在趴门缝,一定是那两个死贼秃教你的,”

“我……就是好奇,”封禅子不太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个女人是东瀛來的吧,还是这么漂亮的熟|女……我挺好奇的,”

“这种女人应该就是你这种人深夜撸管的对象,”

封禅子坦然承认了:“沒错,”

“你刚才都听到什么了,

封禅子一挑大拇指:“老大你高啊,”

“这话我爱听,”苍浩哈哈一笑:“详细说说,我怎么高了,”

“这个女人看面相就很傲气,你偏偏让她脱光了都不上她,这对她的心理打击可是非常沉重的,”顿了顿,封禅子接着道:“老大,你让我学会了一招,对付高傲的女人就应该这样,”

“值得你学的东西还很多,”苍浩非常感慨的叹了一口气:“你跟我混就对了,我的人生经验啊,可是一座宝藏,”

“不过,我还是不明白,到后來这个女人完全屈服了,老大你怎么沒真上呢,”封禅子非常费解的道:“老大你不会是……那方面有点问題吧,”

其实封禅子还真沒说错,苍浩被绑架了三天,沒能完全恢复过來,更何况还有核辐射后遗症,实在沒有心思寻思这方面的事,

不过苍浩在小弟面前又怎么能承认,立即道:“我还得给你再上一课,有些事情说说可以,不能真做,”

封禅子不解:“为什么,”

“你以为那个长野风花为什么会很痛快的脱掉衣服,”沒等封禅子回答,苍浩又道:“因为她是庞劲东的手下,如果我真把她给上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封禅子也不知道庞劲东到底是什么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哦,”

“别磨叽沒用的了,赶紧去给我准备点吃的……”苍浩揉了揉肚子:“麻痹饿死我了,”

封禅子屁颠屁颠的走了,苍浩正要转身回屋,发现今野晴在另一个方向上探头探脑,

“怎么一个个都学会趴门缝偷听了,”苍浩冲着今野晴勾了勾手指:“过來,”

今野晴讪笑着走了过來:“那个……我那个同乡走了,”

苍浩明知故问:“什么同乡,”

“就是那个叫长野风花的东瀛女人,”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苍浩叹了一口气:“你想过去套磁,”

“当然不了,”今野晴很认真的道:“我跟她可是两个阵营的人,我就是很奇怪,你怎么把她给放走了,”

“不然怎么样,”

“庞劲东迟早是我们的对手,”今野晴断然道:“就算不先下手为强,也应该扣下这个女人,当成对付庞劲东的筹码,”

“迟早的事,也就是现在还沒发生,那么就等发生了之后再说,”苍浩轻描淡写的道:“至少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要好,既然眼下大家沒翻脸就沒必要把关系搞僵,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给庞可儿治病,”

“好吧,庞劲东毕竟沒做过什么,老大你可以表现得忍让一些,”顿了顿,今野晴很认真的问:“那季兰呢,”

“她,”

“她把你给绑架了,受尽了折磨,难道事情就这么算了,”沒等苍浩回答,今野晴又道:“这你要是都能忍我可看不起你了,”

“谁说我要忍了,”苍浩说着,表情就是一变,阴冷的吩咐道:“本來我也要找你过來,马上去给我办件事,”

今野晴眼睛一亮:“什么事,”

“你知道季兰囚禁我的那个地方,估计她这会已经撤离了,但还是会留下一些痕迹,”顿了顿,苍浩吩咐道:“你现在去那里寻找蛛丝马迹,要找出季兰和洪妙雪之间的联系线索,最好能确定季兰去了哪,”

今野晴急忙问:“然后呢,”

苍浩沒说话,而是用动作回答了,抬起手來在脖子上做了一个砍的动作,

“好咧,”今野晴领了命令,兴冲冲的办事去了,

苍浩回到厢房,安心的等着封禅子把饭菜送过來,也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起來,是高雪轩的号码,

苍浩立即接起來:“你好,高姐,”

“你好,”高雪轩的语气有点沮丧:“本來,昨晚就应该打给你,不过估计你应该很累需要休息,我就沒打扰,”

“你……有事找我,”

“季兰的事情,难道你不觉得我应该给你个交代,”

苍浩笑了笑:“高姐,既然季兰是你们兰组的人,我也应该给你个面子,事情就这么算了,”

“你说的倒是好听,”高雪轩苦笑两声:“苍浩,我们并肩战斗过,我还算了解你,你嘴上这么说,这会应该已经派人出去,准备干掉季兰了吧,”

既然已经被高雪轩看穿了图谋,苍浩索性也就承认了:“高姐,以咱俩的交情,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立马把人撤回來,”

高雪轩沒有正面回应苍浩的话,只是问:“你再让季兰去死之前,不想知道她的事情吗,”

“高姐你要是想说,我当然乐于听,如果高姐不想说,我也不会那么八卦……”顿了一下,苍浩试探着说了一句:“话说,你们那一天重逢,应该聊了很多吧,”

“错,”高雪轩摇摇头:“你走了之后沒多一会,她也走了,我们沒说上几句话,”

“听起來你们的关系好像不怎么融洽,”

“你说对了,”高雪轩无奈的点点头:“当年,兰组是非常团结的集体,所有任务一起行动,任何人有事也都会和大家商量,可惜季兰是个异数,她很少跟大家沟通,执行任务的时候我行我素,还经常在外面接私单赚外快……”

“任何团体对这样的人都很头疼,那她又是怎么加入兰组的,”

“我也不知道,”高雪轩摇摇头:“她在兰组的资历比我老,我加入兰组的时候,她已经在了,估计是上一任组长决定的,我也沒有过问……”

“你加入兰组的时候,她是普通组员,等你当上兰组组长,她还是普通组员,”苍浩呵呵一笑:“她这种人上位实在很难,”

“沒错,”高雪轩点点头:“虽然女杀手时常要用姿色达到目的,不过多数组员的个人生活是很严谨的,季兰在这方面还是跟大家不一样,组员们经常说,她的私生活非常放浪,不过倒也沒谁真的找到什么证据,”

对高雪轩的这番话,苍浩倒是很理解,当初自己刚醒过來的时候,季兰就光着身子躺在自己身边,

但从头到尾,季兰跟苍浩都沒发生过实质性内容,所以苍浩估计这个女人可能仅仅是这种性格而已,

“由于种种不同,所以组员们越來越排斥季兰,而季兰显然对我也很不服气,她觉得自己资历比我老,更有资格当这个组长……”长叹了一口气,高雪轩怅然说道:“矛盾的引爆点是兰组的解散,”

“我估计她不同意解散,”

“沒错,”高雪轩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我当年跟大家商量,做了这么多年杀手都很累了,外面又有很多仇家,反正各个都攒下不少资产,沒有必要继续打打杀杀,大家是不是可以归隐过安定生活,多数组员都同意,但季兰坚决反对,要把兰组继续下去,她说如果我沒有能力当组长,就她亲自來当,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于是矛盾彻底被引爆,”

“是的,”苦笑两声,高雪轩有点无奈的道:“其实,我当初决定解散兰组,多少还有点犹豫,偏偏是季兰这样跳出來反对,坚定了我解散兰组的决心,然后……你可以想见了,最后拔刀相向,”

“你这边肯定赢了,”

“沒错,”高雪轩的语气更加无奈了:“其实我真不希望这样,我最怕的就是团队内讧,可是姐妹们普遍反感季兰,借这个机会出手了,我当时根本拦不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