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前辈和后辈/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照廖承豪的性子,听到这话之后应该狠狠挖苦一下苍浩,可是苍浩刚刚才救了自己,廖承豪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无奈,廖承豪叹了一口气,一个劲摇头:“疯了,你真是疯了,”

“你就当我疯了好了,”看了一眼那些廓尔喀雇佣兵的尸体,廖家珺的表情不无骄傲:“今天这场战斗,让我真正意识到当警察的职责所在,我为自己的身份感到骄傲,”

廖承豪有点像个怨男:“那我怎么办,”

“什么你怎么办,”廖家珺非常惊讶父亲说出这样的话:“你不是挺好的吗,”

“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我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廖承豪用力一挥手:“因为我打了一辈子仗就不想让你也当炮灰,”

苍浩很小心的走过來:“伯父啊……”

廖承豪一瞪眼睛:“干嘛,”

“我是想说……大家都受伤了,还是先包扎一下伤口吧,”苍浩干笑两声:“伯父你也需要休息一下,”

“我不累,为什么休息,”廖承豪的眼睛瞪得更圆了:“你们真以为我老了吗,,”

廖家珺也不管廖承豪再说什么,想起车里准备了医药包,急忙拿出來给刘天生包扎伤口,

苍浩走到一旁,坐到了地上,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皱皱巴巴的烟:“伯父來一根,”

这烟上面粘着许多血迹,勉强还能抽上两口,廖承豪倒也不嫌弃:“谢谢了……”

点上烟后深深的吸了一口,廖承豪长呼了一口气:“我这一辈子就很叛逆,沒想到生了个女儿也叛逆……”

“要不怎么是你女儿呢,” 笑了笑,苍浩问道:“伯父你是怎么來的,”

“我留在国内,就是怕她遇到麻烦,但这丫头什么都不跟我说……”廖承豪说着,一个劲的摇头:“她來笔架山也不告诉我,我给她打电话打不通,后來查了一下发现她手机信号最后出现在笔架山,然后我就跟过來了,”

苍浩又问:“你什么时间过來的,”

廖承豪说了一个时间,苍浩大致估算了一下,发现刚好就是自己这一行从笔架山下來,被红魔集团的简易装甲车给包围住,

算起來,从廖承豪意识到廖家珺可能出事,到出现在这个地方,沒过去多少时间,

苍浩都有点惊讶,不管廖承豪之前在什么地方,能用这么短时间赶到笔架山,这速度都够惊人的了,

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沒当爹的人,体会不到这种情感,

廖承豪又道:“本來我就担心出事,结果还真出事了……”望了一眼满地的尸体,廖承豪冷冷一笑:“看样子应该是廓尔喀雇佣兵吧,”

“伯父好眼力,”苍浩点点头:“你女儿正在追查庞大的贩毒组织红魔集团,也不知道红魔用了什么手腕,雇佣了很多廓尔喀人卖命,”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可怕的力量,谁知道下一次出现的又会是什么,所以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不想让女儿当警察,”

苍浩点点头:“我理解,”

“我这一路上提心吊胆,唯恐白发人送黑发人,赶过來后,远远看到有人在交火,心头就是一凉,唯恐是自己女儿……”抽了一口烟,廖承豪接着说道:“结果还真就是她,不过让我欣慰的是,我这女儿继承了我的遗传,这仗打得还算不错,”

“所以你沒马上出手,”

“我一直在远处看着,觉得差不多了才出手,要不怎么能显出我的本事,”廖承豪说到这里,哈哈一笑:“沒办法,当父亲的,都希望孩子崇拜自己,这要是换了平常时候,我就直接冲杀过來了,”

“不过,你沒有马上冲过來,也说明你对女儿有信心,”苍浩微微一笑,意味深长的道:“尽管你不想让女儿当警察,但你潜意识中知道,她像你一样有着渴望冒险的基因,也像你一样热血,拥有跟你一样的功夫,所以你对她有信心,当你看着女儿在战斗,是不是感到她长大了,”

“这……”廖承豪愣住了,因为在猛然之间,发现苍浩说得对,

苍浩继续又道:“你看,如果是普通父母,发现孩子遇到危险,肯定是不顾一切上來帮忙,你却能有心情在围观一段时间,也正是你这样的父亲才能教育出这样的女儿,难道不是吗,”

廖承豪看着苍浩,有点恼怒的问:“你什么意思,想劝我把小珺留在国内,”

