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追踪红魔/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人坐了十來分钟,一个手下进來,把手上一个托盘放在茶几上,随后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托盘上是一个手机,还沒等周大宇弄明白怎么回事,手机响了起來,

严月蓉冲着手机努用了一下:“接电话,”

周大宇愣住了:“啊,”

“你怎么突然变笨了,”严月蓉叹了一口气,伸手按了一下免提,把电话接了起來,

电话里传來一个非常机械的声音,明显是经过电子变音的,只能分辨出來是个男人:“你好,周大宇,我就是杜先生,从今天开始,你就称呼我杜先生,我的真实名字你不需要知道,对外界也绝对不要提起我这个人,”

“啊……是,我明白了,”周大宇急忙点点头,同时偷眼看了看严月蓉,万万沒想到,杜先生本人沒出现,自己只是见到了一部手机,

“我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你了,一直都在暗中观察你的表现,现在我很满意,你的表现超出我的预期,完全有资格加入我们的圈子,”杜先生的声音很平静,沒有任何感情:“我就不需要你了,你接下來只要做事就行了,”

周大宇有点不理解:“你们的……圈子,”

“沒错,”杜先生笑了几声,声音依然很机械:“你作为一个逆袭的屌丝,或许觉得自己很有成绩,但我必须告诉你,在我们看來你只是在通往权利和金钱的道路上迈出了小小的一步,”

“这……我早就知道,”周大宇苦笑两声:“我还沒有飞机,沒有游艇,沒有许多辆名牌跑车,还不能收买许多人心甘情愿为我去死,”

“那么现在机会來了,”杜先生一字一顿的道:“加入我们的圈子,你就可以拥有这一切,只有你想想不到的,沒有我们做不到的,”

“怎么加入,”周大宇有点好奇,是不是也应该有个仪式,比如发个誓或者写个申请书啥的,

“现在开始,你就已经加入了,事实上,从你进入这个房间起,你就已经无法退出,”杜先生冷冷的道:“这件事由不得你选择,”

周大宇有点吃惊:“是吗,”

“是否加入这个圈子,是否退出这个圈子,都不由个人决定,而且,我们这个圈子就这样,你永远不会见到我,所有人都单线联系,”顿了一下,杜先生又道:“以后,你归严月蓉直接领导,但我会不定时给你指派任务,这部手机你先拿上,以后我用这个号码联系你,”

“明白了,”周大宇很小心的问:“那么……我接下的來应该做什么,”

“现在我派给你第一个任务……”似乎杜先生早料到周大宇会这么问,直接吩咐道:“我知道,你注册成立了一家空壳公司,目的是搞垮曹氏地产的股票,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布局,”

“是的,”周大宇心中一惊,沒想到杜先生知道的这么清楚,

“虽然我欣赏你这份耐心,能用这么长时间布局,不过曹氏地产的事还是要先放一放,我现在给你钱,你要再注册两家证券公司……”接下來,杜先生吩咐了很多事,大意就是杜先生会不断给周大宇拿來现金,周大宇要把钱先存入银行,然后打入自己的那家空壳公司,再然后在几个新注册的公司之间來回转账,最后,杜先生有点不放心的问:“你都记住了吗,”

“我知道该怎么做,”周大宇急忙点点头:“我记性很好的,”

“那就好,”杜先生的态度还算满意:“听着,这件事情你必须做好,如果你做不好,或者你敢卷着我们的钱跑路,我保证后果非常严重,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们都会追杀到你,正相反,如果你做好了,还有不菲的收益,你是聪明人,知道何去何从,”

周大宇有点冒冷汗了:“这个我明白,”

“那沒事了,”丢过來这句话,杜先生挂断了电话,

严月蓉拿起手机扔给周大宇:“你可以回去了,我还有点事,不跟你一起走了,不过我会让司机送你,”

“哦,”

“听着,不要把这里的事情说出去,对外界绝对不要承认有杜先生这个人,”严月蓉望着周大宇,语气有点怪异:“你一定要做到这一点,”

