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养个女儿干啥/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刚击毙了一个廓尔喀雇佣兵,另一个已经冲到侧面,由于冲锋枪强身比较长,苍浩來不及调转枪口,

廓尔喀雇佣兵把弯刀横扫过來,苍浩急忙低头夺过,同时枪托狠狠捣向对方腹部,

这个廓尔喀雇佣兵踉跄着后退几步,与此同时,另一个廓尔喀雇佣兵冲上來,苍浩也不瞄准,直接扣动扳机,

“哒哒”一阵枪响,十几发子弹射了过去,洞穿了这个廓尔喀雇佣兵的肩膀、腹部和胸口,

但他仍然挣扎着向前冲來,最后扑在了苍浩的身上,硬生生把苍浩扑倒在地,

第二个廓尔喀雇佣兵回过气來,冲过來挥起廓尔喀弯刀刺下,

之前那个廓尔喀雇佣兵挡在苍浩身上,他根本也不避让,刀锋直接穿透同伴的身体,刺在了苍浩的大腿上,

苍浩疼得一激灵,却也被疼痛激发出更大的力量,从战术背心上抽出匕首,冲着对方的脚掌扎下,

匕首刺穿脚掌,钉在了地上,对方惨嚎一声,下意识的伸手就要把匕首拔出來,

沒等他动手,苍浩直接把匕首抽了出來,刚好这个时候他的腰弯下來,苍浩反手把匕首刺进他的咽喉,

一股血箭喷射出來,这个廓尔喀雇佣兵捂着喉咙倒在地上,苍浩借机推开身上的尸体,正好第三个廓尔喀雇佣兵已经冲到近前,

苍浩一扬手,匕首激射而出,正中这个廓尔喀雇佣兵的额头,

也就是这个廓尔喀雇佣兵倒下的同时,第四个廓尔喀雇佣兵冲过來了,苍浩捡起地上的廓尔喀弯刀,一个高跳起來迎上去,

两个人刚一照面,这个廓尔喀雇佣兵只感到脖颈一亮,自己还沒等出刀,已经被苍浩切开喉咙,

廓尔喀雇佣兵足够凶悍,苍浩自保还是沒问題,但廖家珺和刘天生却越來越难以应付,

他们两个全都受伤了,一个廓尔喀雇佣兵刚挥刀要劈廖家珺,刘天生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冲过去用肩膀把对方撞倒,

紧接着,刘天生从地上捡起一把廓尔喀弯刀,冲着对方的胸口就刺了下去,接下來又是一刀,一连三刀,

刘天生完全忘记了肩膀的疼痛,照这个样子,要把对方刺成肉泥,

但刘天生沒有这个机会,斜刺里冲过來一个廓尔喀雇佣兵,一刀劈向肩膀,

刘天生下意识的举刀一挡,肩膀一震,牵动了伤口,动作就慢了下來,

那个廓尔喀雇佣兵冲着胸口一脚,把刘天生踢倒在地,

廖家珺正要过去帮忙,却不防另一个廓尔喀雇佣兵冲到自己身前,手中的弯刀挥出一片白光,向自己头顶罩落下來,

这个时候,今野晴打光了最后一发子弹,纵身从车顶上跳下來,先是一枪托砸在袭击刘天生的廓尔喀雇佣兵肩头上,跟着把枪往地上一丢,捡起一把廓尔喀弯刀过去支援廖家珺,

刘天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尽管肩头的疼痛比刚才更甚,但他知道自己沒有喘息的机会,挥起弯刀斩在对手身上,

眼见苍浩这边渐渐落了下风,突然不远处响起一阵枪声,正在进攻廖家珺的几个廓尔喀雇佣兵应声倒地,

“谁,”廖家珺急忙向枪声传來的方向,却见一身西装革履的廖承豪,信步走了过來,

他一只手拎着一把冲锋枪,举向不同的方向,时常扣动扳机來一个短点射,

也尽管两支枪对准不同方向,却丝毫不影响廖承豪瞄准,几乎沒有一枪落空,

一个廓尔喀雇佣兵刚呐喊着向廖家珺冲过來,直接被廖承豪右手开火爆头,紧接着,廖承豪左手也开火了,准确击毙了正在跟今野晴激战的一个廓尔喀雇佣兵,

冲锋枪的子弹很快打光了,廖承豪也不换弹夹,直接把枪丢在地上,从腰间抽出一把沙漠之鹰,

廓尔喀雇佣兵沒料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马上调整战术,两个廓尔喀雇佣兵呐喊着向廖承豪冲來,

廖承豪抬手就是一枪,沙漠之鹰的子弹贯穿了一个廓尔喀雇佣兵的额头,在后脑炸出一个硕大的窟窿,

紧接着,廖承豪调转枪口又是一枪,另一个廓尔喀雇佣兵同样被爆头,

廖承豪始终潇洒从容,连脚步都丝毫不乱,不断地调转枪**击,

很快的,在他行进的路线上,丢下了十几具廓尔喀雇佣兵的尸体,

最后,廖承豪來到廖家珺面前,冷冷的说了一句:“我养女儿干啥,沒事就给我添乱,”

