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历史重演/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廖家珺沒感觉到有什么不对,问了一句:“弄完了,”

“嗯,是啊……”苍浩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着,一边回忆着刚才手上感到的那种温软,

廖家珺的屁屁肯定很白,从裤子外面看形状,应该也很丰满,

苍浩忍不住又往上面多看了两眼,廖家珺刚好转回头來,正看到了苍浩的目光,

廖家珺连忙低下头:“也不知道裤子里面有沒有……”

“在这里也沒办法仔细检查,你先忍着吧……”

廖家珺红着脸闷闷地说了一句:“怎么沒办法仔细检查……”

苍浩撇了撇嘴:“那么你得把裤子脱了,”

“这……”廖家珺的声音低了下去,似乎在做思想斗争,

苍浩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廖家珺的屁屁,不知道为什么,心开始狂跳,

刚才廖家珺方便的时候,虽然苍浩摸了一把,但毕竟沒敢使劲,更沒能一饱眼福,

苍浩连忙转过了身,努力不去看廖家珺,以免自己的想法变得更加龌龊,

“沒想到你还业余能当妇科大夫……”廖家珺抬起了头來,虽然这么挖苦苍浩,却还真沒有当着苍浩面把裤子脱下來的勇气,

“我一定是称职的妇科大夫,”苍浩叹了口气,想说点什么,又咽了回去,

“见鬼……”廖家珺咬着嘴唇,表情看起來很烦乱:“怎么……感觉现在……比刚才还要疼,”

苍浩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有不说话,

“要不……”廖家珺红着脸看了苍浩一眼,鼓足了勇气道:“你还是帮我看看吧,我不***,”

刚才是隔着裤子,现在廖家珺决定脱了裤子,这个进步很大,让苍浩很高兴:“随便你吧……”

廖家珺瞪了苍浩一眼:“那你还坐在那里干嘛,”

“开始了,”苍浩摩拳擦掌,准备在野外施展自己业余妇科大夫的手段,

两个人來到车子后排座,可也就在这个时候,还沒等廖家珺脱掉外裤,苍浩发现不远处走过來一个人,而且还是认识的,

廖家珺也看到了,立即下意识的招呼了一声:“刘天生,”

原计划要跟刘天生在附近会合,廖家珺手机开着定位,刘天生终于赶了过來,

刘天生昨天忙了一晚上,一直都在办案,而且沒开车,是租车过來的,刚才,为了避免暴露廖家珺,他在很远的地方下了车,一路步行,此时已经非常累了,结果也就沒注意到苍浩和廖家珺两个人神态不对劲,只是问了一句:“有什么发现吗,”

“还沒有,估计要上山搜索才能有发现,”廖家珺急忙道:“也不知道附近有沒有犯罪分子巡逻,等再走一段路,我们就不要开车了,最好再分开行动,人少,目标才小,”

廖家珺正说着话,突然车前黑影一闪,廖家珺下意识的拔枪出來,还沒等瞄准,却见有一个人站在了车旁,

是今野晴,穿着一条牛仔裤,上身是紧身夹克,

也不知道她用什么交通工具,反正一直守在附近,行动很迅速,

因为是跟踪,而不是狙杀,所以她沒带硕大的巴特雷,不知道身上带着的什么武器,反正乍看起來就像普通的路人,

今野晴也不用招呼,直接上了车,嘿嘿一笑:“刚才你们在车里搞什么了,”

似乎今野晴刚才看到什么了,廖家珺急忙道:“沒什么……”

“是吗,”今野晴又是嘿嘿一笑:“怎么我好像看到有人在别人屁股上摸來摸去,”

说着话,今野晴冲着苍浩挤了挤眼睛,那样子很是调皮,

苍浩却是被气坏了,这丫头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什么话当面都敢说,

偏偏刘天生不知趣,傻了吧唧的问了一句:“谁摸谁了,”

“沒什么,就是……”廖家珺觉得在刘天生面前,自己这个上级实在颜面无存,可偏偏又不得不解释一下:“刚刚才我身上扎了两根刺,”

“哦,”刘天生沒再追问,只是对苍浩道:“人都到齐了,是不是可以上路了,”

这刺是沒办法拔了,苍浩只好回到驾驶位上,把车子发动起來,

一路上,廖家珺不住的皱眉头,看起來屁股扎的刺很是难受,

苍浩心里一个劲偷笑:“这特么是什么植物,真够YD的……”

车子又开出去一段路,刚好前面有一道坎,车轮短暂悬空,随后落下,

廖家珺惊叫了一声,满面痛苦,从座位上弹了起來:“停车,马上停车,”

“你再忍忍吧,”苍浩觉得,刚才已经停车一次,而且还上來了两个人,再停车会让这辆车显得很可疑,

廖家珺却坚持道:“不行……忍不住了,你快停车……”

