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我想要暖男/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廖家珺不禁有点好奇:“能不能知道你们两个到底怎么了,”

“我这几天非常忙,沒去看苍浩啊,然后呢,苍浩也沒來看我,甚至连个电话都沒有……”吐了一个烟圈,井悦然气鼓鼓的道:“老子想一想就生气,”

“然后呢,”

“还要什么然后,我说的还不够明白,”井悦然很费解地看了一眼廖家珺:“我的几个手下,也算是美女,长得还沒我漂亮呢,可你看人家的男朋友,十几分钟一个电话,不是问你冷不冷啊、就是问你吃过饭沒有,我在旁边听着都感觉怎么那么贴心,再看苍浩,简直就是根木头,别人问我男朋友怎么从來不打电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想要的是暖男,而苍浩是个呆头鹅,”

“然后你就领这个周斌过來气气苍浩,同时让我们当看客……”廖家珺叹了一口气:“你有沒有想过人家周斌的感受,”

“我又不需要他做什么,吃顿饭而已嘛,有什么的,”

“好,那不提周斌,咱们就说苍浩……”深深的一笑,廖家珺若有所思的问:“如果,苍浩像你手下的男朋友一样,几分钟就给你打个电话过來……你好好想想,你能接受吗,”

“这……”

“其实你不用回答,看你的表情我知道答案了,,你一定会觉得很烦,”摇了摇头,廖家珺微然一笑:“你很羡慕手下,这个我倒是理解,但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你手下这个男朋友,说真的,放到我身上我也受不了,他的这种做法,会让我感觉自己生活不能自理,或者他可能即将变成生活不能自理,如果一个人连冷了不知道穿衣服,饿了不知道吃饭,这种相当于五岁以下儿童的智商还活着有什么意思,这货沒什么值得羡慕的,充其量也就是五块钱一个二十块钱包邮的暖宝宝,”

井悦然微微皱起眉头:“好像有点道理啊,”

“还是那话,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有的男人是宅男,这辈子那点心思全在女人身上,但有的男人是做大事的,他沒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关注生活上的琐事……”挥手驱散井悦然那边飘过來的烟雾,廖家珺又道:“我相信你希望你的男人是做大事的,”

井悦然一时无语:“我……”

“我估计,你可能也是受到了周围的压力,所以才会对苍浩产生不满,不过,毕竟你是事业型的女人,我觉得你面对这种问題的时候,应该比其他让你更加成熟,”轻叹了一口气,廖家珺深深的道:“人,要活在自己的生活里,不要活在别人的眼中,你自己开心就是最大的幸福,沒必要让别人觉得你很幸福,我不太明白你怎么想不通这么简单的道理呢,”

“你说的太对了,”井悦然轻轻拍了拍廖家珺的肩膀:“沒想到,你看问題这么有见地,今天这顿饭吃的值得,”

“你的意思是……”

“沒错,我是一个成熟女人,不应该任性,”深吸了一口气,井悦然立即道:“我应该向苍浩道歉,”

“哦,”廖家珺点点头,突然觉得,心头有点怪怪的,

自己说出了真实想法,倒是劝好了井悦然,但看着井悦然转身回到包房,对苍浩满脸洋溢着关怀和体贴,反衬出了廖家珺自己的形单影只,

强忍着酸意,廖家珺跟着回到包房,瞥了苍浩一眼,

此时,苍浩仍然握着周斌的手,语重心长的道:“市场部的工作,我做了许久,以后你要是遇到什么不懂的,及时來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够了,”井悦然打断了苍浩的话:“对不起,我错了,今天不该这么做……”

“你知道错了,”苍浩终于松开了周斌的手,而周斌一翻白眼,差点昏了过去,

“其实……也沒别的什么,我就是觉得你不够关心我……”

苍浩正要说话,手机响了,苍浩接起來刚听了一秒钟,脸色倏地就是一变,

马上的,苍浩捂住手机,告诉众人:“你们先吃,我接个电话,”

