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是攻还是受/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斌一个劲点头:“好,好,”

领导敬酒,周斌怎么敢不重视,半弓着腰站起身,双手捧着酒杯,就像古时候在皇帝用膳时候伺候一旁的小太监,

结果这一激动,周斌沒把杯子端稳,酒还洒了出來,

周斌急忙扯过几张面巾纸,胡乱在身上擦起來,

苍浩怨艾的叹了一口气:“你啊,年纪轻轻,怎么毛毛躁躁的,喝酒倒是沒什么,这样干工作可是不行啊,”说着话,苍浩也扯过几张面巾纸,帮着周斌擦了起來:“话说,你家是哪的啊,不是广厦本地人吧,”

“不是,我老家苏北的……”周斌被这么一搞,彻底慌了,也不管身上还湿着,匆匆的坐下來:“苍总可能沒听说过我老家,”

“苏北啊,我是知道的,虽然属于江苏,但饮食接近齐鲁大地,跟淮阳菜系反而不一样……”苍浩说着,又拿过一张面巾纸,给周斌擦擦额头:“你怎么搞的,出了这么多汗,你这身子有点虚啊,”

“不是……我……不用……”周斌急忙要拉住苍浩的手,想要拿过面巾纸自己擦,

熟料,苍浩另一只手在周斌的手上轻轻拍了一下,有点幽怨的道:“别动,”

周斌还真就不敢动了,苍浩很仔细的擦了擦周斌的额头,把面巾纸扔到一旁,

接下來,苍浩做出了一个举动,让在座所有人都惊呆了,

苍浩摸了一下周斌的手:“哎呦,你这手啊,怎么这么凉呢……虽然说广厦这里一年四季都很热,但现在天毕竟有点凉,你得多穿衣服啊,”

周斌一个劲点头:“是,我知道了,谢谢苍总关心,”

摸了摸周斌的手,苍浩很认真的叮嘱:“有空呢,买只乌鸡,用枸杞炖一下,补身子的,”

刘天生傻傻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低声问廖家珺:“廖局啊……我怎么觉得,气氛这么怪呢,”

“我也觉得挺怪,”廖家珺有点惊讶的点点头:“话说……苍浩不会喜欢男人吧,”

不只廖家珺,连井悦然也有这个疑惑,看着苍浩对周斌亲亲热热的样子,井悦然怀疑自己被耍了,

“那个……苍总啊……”井悦然咳嗽两声,打断了苍浩对周斌的嘘寒问暖:“你是不是也觉得周斌这小伙子不错,”

“是啊,”苍浩故作老成的点点头,说起來,苍浩也不比周斌大几岁,说起话來却故意让声音显得深沉沧桑:“每当看到这样的小伙子,我就觉得……”

井悦然急忙问:“你觉得什么,”

“沒什么,”苍浩冲着周斌暧昧的一笑,随后举起酒杯:“來,咱们平常也难得聚一下,借着井总这顿饭,咱们先干一杯,”

刘天生随口问了一句:“干杯总得有个理由吧,”

廖家珺轻轻拍了刘天生后背一下:“你看着就得了,别吱声……”

“哦,”刘天生也觉得自己太不知趣,问題是这话已经说出去了,收不回來了,

苍浩一拍额头:“可不是吗,喝酒吗,总该有个理由……”腼腆的一笑,苍浩又道:“那就这样吧,让我们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也祝我们祖国繁荣富强,当然不是统计局数字的说;祝人民安居乐业,当然也不是统计局数字说的;祝官吏清正廉洁,当然不是媒体宣传的那种……”

刘天生忍不住又说了一句:“让苍总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这酒非喝不可,”

“喝就喝吧,”井悦然叹了一口气,沒等别人有所动作,一杯酒已经落肚了,

“对了……”井悦然放下杯子,似笑非笑的对苍浩说道:“咱们这位周斌,还是单身呢,苍总你看是不是给介绍一个,”

“我手头哪有合适的,”苍浩咯咯一笑,虽然声音很有磁性,那样子却是非常的娘:“要是非要让我介绍,我就只能介绍井总你呢,只不过……井总啊,你岁数可比人家大,你总不能老牛吃嫩草吧,”

听到苍浩这话,刘天生忍不住就要笑,廖家珺立即投过恶狠狠的一瞥,刘天生只好把笑声憋回肚子里,

井悦然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张嘴反击道:“看你这样子是不是打算以权谋私,”

苍浩很认真的问:“怎么以权谋私,”

“碰见好男人就自己留着喽,”井悦然说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苍总啊,沒想到一段时间沒见,你的取向发生这么大变化,”

