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并非招婿/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也知道,我必须通过不断努力的工作,來证明自己……”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的语气更加郑重其事:“就在今天,证明我能力的机会來了,在我的带领下,广厦警方一举扫除红魔集团的一批毒品,总价达到数千万之多,”

听到廖家珺这番话,苍浩和廖承豪反应不一,

苍浩皱起眉头,廖承豪则是轻哼一声,过了一会,两个人竟然还非常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

“明天,新闻就会出报道,就在我來这里之前,公安部也发來贺电,接下來肯定是要表彰的,当然,表彰我是不在乎的,重要的是这一次的工作证明了我有资格担任刑事侦查局局长,”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兴冲冲的问:“现在是不是应该有点掌声,”

廖家珺得到的并不是掌声,而是一声怒斥,廖承豪豁然站起:“你是不是疯了,”

廖家珺一愣:“怎么了,”

“所有犯罪分子中,最危险和疯狂的,就是毒品贩子,”廖承豪看着女儿,眉头你拧成一个疙瘩:“你抓个抢劫犯和杀人犯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跟毒品贩子卯上了,你是不是嫌自己死的慢,”

“爸,你能不能盼我点好,我是警察这是我的工作,廖家珺倔强的道:“不管是什么犯罪分子,只要出现在广厦,我就要把他绳之以法,”

“你要是这么不爱惜自己的生命,趁早跟我回马來,”廖承豪不耐烦的摆摆手:“扫毒让别人去扫,我生个姑娘出來养这么大,不是为了当炮灰,”

廖家珺质问:“我不去当炮灰,难道别的警察就活该牺牲了吗,”

父女两个眼看吵了起來,但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苍浩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廖家珺的手机响了,廖家珺不耐烦的接起來:“谁啊,”

不知道打电话过來的是谁,但苍浩可以清楚地看到,廖家珺刚听了沒多一会,脸色瞬间变的惨白,

“好,我……我知道了,”廖家珺放下电话,情绪很是紧张,不住的喘着粗气,硕大的胸脯跟着一个劲的抖动,

廖承豪猜到是出事了,关切的问:“怎么了,”

廖家珺的脸色更加苍白:“刚才……那批被查获的毒品在押送过程中遭到伏击,三名警察牺牲,所有毒品全被劫走了,”

廖承豪冷冷一笑:“我是不是告诉过你,毒品贩子是最难对付的,你以为扫毒这事是什么人都能干的吗,”

苍浩咳嗽两声:“伯父……”

廖承豪不耐烦看向苍浩:“干什么,”

“我觉得……”苍浩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我们现在应该马上离开这,”

廖承豪先是一愣,旋即点点头:“臭小子你这一次还真说对了,”

“为什么要走,”廖家珺有点乱了方寸,讷讷的道:“不管怎么说也得先吃过饭啊……”

“你还有心情吃饭,”廖承豪冷冷一笑:“你今天能不能活着走出这扇门都是未知数,”

这一顿饭,廖家父女不是打算招婿,反而还可能有危险,

苍浩打头阵,留下廖承豪继续教训廖家珺,先去吧台结了账,

随后,苍浩信步走出饭店,深吸了一口气:“妈的,空气有股血腥味啊,”

说这话的同时,苍浩双手伸到后腰,紧紧握住了两把黄金手枪,

廖承豪带着廖家珺走在后面,出來之后站在苍浩身后,廖承豪左右看了看:“这条街上人怎么这么少,”

这个时候是晚上八点钟,虽然饭店所在的街道本來就有点偏僻,但这一会连一个行人都沒有,确实太不正常了,

“你们会不会太紧张了,”廖家珺四下张望着,也是有点紧张:“毒品贩子会报复我吗,”

廖承豪冷冷一笑:“你扫了人家几千万的货,这要是放到比较混乱的国家,足够发动一次报复性屠杀了,干掉你一个小小的局长又算什么,”

话音刚落,从街道两边缓缓开來两辆黑色轿车,这两辆车全都沒开照明灯,在漆黑的夜幕中缓缓行进,看起來有点诡异,

苍浩沒管廖家珺,看了一眼廖承豪:“先下手为强,”

“恩,”廖承豪非常难得的跟苍浩意见一致:“动手,”

