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神秘别墅/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人听好了……”深吸了一口气,苍浩沉着吩咐道:“现在开始,大家说话要尽量压低声音,走路要尽可能不发出声响,还有,要形成散兵线,每个人至少间隔十米左右,”

苍浩要求形成散兵线,主要是防备突然遇到敌人时,对方使用爆炸性武器,

相互之间保持一定距离,可以把爆炸带來的损伤降到最低,这是一个战场常识,

也正因为如此,国产某些神剧才显得很二B,冲锋的时候肩膀靠着肩膀,胸膛贴着后背,一大坨肉往人家枪口上压,实在太体贴人家的兵工厂了,

不过,苍浩此时的这个安排却落空了,因为 刚好这个时候,瞥见不远处好像有一堵墙,

这堵墙应该很久沒人维护,已经被灌木丛和各种藤蔓掩盖住,只是在绿色叶子的缝隙中露出一点红砖的颜色,

“有建筑,”苍浩围着墙走了一圈,发现好像是一座院子,留有一扇门,差不多也快被植物覆盖了:“看來我们还真找对地方了,”

苍浩轻轻一推,门沒关,于是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里面是一个面积不大的院子,还有一座二层小楼,

这有点像是一栋小别墅,看起來年久失修,到处积满了灰尘,

在下午的阳光下,处处透瘆人的寂静,看起來格外的诡异,

到处检视了一下,不见有人,其他人很快也跟了进院子,

这栋别墅有点阴森森的,刘天生胆战心惊问了一句:“会不会是鬼屋,”

“你相信鬼,”苍浩瞥了一眼廖家珺:“你作为刑警能不能专业一点,你肯定接触过人体解剖,去过太平间…………那会都沒在乎,这会有什么可怕的,,”

刘天生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是啊……”

廖家珺虽然是女性,却沒有那么柔弱,直接分析道:“如果是红魔集团的基地,兴建这样的工程肯定要引起注意,但这种荒山野岭的地方,附近又沒有村民,为什么盖别墅呢,”

“不,不……”苍浩冷笑着摇了摇头,从地产行业角度解释了一下:“常有人到郊区偷偷的私搭滥建,管理部门一旦发现,通常会强拆,但如果业主打点一下,通常也能摆平,我估计这里最初就属于这种情况,至于后來落到什么人手里就不好说了,”

今野晴接了一句:“看來今天我们來对地方了,”

几个人在院子里说话,这个时候,刘天生走到屋子里,结果刚看了一眼,便是一声奇怪的叫声:“怎么回事,”

“怎么了,”廖家珺掏出枪,一个箭步冲过去,

本來以为刘天生遇到危险,或者发现了什么,可廖家珺看到房间里面的场景,却也是惊呆了:“这……怎么回事……”

房间里面沒有鬼,也沒什么恐怖的东西,却仍然有些诡异,

一层楼进门后是一个非常宽敞的房间,整个房间全部打着木头架子,看起來像仓库,而架子上摆放的全是酒坛子,

今野晴一瘸一拐走了过來,拿起一个酒坛子看了看,又晃了晃:“是空的,”

这些都是很普通的酒坛子,造型古香古色的,坛口用红纸封着,外面刷着漆,注着某个厂家的商标,

这几年市面上常见类似产品,都是纯粮食酿造的,不过一般都是散卖,酒坛只是个容器,

如果不是出现在这么诡异的地方,这里有点像是酒厂的仓库,随时都可能在里面注满酒然后拿出去销售,

今野晴挠挠头:“难道附近有什么酒厂把这里当仓库了,”

苍浩笑了笑:“仓库,当然离生产线越近越好,为什么要修到山上呢,这里交通不便,连条人走的小路都沒有,呆着沒事搬酒坛子玩,”

“那这是怎么回事,”今野晴更费解了:“如果这里真是红魔基地的话,为什么会放着一堆酒坛子,难道红魔是酒鬼,”

“答案在里面,”苍浩笑了笑,揭开一个酒坛的封口,递给廖家珺,

坛子里面是白色的,不像装过任何液体的样子,更沒刷漆,

廖家珺闻了一闻,用手指在坛壁刮了一下,脱落下來一点白色粉末,

廖家珺马上明白了:“这……是海咯因,”

“用某种溶剂让海洛因形成固体,然后制成酒坛,这样便于储藏和运输,当然更便于藏匿,”顿了顿,苍浩分析道:“我估计,这是加工还沒完成,如果坛子里面也刷上一层漆,真的装上酒,再跟真酒放在一起,你们警方搜查到了,肯定是想到坛子里面藏着毒品,谁会想到坛子本身有问題,”

廖家珺倒吸了一口凉气:“苍浩……谢谢你,如果沒有你,我们哪能想到这些,”

今野晴更是冲着苍浩一挑大拇指:“老大你真高,”

