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原来是显宦/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何等聪明,马上明白了:“你该不会是说严月蓉吧,”

“严月蓉就是杜先生的人,”苏志凯直截了当的回答道:“我们都知道,邹峰和严月蓉这么年轻,能攀到这样的高位上,靠自身才干是不够的,必须有外力帮助,邹峰是富二代,而严月蓉呢,靠的就是杜先生,”

苍浩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再说这位杜先生做的什么买卖呢,我就给你举一个例子,杜先生看上了一块地,通过控制的黑帮逼迁居民,只给很低廉的补偿款,然后,同样是他控制的地产公司,低价拿下这块地,前些年,广厦的房价翻着跟头涨,这块地他什么都不需要做,只是放在那,两三年下來就有几倍利润,当然,地买下來之后,在一定时期内必须进行开发,否则国家会把地收回去,这个时候杜先生控制的政府官员就上场了……”

“黑|道、商界、政界,都有人给他办事……”苍浩皱起眉头:“这个人还真是不简单,”

“听我说完,过去杜先生的主要财源就是炒地皮,如今广厦房价这么高,他功不可沒,”顿了顿,杜先生接着道:“最近两年,地产行业不景气,所以杜先生也转行了,据我了解,这一次他跟红魔集团的合作,主要是给红魔集团洗钱,这个同样很赚钱,”

“这个杜先生……”苍浩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代表者,靠着拥有的各种资源剥削底层社会攫取巨额利润,然后用这些利润來巩固和扩大自己的资源,结果他越來越有钱,而社会底层越來越穷,由于他拥有这么多资源,别人几乎难以打倒他,”

“沒错,”苏志凯感慨的叹了一口气:“这年头,穷人想要出头,越來越难了,”

“苏先生还知道什么吗,”

沒等苏志凯回答,一阵轻轻地脚步声传來,书房的门随即被人敲响,

也不用苏志凯招呼,一个女孩从外面打开门,径自走了进來,让苍浩登时觉得眼前一亮,

腰细屁股大,苍浩根据网上看來的经验,可知这种女人都很耐艹,是洞紧水多的那种,而且还容易生养,

只是,她带着一股女神的气质,让人不忍亵渎,

再看鸭蛋形的面庞,三庭五眼全部是黄金比例,皮肤如同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几乎挑不出來任何瑕疵,

“介绍一下……”苏志凯站起身來,说道:“这位是我的女儿,苏云……小云啊,这位就是苍浩苍先生,”

“是你啊,”苏云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虽然很迷人,却仅只是礼貌性的:“我知道你,那个救了我父亲的俄国女人,说过会让你來,”

“是的,”苏志凯呵呵一笑,又道:“我知道的事情倒也不多,能帮上多大的忙就帮,其他的我就无能为力了,”

苍浩沉重的点点头:“谢谢你,”

“说谢谢就算了,”苏云看着苍浩,耐人寻味的笑了:“你知不知道,我父亲是冒着生命危险,把这些事情告诉你的,”

苍浩有点尴尬:“这个……我知道,”

“你知道还好,”苏云的眸子深处,隐隐流露着对苍浩的反感,只是她家教极严,所以隐藏的很好,始终保持着礼貌:“那个俄国女人救了我父亲,我非常感谢,但我不希望被拖入另一场厮杀,毕竟我父亲年纪大了,我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

苍浩急忙道:“沒有人会伤害他,我只是问点事,”

苏云的表情变得很怪异:“很多事情不是随便问的,”

苏志凯看出來女儿不高兴,只得不住的道:“小云啊,仓先生也只是问问,沒有其他什么,你不用担心,”

“我不担心才怪,”苏云的态度变得更加尖锐了:“爸,你都已经退下來了,就不要再多事了,好不容易摆平了上次的麻烦,难道你还想让自己更麻烦点,”

“不管怎么说,既然阿芙罗拉救了我,我就应该有所回报,”苏志凯对女儿的这种态度也是无可奈何:“别的我做不了,动动嘴的事情,有什么可麻烦的,”

“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麻烦……”苏云打断了苏志凯的话:“你掌握的那些事情,都是非常机密的,一旦流传出去,很容易对你造成伤害,”

“这……”苏志凯还真被这句话提醒了,赶忙对苍浩说道:“苍先生,今天我们的谈话,希望你能高度保密,”

苍浩点点头:“这个自然,”

苏云仍不高兴,轻哼了一声:“这年头,谁说的话都不可信,只有自己最可靠……”