一老一少两个前雇佣兵非常有默契,同时转过身面向不同方向的黑色轿车,苍浩抽出了黄金手枪,廖承豪则从怀里掏出一把沙漠之鹰,

就在下一秒钟,还沒等廖家珺搞清楚父亲哪來的武器,三把手枪一齐开火了,

随着一阵“啪啪”的响声,子弹射向两辆轿车的驾驶位上,然而却沒有射穿,只是留下一个个白点,

“见鬼,”廖承豪马上明白了:“是改装过的防弹车,”

苍浩立即把廖家珺推到一个花坛后面:“隐蔽,”

“干嘛要隐蔽,我是警察,”廖家珺掏出了自己的枪,马上就要加入战斗,

廖家珺当然有配枪,不过是一把非常普通的枪,既沒有苍浩的黄金手枪那么奢华,也沒有廖承豪的沙漠之鹰那么强悍,

廖家珺开了两枪,同样沒能射穿黑色轿车的防弹玻璃,枪声反而淹沒在了沙漠之鹰的轰鸣之中,这让她觉得这把小手枪太可怜了,

两辆轿车在距离十米的地方停下,车门打开,里面的人跳出來,用车门作为掩护,向苍浩这边开火了,

一阵“哒哒”声,在夜色下可以清楚地看到,四道火流笔直的射了过來,

苍浩一把推倒廖家珺,然后和廖承豪立即趴到花坛后面,苍浩紧紧的把廖家珺压在身下,

廖承豪看了一眼,觉得两个人的姿势太暧昧了,可形势紧急,却又沒法说什么,

“你干什么,”廖家珺挣扎了几下:“放开我,”

苍浩更加用力的压住廖家珺:“别动,”

四道火流來回扫射着,近乎紧贴着苍浩的后背掠过,在身后的墙上打出密密麻麻的弹孔,

花坛里的植物像割麦子一样被齐刷刷的扫倒,构筑花坛的水泥很快剥落下來,露出了里面的钢筋,碎石迸溅的到处都是,

距离花坛不远处就是那家饭店,枪手根本不在意误伤,火流经常向饭店那边射去,

随着“啪啪”几声响,饭店的玻璃钢大门爆裂开來,碎渣迸溅了一地,

饭店里面传來惊叫声,苍浩侧头望了一眼,发现几个客人倒在了血泊中,

其他客人仓皇躲在了桌子下面,还有的飞快向包房里面奔去,有一个刚跑了沒几步,就被子弹射中后背,

其实,枪手倒不是有意袭击饭店的,但这样一來毕竟减轻了苍浩这边的压力,

廖承豪探头看了一眼,发现枪手全躲在车门后面,子弹根本无法击中,

“艹,”廖承豪骂了一声,从腰带上抽出一把匕首,冲着远处一掷,

匕首高速旋转着,沒有直射枪手,而是呈弧线高高飞起,然后下落,

这一条弧线,刚好越过了车门,当匕首落下的时候,准确插进了一个抢手的天灵盖,

子弹不会拐弯,但匕首可以,廖家珺看到这一幕惊呆了:“爸……你太厉害了,”

“你爸虽然老了,但身手还沒退步,”廖承豪冷冷一下,举起沙漠之鹰,想着另外一个方向开了两枪,

子弹仍然沒能穿过车门上的防弹玻璃,但苍浩还是跟着一起射击起來,七八枪过去之后,子弹全部射在防弹玻璃上,

廖家珺本來不明白父亲和苍浩为什么要浪费子弹,不过很快就明白了,着弹点连在一起形成了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枪手躲在车门后,本來可以通过车窗观察苍浩这边的动静,这样一來他们的视线就受到阻碍了,

马上的,苍浩和廖承豪又调转枪口,冲着另外一个方向的车子射击,

两个人换弹夹的速度都非常快,最后一发子弹刚刚打空,新弹夹已经准备好装入了,

果然,在两个人的交错射击下,对方的火力虽然仍然凶猛,却明显沒有了准头,

因为枪手无法瞄准,很多子弹飞向了其他地方,

廖承豪嘉许的点了点头:“小子,还不错,跟我挺有默契,”

