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这是个圈套/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天生颤抖着手伸进衣服里,摸索把仍然散发着高温的弹壳拿出來,急忙扔到地上,

正在这个时候,一发子弹准确洞穿了他的肩膀,他一声惨叫栽倒在地,

也就在刘天生摔倒的同时,苍浩注意到远处一个草丛里火光一闪,立即送上了三发子弹的一个短点射,

一个廓尔喀雇佣兵被当场击毙,三发子弹全沒落空,透胸而过,

另一个廓尔喀雇佣兵却还沒有任何动静,也找不到在哪里,苍浩仔细观察着远处,几乎连每一片树叶都搜索到了,却还是沒有任何发现,

很快的,又是几分钟过去,头顶上的直升机再次发出一阵“嗡嗡”声响,一道火流从直升机射向院门方向,

匪徒们又开始发动进攻了,虽然有博尼在半空掩护,他们一时半会冲不过來,但拖得时间也不能太长,

格林机枪之所以威力大是因为射速高,也正是因为射速实在太高,这货就是一个永远喂不饱的超级吃货,弹药消耗相当快,

直升机的虽然有较高的载荷,但携带的弹药也支持不了太长时间,所以苍浩必须尽快冲出去,

深吸了一口气,苍浩低声吩咐今野晴:“我吸引他的火力,你找机会干掉他,”

今野晴急忙就要阻拦:“别……”

还沒等今野晴把话说出來,苍浩站起身,弓腰向山下跑去,

廓尔喀雇佣兵果然开火了,不是扫射,而是非常有规律的短点射,

这会让火力持续时间较长,说明他是一个老手,

他的枪口缓缓移动着,子弹不断掠过苍浩身后,却沒有一发击中,

而这个时候,今野晴终于锁定了对方的位置,手指牢牢的勾住扳机,兜头盖脸把整个弹夹的子弹全部倾泻过去,

廓尔喀雇佣兵浑身暴起血花,一头倒在血泊中,再也沒站起來,

见廓尔喀雇佣兵的射击停止,苍浩终于停下脚步,靠在树上重重喘了几口粗气,随后招呼其他人:“快下山,”

今野晴已经好很多,率先向苍浩这边靠拢,

廖家珺照顾着刘天生,跌跌撞撞也跟了上來,

博尼的直升机仍然悬停在空中,不断对院门方向的匪徒射击,

其实,院墙外面也埋伏着一些人,只是沒多少,博尼在第一次射击的时候就已经肃清了,

匪徒随时可能追上來,结果四个人下山速度非常快,一路上几乎就是打着滚下來的,再沒遇到红魔的匪徒,廓尔喀雇佣兵也沒出现,

廖家珺和刘天生已经完全晕头转向,不知道自己从哪上的山,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的山,

苍浩却始终保持着清楚的方向认知,快步跑去找到了车,随后开过來接应其他三个人,

上了车之后,廖家珺看了看手机和对讲机,气呼呼的一摔:“还是沒信号,”

苍浩非常沉稳,说着就要重新发动车子:“先开出去一段距离再说,”

然而,任凭苍浩怎么点火,车子就是发动不起來,

在最关键的时候,车子突然抛锚了,

“见鬼,”苍浩下了车,掀开引擎盖,张嘴又骂了一句:“艹,”

廖家珺胆战心惊的走上前來:“怎么了,”

“还能怎么,修车吧,”苍浩一直都很冷静,但还是不耐烦的踹了轮胎一脚:“沒别的办法了,”

只有利用交通工具,才能尽快离开笔架山这里,问題是眼下苍浩这边只有这么一辆车,

其实,红魔匪徒还开來了三辆越野车,但在院门那个方向,那里已经被匪徒占据了,

今野晴沒出声,向半空中的直升机看去,过了一会,只见直升机缓缓拔高,向苍浩这边飞过來,

片刻后,直升机上打出一颗绿色信号弹,“嗖”的一下划过天际,

这是“安全”的意思,今野晴急忙告诉苍浩:“敌人被肃清了,”