“够了,”苏志凯有点不高兴了,郑重的对女儿说道:“你听着,退下來的这两年,我想过很多,过去,我只在乎自己,在乎权位,结果又怎么样,你知道,我自己更清楚,现在我是什么都沒了,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去为别人做点事情,也不为别的,哪怕就是积德了,”

“可你知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级别的势力,”沒等苏志凯回答,苏云又道:“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个副省级干部,这个杜先生你当年连见一面都沒见过,现在你又沒权了,更是个普通老百姓,你觉得你能对付杜先生,”

这话不用苏志凯回应,苍浩直接说了一句:“不需要苏先生出马,有我在,”

苏云有点轻蔑的笑了:“你又是谁,”

“我不是谁,我就是苍浩,但我还真沒把这个杜先生放眼里,”苍浩说的事实,自己连核战争都差一点见识过了,跟华夏和俄方两个大国的二号人物打过交道,难道这个杜先生比所有这些要更加强大,

苏云笑了笑:“你还真自信,”

“我有自信的资本,”苍浩毫不犹豫的道:“令尊刚才有一句话,我非常赞同,人活于世,不能只顾着眼前一亩三分地,也应该为别人做点什么,这个杜先生勾结贩毒集团毒害苍生,如果不能绳之以法,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要受害,”

苏云一愣:“原來你是警察,”

“你可以当我是警察,一个义务警察,真正的公民警察,”顿了顿,苍浩又道:“这个杜先生由我來对付,苏先生所需要做的,只是提供所掌握的情报,”

苏云看着苍浩,一时沒说话,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尴尬,

过了一会,苏志凯打破了沉默:“那个……苍浩啊,刚好到饭点了,既然你都來了,就留下來一起吃饭吧,”

苍浩笑道:“这不太方便吧,”

“沒什么不方便的,”苏志凯摆摆手:“过去在任上,我这里天天宾客盈门,自从退下來之后,门前冷落车马稀,难得有个客人,我倒要谢谢你,能过來陪我说说话,否则一个人太沒意思了,”

盛情难却之下,苍浩也就留下來了,饭菜比较丰盛,只是气氛有点尴尬,

苏云低头吃饭,也不说话,完全当做苍浩不存在,

苏志凯当着女儿的面,也不好多说什么,再沒提过杜先生的事,

等到吃过饭,苍浩借口还有事,就告辞了,

苏志凯亲自把苍浩送出门,回头望了一眼,确定女儿沒跟出來,他才低声对苍浩说道:“我对这个杜先生,了解也就这么多,我连他的全名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像我说过的一样,沒有人见过他,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只是躲在幕后操纵这一切,甚至知道他的存在的人都很少,”

苍浩笑了笑:“我能理解,苏先生说出这些也是冒了风险的,我已经非常感谢了,”

苏志凯很大度的道:“如果还有能帮上的地方,你尽管提出來,我定当尽力,”

离开苏志凯的家,苍浩给廖家珺打去电话:“说话方便吗,”

“方便,倒是你,是不是不方便,”廖家珺有点阴阳怪气的道:“说好了一起吃饭,你一声不吭就走了,谁知道忙什么去了,”

“忙一件很重要的事,”苍浩根本不在乎自己走了之后那个饭局如何继续的,反正不会出什么事就是了,直接问:“你知道杜先生吗,”

“谁,”廖家珺听得云里雾里的:“这是什么人,”

“你是刑事侦查局局长,怎么连你都不知道,”

“快说说……”廖家珺意识到苍浩掌握了重要情报:“到底是什么人,”

“回答这个问題之前,你先告诉我,苏志凯又是谁,”

“他,”廖家珺一愣:“你怎么认识他的,”

“你知道苏志凯,”苍浩对这个倒不意外,既然苏志凯曾做过副省级干部,廖家珺肯定是认识的,

“他原來是广府副省长,后來出了点状况,被双开了,按说,他应该被课以更严重的处分,不过他在本省人面很广,把事情压下去了……”顿了顿,廖家珺又道:“我对那是不太清楚,倒是也有人说,其实他沒什么责任,只是无辜被连累了,”

“原來是显宦,”苍浩明白了,看苏志凯不过就是中年,女儿年纪也不大,按说正应该是事业的上升期,却偏偏赋闲在家,

看起來,苏志凯是不太好意思提起这段往事,所以才自称是“退休”,

廖家珺很奇怪:“这事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当初你还在国外呢,你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人,”

“我刚刚见到了这个人,他提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冷冷一笑,苍浩若有所思的道:“就是他提到了一个叫杜先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