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戏假情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院子里搬运酒坛的匪徒已经收拾掉,接下來就是干掉院子外放风的匪徒,苍浩决定故技重施,

“废话这么多,还不快点分开腿,”苍浩眼神严肃,心里却是一阵快意,能借这个机会好好折磨一下这个警花,也算是出了刚认识时那口恶气,

“王八蛋,下流,”廖家珺嘴里小声的骂着,还是乖乖的躺下來,腿分开了点,只是美眸里却有了泪光,

苍浩一愣:“至于这么委屈吗,”

“都沒男人碰过我的手……”廖家珺轻哼一声:“我这都是为了办案,沒办法……”

听廖家珺这么一说,苍浩反而懒得客气了,直接双手一分,就将廖家珺的大腿分开,

小底裤有点透明,看着朦朦胧胧的,这才是真正的美,让苍浩的心欢快跳了起來,

廖家珺美眸含泪,带着哭腔:“混蛋……你……你乱看什么,”

“对,就这样……保持着……”苍浩吞了口唾沫,欺身压了上去,

“不要……不要,别碰我……你这个混蛋……”廖家珺的声音有点大,眼泪已经滑落出來,让人分不清到底是演戏还是真的,而苍浩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马上的,苍浩将头脸凑了上去,噙住了廖家珺柔嫩的耳朵,轻轻的呼了一口热气,

网上的攻略说,女人的耳朵是敏感点,苍浩记住了,

“不要……痒啊……”廖家珺是真感到痒,苍浩口中的热气毫不留情灌入耳中,让她麻痒难耐,

网上攻略很多还是靠谱的,耳朵确实是女人天生的敏感地带,即使廖家珺恼恨苍浩借机占自己便宜,生理上却是排斥不了这舒爽的麻痒,

苍浩的喘息粗重起來,一时间血脉贲张,腰身迫近之处,能感觉到廖家珺最具弹性的地方,

演戏会演出火,苍浩的小腹已经开始有火苗上窜,qingyu如同青春一样躁动起來,

十分不合时宜的,在这最危险的关头,春色正在蔓延,

“别……你别亲我……”廖家珺的脑袋向后仰着,想躲避苍浩的骚扰:“你是不是当真了,”

可这样一來,廖家珺让自己丰满的胸部更加挺拔,下面也更加靠前,

占便宜的机会來了,苍浩沒有错过,嘴唇从廖家珺的耳背开始,慢慢搜索到白皙粉嫩的脖颈,

苍浩的腰身放肆的压了上去,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沒给两人留下一丝缝隙,

廖家珺的小嘴里轻呼着:“不……你不能这样……”

廖家珺又羞又恼,发现自己自己正在被苍浩轻薄,本來是为了吸引匪徒才这么做,看这架势苍浩还真想把自己就地给办了,

廖家珺的演技固然不错,可苍浩却是戏假情真,

但是,苍浩沒有忘记自己应该做什么,一边贪婪嗅着廖家珺的体香,同时却继续观察着匪徒在做什么,

此时的廖家珺衣衫不整,胸脯半露,胸罩眼看就要掉下來了,

机会难得,苍浩索性把脸埋了进去,摩擦着廖家珺胸前的饱满,

廖家珺足够有料,所以穿的胸罩很薄,但苍浩还是嫌厚,

两个人这一番动作,弄出了不小的动静,吸引了门前的匪徒,这也正是苍浩要的,

有两个专门走出去把风,不负责搬运酒坛,防止苍浩这边有接应,

此时,苍浩压在廖家珺身上,身体又被房门大半遮挡住,匪徒也看不出苍浩是谁,

一个匪徒骂了一句:“我擦,怎么搞到这來了,这不是故意气咱们吗,”

苍浩眼角的余光瞟着两个匪徒,小声的催促廖家珺道:“喊,大点声喊救命……”

“啊……救命啊……混蛋,不要啊……”廖家珺的声音哀怨又凄楚,还带着愤恨,当真是在骂苍浩,

苍浩恬不知耻的在廖家珺的胸脯上摩挲,廖家珺用力挣扎,却沒有后退的地方,

无奈之下,廖家珺的小手抓住苍浩的耳朵,用力一拧,

“痛,”苍浩赶紧捉住廖家珺的手,小声道:“快放开,”

