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蝍蛆甘带/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让姚军辉这样一介绍,苍浩心里有数了,

按照之前苏志凯的描述,既然均平地产获取了这么大利益,毫无疑问跟杜先生有关系,

只是王均平这个人却不姓“杜”,苍浩怀疑可能他像严月蓉一样,都是在给杜先生做事,

也有可能,“杜先生”只是一个代号,可能是王均平本人,甚至可能还是严月蓉,

姚军辉这帮人在地产行业摸爬滚打这么久,当然觉察到了严月蓉与王均平之间的这张关系网,但他们又不以为意,因为这种情况在政界商界很常见,

当然,他们更沒有意识到,这张关系网只是更大一张关系网的组成部分,

毕竟这是连廖家珺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们又怎么可能知道,估计邹峰到死都不知道其实还有一个对手是杜先生,

说起來,如果不是阿芙罗拉偶然见义勇为,苍浩同样被蒙在鼓里,

那么苍浩也就理解了,严月蓉对付邹峰是因为触动了均平地产的利益,如今处处找自己麻烦同样也是因为自己妨碍了她的利益,

姚军辉见苍浩闷声不语,问了一句:“话说你突然打听这家地产公司干什么,”

苍浩敷衍了一句:“这张官商勾结网可能会妨碍到我们,我觉得还是早作准备比较好,”

“未必吧,”张玉杰大大咧咧的道:“社会就是广阔的海洋,有的是资源可以享用,一定要针锋相对,”

姚军辉突然沉下脸來:“你还别说,我想起一些事,看來苍浩的顾虑有道理,”

张玉杰愣了一下:“什么事,”

“当年,均平地产赚了那么多钱,有两家公司曾经暗中搞事攻击均平地产,结果这两家公司不知道怎么就被搞破产了,”点上雪茄抽了一口,姚军辉冷冷的道:“那时,业内已经形成潜规则,凡是均平地产志在必得的地块,大家都不去竞标,但这个潜规则又是怎么形成的呢,有几家公司倒是竞标过,结果不是被税务查账,就是被人控告几年前某笔烂账违约了,反正是都遇到了麻烦,虽然均平地产如今式微,但如果认为我们构成阻碍,不是沒有可能先下手为强,”

陈广龙若有所思的问:“姚总你是不是可以做点什么,”

“过几天有个聚会,王均平可能也会去,我跟他套套近乎……”姚军辉思忖片刻,又道:“至少我要知道他下一步打算干什么,”

朋友多,就是有好处,当苍浩遇到问題的时候,自然会有人去帮忙做事,

要想了解王均平这个人和均平地产公司,沒有谁还能比姚军辉这伙人更加适合,因为再也沒谁比他们更懂地产行业,

如果当初苍浩沒有一念之仁,而是全灭了姚军辉团伙,眼下只怕更要头疼,

“专业优势,任何人都无法取代……”苍浩长呼了一口气,心里想到:“暂时放一下杜先生的事,我可以专注红魔集团那边了,”

同一时间,在周大宇的别墅,

周大宇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怅然说道:“这两天太风平浪静了,怎么不出点事呢,让我好好赚上一票,”

短斧手抽了一口雪茄,笑着问:“你现在还缺钱,”

“当然不缺,只不过,谁嫌钱多,”周大宇耸耸肩膀:“我现在赚钱寻求的是成就感,”

“邹峰死后,广厦空气变得很微妙……”短斧手深吸了一口气,有点忧虑的道:“如果真的出什么事,沒准就是大事,不知道又有何方神圣要杀过來,”

“话说,短斧手,你如今胆子变小了啊,”周大宇似笑非笑的看着短斧手:“如果真的了乱了起來,你不是又可以大开杀戒了吗,”

短斧手得意的笑了起來:“那倒是,”

“这个社会总是需要有人统治的,邹峰死后,肯定要有人取而代之,”周大宇又喝了一口红酒,说道:“可就算有哪路神仙杀过來又如何,蝍蛆甘带,我还真就不怕,”

短斧手愣了一下:“蝍蛆甘带,什么意思,”

“所谓‘带’是岭南一种大蛇,专好食人,而‘蝍蛆’是蜈蚣,虽然个子非常小,却偏偏能附在要害上杀掉大蛇,”如今周大宇读了很多书,总能侃侃而谈很多典故:“我周大宇是个小人物,就是蝍蛆而已,但我偏偏擅长收拾那些大人物,”

“沒错,”短斧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至少邹峰是被你收拾了,”

两个人正说着话,手下进來汇报:“严月蓉來了,”

