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大鱼都在深水/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沒提阿芙罗拉,只是讲自己偶然遇到苏志凯,然后聊到了当下广厦的治安形势,再然后苏志凯提到这个杜先生可能是帮红魔集团洗钱,

廖家珺听罢,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万万沒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按说我的级别也够高了,可完全沒听说过……这个信息可靠吗,”

苍浩点点头:“我认为是可靠的,”

“要是这么说……”廖家珺微微皱起眉头:“其实细想一下倒也正常,广厦这种大城市,往往潜藏着很多神秘势力,未必每一个我们都听说过,别的我可以不管,但这个杜先生给红魔集团洗钱,这个一定要成为重点打击对象,”

“我支持你,”

廖家珺愣了一下:“你真的支持我,”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就爱管闲事,”呵呵笑了笑,苍浩语气一转:“但你要明白,这个杜先生可能牵扯到严月蓉,这性质可是很严重的,”

“不管是谁,只要犯法,必定绳之以法,”

“得,有你这话就成,”

“现在的问題是我们怎么把这个杜先生揪出來,”

“这个我來想办法……”苍浩长叹了一口气:“说起來,我倒是也被上了一课,大鱼从來都是潜藏在水下,相比之下邹峰都只能算是小鱼,”

廖家珺无奈的点点头:“是的,”

挂断电话,苍浩回到多林寺,把今野晴叫了过來:“今天开始,你的任务变一下……”

今野晴一愣:“又要变,”

“是啊,”苍浩非常无可奈何:“影子部队要暗中保护曹家父女,地狱伞兵负责守护翠峰村……咱们血狮雇佣兵这边,赵轩、冷瞳和聂嘉林去了非洲,人手本來不够用,手头的事情却越來越多,”

“那我就只有一专多能了,”今野晴拍了拍还算挺翘的胸脯:“说吧,让我干啥,”

“盯住庞劲东,不过盯庞劲东本人不是目的,而是要找到洪妙雪,”

今野晴点点头:“我懂,”

“庞劲东也是雇佣兵,有很强的反侦查和警戒能力,所以你要非常小心,千万不要被发现,”深吸了一口气,苍浩认真叮嘱道:“这可能是你执行过最困难的任务,”

“你放心好了,”今野晴急忙问:“如果发现了洪妙雪,又该怎么办,开枪射杀,”

“不,”苍浩摇摇头:“洪妙雪现在还不能死,一则是她如果死了,红魔集团马上会推选出新的领导者,他们仍然在荼毒社会;二则是庞劲东那边肯定要强烈反击,我们目前沒有办法应对,”

今野晴有点失望:“好吧……”

“你需要做的是找到洪妙雪的老巢,先逐步歼灭红魔集团,再徐图之,”说到这里,苍浩又是无奈的摇摇头:“本來我要找到周大宇,这样一來,也沒空了,”

“我倒觉得,周大宇的事情可以慢慢來……”叹了一口气,今野晴很小心的提醒道:“这家伙是小强命格,你已经下手好几次了,每一次都被他在最关键的时候逃走,所以,这是一场长期的猫鼠游戏,还真不能急于一时,”

“看起來是……”苍浩正说着话,突然感到一阵恶心,急忙冲到卫生间,干呕了半天,

今野晴不方便跟进卫生间,只好傻傻的等着苍浩出來,然后给苍浩拍了拍后背:“你这核辐射后遗症怎么这么严重,”

“大夫说,换了其他人,早就挂了,”苍浩枯笑着摇摇头:“我身体还算不错,能挺过來……”

今野晴提出:“墨师不是懂医吗,”

“现在的情况,谁也沒有办法,只能慢慢恢复……”苍浩长叹了一口气,轻轻摆了摆手:“我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今野晴离开了,苍浩冲了一个澡,躺倒床上很快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苍浩醒來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身体状态比昨晚好了许多,

吃过早饭,苍浩先去公司,继续忙招聘的事,临近晚上的时候,给姚军辉打了个电话,约出來吃饭,

姚军辉定在盛世荷园,手下几个主要人物都到了,免不了要跟苍浩推杯换盏一番,

姚军辉如今靠着各方面人脉,倒是龙辉地产揽來不少生意,但苍浩在翠峰村的工程始终是他们盈利最多的项目,

所以,不管是从个人私交方面,还是从商业角度來说,姚军辉这帮人都要把苍浩哄高兴了,

不过,这一次苍浩约局却不是为了叙旧,等到酒过三巡,直接说出了真正用意:“姚总,你是广厦地产界老人了,有件事情我想给你打听一下,”

姚军辉着实沒少喝,满面通红:“说吧,”

“前些年,广厦有很多暴力强拆,获益最大的是哪个公司,”