话音刚落,直升机上又打出一发橙色信号弹,这是弹药已经耗尽的意思,

沒有了子弹的格林机枪跟废铁沒有区别,博尼继续停留下去沒有任何意义,直升机马上飞走了,

刘天生傻傻的问:“我们安全了吗,”

“还沒有,”苍浩摇摇头:“不知道红魔那边派來多少人,他们随时可能有增援,附近也可能有埋伏,”

刘天生依然傻了吧唧:“那该怎么办,”

苍浩沒回答刘天生,而是立即吩咐今野晴:“注意观察周围,”

“是,”今野晴点点头,立即爬上了车顶,然后就卧倒在车顶上,支起冲锋枪密切观察着周围,

苍浩一指刘天生:“你,什么忙也不能帮,但也别添乱,”

刘天生急忙问:“让我干嘛,”

“蹲下,”

刘天生一愣:“啊,”

“我让你蹲下,别出声,也别站起來,”苍浩冷冷的说道:“如果你愿意当活靶子吸引狙击手的注意就随便你,”

“明白了,”刘天生急忙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其实苍浩本來的意思是让他别暴露自己,结果他搞得倒像是要投降,

廖家珺问:“我干什么,”

苍浩摆了一下头:“你帮我修车,”

廖家珺來到引擎盖前面,往刘天生那边看了一眼,轻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他是一个很不错的警察,正直、不徇私、业务精干……但他毕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战斗,表现得不太好,你要理解,”

“我理解,”苍浩轻松的一笑:“说句实话吧,我当年刚上战场的时候,双腿直打颤,非常害怕,恐惧,是人的天性,勇敢其实是磨练出來的,”

“你这么说我非常开心……”眼珠一转,廖家珺试探着问:“那架直升机是你安排的,”

“我之前已经遇到过信号被屏蔽的情况,所以就吸取了教训……”苍浩一边说着,一边着手开始修车:“我跟我的人约定,特定时间内如果沒向他发出平安信号,他就立即赶过來进行火力支援,”

“高,”廖家珺一挑大拇指:“你真高明,”

“高明吗,”苍浩冷冷一笑:“我也觉得自己挺高明,只怕是有人同样高明,而且更高明,”

廖家珺下意识的追问:“谁,”

“沒谁,”苍浩若有所思的摇摇头,马上又补充了一句:“现在想起來,这一次笔架山之行……有点像圈套,”

廖家珺急忙又问:“谁设的圈套,”

苍浩沒有正面回答:“自有高人,”

廖家珺沒有追问,而是紧张地四下里看着:“这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修好,要不……我回去把他们车开过來,”

“不行,”苍浩果断否定了:“你回去取车,就要重新上山,从直升机上看起來匪徒已经被肃清,但不能肯定是不是还有埋伏,”

“这……好吧,”廖家珺又是四下里张望着:“如果信号是被屏蔽的,附近应该有屏蔽装置,能不能摧毁那东西,然后呼叫增援,”

苍浩再次否决了廖家珺的提议:“想都别想,”

“为什么,”

苍浩反问:“你知道那个装置在哪里吗,”

廖家珺一时无语,听到庞劲东的话,她觉得自己太幼稚,

确实,都不知道那个装置在哪里,又怎么去破坏,

看着苍浩在那里修车,廖家珺也帮不上忙,只能一个劲唉声叹气,

“别叹气了,”苍浩也叹了一口气:“你这么一叹气,我听着心烦,”

“好吧……”廖家珺哭丧着脸摇了摇头:“我就是沒想到,本來只是一次侦查,竟然搞到这步田地……”

苍浩冷冷一笑:“你现在应该感到庆幸,”

廖家珺不明白:“庆幸什么,”

“一则庆幸我早有准备,二则庆幸这辆车沒有被破坏……”苍浩冷冷的道:“如果红魔的人把这辆车摧毁了,那麻烦可就更大了,”

廖家珺胆战心惊的点了点头:“可不是吗,”