“你加入血狮雇佣兵比较晚,如果再早一些的话,你就会跟毒贩子打过交道,也就会知道用來藏匿毒|品的办法实在太多了,”顿了顿,苍浩问廖家珺:“这些毒品值多少钱,”

这个时候,廖家珺表现出了专业素养,掂了一掂就大致知道酒坛分量多少,去除一定的损耗,乘以这里酒坛的总数,结果马上冒冷汗了,

“如果是按市场上的零售价……”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惊讶的道:“这里的毒品,总价只怕过亿……”

苍浩听到这话,而是银行的保险库,一个箭步窜过去,抓起一个酒坛就塞到怀里,随后又抓起一个拎着就往外跑,

廖家珺急忙拦住:“你要干什么,”

“拿出去卖钱,”

“你开什么玩笑,,”廖家珺用力把酒坛抢回來,放回了远处:“你有沒有想过,我们找对地方了,这里真的就是红魔基地,”

苍浩眼珠通红:“少了两个他们是不会发现的,”

“可这些都是罪证,你这样做是违法的,”廖家珺斩钉截铁的道:“苍浩你别忘了,你是很有正义感的,你今天跟我们一起搜索到这个地方來,就是为了不让毒品继续毒害社会,”

苍浩听到这话,有些冷静下來:“对不起,最近缺钱……话说你们警方能不能给点奖金,”

廖家珺沒回答苍浩的问題,而是警惕的看了看周围:“这里肯定有人看守,刚才的那堆火,可能是他们在焚烧文件,现在沒人可能是暂时离开了,”

“沒错,”刘天生点点头:“这里平常不像有人管理的样子,他们可能是不定期來,现在要想想我们怎么办,”

苍浩一直背着今野晴,有些累了,直接在地上坐了下來:“大家说呢,”

刘天生提出:“对外联系中断,沒办法呼叫特警队,可犯罪分子刚离开,如果我们现在出去,就可能碰到他们……所以我觉得不如在这里等等再走,顺便也好把这里的情况进一步调查清楚”

廖家珺坐到苍浩身边,半侧着个身子,估计是有一半屁屁疼:“我也觉得这样安排比较合适,”

“那我再看看,”刘天生说罢,向二楼走去,

今野晴有点好奇,也到处溜达,完全不顾脚踝还隐隐作疼,

苍浩也不管今野晴,过了一会,慢慢向廖家珺摸了过去,很快就摸到了软绵绵的身体,

廖家珺轻轻推了两下,苍浩沒放开,她也就沒再推了,任由苍浩把自己整个抱进了怀里,

苍浩上下其手,很快把手伸进衣服,

这是一个封闭的房间,除了天窗吝啬的射进几率光线,周围几乎沒有任何光源,

房间也很静,就像一句很狗血的话说的,安静得掉下一根针都能听到,

廖家珺尽量压抑着呼吸,不让发太大声响,身体的快感正在黑暗中慢慢积累,

苍浩则在积累yuwang,而且越发强烈,

很快的,苍浩把手伸到廖家珺的裤扣上,廖家珺很坚决地把手拿开了,

苍浩沒办法,只好继续抚摸,又过了一会,把手从背后慢慢探入裤子里,直接用手感受冰凉柔滑的肌肤,

廖家珺的情绪由此被推向另一个高峰,也就在她比较忘形的时候,苍浩的另一只手也沒有闲着,趁着廖家珺不备,迅速解开裤扣,

紧接着,苍浩双手把廖家珺的裤子往下一拉,这个动作有点大,发出了一些声音,廖家珺似乎被吓了一跳,

廖家珺想把裤子重新拉回去,但被苍浩阻止住了,很显然,苍浩准备在这里成就好事,

马上的,半透明的蓝色三角蕾丝内裤露了出來,苍浩继续在廖家珺身上來回抚摸,终于把廖家珺的情绪再次调动了起來,也不那么抵触了,

廖家珺沒有拒绝,而是用一声长长的叹息,压抑的回应了苍浩,

苍浩发现,廖家珺似乎已经做好准备,但廖家珺马上用小手挡住了苍浩,

同时,廖家珺的身体似乎又已经半融化开來,只等着苍浩,

可也就在这最关键的一刻,今野晴的声音传來:“老大你在哪,”

苍浩不耐烦的问:“干嘛,”

“你听到什么声音沒有,”

“沒……沒有啊,”苍浩说着,迅速站起身,刚好今野晴走了进來,

由于光线不好,今野晴沒发现什么异样,更沒注意到苍浩和廖家珺的脸上都带着春意,

今野晴一伸手:“把火机给我,”

苍浩在黑暗中,摸索着把火机递过去,今野晴连着打了几下都沒打着:“怎么搞的,”

苍浩下意识的问:“你要干什么,”

今野晴终于把火机点着,疑惑地向四周看了看,嘟囔了一声:“刚才听到有响动……”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