说罢,苍浩匆匆走出包房,站在走廊里面接听电话,

此后,苍浩就再沒回來,过了十分钟,井悦然往外面看了一眼,刚好看到苍浩收起手机急匆匆的向外面走去,

“不知道又出了什么事……”井悦然苦笑两声,觉得自己应该给苍浩留出个人空间,所以也就沒过问:“來,别管他么了,咱们该吃饭了……”

廖家珺却是是有点奇怪,刚好昨晚出了那件事之后,苍浩接到这么一个神秘电话,应该不会是巧合,

廖家珺很想知道,是不是苍浩得到了什么消息,可当着人家女朋友的面,自己又总不能追出去,

其实,这个电话沒什么神秘的,是阿芙罗拉打过來的,

阿芙罗拉第一句话直接就问:“说话方便吗,”

沒有人知道自己跟阿芙罗拉的关系,苍浩不想让别人听到电话,所以才离开包房,告诉阿芙罗拉:“说吧,”

“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阿芙罗拉的声音有点得意:“來,说句‘谢谢’,让我听听,”

苍浩笑了:“谢谢,”

“看來,你已经知道了,是我把你救出來的……”停顿了一下,阿芙罗拉有点遗憾的道:“对不起,错了,严格來说,不是我把你救出來的,”

“那也应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吸引了对方的火力,别人救我也不会那么顺利,”

“你能这么说就好,”阿芙罗拉满意的点点头:“话说,当时我冲进去之后,发现对方为首的人匆匆撤离,就知道你可能是被其他人救走了,”

“是这样,”

“谁啊,”阿芙罗拉有点好奇:“是你的血狮雇佣兵,”

“这个不重要,”苍浩摇摇头:“你知不知道绑架我的人是谁,”

“不知道,”

“是一个叫季兰的职业杀手,涉及到我跟一个贩毒集团的恩怨,我挺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出事的,”

“这段时间,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掌握之中,” 阿芙罗拉得意的笑了起來:“在普里皮亚季,我知道你身上藏有发报器之后,就仔细检测找到了发报器的频率,再然后,我就可以通过锁定这个频率,追踪你的所在位置,”

“然后呢,”

“然后就是,你这个发报器本來是沉寂的,几天前突然开始对外发报,”轻叹了一口气,阿芙罗拉有点遗憾的道:“我沒能破解发报内容,看來不是普通的摩尔斯电码,”

“沒错,”苍浩点点头:“是我们血狮雇佣兵内部通讯密码,因为翻译很复杂,所以不常用,”

“无论如何,我还是判断你出事了,然后追踪到那里营救你,”

“你应该知道,我出事之后,血狮雇佣兵肯定会有所动作,”

“可我又怎么知道你的血狮雇佣兵是不是也出状况了呢,”阿芙罗拉说到这里,语气有点沉重:“对不起,我很担心你出事,就算明知道有人会去救你,我也必须要出手,”

苍浩嘿嘿一笑:“你很想我,”

阿芙罗拉狡狯的反问:“你说呢,”

苍浩厚着脸皮道:“你想我呢,就应该跟我在一起,咱们大被同眠多好啊,”

“对不起,我沒这个兴趣……” 阿芙罗拉摇摇头:“苍浩,我承认,我很喜欢你,所以我才要帮你,但毕竟是你杀了我爷爷,尽管我不认同爷爷做的事情,尽管我认为爷爷已经疯了,可他毕竟是我爷爷……”

苍浩先是一愣,随后无力的点点头:“我明白……”

“如果和你在一起,我会有心理障碍,在破除这个障碍之前,我不会见你,”深吸了一口气,阿芙罗拉很认真的道:“也许,我永远无法破除这个障碍,那么有一天我就会悄然离去,永远消失在你的世界里,”

“不告诉我一声,”

阿芙罗拉反问:“有必要告诉你吗,”

“确实沒必要,”苍浩无奈的一笑:“有些时候还是不要说再见的好,”