“赶紧请,”周大宇急忙收起红酒,又收拾了一下仪表,端正的站在门前,

如今严月蓉是自己的保护神,周大宇自然不敢慢待了,

严月蓉进來之后,半句客套沒有,也不落座,直接吩咐周大宇:“你跟我出去一趟,”

周大宇一愣:“什么事,”

“到了你就自然知道了,”严月蓉见周大宇很是忐忑的样子,轻松笑了笑:“放心好了,我不会害你的,正相反,还是好事,”

周大宇眼睛一亮:“什么好事,”

“到了你就知道了,”严月蓉依然是刚才的说法,不过又多透露了一下:“是赚钱的好事,只要你办成了,赚到的钱相当于你过去全部的总和,”

“好,我现在就去,”周大宇说着,冲着短斧手使了一个眼色,

短斧手并不把严月蓉当做一回事,懒洋洋地坐在那里,看到周大宇的暗示,这才起身准备一起去,

“等一等,”严月蓉马上说了一句:“这位……短斧手是吧,沒必要一起去,留在这里吧,”

周大宇急忙道:“不管什么事,我俩都是一起,”

严月蓉明白,周大宇是不放心安全,要带着短斧手保护,

于是,严月蓉也沒说什么,带头走到了外面,周大宇和短斧手很自然的跟在身后,

严月蓉带來一辆考斯特,三个人坐进去之后,严月蓉只是在那里闭目养神,也不说话,

车子发动起來,用了半个多小时,來到近郊一处工业区,

这里有一栋写字楼,最近两年经济不太景气,很多企业搬走了,写字楼里空荡荡的,

严月蓉用纱巾包住头,又戴上一副太阳镜,拿出随身梳妆镜照了照,确定别人认不出自己,这才打开车门下了车,

周大宇又是很自动的跟在后面,不过等到短斧手也要下车,严月蓉却再次阻止了:“你就留在车里等着吧,”

短斧手冷笑着呲了呲牙:“什么意思,把我当成保镖了,”

“当然不是,不过这件事不太方面让你直接参与,如果你感到好奇,回去之后可以问周大宇,”严月蓉表情很淡然,说罢,转身进了写字楼,

周大宇沒说什么,只是冲着短斧手点了一下头,示意留在这里,

短斧手把自己看做周大宇的合作伙伴,其他人却真把短斧手当成周大宇的保镖,而周大宇一直都很巧妙的维持着自己跟短斧手的关系,

严月蓉把周大宇带到一处办公室,说办公室是因为挂着“某某公司办公室”的牌子,实际上里面的装修更像是会客室,有着奢侈的欧式风格,到处都是金灿灿的,跟外面的萧条破落完全是两个风格,

周大宇倒也沒在意这家公司到底是个什么公司,想來也是个幌子用來打掩护的,根本不重要,

等到周大宇坐在沙发上,严月蓉亲自泡了一杯咖啡,给周大宇端了过來:“从现在开始,你知道的每一件事,都必须高度保密,当然了,我知道你跟短斧手的关系,这个人说起來也算是可靠的,如果你要告诉他什么,哪些话能说,哪些不能说,你要有分寸,”

周大宇用力点点头:“我懂,”

同时,周大宇的心悬了起來,因为好戏就要开场了,

“我现在要向你介绍一个人……”严月蓉打量着周大宇的神色,缓缓说道:“他叫杜先生,从此以后,你要为他办事,”

周大宇急忙问:“那你呢,”

“为杜先生办事,就是为我办事,”严月蓉毫不犹豫的道:“你只需要听话就行了,”

“好……”周大宇小心翼翼的问:“这个杜先生是什么人,”

“不要问那么多,总之,你听他的话就是了,”

“我就是想知道,他是官员,还是商人……对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方式,我是想给他留下个好印象,”

“完全不必,”严月蓉断然说道:“杜先生非常了解你,你可以把溜须拍马那一套省了,沒用的话就不用说了,还是那话,你只需要听话就行,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直截了当,干脆利落,”

周大宇听到这番话,感觉有点别扭,简直是把自己当成狗了,

说起來,把小人物当成狗一样吆來喝去的权贵还真不少,周大宇早就习惯了,对此不形于色,

“蝍蛆甘带,”周大宇心里不住的这样告诫自己,偷眼看了看严月蓉,嘴角挂上了一抹不易觉察的冷笑,

再说这个杜先生,能让严月蓉如此恭敬,想來是不简单,周大宇很有兴趣认识一下,

就算严月蓉不肯详细介绍又怎么样,如今周大宇也是人面极广的,只要见到杜先生其人,不难打听出真实背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