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女性天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廖家珺还真沒跟野兽打过交道:“那……可怎么办,”

“有办法,相信我,我当雇佣兵的时候沒少跟狼打交道……”咽了口唾沫,苍浩很郑重的道:“记住,如果遇到狼,千万不要跑,因为人跟狼是沒有办法比速度的,你要死死盯着狼看,眼睛一眨不眨,能看多久就看多久……”

廖家珺很认真:“然后呢,”

苍浩同样很认真:“然后你会死的比较有尊严一点,”

“你真烦人,”廖家珺哈哈一笑,又吐了吐舌头,披着苍浩的外套下去了,

“等等,”苍浩取过一包纸巾,递到了廖家珺手里,

“你还真体贴,”廖家珺左右看了看,随后向草丛里走了过去,

不远处有块稍高一点的石头,廖家珺向苍浩车子的方向看了看,然后蹲下了身去,

苍浩也下了车,走到了车子的另一侧,也准备就地解决一下内急,

可苍浩刚刚把皮带解开,就只到廖家珺“啊”地一声惊呼,

苍浩连忙系上皮带,绕过了车子,远远地冲着廖家珺喊了一声:“怎么啦,”

“有个虫子,”廖家珺大喊起來:“这虫子……爬我屁股上去了……啊,天啊,它还在爬……”

女人都害怕虫子,任何品种的虫子,多数时候都是女人的天敌,连女汉子通常对虫子都有种畏惧,

有的时候,女人是真害怕,有的时候则是假的,为了表现自己是个弱者,需要男人保护,

廖家珺好像是真害怕,听声音已经欲哭无泪了,

苍浩无奈的提醒:“你用手把它弄掉啊,”

“我不敢……”廖家珺说罢,再次“啊”地一声尖叫了起來,

“那怎么办,”

廖家珺不管不顾了,直接喊了一声:“你來帮我把它弄掉,”

“怎么弄,”苍浩颇有些尴尬,本來这种事情自己很愿意效劳,但总感觉有点别扭,似乎不如沒等对方邀请就自己主动点,

“用你的手啊,笨蛋,”廖家珺蹲在那里动也不敢动,头上的汗都快出來了,

苍浩只好迈步进了草丛,绕到了廖家珺的背后,

那件外套披在廖家珺身上显得很长,廖家珺倒是什么也沒露出來,

苍浩想伸手去摸,又总觉得不太好:“虫子在哪儿,”

“在左边,”廖家珺很肯定地回复了苍浩,

于是,苍浩很绅士的抬头望着天,然后把手从廖家珺的下面探了进去,

在左边附近晃了半天,苍浩沒摸到什么东西,只好又往上抬了抬,

结果廖家珺的脸一下子红了,差点蹦起來:“你摸哪儿呢,,”

苍浩连忙缩回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好了,我知道,拜托快把虫子弄掉吧,”廖家珺急得上下摇晃了一下屁屁,却发现虫子似乎还在上面,

苍浩沒奈何,又抬头看着天,小心翼翼地把手伸了下去,避免再碰到刚才触摸的区域,

可是,在左边屁屁上扫了半天,苍浩始终沒找到什么:“哪有虫子,”

尽管苍浩已经极力克制了,可是摸了这么久,某个部位还是有了反应,

“可能……在右边吧……”廖家珺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了,

苍浩又一次把手伸下去,同时心脏狂跳不已,

终于,苍浩摸到了廖家珺的右边,手忍不住在发抖,廖家珺应该能感觉到,

过了一会,苍浩终于摸到了一个东西,倒不是什么虫子,只是一片树叶,

苍浩把叶子递到了廖家珺面前:“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个警察,被一片树叶吓成这样,”

廖家珺羞得立刻转过了头去:“就是……这个东西吗,”

“沒错,”

“既然沒虫子……你还过來摸,”廖家珺回想起刚才的情景,脸色不由得更红,如同熟透了的苹果,

“是你让我來的,”

“既然就这么一片叶子,你还摸这么久,”

“这个……”苍浩被这么一呛,还真沒什么好说的了,

“行了,你回车上去吧,”廖家珺第一次被异性如此触摸,心一直在狂跳,都不敢看上一眼苍浩,

苍浩只得起身离开:“你不回去,”

廖家珺很委屈地大叫了一声:“人家……才一半……”

“知道了,”苍浩也有点恍惚,回到车子这边,这才发现手上还拿着刚才那片叶子,

苍浩下意识回头看了看远处的廖家珺,无奈的把叶子给扔了,抽了一根烟后,在车旁找了个地方解决自己的内急,

刚好这个时候,廖家珺回來了,苍浩找的地方正好侧面对着廖家珺走过來的方向,正前方是一棵树,

结果,廖家珺走过來的时候沒注意到苍浩,到了车前一侧脸刚好看见苍浩:“你干嘛呢,”

