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上阵父女兵/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随着两声枪响,枪手的胸**出两朵血花,随后举着枪的手无力的放落在了地上,

是廖家珺,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冲了过來,刚好在最关键的时候救了自己的父亲,

廖承豪回头看着女儿:“你……”

“爸,我长大了,”廖家珺轻松的一笑:“我不再需要你保护了,”

话音刚落,远处传來密集的警笛声,苍浩从对面匆匆跑过來:“伯父,咱俩现在应该马上离开这,被警察逮到就麻烦了,你女儿也不好交代,”

“好吧,”廖承豪点点头,深深的对女儿说了一句:“接下來的事情交给你了,”

“放心吧,”廖家珺笑着点了点头:“我会处理好的,”

警车是从两个方向开过來的,显然打算夹击匪徒,苍浩和廖承豪收起各自的武器,直接冲进了饭店,

饭店里面一片狼藉,所有人都趴在桌子下面一动不敢动,苍浩和廖承豪冲上二楼,进了刚才吃饭的那个包房,打开窗户后一起跳了下去,

包房下面是一条寂静的小巷,跟才激战的那条街道,正好隔了一栋楼,

从头到尾,苍浩和廖承豪沒有半句交谈,但两个人非常有默契,似乎早就商量好应该怎样逃走,

到了这条小巷,也就沒什么事了,连警笛的声音都听不到,

廖承豪长了一口气,坐到路边石上,从身上掏出一个简易医药包,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

苍浩有点意外:“伯父身上的东西倒是挺齐全啊,”

“你这话倒是好话,怎么听起來这么别扭,好像是我应该丢掉某个器官或者身体部件,”廖承豪无奈的笑了笑,从身上摸出一包烟來,抽出一根丢给苍浩:“接着,”

苍浩稳稳接在手里,点上之后深深吸了一口气:“不错啊……这烟挺够味,这么这么香,”

“里面加了沉香丝,那一盒沉香还要一千多块呢,一般人我才不舍得给他抽,”廖承豪说着,也抽了一口烟:“当年做雇佣兵的时候,人生最大享受就是激战之后,能享受一根好烟,”

“一样,”苍浩坐到了廖承豪身边:“沒想到今天还有机会跟前辈并肩作战……”

“你想说什么,”

苍浩张口就是一句:“你女儿长大了,”

廖承豪本來以为,苍浩会说点什么“长江后浪推前浪”之类豪气干云的话,或者就是客气一点來句“荣幸之至”,却沒想到苍浩会扯到自己女儿身上:“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知道你们父女两个有很多分歧……”苍浩抽了一口烟,抬起头來冲着夜空悠然吐出一个烟圈:“你希望把女儿捧在手掌上,好好呵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换句话说,在你的心里,廖家珺始终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弱者,但刚才这一场战斗,最后却是廖家珺救了你一命,难道这沒让你有所觉悟,”

“这……”听到这话,廖承豪怔住了,过了许久,怆然一笑:“好像你说的还真沒错,”

“我不想,也沒有权力干涉你家庭的事,我只是个人提出一个建议,是不是你应该适当尊重女儿的意见,”

“我已经很尊重她了,放任她当了好几年的警察,原本我以为她也就是抓个抢劫犯什么的,所以一直也就沒怎么干涉,今天我才知道,原來她的工作这么危险,还要跟毒品集团打交道……”摇了摇头,廖承豪斩钉截铁的道:“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就算她再怎么出色能干,我也不希望她常年出于这样危险的环境里,”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就试试看能不能把她带回马來吧,”

“我必须带她走,”望了一眼苍浩,廖承豪缓和了语气:“不过,你说的沒错,小珺确实长大了,她不再是我膝前的那个小女孩,甚至她比我想象的要更加出色,但从父亲的角度來说,我还是不能同意她继续当警察,”

“那就是你的家事了,我作为外人不好插嘴,”苍浩耸耸肩膀,站起身道:“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咱们就此别过吧,”