“你能理解就好,” 阿芙罗拉咯咯一笑:“我不是开玩笑的,我随时可能会走,”

“这个我知道,”苍浩试探着问:“话说,你现在留在广厦,应该不只是为了我吧,”

“你认为呢,我现在能去哪,” 阿芙罗拉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全世界都在通缉我,核大战虽然烟消云散了,但俄美两国还是剑拔弩张,他们双方都会很高兴让我不得好死,”

苍浩点点头:“我明白,”

“好了,不说我了,说说你吧……”阿芙罗拉又是咯咯一笑,问道:“跟你女朋友怎么样,”

“你知道我有女朋友,那么我必须告诉你,不管任何事情,都不要把她牵扯进來,”顿了一下,苍浩非常郑重的道:“她是个普通人,我不允许她受到任何伤害,”

阿芙罗拉满是酸意的道:“听起來你很关心她啊,”

“我也很关心你,但你不需要我关心,”苍浩的脸皮更厚了:“我早说过大家不如大被同眠……”

“好了,不说你女朋友了,说件更重要的事情吧,” 阿芙罗拉心头醋意更浓,打断了苍浩的话:“我不知道是谁绑架你的,不过你被救出來之后,我很好奇的调查了一下……”

“然后呢,”

“然后就是你我知道了你说的那个贩毒集团,” 阿芙罗拉说着,点燃了一根香烟:“应该叫红魔集团对吧,华夏乃至整个东南亚地区最大的贩毒武装,就是这个集团派人绑架你的,”

“你知道的倒是很多,”

“不,我也不是全知道,比如说吧,我就不知道你跟红魔集团怎么结下的梁子,我也不知道红魔集团为什么要除掉你,但是……”抽了一口烟,阿芙罗拉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我知道一件你不知道的事情”

“你确定我不知道,”苍浩有点不屑的笑了,阿芙罗拉大概是想说红魔集团得到庞劲东的帮助,而这个庞劲东又曾经是一代兵王,这些事都沒什么新鲜的,

然而阿芙罗拉说出的却还真是苍浩完全不了解的一件事:“你知道杜先生吗,”

苍浩一愣:“这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是谁,”嘿嘿笑了几声,阿芙罗拉一字一顿的道:“看來你还真不知道,”

“我确实不知道杜先生是谁,我倒是认识两个姓杜的人,但跟红魔集团也沒什么关系,”

“你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吗,”阿芙罗拉说到这里,语气变得耐人寻味:“本來我只是好奇,但偶然得到一条线索后,我还真被这件事给吸引了,”

“继续说,”

“红魔集团在华夏遭到严厉打击之后,本來消声觅迹了一段时间,眼下突然卷土重來是因为有了强力外援,也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位杜先生,”

“到底谁是杜先生,”

阿芙罗拉轻哼一声:“你想知道,”

“当然,”苍浩非常好奇:“快点说,”

“让我说出來也行,有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好处,”苍浩差一点脱口而出:“不如我给你舔,”

阿芙罗拉叹了一口气:“苍浩你欠我的东西太多了,”

“我知道,”

“你还夺走了我的第一次……”

阿芙罗拉越是这么卖关子,苍浩越是好奇:“这……也可以这么说吧,可这跟眼下的事有什么关系,”

“沒关系,只不过,你要是想知道这些,就应该补偿给我,”深吸了一口气,阿芙罗拉郑重的道:“我要求你跟你女朋友分手,”

“这根本是两码事,”

“我认为是一码事,” 阿芙罗拉固执的道:“你跟那个井悦然在一起,我就是不开心,我要是不开心,就不想给你做事,”

“我承认我很喜欢你,但我也很喜欢她,否则我不会跟她在一起,”

“那么现在就做一个选择吧,”抽了一口烟,阿芙罗拉的语气变得有些冰冷:“你想知道真相,就要抛弃井悦然,”

苍浩断然回绝了:“不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