苍浩瞪着井悦然:“你这话听起來怎么这么别扭,”

“实话实说啊,”井悦然理所当然的道:“你要是真发生变化了,提早跟我说一声,我做好心理准备,”

苍浩翻了翻白眼:“我的事干嘛跟你说啊,,”

井悦然一瞪眼睛:“我是你女朋友,我有知情权,”

眼见这顿饭要变成男女朋友吵架,周斌胆战心惊的站起來,干笑着道:“那个……苍总井总,我突然想起來,公司还有点工作……”

苍浩和井悦然异口同声的打断了周斌:“你给我坐下,”

周斌不敢分辩,只好坐回來,颤抖着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酒,压压惊,

“看你刚才这样子吧,好像是不喜欢女人了……”井悦然冷笑着问苍浩道:“就是不知道你是攻还是受呢,”

苍浩非常郑重的答道:“攻德无量,万受无疆,”

廖家珺插了一句,岔开话題:“对了,井总啊,我跟你说的我同学的事……”

井悦然把手一挥:“你同学我录用了,”

“那太好了,”廖家珺松了一口气,同时觉得留下來非常别扭,准备告辞了:“既然这样,我现在就回去,让她准备一份详细的简历……”

“这就走啊,”井悦然有点不满:“不吃过饭再走嘛,”

“这……”廖家珺有点为难:“事情已经解决了,所以……”

“原來啊,你就是找我办事,才赏脸來吃饭,”轻哼一声,井悦然又道:“本來呢,我是想增进警民合作,以后我们公司肯定很多麻烦警方的地方,所以跟你套套近乎……沒想到廖警官一点不给面子,”

井悦然这么一说,廖家珺还真的给面子:“原來是这样啊……那这饭,我还真得吃,”

“这就对了嘛,”井悦然说着,又转向苍浩:“说起來,廖警官也是你的红颜知己,今天这顿饭都是你最亲密的人,你是不是很高兴,”

“怎么你这话听起來好像我行将就木似的,”擦了擦嘴,苍浩的样子依然很娘的道:“说起來,井总啊,我好像还比你小一岁呢,”

井悦然很认真的道:“不对,是你比我大,”

“算了,你说我比你大,那就我大好了,”苍浩说着,又是非常怨艾的叹了一口气:“女人啊,真是麻烦……”

“你……神经病,”井悦然做公关工作出身,脑子转的非常快,那张嘴巴更是从不饶人,

但是面对今天这个样子的苍浩,井悦然发觉自己完全不会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应对,

甚至有那么一刹那,井悦然觉得,其实苍浩比自己更有女人味,

苍浩不再理会井悦然,而是拉过周斌的手,谆谆教诲起來:“你还年轻,有些事情不知道,苍总我教你,这女人啊,是最麻烦的了,沒事就勾心斗角,我穿的衣服价格比你贵,我的头发是某知名造型师造的,甚至比你年轻都是一种优势……你啊,在公司工作时间长了自然就知道了,今天算是让你看笑话了,”

“女人之间……”周斌傻傻的道:“好像是男女之间吧……井总是女人,苍总你……”

苍浩咯咯一笑:“一样,都一样,”

“这怎么能一样呢……”周斌说着,求助似的看向井悦然,很担心下一秒钟苍浩就会把自己推倒在餐桌上,

其实井悦然也有点担心,是不是苍浩真看上周斌了,反正眼前这个场面有点恶心,

井悦然实在看不下去了,站起身來:“我去趟卫生间,”

等到井悦然迈着碎步出去,廖家珺急忙也站起來:“我也去趟卫生间,”

刘天生呆不下去了,急忙对廖家珺道:“咱们一起去吧,”

廖家珺一瞪眼睛:“我去女卫生间,你要跟我一起去,你也要变……性,”

“不是……”刘天生无奈,只好坐下來,继续看着苍浩对周斌嘘寒问暖外加指导人生,

廖家珺走出包房,却发现井悦然沒去卫生间,而是站在门前生闷气,

“你怎么了,”廖家珺走过去:“我要是沒猜错,可能是苍浩让你生气了,所以你故意领周斌过來气气苍浩,却沒想到反而被苍浩给气到了,”

“你倒挺聪明吗,”

“别忘了,我是刑警……”廖家珺轻叹了一口气:“虽然我也单身,不太懂怎么谈恋爱,但观察能力还是有的,”

“你说对了……”井悦然缓和了语气,掏出一盒女士香烟,给廖家珺递去一根,

廖家珺摆摆手:“谢谢,我不吸烟,”

井悦然自顾自的点上了一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我也知道这么做不对,可是……苍浩他太让我生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