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放过她吧/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感同身受的点了一下头:“我估计季兰肯定是大败,”

“她被舞兰打成重伤,彻底逐出了兰组,”高雪轩说着,电话里传來打火机的声音,应该是高雪轩点上了一根烟:“当初我召集大家讨论,是因为我真的感觉太累了,可能也算是情绪期吧,其实我的意见并不坚定,只要一个偶然因素出现,兰组可能都会继续下去,偏偏季兰这么一闹,反倒促成了兰组的解散……”

“我明白了,其实说起來,也是季兰让你过上盛世荷园的恬淡生活,”

高雪轩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我知道了,”苍浩笑着点点头:“我相信,高姐,你给我打这个电话,不只是为了科普兰组的往事,”

“沒错,”高雪轩坦然承认了:“我希望你放过季兰,”

“为什么,”苍浩问道:“毕竟她是兰组的叛徒,而且她对你敌意爆表,你可以手下超生,但她未必会领情,”

“季兰手底下有几个人,当年一起带走了,虽然我们互相之间沒有任何联络,但我知道她当时伤得很重,过了一段凄惨的日子……”长叹了一口气,高雪轩无奈的道:“如果我只是普通组员,她的死活不关我的事,但我毕竟是兰组的首领,需要对每个成员负责,当初的争执本來可以和平解决,结果她受伤那么重,说起來我有责任,”

“我明白你的意思,”思忖片刻,苍浩无奈的同意了:“你是一个合格的领导,我也必须给你这个面子,但是,这一次我可以放过她,不过下一次如果她再搞事……高姐你就不要再求情了,”

“沒问題,”高雪轩马上同意了:“我只求你一次,生死由命,成败在天,希望季兰能好自为之,”

“那就这么定,”

“对了……”高雪轩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我一直都想问问你,我们冲进去救你的时候,好像季兰那边已经在跟人激战,看起來当时在场的不只我们兰组,难道你的手下也去了,”

“不是他们,”苍浩严令血狮雇佣兵不许出动,不过之前还真不知道,原來自己人缘这么好,

高雪轩很精明,既然苍浩沒多说,也就沒再追问下去:“好了,就说这么多,无论如何,谢谢你了,”

“再见,”苍浩挂断电话,寻思片刻,马上意识到:“阿芙罗拉,”

有足够理由去救自己,也有能力正面对付季兰的,应该也就只有阿芙罗拉了,

更重要的是,无论是孟阳龙或者其他任何一方势力,都不知道苍浩当时具体所在位置,只有阿芙罗拉知道苍浩体内藏有发报器,完全可以根据频率搜索信号进而锁定,

这让苍浩有点欣慰,看來这位金发美女沒忘记自己,但苍浩还是沒想到阿芙罗拉原來一直在广厦,按说她应该远走高飞才对,

毫无疑问,阿芙罗拉如今也是个强横人物,一方面拥有老雷泽诺夫留下的钱,另一方面整合了老雷泽诺夫的残余势力,这个女人完全有能力做任何事,

有那么一刹那,苍浩有点担心,好不容易击败了老雷泽诺夫,千万不要再冒出來一个女野心家,

不过,阿芙罗拉既然挂念自己,这还是让苍浩很放心的,

叹了一口气,苍浩履行承诺,用内部通讯器联系今野晴:“继续寻找季兰和洪妙雪的踪迹,但发现季兰之后……暂时先不要动手,”

“老大你改主意了,”今野晴不服不忿的道:“那个小婊砸敢这么对你,不把她大卸八块怎么能出这口气,”

“你还学会华夏人的网络用语呢,”苍浩叹了一口气:“毕竟她是兰组的人,高雪轩刚才给我打电话,希望我能放她一马,”

今野晴有点惊讶:“为什么,”

“这个涉及到兰组内部的恩怨,几句话说不清楚,”苍浩说着,又叹了一口气:“高雪轩帮过我很多,这个面子我不能不给,”