在座所有这些人,都是地产精英,这个问題不止姚军辉有答案,所有人异口同声说出了一个名字:“均平地产,”

“哦,”苍浩饶有兴趣的道:“能详细介绍一下吗,”

“事情也简单,强拆那点事,你也懂的……”姚军辉张口干了一杯红酒,这才接着道:“早些年,法律法规不完善,市场也非常混乱,简单说过程就是这样,均平地产看上了哪块地,就一定设法弄到手里,这家公司在道上有很多关系,然后会出动黑帮人马暴力逼迁,接下來就是转手一卖就是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利润,后來实行土地招拍挂制度,再加上其他方面的制度建设,地块一般都要竞拍才能拿到,地方政府卖地都是已经拆迁过的净地,做手脚的空间就小了,不过,这家公司还是赚到不少钱,因为房价真正暴涨还是土地招拍挂施行之后,它在此之前已经囤积了不少土地,只要逐步卖出去就行,另外,凡是有强拆的地方,总能见到它的影子,靠着房价暴涨,就算这地你不搞开发,只是拿上几年都翻着跟头赚钱,”

张玉杰把话接了过去:“不过,这两年法规日渐完善,均平地产的利润空间越來越小,虽然说,还是能赚钱的,但像前些年那样转手几十倍的利润是不可能了,”

“听你们这么一说,均平地产不只是道上有关系,政府里应该也有不少人给他办事,”苍浩点上一根雪茄,若有所思的问:“既然是同行业,曹氏地产跟这家均平地产打过交道吗,”

姚军辉笑了:“你知道广厦有多少家地产企业吗,虽然说,曹氏地产绝对是其中的翘楚,但均平地产崛起那些年,正好是曹氏地产衰落……”

陈广龙也道:“要说这家均平地产还真是神企业,在方方面面的资源太丰富了,就算实行土地招拍挂制度,照样大把圈钱,很多地块招标,根本就是给均平地产量身定做的,其他企业去投标根本中不上,还有,这家公司能获得很多关键信息,比如说十年前拿了近郊一块荒地,一直放在那,两年后,市府宣布在当地建设新城区,结果这地价跟坐着火箭一样往上涨,”

姚军辉沒说太明白,不过苍浩已然想到了,那时候姚军辉正带领高管们玩命的把公司财产往个人口袋里装,有了这帮腐败分子,曹氏地产根本沒有市场竞争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均平地产赚得瓢满钵溢,

换句话说,虽然曹氏地产名头很响,但事实上跟人家已经不在一个位面上,

只是这事已经过去许久,沒必要去深究,苍浩直接略过了:“均平地产这两年情况怎么样,”

“不怎么样,”姚军辉有点幸灾乐祸的摇摇头:“一则是地产全行业不景气,二则是他们那套打法已经过时了,三则是国家铁腕反腐,我听人说,他们最近两年倒也能赚点钱,但早就辉煌不再了,前些年,这家公司扩展太迅速,如今偌大的架子支在那,每天固定开销都是一个天文数字,我估计,他们下一步肯定要转变经营策略,这种情况如果持续下去,最多一年就得破产,”

苍浩又问:“这家公司老板是谁,”

姚军辉直接就道:“王均平,”

“你认识这个人吗,”

“见过几次,”姚军辉点点头:“这个人看着斯斯文文的,做事非常大气,不过根据我阅人无数的经验,能看出來为人城府非常深,他跟同行业在一起,从來不谈地产行业的现状和发展,显然是担心言多有失,另外呢,我们也就是同行业的点头之交,沒什么深交,我对他也不是特别了解,”

“知道了,”苍浩点点头:“麻烦大家一件事,多留意均平地产和王均平这个人,尤其是王均平的社交圈子,一定重点关注,有什么消息,麻烦务必告诉我,”

姚军辉拍了拍额头:“岁数大了,记性也不好,让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來,好像王均平跟严月蓉有什么亲戚关系,”

“哦,”苍浩似笑非笑:“详细说说,”

“严月蓉这么年轻,能在仕途上风生水起,还不是靠背后有王均平这个财神爷,另一方面,严月蓉在广厦人面很广,均平地产的很多麻烦估计都是严月蓉给摆平的,要知道,均平地产赚了这么多钱,明里暗里惹得不少人眼红,同时还得罪了不少人,也只有严月蓉这给级别的领导能把麻烦给摆平,”顿了顿,姚军辉又道:“按说,严月蓉这么有才干,又充分获得上级肯定,完全可以去其他城市获取更高的职位,但她偏回到广厦,跟邹峰死磕到底,为此得罪不少人,为了什么,我看就是因为均平地产,”

陈玉龙点点头:“邹峰铁腕打黑,触动了均平地产的利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