廖承豪一挑眉头:“你就这么走,”

“那我该怎么走,”苍浩笑了笑:“难不成要让我去警局做个笔录,说明刚才的情况,那样很麻烦,还不如就当做你我从來沒出现过,把所有事情算到廖家珺一个人头上,她知道怎样能处理好,”

“这是自然,不过我说的不是这个……”停顿了一下,廖承豪非常郑重的道:“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

“别客气,我也不是有意帮忙的,本來只是想蹭顿饭,沒想到碰见毒贩报复,”

“今天的事情,让我对你的评价上升了一个很大的幅度,原本我是不太把你们这些后生小辈放在眼里的,今天不得不承认确实是一代新人换旧人,”

“谢谢,”苍浩觉得这句话很受用,主动提出:“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虽然我老了,不中用了,不过还不用别人照顾,”廖承豪摆摆手:“我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跟廖承豪分开以后,苍浩直接回了多林寺,今野晴已经等在厢房了,

看到苍浩,今野晴急忙问:“我都回來两个小时了,你这是去哪了,”看到苍浩样子有些狼狈,身上满是灰土,今野晴明白了:“是不是出事了,”

“沒什么,碰上几个枪手,打了一仗而已,”

听到苍浩说得轻描淡写,今野晴倒是放心了,雇佣兵经常要面对各种战斗,大家早就习以为常了,

“不过……”苍浩突然话锋一转:“今天这一战,有点麻烦……”

“怎么了,”

“廖家珺缴获了一批毒品,就在准备庆功的时候,这批毒品又被抢了回去,然后廖家珺被人遭到伏击,毫无疑问,这是毒品集团的报复……”顿了顿,苍浩接着道:“洪妙雪手下最得力的帮手是庞劲东,而且伏击廖家珺的几个枪手的战术动作也很像雇佣兵,也就是说,很可能是庞劲东派人帮助洪妙雪复仇,那么问題來了,廖家珺的父亲廖承豪,当年可是庞劲东的亲密战友,”

“这个关系……好像很复杂啊,”

“确实复杂,”苍浩沉重的点点头:“廖承豪和庞劲东已经多年沒有联系,他们两个根本不知道对方就在这座城市,更不知道对方隶属于敌对阵营,只有一个人,也就是我,才知道所有这些事,但我从來沒在他们任何人面前提起过,”

“为什么,”

“你说呢,”苍浩反问了这么一句,然后不等今野晴回答,继续说道:“雇佣兵是忠于兄弟的,廖承豪知道庞劲东效力红魔集团后,肯定要加入过去,这样一來也就跟廖家珺成了对手,然而亲情毕竟是难以割舍的,廖承豪必将面对一个痛苦的选择,当然我可以不在乎他的感受,但我还是要为廖家珺考虑一下,如果,廖家珺不得不亲手抓自己的父亲,这种精神煎熬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但这个问題毕竟是个死结,你瞒又能瞒多久,”

“当下有一个机会,廖承豪打算把廖家珺带回马來,如果能够成行,这个死结也就打开了,”说到这里,苍浩长呼了一口气:“但从我这个角度出发,不能把想法流露的太明显,不管是劝廖家珺留下來,还是劝廖承豪立即把女儿带走,难免都会引起怀疑,所以我能做的只有静观其变,”

“好像还真是这样……”今野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旋即嘿嘿一笑:“话说,如果廖家珺真的回了马來,你是不是会很想她,”

苍浩还真的会想廖家珺,尤其会想念廖家珺的巨胸,不过在苍浩在今野晴面前还是很正经的:“我现在沒有心情开玩笑……说说你吧,有什么结果吗,”

“我去了那个仓库,很遗憾,已经被一把火夷为平地了,沒留下任何痕迹……”今野晴忙不迭的开始报告起來:“不过,现场留下了很多车辙,应该就是季兰撤离时候留下的,等我对比车辙离开的方向,再根据仓库所在地方的泥土样本成分,很可能会找到他们新的藏身地,”