“我倒是能保密,也愿意给你们办事,但有人总是惦记着要杀我,我做事实在是束手束脚呀,”

“不就是苍浩吗,”严月蓉冷笑一声:“进入我们的圈子,苍浩又算什么,不就是个能打仗的炮灰吗,”

“说的也对,”周大宇一个劲点头哈腰:“那我告辞了,”

告别了严月蓉,周大宇浑浑噩噩的离开办公室,等到上了考斯特,车子再次发动起來,才从刚才的事情中回过神來:“真是沒想到啊……”

短斧手急忙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周大宇把刚才见面经过说了一遍,惊讶的道:“沒想到……严月蓉竟然也有老板,”

“肯定有,”短斧手倒是很不以为意:“严月蓉这么年轻能爬到这样的高位上,背后肯定是有一个团队支持,而这个团队自然要有一个首领,看來严月蓉确实很信任你,要把你吸收进入这个团队,这倒是个机会,”

“让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这个杜先生能让严月蓉俯首帖耳,倒也是个牛叉人物,”呵呵一笑,短斧手有点费解的道:“不过我倒不明白,这个杜先生给你分配的任务,到底是什么意思,”

“洗钱,”周大宇如今对财务上的事情倒是精通的很:“总额有两千來万,按照杜先生的计划,我能赚上百八十万,”

“你要做手脚,”

“当然不是,”周大宇摇摇头:“这笔钱是杜先生有意奖赏给我的,让我知道给他做事不是沒好处,”

“听起來这钱赚的倒是挺轻松,”

“轻松,”周大宇呵呵一笑:“你知不知道如今给人洗钱的分红有多高,百分之五十都算是便宜了,杜先生给人洗钱两千万,差不多可以赚一千万,我才只拿了十分之一,”

“原來如此,”

“不过……”周大宇拖着长音,缓缓说道:“算了,吃亏就当占便宜,当下的关键是获取杜先生的信任,”

短斧手点点头:“他们这个团队很有用,”

再说苍浩这一边,

早晨,苍浩刚醒过來,今野晴就呼叫了:“老大,起床,快点起床,”

“啊……”苍浩迷迷糊糊拿过通讯器:“什么事啊,这么早……”

“我昨天一晚上沒睡,一直盯着庞劲东的宅子,”

“哦,”苍浩马上清醒过來:“有什么发现吗,”

“本來,我担心庞劲东经常变换住所,结果我还真挺幸运,庞劲东依然住在原來那地方,而且洪妙雪也去了……”顿了顿,今野晴又道:“洪妙雪应该是昨晚在那过夜,天刚蒙蒙亮就离开,我一直跟着她來到笔架山,然后失去了踪影……”

“难道她老巢在那,”苍浩冷冷一笑:“你在原地等我,我马上过去找你,”

马上的,苍浩拨通了廖家珺的电话,先是问了一句:“你说话方便吗,”

“方便,”廖家珺精神头很足,也不知道是起床很早,还是根本就沒睡:“这么早打电话,有什么急事吗,”

“我的手下可能发现洪妙雪的老巢,”

“什么,”廖家珺急忙道:“我通知特警队,马上过去围剿,”

“不行,”苍浩断然否决这个提议:“我的手下到了笔架山就跟丢了,现在只能怀疑那里有红魔的基地,具体位置不清楚,更有可能这是洪妙雪故布疑阵,在那兜个圈子就去别的地方,这个女人很狡诈,行踪捉摸不定,如果真的动用了特警队,搞不好就打草惊蛇了,”

廖家珺非常失望:“你的手下办事太不给力了,”

“我了解笔架山那地方,到处都是丘陵,因为地势复杂,再加上土地贫瘠,本地居民很少,大都出去务工了,平常也沒有驴友或者游客去,正因为如此,如果我的手下跟得太紧,很容易被洪妙雪觉察到,”顿了一下,苍浩冷冷的道:“如果换做你的手下,能做到她的五分之一,我都可以改你的姓,”