“好吧,”今野晴只能妥协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就让这个小婊砸多活几天吧,”

“我跟她有算账的时候,”苍浩冷冷一笑:“只要她继续给洪妙雪办事,我们早晚还有交手的时候,高雪轩能保她一次两次,我不相信到了第三次的时候高雪轩还好意思开口,”

“我知道了,”今野晴点点头:“对了,我想起來件事,你被绑架者三天,我们全躲去了翠峰村……”

“怎么了,”

“多林寺这里只有几部防卫者,这玩意敌我不辨,发现活动物体就开火,”今野晴不无忧虑的道:“幸亏嫂子沒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不会误伤的,”苍浩大大咧咧的道:“你去执行任务吧,”

今野晴点点头:“好滴,”

等到结束了通讯,苍浩倒吸了一口凉气:“我艹,我把井悦然完全给忘了,”

苍浩在多林寺养病期间,井悦然只要有时间就來探望,之前也不跟苍浩打招呼,

苍浩被季兰绑架事发突然,苍浩安排好血狮雇佣兵的时候,忘了井悦然可能也会來,

幸运的是,防卫者只会对侵入多林寺的人射击,不会伤害到外面的人,

井悦然來了多林寺,如果敲不开门,断然不会翻墙进來,

井悦然一身职业装,举手投足都非常优雅,苍浩很难想象这位OL会有翻墙的本事,

这三天,井悦然根本沒來多林寺,估计可能是公司比较忙,这多少让苍浩有些放心了,

匆匆吃过早饭之后,苍浩赶去公司上班,尽管身体还是很不适,但一大堆工作压着,苍浩不能有丝毫懈怠,

今天一天仍然忙着招聘,让苍浩比较欣慰的是,丁婉婷帮了很大忙,工作能力表现比较出色,只是她时常冲着苍浩投过一个暧昧的微笑,这让苍浩感觉有点不自在,

临近下班,苍浩接到了廖家珺的电话,这位警花的声音听起來有点兴奋:“喂,你有沒有时间,一起出來吃饭,”

苍浩随口问:“你请啊,”

“好啊,我请,”廖家珺很大方的道:“想吃什么,告诉我就行,”

“你这是怎么了,”苍浩有点奇怪:“发财了,沒听说公务员涨工资啊,看來你这是有灰色收入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廖家珺叹了一口气:“不过沒关系,反正我已经习惯你这样了,你就直接说你來不來吧,”

听起來,廖家珺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有人请客总是好的,苍浩立即答应了:“都有谁啊,”

“你和我爸,”顿了一下,廖家珺很认真的补充了一句:“你们两个是我最重要的人,只要有你们两个就足够了,”

“最重要的人,”廖家珺最后这句话给了苍浩很多联想,既然这顿饭只有三个人参加,苍浩很自然的怀疑这不是廖家打算要招婿吧,

难道廖承豪打算综合考验一下自己这个未來女婿,

当初第一次见面,苍浩觉得廖承豪对自己的印象很一般,怎么突然之间转变态度了,

这只能说明自己人格魅力放光芒,隔空发力,改变了廖承豪对自己的印象,有那么一刹那,苍浩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具备了某种异能,

无论如何,今晚这个饭局都必须重视起來,苍浩沒直接去饭店,而是先回了家,

苍浩也知道,昨天的招聘,自己的形象实在凄惨了点,这一次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尽管今天穿了一套新衣服,但苍浩觉得还不够,回家之后换上了一套名牌西装,在身上到了半瓶古龙水,一丝不苟的打好领带,又把皮鞋擦得锃亮,头发梳的板板整整,这才出门赴约,

结果,这么一番捯饬下來,苍浩就迟到了四十來分钟,

赶到饭店的时候,廖家父女早就等着包房了,廖承豪轻哼一声:“遵守时间是一种起码的礼节,”