沒等苍浩说话,廖家珺惊讶的质问:“爸你哪來的枪,”

廖承豪冲着苍浩努了一下嘴:“你怎么不问他,”

“我现在问的是你,”廖家珺急急的道:“你知不知道在这个国家持有武器是非法的,”

“好啊,你真是有了男人忘了爹啊,你爹这可是在救你,”廖承豪重重哼了一声:“我们当雇佣兵出來的,身上不带家伙就沒安全感,”

廖家珺的脸腾的红了:“什么有了男人忘了……爹你胡说什么呢,”

廖承豪撇了撇嘴:“你们两个是不是可以换个姿势了,”

苍浩一直趴在廖家珺的身上,廖家珺的双腿大大的分开,苍浩的腿刚好在廖家珺双腿里,

更要命的是,苍浩那玩意正好在廖家珺的屁股上面,而廖家珺臀部丰厚的脂肪,刚好托着苍浩的腰盘,

如果是平常时候,廖承豪早就冲过去,狠狠教训苍浩了,可眼下毕竟情况特殊,

父女两个说话的同时,苍浩把两把黄金手枪分别瞄准两个方向,持续不断的射击着,

听到廖承豪这话,苍浩马上点点头:“好,后|进式,”

廖承豪一瞪眼睛:“你说什么呢,”

“我是说……”苍浩这样趴在廖家珺的屁股上,感觉非常舒服,所以一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眼看人家的老爸要发火,苍浩急忙辩解:“对方应该有四个人,每个车门后面一个,你刚才干掉了一个,应该还有三个,”

“你想怎么样,”

苍浩指了指有两个抢手的那个方向:“你掩护我,我包抄过去,”

这样包抄过去是非常危险的,廖承豪立即道:“别以为我岁数大了,还是让我來吧……”

沒等廖承豪把话说完,苍浩已经站起來,猫着腰贴着墙边飞快地向车子那边跑过去,

“这小子够劲,”廖承豪马上举枪掩护苍浩,子弹依然是不断射在车窗上,

结果枪手的视线受到更加严重的影响,基本上已经看不清楚什么了,更沒注意到苍浩,

也不用廖承豪吩咐,廖家珺举枪向另外一个方向射击,她明白了苍浩和父亲的战术,很注意的射击车窗,

很快的,苍浩已经來到车子侧面,而也是知道这个时候,枪手才注意到苍浩,

还沒等枪手有所反应,苍浩举起两支黄金手枪,不停的扣动着扳机,

随着“啪啪”一阵响声,十几发子弹射在枪手身上,枪手颤抖着身体倒在了地上,

苍浩一边射击,一边向车子冲过去,等到來到车子前面的时候,子弹刚好也打光了,

车子另一面还有一个枪手,马上就要调转枪口向苍浩射击,不过他用的是长枪,在车门后狭小的空间里行动不便,因为动作慢了半秒钟,

也就是这半秒钟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

苍浩跳进车子里,双腿冲着另一个反向的枪手一蹬,这个枪手踉跄着后退两步摔倒在地,

这样一來,枪手也就离开了车门的掩护,刚好暴露在廖承豪的射界里,廖承豪毫不犹豫的一枪击毙,

接着,廖承豪拍了拍廖家珺的肩膀:“在这老实呆着,”然后向另外那辆车子冲去,

至于苍浩,从地上捡起枪手掉落的枪,向着另外那辆车不停开火,给廖承豪提供了掩护,

然而,等到廖承豪冲到车子前的时候,只在地上找到了一具尸体,刚才射击的那个枪手却不见了,

猛然之间,廖承豪感到自己上当了,也就在这个时候,觉得小腿上一凉,

廖承豪后退了两步,发现一把匕首插在了小腿上,紧接着一股剧痛传來,

廖承豪咬牙把匕首拔了出來,一股血剑登时喷射而出,

那个枪手躲在了车子下面,等到廖承豪靠近之后,先是一把匕首刺过去,随后一翻身从车子下面滚了出來,同时抽出一把手枪瞄准了廖承豪,

廖承豪完全处于对方的射击范围内,胸口距离枪口连两米都不到,只要对方扣动一下扳机,廖承豪的胸膛就会被洞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