苍浩只得把车子停下:“子弹不能击败我,倒是被两根刺击败了,”

廖家珺有点火了:“你能不能别说了,”

听到廖家珺发火,今野晴更火:“喂,是你在求我们办事,你能不能端正一下态度,”

刚才今野晴说摸屁股那话,本來就听让廖家珺生气,这会儿廖家珺更气了:“少废话,配合警方办案,这是你们作为公民的义务,”

今野晴轻哼一声:“我们这些公民也挺可怜,根本沒权利,只剩义务了,”

“你怎么说话呢,”

今野晴反问:“我说错了吗,”

“等一等……”廖家珺眼珠一转:“你好像是东瀛人吧,你又不是华夏人,干嘛干涉我们内政,”

两个女人越吵越有趣,苍浩有些忍不住要笑出声:“好了,别吵了,到底走不走,”

“等等……”廖家珺又皱了皱眉头:“我……先处理一下,你们不要回头啊,绝对不许回头,”

廖家珺跟今野晴坐在后排,苍浩和刘天生在前面,

今野晴自然是不屑看的,刘天生服从命令立即把目光看向正前方,倒是苍浩时常从后视镜瞥上两眼,

只见廖家珺半站起身,悄悄解开了腰带,一只手提着裤子挡着前面以防走光,另一只手伸到了屁屁后面摸了摸:“见鬼……真疼,”

今野晴低声说了一个字:“该,”

就想苍浩说的一样,几根仙人掌的刺,把大家弄得火气都很大,搞得这一次追踪很不顺利,

过了很久,廖家珺还沒弄好,苍浩忍不住催促道:“你们能不能快点啊,我们还要赶路……”

廖家珺更烦燥了:“催什么催,,”

“好,随你,继续吧,”苍浩撇了撇嘴,下意识地看了今野晴一眼,

今野晴始终撇着嘴,也不看廖家珺,苍浩突然明白了,其实她是有意说刚才那话,

因为警方的工作,把今野晴一个人派到荒山野岭,这都过去一整夜了,也不知道今野晴有沒有休息,更不知道是不是吃过饭,

廖家珺见面之后,连声“谢谢”都沒有,所以今野晴有点不悦,

苍浩也懒得调和,随便两个女人怎么拌嘴,当下最大的问題是,笔架山这里到底有沒有红魔的老巢,

如果真的有,那么附近很可能有红魔的眼线,车子一路开过去倒还好说,这么走走停停的很是可以,沒准已经被眼线注意到了,

苍浩越想越烦,索性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点上一根烟抽了起來,

刘天生也下车了,冲着苍浩使了一个眼色,两个向远处走了一些,

刘天生管苍浩要了一根烟,抽了一口:“谢谢你了,本來是我们警方的工作,却需要你冒这么大奉献,”

“你可比你的上司会说话,”苍浩笑了笑,向车子那边斜睨了一眼,

估计廖家珺可能是太难受了,犹豫了片刻,索性脱了外裤,随后转过身去,用手机摸索着被刺到的地方,

过了一会,车门一响,今野晴下來了,向苍浩这边走了过來:“这个女人真麻烦,”

“她在干嘛,”苍浩恶意的明知故问,想听听今野晴会怎么说,

“拨刺呗,”今野晴好象沒觉得有什么,很直率地说了出來,

“怎么拨,”苍浩口水快要流下來了,感觉真是太可惜,自己不能现场观摩,

“还能怎么拨,”今野晴觉得苍浩问得有些奇怪,大概是话里有话,

“我……是说,过了这么半天,刺可能已经完全扎了进去,需要专业手段才能处理,”苍浩撇了撇嘴:“广厦野外有很多带毒的植物,”

“随便她吧,”今野晴无所谓的耸耸肩膀,看了苍浩一眼,说道:“估计她自己是也沒什么办法,不过她那姿势……我实在看不下去,”

苍浩故意装糊涂:“什么姿势,”

“还用说吗,”今野晴反问:“你平常不是沒少看我国的电影吗,”

“你这丫头……又乱说话……”苍浩听到这话,心不由得开始狂跳,这么火辣的场面看不到,自己实在是太郁闷了,

“别说她们了,说说咱们吧……”长呼了一口气,今野晴万般无奈的道:“这个样子很容易被红魔集团发现,”

苍浩也是耸耸肩膀:“沒得办法,”

今野晴可能太气愤了,说着就骂了起來:“这个笨蛋警察,实在太耽误事了,”

其实今野晴说的沒错,按照苍浩原定计划,直接开车靠近山脚,然后就弃车登山,步行搜索是否有可疑的地方,而眼下这种搞法很容易出麻烦,

今野晴气鼓鼓的又说了一句:“也不知道她屁股怎么那么容易扎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