沒等廖家珺说话,一个廓尔喀雇佣兵挥舞弯刀,向廖承豪肩膀劈落下來,

但廖承豪速度更快,直接把沙漠之鹰的枪柄砸在对方面门上,旋即另一只手顺势夺过对方的弯刀,反手劈在肩膀上,

廓尔喀雇佣兵一声惨叫,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廖承豪抽回廓尔喀弯刀,冲着另外一边肩膀又劈下來,而这一刀比先前的力量要更大,直接把廓尔喀雇佣兵的整条肩膀卸了下來,

廖承豪不再理会他,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刚好另一个廓尔喀雇佣兵正要冲上來,

两个人刚一照面,还沒等廓尔喀雇佣兵刚刚把刀举起來,廖承豪就像刚才一样,已经把刀劈落下來,直接砍断了胳膊,

不过,廖承豪砍掉的不是持刀的手臂,他是故意这么做的,

鲜血从断臂喷洒出來,廓尔喀雇佣兵惨叫两声,兀自咬牙又要挥刀,

廖承豪先发制人,直接一刀把他持刀的肩膀也劈断了,断臂紧紧握着弯刀掉落在地上,

“别惹我女儿,”廖承豪说着,把弯刀刺进对方胸膛:“代价很严重,”

随后,廖承豪把刀往外一抽,一股血箭喷射出來,

廖承豪非常潇洒的一侧身,刚好沒有被血箭喷到,跟着拎刀回到已经断臂的那个廓尔喀雇佣兵身前,

这个廓尔喀雇佣兵意志足够坚强,在剧烈的疼痛之下,竟然还保持着清醒,

但双臂已无,他沒有能力在进攻了,只能傻傻的看着廖承豪切开了自己的脖颈,

廖承豪一脚踢倒尸体,回到廖家珺身前:“怎么样,你爹我还沒老吧,”

“爸……你……”廖家珺从惊讶中回过神來:“你怎么來了,”

“你以为我來国内是干什么的,”廖承豪一指满地的廓尔喀雇佣兵尸体:“还不是为了让你远离这些危险,可你不听,当爹的就只有保护你,”

话音刚落,廖承豪发觉身侧恶风不善,还沒來得及躲闪,一把廓尔喀弯刀近乎紧擦着后背掠过,随后响起了一声惨叫,

是苍浩,消灭了自己那边所有廓尔喀雇佣兵后走过來,向廖承豪掷过來这么一刀,

廖承豪马上意识到什么,急忙侧头一看,却见苍浩掷出的刀正劈在一个廓尔喀雇佣兵的面门上,

刀锋切进去大半,整齐的把廓尔喀雇佣兵的脸分成两半,鲜血顺着刀身不断地往外喷,

这个廓尔喀雇佣兵刚才要偷袭廖承豪,被苍浩发现了,换句话说,苍浩救了廖承豪一命,

关心则乱,廖承豪看到女儿,这一关心之下,警惕性就放松了,

廖承豪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同时又有些汗颜,自己这一次华丽出场,本來是想证明宝刀不老,却沒想到还是被晚生小辈抢了风头,

但苍浩很是聪明,根本不提自己刚才干了什么,來到廖承豪身前直接就问:“伯父你怎么來了,”

“我吗……”廖承豪表情不太自在:“放心不下女儿,”

“幸亏伯父來了……”苍浩呲牙一笑:“我们眼看招架不住了,要不是你天降奇兵,真不敢想象会怎么样,”

“你小子……”廖承豪一挑大拇指:“不错,”

“谢谢伯父夸奖,”苍浩非常谦恭的道:“还需要你们前辈多加指点,就比如说吧,我射击就沒有伯父这么精准,”

“我说的不是这个,”

苍浩一愣:“那是什么,”

廖承豪真正想要感谢的是苍浩在女儿面前给自己留了面子,看了一眼廖家珺,廖承豪叹了一口气:“算了,沒什么……”

廖家珺一头扑进父亲的怀抱:“爸爸……你可算來了……”

“爸爸虽然老了,但还能保护你,”廖承豪轻轻拍了拍廖家珺的肩膀,问苍浩:“还有敌人吗,”

苍浩摇摇头:“都干掉了,”

“那就好,”又叹了一口气,廖承豪语重心长的对廖家珺说道:“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听父亲的话了,老老实实的回马來,过平静的生活……”

“不要,”廖家珺抬起头,固执的道:“我要留下來当警察,”

“为什么,”廖承豪有点火大:“你也看到这些人了有多疯狂和丧失人性,光天化日之下,就在华夏军队的后身,他们敢设伏袭击你这个刑事侦查局局长,还有什么事是他们干不出來的,”

“正是因为他们丧失人性,我才要坚定的斗争到底,”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这就是我当警察的意义,”

“如果沒有我,你今天就得当烈士,”

“当烈士我也死的光荣,”说到这里,廖家珺看了苍浩一眼:“再说了,我怎么就会死,这里还有苍浩呢,”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