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千钧一发/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刚说出口,苍浩突然扬手,把匕首射在匪徒持枪的手腕上,

与此同时,苍浩一个箭步冲过, 把爆炸装置夺了下來,

这两个动作只在一瞬间,几乎同步完成,廖家珺根本沒看清楚,

匪徒感到手腕一阵剧痛,正想要引爆,却发现腰间空荡荡的,

“你……”匪徒被惊呆了,几乎忘记了手腕上的疼痛,苍浩表现出的速度简直不像是人类应该有的,

苍浩抓住匪徒手腕上的匕首,用力抽出,跟着刺在了匪徒的喉咙上,

一股血箭从喉咙射出,匪徒倒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看着苍浩,充满不甘,随后胸膛渐渐停止了起伏,

“天啊……”廖家珺终于放松了,结果身子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苍浩靠上前,手臂轻揽,将廖家珺拥靠在怀里,

苍浩的手摩挲着廖家珺美丽的秀发,说不出的温柔,与往日那个傻了吧唧的屌丝截然不同,

廖家珺在苍浩的安抚下,情绪逐渐平静,身子不再颤抖,

鼻息间,廖家珺嗅到苍浩身上的男人气息,这个带來一种温暖踏实的感觉,

廖家珺有点喜欢苍浩身上的味道,直到过了良久,才恢复了神智:“见鬼……不对啊,我怎么在他怀里,”

廖家珺还是有点迷醉这种感觉,可是马上又想起苍浩差点放弃自己,一时间,她的心灵受到了伤害,

恼恨之意油然而升,她一声不吭,张开樱桃小口,冲苍浩的胳膊狠狠咬了下去,

苍浩正沉醉于廖家珺的身上的柔软与醉人馨香,突然感到胳膊传來火辣辣的巨痛,蹭的一下跳了起來:“你属狗的吗,”

“混蛋,”廖家珺咬着不松口,嘴里发出含糊的声音:“你知道我为什么咬你,”

“快松开,别误事,还有匪徒沒解决,”

“随便吧,我不管了,反正要死大家一起死,”

苍浩无奈的提醒道:“别忘了你是警察,”

廖家珺被这句话提醒了,最后死命的狠咬一下,最后终于松开,

苍浩感觉胳膊处一阵轻松,低头看到一眼胳膊,衣服上竟然有血迹渗,

苍浩郁闷至极,就抱廖家珺这么一下而已,竟然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一时间表情快要苦出水來:“你有病啊,”

“你有药啊,”廖家珺重重哼了一声:“你别以为我看不出來,刚才你想要放弃我,混蛋,”

苍浩听着廖家珺蛮不讲理的话语,过了一会,呵呵一笑:“这些话证明其实你也有普通女人的一面,”

廖家珺一时语塞:“什么,”

“我确实打算放弃你,但这是在刚才的情形下,最佳的选择,”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提醒道:“别忘了你是警察,”

“我……”

“你死了,是因公殉职,我要是死了,只能算是倒霉……”苍浩不再理廖家珺,快步向外面走去,

“喂,等等……”廖家珺追了上來:“哪里还有匪徒,你要干什么去,”

“这么多酒坛要运走,必须有交通工具,”紧张看了看周围,苍浩又道:“他们一定是开车來的,而且有人看守,就在附近,”

廖家珺用力点了点头:“说得对,”

苍浩看也不看廖家珺一眼,继续向院门口走去,猜测着外面会是什么状况,

廖家珺对苍浩的漠视很是不爽,想再次提醒自己是警察,可想起刚才的事情,好像自己这个警察也很弱,还真要靠着苍浩这个平头百姓來摆平这些匪徒,

小嘴撇了撇,廖家珺嘀咕着:“有什么不起的,你有本事,你怎么不当警察……”

苍浩回头瞥了一眼廖家珺,沒说话,而是向不远处一处草丛走去,

廖家珺不知道苍浩要干什么,跟了上來:“你干嘛去,”

“别出声,”苍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猫着腰在草丛里飞快穿梭:“咱们上來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前面三十米有一块空地,连着一条不太明显的车辙,如果他们的车沒停在山脚下,那么一定在那儿,千万别出声,”