“别碰我……”廖家珺继续表演,然后低低的对苍浩说了一句:“你活该,”

把苍浩拧痛了,廖家珺颇有点得意,叫声竟然有了一丝娇媚之意,

很快的,一个匪徒向这边走过來,苍浩立即告诉廖家珺:“靠,來了,快放手,”

廖家珺悻悻地松开苍浩,小嘴还在哼哼着,面容有了些迷离,

她的演技确实不错,懂得用声音配合着來勾引匪徒,声音在惊慌中带着一丝媚惑,

不知道的人听见了,好象苍浩已经进入她的身体,叫喊声夹着微微的喘息,

苍浩心脏猛跳,觉得这朵警花叫声铁定好听,动作开始变得更加露骨起來,

廖家珺的小手无力推着苍浩的肩膀,可是沒用,怎么也躲不开,

苍浩摩挲的动作越來越大,喘息很粗重,热气阵阵扑面,这让廖家珺感觉苍浩是故意的,

苍浩很放肆,廖家珺的心里有些恼,但身体上的反应却越來越强烈,很快的,她的喉咙发出暧昧的嘤咛,

一个匪徒已经走了过來,不耐烦的喝道:“艹,你们过分了吧,跑我们眼皮底下玩,”

对方上当了,苍浩继续着自己的动作,用暧昧的姿势赤赤果果上演活春宫,

廖家珺看见了匪徒的眼睛,双眸发出兽性的光芒,似乎也想要参与进來,

廖家珺的美眸露出迷离,适时的叫唤了起來,身体更是不住扭动着,

这叫声荡人心魄,让匪徒的喉咙一阵收缩,把注意力全放在廖家珺身上,更加忽视了苍浩,

苍浩的动作更大了,可突然间,身体又突然静止,随后重重的压在廖家珺的娇躯上,

“真重啊……”廖家珺喉咙里有点含糊,娇腻的声音让苍浩心里一荡,

廖家珺羞红着脸,不过苍浩的样子是装的,而匪徒果然被吸引了,慢悠悠的靠近过來,

苍浩看似很软的身体,却随时准备爆发,

苍浩吃力的撑起身体,下面万分不舍的离开廖家珺诱人的地方,眼角已经瞟到了匪徒的鞋,

“喂,”匪徒不耐烦的道:“玩的爽吗,是不是该换人了,,”

苍浩起身,转身的一瞬,胳膊大幅挥出,

匪徒正贪婪的盯着廖家珺半遮半露的诱人身体,也就在与此同时,寒光闪现,

马上的,匪徒的瞳孔在收缩,感觉的喉咙处有一股凉意,还有一丝奇妙的痛苦,

他想要说点什么,但涌上來的血瞬间填满声带,根本无法发出声音,跟着意识在瞬间模糊,身体慢慢倾倒,

苍浩迅速的扶住匪徒尸体,轻轻的放在门旁,轻轻呼了一口气:“他们的匕首还真锋利,”

廖家珺对苍浩的杀人手法已经麻木,如此干净利落的夺取一个人的生命,纵然廖家珺当了好几年的警察,也从沒见过,

同时,廖家珺更沒忘记苍浩对自己放肆的轻薄,还恼恨于自己在苍浩的身下竟有了某种快感,自己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苍浩听着廖家珺娇媚婉转的嘤咛,看着廖家珺恼怒生气的神情,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苍浩尴尬的收回了手,沒敢再碰廖家珺,

“喂,”另外一个留在大门那里的匪徒,发现同伴走过去之后沒动静,高喊了一声:“艹,你们玩什么呢,能不能别当我的面,,”

苍浩捂住嘴,含混不清的说了句什么,

匪徒沒听清,狐疑的往前走了几步,谁说话呢,

苍浩使了一个眼色,廖家珺适时的又喊了一声:“救命啊,”

这个匪徒被这个声音一激,竟然流出了鼻血,

“艹,不管了,”匪徒精虫上脑,快步走过來,

苍浩依然躲在门后,肌肉在紧绷,呼吸变得沉稳而又规律,全身已经达到最佳的攻击状态,

就在匪徒迈步进门的同时,苍浩从后面迅速靠近匪徒,右手很友好的攀附在肩膀上,

匪徒下意识把苍浩当成自己同伴,转过头來就要问:“你们搞什么呢……”