苍浩一下子傻了,马上的,廖家珺明白过來,也是傻住了,

苍浩憋了许久,本來正在畅快淋漓,结果被廖家珺的目光把那股湍急的水柱给截断了,

半晌之后,廖家珺似乎回过了神,连忙退回车子里:“你继续……”

苍浩这才想起,自己事情还沒进行完,见廖家珺缩回车里,连忙把剩余的部分倾泻出去,

整理好衣服,苍浩重新坐回到车里,慢慢把车了倒转了一个方向,然后向山脚下驶去,

这一路上,两个人都不再说话,车内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气氛,让两人都有点喘不过气來,

过了一会,廖家珺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沒头沒脑说了一句:“辛苦你了,”

“沒事,打击犯罪分子,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苍浩也不知怎么就想起那片叶子,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廖家珺寒着脸问:“你笑什么,”

“你怎么会把叶子当成虫子的,”

“哼,”廖家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被看了笑话不说,还被苍浩摸了那个地方,这可真是羞死人了,

“别生气,我随便说说……”

“沒生气,”廖家珺在座位上挪了挪屁股,然后看向前方,微微皱起眉头:“我看还是呼叫特警队吧……”

“如果发现老巢,自然要呼叫的,”苍浩隐隐感到身体有些不适,趁着廖家珺不注意,拿出两片药放在嘴里吃了下去,自己是真沒有精力战斗了,还是交给特警队比较好,

廖家珺正要说什么,突然喊了一声:“停一下,”

苍浩停下车子,看了看廖家珺:“怎么了,”

廖家珺微微半站起了身:“你……转过身去,”

苍浩很奇怪:“你要干嘛,”

廖家珺推了推苍浩:“转过身去,”

苍浩不明就里,只好转过了身子,

廖家珺立即解开裤扣,把手伸进屁股后面的内裤里,四处摸了摸,

沒有什么异样,她摇了摇头,重新扣好裤扣,小心翼翼尝试着坐了下來,

可屁屁立即传來一阵刺痛,她登时打了一个激灵,不由得“啊”的低呼一声,从座位上弹了起來,

“怎么了,”苍浩一直看着外面,

“我屁股上……好象扎了根刺……”廖家珺哭丧着脸,本來只是小便,沒想到惹來的麻烦有点大,

“把它拨掉呀,”苍浩忍不住又想笑,上一次在多林寺,这位警花就被刺给扎了,这才过了多久,历史就重演了,看來臀部太丰满了也有弊端,

廖家珺再次解开裤扣,把手伸到屁屁上,又是到处乱摸了一通,

过了一会,她终于锁定了刺痛所在的位置,可摸來摸去却沒摸到什么,

苍浩半天沒敢转身,见廖家珺也沒什么动静,又追问了一声:“怎么样,拨掉沒有,”

廖家珺非常沮丧:“摸不到……”

“那怎么办,总不能去医院吧,”

“算了,忍着吧,”廖家珺噘着嘴,气呼呼的道:“你转过來吧,”

苍浩转过身:“好点沒,”

廖家珺坐了一会,又半站起身來:“不行,疼啊……”

“这样吧,你趴到后面座位上去,我帮你拔刺,”

廖家珺想了半天,好象也只能这么办了,于是小心翼翼地钻到后面的座椅上,然后趴在了上面,

苍浩瞥了一眼,发现廖家珺的裤子上好象粘了些东西,

廖家珺自己也觉察到了,用手在屁股后面摸了摸,随后突然“啊”地叫了一声,随即立即收回手指:“果然有刺,扎到我手上了,”

“我看看,”苍浩拉过廖家珺白嫩的小手,仔细看了起來,发现手指前端果然有一根很细的刺,大半刺进了皮肉里,应该是仙人掌之类植物留下的,

苍浩用指甲掐住那根刺,然后小心的拨了出來,这让廖家珺的眉头总算舒展了一些:“谢谢你啊,”

“你蹲下的时候,裤子蹭到仙人掌了,”苍浩跪在前排座椅上,正对着廖家珺,说道:“你先别动,我帮你把裤子外面清理一下,可能还有,”

席韶趴在后排座椅上,乖乖地一动不敢动,裤子紧紧绷着丰硕的臀部,在正中央陷下去形成沟壑,

苍浩咽了口唾沫,努力抑制着冲动,认真看了看廖家珺的屁股,发现上面果然粘着很多细小的刺,

可能是廖家珺刚才解手时,这些细刺沾在外裤上面,等到她坐下來之后,刺在了屁股上面,

“别动,有点不太好弄,”苍浩只要一不小心,就会把刺扎在自己手上,所以格外小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苍浩慢慢的把所有刺一一取下,全扔到了车窗外,

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再沒有什么刺,苍浩这才停了下來,

也是直到这时候,苍浩才发现自己无意中一直摁着廖家珺的屁股,于是连忙把手缩了回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