廖家珺有点吃惊,这一路上苍浩背着今野晴,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却沒想到把周围情况全部了若指掌,

这栋别墅隐沒在一处植被最茂密的地方,如果不接近,从外部很难发现,

但围绕这一处地方,有些地方还是比较好走的,技术好的司机可以把小型车开上來,

果不其然,穿过这片草丛,可以看见不远处停着三辆越野车,经过改造的宽敞后备箱已经塞进去不少酒坛,两个匪徒正在车旁抽烟,

苍浩蹲在草丛中,如同蛰伏的猛虎,目光森冷的看着这两个匪徒,却沒有马上出击,

这些匪徒很聪明,他们把车子停在空地中间,周围沒有任何遮挡,

这也就意味着沒办法悄悄靠近,苍浩只要主动从草丛出去,就一定会被他们发现,,

同时对付两个人,虽然苍浩有胜算,可还是不想冒险,

最佳的方案,就是像刚才那样,吸引匪徒一个个走过來,然后一个个解决掉,

苍浩正寻思着怎么该怎么做,两个匪徒有些不耐烦了,其中一个说道:“妈的,一个个磨磨蹭蹭的,怎么半天了还不把货送出來,”

另一个匪徒努了努嘴:“你去看看吧,”

这个匪徒吊儿郎当的向别墅走來,刚好正对着苍浩和廖家珺所在的位置,

廖家珺有点紧张:“來了……”

苍浩再次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把手掌往下压,示意卧倒,

两个人很有默契,缓缓把身体放低,最后趴在地上,完全隐沒在草丛中,

刚好这个时候,匪徒已经走进草丛,不耐烦踢打着周围的乱草,

草丛足有半人多高,所以这个匪徒沒看到,苍浩就卧倒在他脚旁不远处,

苍浩始终一动不动,任由匪徒从身边走过,然后悄悄抬起头向车子那边看去,

另外一个匪徒嘴里叼着烟,拉开裤子拉链,转过身冲着旁边开始倾斜膀胱里的液体,沒注意到这边,

苍浩迅速起身,从身后接近刚走过去的那个匪徒,那个匪徒刚感到身后恶风不善,苍浩就把匕首滑向他的喉间,

匪徒一声不吭倒在地上,压倒了不少枯草,发出“哗”的一声响,

正在撒尿的那个匪徒听到后,立即觉察到情况不对劲,马上就要掏枪出來,

但苍浩的速度更快,直接把匕首投掷过去,洞穿了他的喉咙,

看着最后一个匪徒的尸体滑倒在地,苍浩长呼了一口气:“赢了,”

廖家珺下意识地问:“现在该怎么办,”

苍浩拉住了廖家珺完美的芊芊玉手,但感入手温润如玉:“现在回去看看那个赤毛,”

苍浩沒指望今野晴和刘天生帮忙对付匪徒,但这两个人也有工作,那就是看住赤毛,

说起來,刘天生既是男人,更是警察,却沒能给苍浩帮上半点忙,

苍浩出去对付其他匪徒的时候,今野晴把刘天生松绑开來,而这家伙还在昏迷着,

等到苍浩回到别墅里,刘天生倒是已经醒了,同时赤毛也醒了,

赤毛沒被绑起來,却被今野晴用枪逼住,一动不敢动,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赤毛冷冷一笑:“告诉你们,我还有很多小弟,他们一定会宰了你们,”

“你的小弟已经死绝了,”苍浩点上一支烟,懒洋洋的问:“要不要给你看看尸体,”

“什么,”

苍浩耸耸肩膀:“你的手下全死了,一个不剩,”

“你杀的,”赤毛倏地一愣,旋即又道:“小子,你够狠,不过红魔不会放过你们,”

苍浩呵呵一笑,突然拎起汽油,淋向赤毛的身上,

廖家珺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

苍浩乜斜了一眼廖家珺:“别管我,”

苍浩的表情如此凶狠,身上充满了戾气,廖家珺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你放过他吧……杀人是要坐牢的,”

“已经杀了好几个了,不差这一个,”苍浩放下汽油桶,深吸了一口气,房间里已经到处弥漫着汽油的死亡气息,

赤毛毫无惧色,冷冷的道:“有本事你就烧死我,”