突然间,苍浩的眼神变得犀利,寒光随之在瞬间闪现,

匪徒沒來得及说话,瞳孔只闪了一道森寒的光芒,一闪即逝,喉管已经被切开,身体來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这个匪徒的身体非常强壮,压着苍浩重重倒在地上,喉咙里的血液泊泊流出,喷在了苍浩的身上,

“解决了,”苍浩有点虚脱,很吃力的推开匪徒的尸体,站起了身子,

廖家珺也松了一口气:“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苍浩正要说话,突然看见了一个黑影,速度很快,敏捷异常,瞬间闪到廖家珺的面前,

“还有人,”苍浩心里大叫不妙,

廖家珺在一愣之间,已经黑影硬生生的隔断,随即被牢牢控制住,

“小子,行啊,”黑影冷冷一笑:“竟然把我的兄弟都给解决了,”

黑影说着话的同时,把手枪抵在廖家珺的太阳穴上,另一条胳膊紧紧的箍住廖家珺的喉咙,

他这一动作,上衣掀起,露出腰间有个黑匣子,

廖家珺立即对苍浩喊道:“他身上有炸弹,”

这种级别的毒贩只要被抓到就必死无疑,加之他们如果泄露了同伙的信息又会被报复家人,所以身上通常会携带自杀装置,

这是要大家一起死,苍浩的后背泛起冷汗,廖家珺命悬一线,

“别动……都别动……”劫持廖家珺的匪徒狂喊道:“只要敢动一下,大家一起见阎王,”

百密一疏,苍浩之前根本沒注意到这个匪徒,寻找出手的机会,

苍浩不住计算着自己跟对方距离和角度,身后的冷汗不由得再次泛起,以自己的身手,可以夺取身上对方的爆炸装置,却沒机会夺走廖家珺太阳穴上的枪,

苍浩分身无术,无论怎样做,都不能避免对方伤害廖家珺,也就是说廖家珺生还的希望几乎是零,

双方对峙着,这里边的安静异常,透着骇人的诡异,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苍浩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实在不好动手,对方枪口死死的抵在廖家珺的太阳穴上,就算自己动作再快,也沒有子弹快,

苍浩看了看廖家珺,廖家珺也正看着苍浩,

廖家珺的目光很镇定,好象一点都不惊慌,此时她丰富的眼神里露出对苍浩的无限信任,

这种眼神让苍浩一阵心痛,眼神抹过一丝绝望,

纵然自己可以反戈一击,击败匪徒,但也沒办法逆天,人不可能跟物理学、化学上的所有定律作对,

现在苍浩必须做出一个选择,到底是打掉手枪,还是夺过爆炸装置,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如果躲过手枪,匪徒引爆炸药,这里的所有人都要完蛋,

那么就只能牺牲廖家珺一个,直接躲过爆炸装置,苍浩不敢搏,因为搏不起,

马上的,廖家珺读懂了苍浩的眼神,她很聪明,明白苍浩要放弃自己,

“混蛋,”廖家珺暗骂了一句,她不怕死,但是不甘心,自己沒理由就这样死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将來政府想要追封烈士都找不到遗体,

匪徒感到了廖家珺的不甘,立即威吓道:“别动,否则你死定了,”

廖家珺豁出去了:“看见对面那个男人了吧,你别看她人模狗样的,其实是个混蛋,让我骂他一顿,求你了,等我骂完,你随便开枪,”

匪徒沒想到廖家珺提出这么一个要求,倏地一愣,而廖家珺立即骂开了:“苍浩,你混蛋,你王八蛋,你今天要是救不出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苍浩很冤枉:“我特么就是一屁民,你才是警察,营救人质不是警察的工作吗,”

“我……那你刚才为什么杀匪徒,既然你管了,就要管到底,”

苍浩神情暴怒,跨了两步:“你信不信我甩手走人,”

廖家珺的脸蛋煞白,娇躯微微的颤抖,脚下有点发飘,眼看要站不稳:“你要是敢走,我就告你妨碍公务,”

苍浩又往前走了两步:“你特么讲理不讲理,”

匪徒被这对男女惊呆了,片刻之后,暴喝一声:“都特么别吵了,这里谁说了算,,”

苍浩和廖家珺一起冲着匪徒吼道:“你闭嘴,沒你事,”

匪徒被气坏了:“你们特么有病啊,”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