“不,”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想好相反,我希望你把廖家珺带回马來,越快越好,”

“你是拿我开涮吧,”

“在你这样的前辈面前,我绝对不敢……”苍浩又是摇头:“反正我有我的原因,”

“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让我把小珺带走,不过看样子你是不想说的,那我也不追问了,”抽了一口烟,廖承豪耐人寻味的笑了笑:“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还是想搞清楚……”

“什么,”

“小珺喜欢你,你也喜欢小珺……”

苍浩急忙道:“绝对沒有,”

“闭嘴,不要否认,”廖承豪伸出食指,缓缓摇了摇:“说句老掉牙的话,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我见过多少人和事,你们这点小小的感情能瞒得住我,”

“伯父你到底要说什么,”

“如果我把小珺带走,你们两个可就成了牛郎织女了,想见一面太难,”廖承豪一边说着,一边仔细打量着苍浩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难道你舍得,”

“我不舍得,”苍浩长叹了一口气:“我们两个从刚认识时候斗嘴吵闹,如今成了亲密无间的战友,相互间是对方生活的一部分,我当然不舍得廖家珺回马來,但我相信这个决定是对她好,我只有忍痛让步,”

“小子,听你这么一说,我对你的印象提升了一个层次,”顿了顿,廖承豪又道:“无论你的真实原因是什么,都说明你是一个有大局观的人,知道不能被儿女情长困扰,将來小珺找老公,我就希望找这样一个有大局观的男人,而不是那种只会一天到晚打电话问你是不是吃饭了冷不冷的所谓暖男,”

苍浩差一点就问,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能不能直接把廖家珺嫁给我,

不过,眼下不是问这种问題的时候,所以苍浩沒出声,

廖承豪很快把一根烟抽完了,从自己口袋里又掏出一根点上:“还有,谢谢你今天救了小珺……”

其实,廖承豪很想说,也谢谢你救了我,

不过,他不想在晚辈面前显得无能,也就沒开口,

苍浩笑着点点头:“是我应该做的,”

“你是个优秀的雇佣兵……”停顿了一下,廖承豪试探着问:“成为雇佣兵的人,有各自不同的理由,你又是为了什么,寻求刺激和冒险,”

“当然不是……”苍浩苦笑两声:“其实,很早之前,我一个普通青年,像其他普通青年一样向往成为文艺青年,过上文艺一些的生活,也就是背着一把破木吉他浪迹天涯,在田野中、在桥下、在风中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但是呢,我不识谱,唱歌又五音不全,就沒走音乐路线,而是从看书开始,我用了很短时间博览群书,从古希腊神话读到古罗马戏剧,从唐璜看到约翰克里斯多夫,最后发现所有比较文艺的形象无外乎两种宿命,要么是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所打败,要么是专注作死几十年,这也就是说,文艺青年注定的全部生活是,看着其他文艺青年如何被命运折磨得精神崩溃,结果,就在我重蹈前人覆辙,即将滑向2B青年的时候,被现实拉了回來……当时我家里需要用钱,我沒有办法短时间内筹到那么多钱,所以只有铤而走险了,”

廖承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來是因为无奈,”

“伯父你呢,怎么成为雇佣兵的,”

“严格來说我不是雇佣兵……”廖承豪怆然笑了笑,又摇了摇头:“其实,我是华夏特种部队出來的,曾经的全军精英,不怕你笑话,因为在部队里表现太出色了,复员那会我就拒绝了国家安排工作,自谋生路去了,结果,我发现自己在部队学到的东西,沒有一样能在现实用上,也就是说,我在社会上,根本缺乏谋生的手段,我什么都干不了,无奈之下,去了一家企业当保安……”

“保安,”苍浩颇有点惊讶,沒想到廖承豪还干过这么低微的职业,

“保安怎么了,”廖承豪豪气干云的道:“只要肯努力,保安照样可以一跃龙门,成为人上人,”

“这个我认同,”苍浩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应聘的那家企业老板,曾经是雇佣兵,后來因为某些原因,他决定重建并扩大自己的雇佣兵队伍,还成里了专门的安保公司,”廖承豪说着,思绪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他很赏识我,就让我加入了他的队伍,从培训新兵到上阵杀敌……于是我就成了一名雇佣兵,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无奈吧,毕竟自己这辈子只擅长打仗,那些年,在枪林弹雨之中穿梭,跟其他雇佣兵交过手,跟其他国家的正规军队打过仗,从來沒有失败过,”

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的老板就是庞劲东,”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