“我这个人最怕激将法,”苍浩笑了,笑得非常和善,周身却充满了一股戾气:“某种程度上,我还是挺欣赏你的,事到如今了还沒有半点惧色,是个汉子,”

赤毛狂妄大笑起來:“老子自从走上今天这条路,就特么随时准备好了去死,你们这帮傻B警察敢死吗,”

“我不是警察,”苍浩蹲下來,笑看着赤毛:“我是雇佣兵,”

赤毛又是一愣:“雇佣兵,”

“像你一样,我当初刚走上这条路的时候,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抽了口烟,苍浩又道:“难道你们老大红魔沒跟你们提过我的名字,”

“你是谁,”

“苍浩,”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补充道:“血狮苍浩,”

赤毛沒说话,但明显打了一个激灵,

“现在咱们來正式认识一下……”苍浩冲着赤毛的脸上吐了一口烟:“我不是路人甲,但我也不是警察,你我之间是有交集的,你的老大红魔,真名洪妙雪,如果我跟你说洪妙雪跟我很熟会不会让你很惊讶,”

“别废话了,”赤毛等着苍浩,表情不断变化,从惊讶渐渐变得无所谓:“好,苍浩,今天我栽你手里,我特么认了,随便你怎么处置吧,”

“那我不客气了,”苍浩说着,抽出金手枪,抬手一枪,正射在赤毛的左腿膝盖上,

可以清楚的看到,赤毛左腿膝盖爆起一朵血花,毫无疑问膝盖骨已经粉碎了,

赤毛惨叫一声,身体不住的颤抖着,恨恨不已的看着苍浩,

廖家珺冲过來,一把推开苍浩:“你要干什么,”

苍浩反手推开了廖家珺:“你要干什么,”

“他是重要的人证,”廖家珺急忙道:“把他抓起來,带回去,也许会问出很多关于红魔集团的线索,”

“你问不出來,”苍浩说着,抬手又是一枪,射断了赤毛右腿膝盖:“他们这些人嘴硬得很,你就算把他扒皮抽筋,他也不会开口,”

赤毛在剧痛下颤抖着身体,却仍然发出咯咯几声笑:“沒错,苍浩,你还真了解我们,不管你们怎么做,我什么都不会说,还是省省吧,”

“所以我也不问你,”苍浩嘿嘿一笑,第三次扣动扳机,打碎了赤毛左臂肘,

这一次,赤毛沒有喊出声,这家伙确实有几分血性,仍然瞪着眼睛看着苍浩,赖宁色渐渐变得像一张白纸,

“够了,”廖家珺伸手要去夺苍浩的枪:“就算他什么不说,至少也应该尝试一下,也许会有线索……”

苍浩打断了廖家珺的话:“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会答应你,但这一次不行,”

廖家珺不明白:“为什么,”

苍浩一指今野晴:“因为她,”

“她,她又怎么了,”廖家珺刚说出口,就觉得这个问題多余,因为答案是很明显的,

“你也看到他刚才怎么对今野晴了,我们当雇佣兵的,对兄弟姐妹要无条件复仇,所以这位赤毛仁兄今天必须死在这,而且必须死的很惨,”苍浩对廖家珺说罢,转身问今野晴:“我看我这么做可以吧,”

今野晴揉了揉身上的伤口,微微一笑:“谢谢老大,”

廖家珺还想要分辨什么:“可是……”

“沒有可是,”苍浩再次打断了廖家珺的话:“听着,这是我们最根本的原则,谁也别想阻止,廖警官,如果你今天非要赤毛的活口,别怪我苍浩翻脸,”

廖家珺不知道还能说什么,眼角的余光刚好瞥到刘天生,急忙道:“你别傻站着,说点什么啊,”

今天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刘天生的承受能力,他面色苍白的站在那里,好像沒睡醒一样,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听到廖家珺的话,刘天生回过神來,忙对苍浩道:“你要想清楚,你这可是破坏警方办案……”

“这里沒有你说话的份,”苍浩掏出了另一支黄金手枪,瞄准了刘天生:“我再重复一遍,今天谁敢阻拦我,我苍浩就跟谁翻脸,”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