苍浩忙着摆弄引擎,今野晴始终负责警戒,廖家珺和刘天生这两个警察倒成了闲人,

廖家珺倒还好一点,至少能自由活动,

可怜了刘天生,始终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苍浩让他别动,他真就一动不敢动,

周期寂静无声,时常有风掠过植被丛,发出“刷刷”的声音,

荒凉的笔架山,连只鸟都不看不到,但谁又敢肯定是不是有人潜伏着,

同一时间里,在庞劲东的宅邸,庞劲东正跟女儿在一起玩游戏,

一个手下进來汇报:“老大,刘弗懿來了,”

庞劲东点点头:“让他进來吧,”

马上的,一个帅气英武的中年男人快步走进來,庞可儿看到这个人,马上热情的招呼了一声:“刘叔叔,你來了,快请坐,”

“可儿真乖,”这个叫刘弗懿的中年男人轻轻摸摸庞可儿的脑袋:“叔叔跟你爸爸有事要谈,”

“哦,”庞可儿非常懂事,关了游戏机,回自己房间了,

刘弗懿看着庞可儿的背影,笑着点了点头:“这年头,熊孩子越來越多,像可儿这么懂事的却是越來越难得,”

“我那么多手下,可儿都不太待见,唯独你这个参谋长,她非常喜欢,”庞劲东笑了笑,说道:“你很受少年儿童欢迎吗,将來要是退役了,考虑开家幼儿园,”

刘弗懿非常装B的道:“我也觉得自己长了一张讨人喜欢的脸,”

“先不说这个了……”庞劲东觉得这个手下脸皮太厚,岔开话題:“你來有什么事,”

“非常重要的事,”刘弗懿的脸色一沉:“笔架山那里打起來了,”

“哦,”庞劲东目中精光四射:“笔架山……我要是沒说错,洪妙雪在那边有个基地,囤积了很多货,上回从警方手中抢回來的货,也全都送到那边去了,”

“看來那里是受到袭击了,”刘弗懿直截了当的道:“肯定是苍浩,”

庞劲东站起身來,伸了个懒腰:“走,跟我去趟多林寺,逛一逛,”

庞劲东轻车简从,只带了一个司机,还有刘弗懿,很快赶到多林寺,

今天的多林寺大门紧闭,沒有人进出,外面也看不到一个人影,

看着寺门,庞劲东冷冷一笑:“如果苍浩有事,寺门一定是关着的,看來在笔架山那边打仗的还真就是苍浩,”

“我们该怎么做,”

“洪妙雪什么都不肯说,我们自然就装不知道,”庞劲东撇了撇嘴:“我这个小姨子不肯相信任何人,”

“干他们这行的都这样,”轻哼一声,刘弗懿深深的道:“我现在到是挺奇怪,苍浩怎么找到笔架山的,”

庞劲东直接就回答:“跟踪洪妙雪呗,”

“是啊,我奇怪的就是这个……”刘弗懿说着,困惑的摇了摇头:“老大自从你來了广厦之后,一直就住在这个地方,而洪妙雪是居无定所,那么问題就來了,洪妙雪经常去你那里,有心人只要监视你的住宅,就会追寻到洪妙雪的踪迹,”

“沒错,”庞劲东冷笑着点了点头:“所以这是一个圈套,”

刘弗懿恍然大悟:“也就是说……洪妙雪明知道自己会被跟踪,还故意经常去你那里,”

“她就是吸引注意,调苍浩出來,”顿了顿,庞劲东又道:“笔架山那地方,荒芜沒有人烟,想要干掉一个人,实在太合适不过了,”

刘弗懿深吸了一口气:“洪妙雪果然够狠啊,”

庞劲东笑着摇了摇头:“不狠能当上红魔吗,,”

刘弗懿急忙问:“苍浩那边怎么办,看着他去死,”

庞劲东不着边际的说了一句:“我现在关心的不是苍浩,”

刘弗懿急忙问:“老大你关心的到底是什么,”

“我关心的是洪妙雪背后的人是谁,”点上一根烟,庞劲东抽了一口:“这个人叫杜先生,过去十年间,广厦乃至东南亚很多地方的一些事情,都跟这位杜先生有关,洪妙雪这一次带着红魔集团杀回广厦,毫无疑问也是得到了杜先生的袒护,只是洪妙雪在我面前从來不肯承认,”

刘弗懿皱起眉头:“这个杜先生是什么人,”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