“这是警方的侦破工作,怎么变成我们的了,不过,要是真能找到季兰,也许就能找到洪妙雪,”深吸了一口,苍浩冷冷的道:“本來,我沒兴趣参与这档子事,不过既然洪妙雪不会放过我,我也只有先下手为强,”

同一时间,在庞劲东的宅邸,庞劲东刚把庞可儿送回房休息,洪妙雪就來了:“姐夫,事情进行怎么样了,”

“你的货抢回來了,不过,伏击廖家珺的时候遇到一点意外,我派去的四个人全死了,”

“廖家珺还活着,”

“她还真是命大,”庞劲东轻哼一声:“有两个高手跟她在一起,否则也不会失手,”

“不用说肯定是苍浩,”

“这个是自然,不过还有一个人,据说有点年纪了,我很有兴趣知道是什么人,”顿了顿,庞劲东又道:“我派了两个人,一路跟踪廖家珺,枪手伏击的时候,他们就在饭店里,很清楚看到跟廖家珺在一起的都是谁,”

洪妙雪眼睛一亮:“然后呢,”

“我正让他们画影图形,拼凑出那两个人的外貌特征,形成速写,这样就很容易调查身份了,”

庞劲东话音刚落,一个手下敲了敲门,走进來后把两张纸很恭敬的放到了庞劲东的面前:“先生,画好了……”

“恩,出去吧,”庞劲东点点头,拿起那两张速写仔细端详起來,

洪妙雪伸手要拿过來:“给我看看,”

庞劲东把手往回一撤,躲开了洪妙雪的手,然后又看了一眼速写:“一个果然是苍浩,另一个不认识,不知道什么人,估计是苍浩的手下吧,”

“不管是谁,哪怕是苍浩的手下,敢破坏我们的计划,必须付出代价,”洪妙雪伸手要要去拿速写:“给我,我拿回去调查,”

“你好像忘了这里谁才是老大,”庞劲东有点不满的看着洪妙雪,随手拿过火机,把两张速写点燃了:“我愿意给你就给你,不想给你就不给你,但你不能从我这里要走任何东西,”

“姐夫,我不是那个意思……”洪妙雪根本沒看到速写上面的人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张纸化成灰烬,

她知道,自己这个姐夫的脾气很是不好,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不过,她倒也沒多想什么,认定了另一个人肯定是苍浩的手下,

庞劲东确定已经完全烧掉,这才道:“货,已经拿回來了,你下次出货要小心点,”,

“我知道,”洪妙雪笑了笑:“姐夫,我觉得你不够信任我,你有很多事都沒告诉我,”

“难道你信任我吗,”庞劲东立即反驳:“否则你就不会派人绑架苍浩了,”

“我承认,那事是我做错了,我道歉还不够吗……”

“不够,”庞劲东缓缓摇了摇头:“我知道,在广厦有人帮你做事,出货、洗钱和转移资金都是这些人,但你从來不告诉我这些人是谁,”

“因为……这些跟姐夫你沒什么关系,”

“我是怕你所托非人,最后连我都被猪队友给连累了,更重要的是……”顿了顿,庞劲东一字一顿的道:“你是否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证明了你对我的信任程度,你一口一个姐夫叫的是挺亲,但却什么都不肯说,你让我怎么想,”

洪妙雪听到这话,犹豫了片刻,最后妥协了:“好吧……看來什么事都瞒不住姐夫,确实,我之所以杀回广厦,是因为在这里搭上了一根线,有非常有力的人帮我做事,”

庞劲东的表情波澜不惊:“谁,”

“杜先生,”洪妙雪很无奈的介绍起來:“他在广厦政商两界,还有地下势力,都非常有影响,可以说无所不能,”

“哦,”庞劲东颇有些兴趣:“就说政界吧,他有多大影响,”

洪妙雪直接回答:“连市长也要为他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