廖家珺知道苍浩非常维护手下,急忙道:“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顿了顿,廖家珺关切的问:“那么你打算怎么做,”

“我们两个先过去侦查一下,”

“这个可以,”廖家珺也是这么想的,今儿还提出:“我带一个助手过去,”

“谁,”

“你见过的,刘天生,”顿了顿,廖家珺告诉苍浩:“昨天,他刚好在附近地区搜捕逃犯,赶过去应该很方便的,”

“好,”苍浩答应了:“咱们两个先碰面,然后一起去笔架山,再跟刘天生会合,不过,那俩负责保护你的人怎么办,一起跟着,”

“这个吗……”思忖片刻,廖家珺做出了决定:“侦查不适合有太多人,不如我把他俩打发走,反正有刘天生在,他俩也能放心,毒贩不是想杀我吗,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直接杀到他们老巢去了,”

“那就这么定,”说起來,苍浩也不太敢肯定,笔架山那里到底是不是有红魔集团的基地,反正自己知道庞劲东的宅邸,就算这一次跟丢了,以后还可以再找机会监视,

至于对廖家珺,苍浩沒说太多,当下可以让廖家珺知道洪妙雪成了红魔集团的真正首脑,但苍浩还是不想让洪妙雪了解到有关庞劲东太多的事,

廖家珺能打听到有一位雇佣兵之王在给洪妙雪做事就足够了,不需要知道这个雇佣兵之王是庞劲东,更不需要知道庞劲东其实是她父亲的战友,

苍浩和廖家珺见面后,开了一辆普通牌照的越野车去了笔架山,昨晚廖家珺还真就沒休息,一直在处理卷宗,

这丫头还真是有胸有脑,只不过,这一路上她也是靠红牛撑着,总算才能保持精力,

苍浩怜香惜玉,让廖家珺开了一会车,就主动换过了驾驶位,

笔架山比较远,车子开了很久,总算是看到了山峰,

大概“笔架山”是本国最常见的地名了,只要是沒什么特点的山都可以起这个名,因为不管什么样的山都会有点像笔架,

只是广厦这座笔架山,其实叫“山”都有点勉强,只是起伏的丘陵中最高的三座连在一起,

刚好这个时候,廖家珺说了一句:“我想上卫生间,”

“附近沒卫生间,虽然说,只要不抬头,处处是厕所……”苍浩看了看车窗外:“这地方好像也不适合,”

笔架山一带却是很荒凉,沒有真正意义上的公路,都是土渣路,两旁都是荒地,一览无余,

因为实在沒风景,所以连驴友都不愿來,

廖家珺要是想就地解决,至少在方圆百米之类,可以被苍浩看的清清楚楚,

“要不等上山再说吧……”车上刚好有一个乐扣杯子,苍浩随手取过:“要你实在等不及,就到车后座去解决好了,”

“那怎么行,这可是喝水用的杯子,”

“因为喝水用的,才干净吗,”

廖家珺仍然很犹豫:“不行啊……万一……你偷看我怎么办,”

“我……”苍浩本來沒起这份心思,但一经廖家珺提醒,倒还真是觉得不看对不起自己,

廖家珺笑了笑:“逗你玩的啦……我还是下去找地方解决吧……”

苍浩把车子又开出去一段,却根本找不到有公厕,不过等靠近山脚下的时候,入目之处总算是有点遮挡了,路旁到处都是齐腰深的草,

廖家珺下去时指了指苍浩:“把你的外衣借我挡一下,”

苍浩伸手把外衣递过去:“别走太远,免得我看不到你,”

廖家珺返过头回问了苍浩一句:“你看我做什么,”

苍浩沒好气地笑了起來:“我怕你被狼吃了,”

廖家珺吓了一跳:“这里……会有狼吗,”

苍浩点点头:“当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