“那个……伯父啊,其实是这样的……”

“你是想说堵车了,还是想说遇到意外了,”廖承豪打断了苍浩的话:“咱们也算是比较熟悉了,各种理由完全可以免了,你自己留着吧,”

“哦,”毕竟对面的可能是自己的未來岳父,苍浩不敢不恭敬:“其实,我是回家一趟,换了一套衣服,”

“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廖承豪皱起眉头:“怎么,你很讲究穿着,看你这样子,胸前别朵大红花就可以上台领奖了,”

苍浩此时这样子太油光水滑了,衣服沒有一丝皱纹和灰尘,一张脸蛋更是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

连廖家珺看在眼里,都觉得苍浩像是刚从商场橱窗走出來的一样:“你这是……你们公司搞表彰活动,”

“那倒不是,我……”苍浩也觉得自己的造型可能有点夸张了:“今天公司招聘,所以穿的正式点,”

“你这样子吧,既不像是应聘的,也不像是招聘的,”廖承豪似乎很乐于挖苦苍浩,张嘴就道:“你这样的人,在火车站之类的地方常见,他们通常走到陌生人面前,张嘴就问;‘你听说过玫琳凯吗,’或者就是安利,又或者平安保险,”

“伯父太有生活了……”苍浩感到很汗颜,看廖承豪这意思,不像是打算招自己当婿,

“屋里什么味,”廖承豪提鼻子一闻:“苍浩你喷了多少香水,”

苍浩很尴尬:“不是香水,是古龙水,”

廖承豪轻哼一声:“不管什么水,反正很娘就是了,”

廖承豪如此挖苦苍浩,廖家珺夹在中间感觉很为难:“爸……出來吃饭是开心,你别这样,”

“对,是为开心,”廖承豪说着,站起身向外面走去:“这里是明档,我先去点几个菜,你俩坐着,”

等到廖承豪离开包房,廖家珺叹了一口气,有点无奈的对苍浩道:“我爸这个人……性格比较怪异,你别忘心里去,”

苍浩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看出來了,”

“可能因为你们是同行吧,所以他看你的眼光,略微挑剔了点,”

“同行,”苍浩一怔:“哦,对了,令尊也是雇佣兵,”

“嘘,”廖家珺马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不喜欢别人提起那段往事,”

“我偏要提,”苍浩有点憋屈的道:“知道他为什么不喜欢我了吧,只有同行才是赤果果的仇恨,”

“我爸才沒那么小心眼呢,”廖家珺轻笑了一声:“不过你今天这个形象吧……还真挺像推销员的,”

“你到底为什么要请客吃饭,”从刚才廖承豪的态度,苍浩基本可以断定,今晚这个饭局跟招婿无关:“你不会是又要提职了吧,”

“我这么年轻,能做到局长的位子上,已经是破天荒的了,”提起工作上的事,廖家珺轻叹了一口气:“广厦政界乃至全国警务系统,很多人都不服我,这我知道,所以呢,我必须要用工作成绩证明自己的能力,这也是我为什么拼命工作的原因,”

“哦,”苍浩点点头:“到底是什么喜事,”

“你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廖家珺皱了一下眉头:“等我爸回來,我正式宣布,”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廖承豪才回來,也不知道点了些什么菜,怎么用去了这么长时间,

等到廖承豪重新坐下,廖家珺咳嗽两声,用非常郑重的声音说道:“在座二位对我來说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人……”

廖承豪打断了廖家具的话:“我是你爸,这小子是干什么的,”

苍浩觉得这个问題还真就是个问題:“总不能是干爸吧,”

“你说什么,”虽然廖承豪常年在马來,但对国内的社会文化一清二楚,当然也知道这个词这年头早就变质了:“臭小子你活的不耐烦了吧,”

“爸,你听我说完行不行……”廖家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个是我父亲,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这么说总可以了吧,”

廖承豪点点头:“继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