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惊天的一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太轻视苍浩了,”顿了顿,庞劲东接着道:“一方面,你轻视了他的战斗能力,沒想到在这许多力量围攻之下,仍然安然无恙;另一方面,你轻视了他的智谋,你利用我的住处设套伏击他,却沒想到他将计就计,反将你一军,这一次,他能够调动军队对你的手下进行围剿,说明对你的举动早有预料,”

“好吧……”洪妙雪苦笑两声,无奈的摇摇头:“我是轻视他了……可我也收到代价了,死了那么多人不要紧,这可是上亿的货啊,”

庞劲东淡然道:“如果损失一个亿,能让你知道以后怎么做事,我倒觉得值得,”

“姐夫你说的倒是简单,一个亿啊,你赔我,”

“我当然不能赔你,不过……”庞劲东深深的一笑:“如果这件事从头到尾有我参与,也许就不会是落到现在这个局面,”

“是啊,”洪妙雪若有所思的看着庞劲东:“我倒很想看到你跟苍浩交手是什么样子,”

庞劲东沒有正面回应洪妙雪的这句话,而是冷冷的道:“现在,我來回答你刚才的问題,为什么我不搬家,”庞劲东说着,从桌上的盒子里拿出一根雪茄点上:“你们都考虑到的问題,我当然也考虑到了,沒错,我早知道苍浩会监视我的住处,”

洪妙雪愣了一下:“然后呢,”

“沒然后了,”庞劲东撇了撇嘴,很无所谓的道:“他监视他的,我住我的,两不妨碍,”

“怎么不妨碍,”洪妙雪觉得庞劲东的逻辑太彪悍了:“这么说你早知道你的住处会泄露我的行踪,”

庞劲东坦然承认了:“对,”

“你……”洪妙雪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姐夫,就算你对我的生意很有意见,毕竟咱们现在一条船上,暴露我的行踪对你有什么好处,”

“当然沒好处,”庞劲东说着,弹了一下烟灰:“你,领导着一个庞大的犯罪集团,从來不连续两天晚上住在同一个地方,甚至有时候半夜睡醒了都要突然决定另换一个住处,正是因为你这么谨慎,才沒有被广厦警方抓到,但你却固定出入我这栋房子,如果你沒有意识到这可能带來什么后果,只怕也沒有资格继续领导红魔集团了,”

“这么说明你是对我很有信心,”

“错,我对你沒信心,”庞劲东冷冷一笑:“我已经料到了,你有十面埋伏计,苍浩有计中计,肯定是苍浩更胜一筹,只是我沒想到,你竟然输的这么惨,连人带货折进去了这么多,”

“你……”洪妙雪脸色涨得通红,又羞又气:“你为什么不帮我,你忘了我姐姐逝世前跟你说过什么,”

“我当然沒忘,不过你姐姐说过两件事,一件事让我帮你,另一件则是叮嘱你,你在世上唯一可以信任的人是我,”顿了顿,庞劲东接着说道:“事实证明你并不信任我,”

洪妙雪尴尬的怔住了:“我……”

“既然你不信任我,我也沒必要为你考虑太多,不是吗,”抽了一口雪茄,庞劲东悠然说道:“再者说了,你有很多手下,又拉拢了廓尔喀雇佣兵,也不知道怎么连兰组的人都挖來了,你不缺我一个帮忙的,”

洪妙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來你知道的事情果然很多,”

“所以呢,你的帮,能帮我就帮,但必须是你开口求我,”耸耸肩膀,庞劲东又道:“如果你不需要我帮忙,我才不会去自讨沒趣,记住,,送上门的买卖不是买卖,”

“好吧……”洪妙雪无奈的摇了摇头:“姐夫,可能过去我们之间有些隔阂,我不太信任你,但无论如何,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一次我把所有人都派出去了,结果……手下损失惨重、廓尔喀雇佣兵元气大伤、季兰生死未卜,我能依靠的人只有你了,”

“那么你愿意相信我了,”

洪妙雪急忙点点头:“对,”

“但你还是隐瞒了一件事,”

“什么,”

“你这一次突然杀回广厦,不是沒有原因的,而是有人帮你,”

“这……”犹豫了一下,洪妙雪无奈的说出了一个名字:“是杜先生,”

“这又是个什么人,”

“我也不清楚,”洪妙雪这一次确实沒有隐瞒什么:“我从來沒有见过这个人,所有接触都是他通过手下人代理,可以说我对他一无所知,”

庞劲东目光深邃的望着洪妙雪:“你这个大毒枭够神秘了,还有人比你更神秘,”

“沒错,我的确很神秘,但我毕竟是一个活生生存在的人,很多人都知道我,可这个杜先生不一样……”洪妙雪一边说着,一边无奈的摇头:“似乎连他的手下也沒有见过这个人,一切都是电话遥控联系,这个人……可以说好像根本不存在,不要说他的真实身份,连他的身高体重相貌,都沒有半点线索可以查证,”

“一个虚拟人物,你跟这样的人合作,”

“你以为我是那么轻易跟人合作的吗,我也是通过多方面渠道打听过,结果发现这个人在政商两界很有影响力,”掐灭了烟蒂,洪妙雪给自己重新点上一根:“很奇怪不是吗,他根本不露脸,却能拥有和保持这么大的影响力,”

“难道你放心,”

“本來不放心,但通过几次小规模合作,证明这个人是靠得住的,”叹了一口气,洪妙雪接着道:“换个角度想想,其实也沒什么,很多给我做事的人不是也根本沒见过我吗,我沒见过他又怎么样,他对我的了解同样极其有限,沒什么值得担心的,”

“你跟他合作到什么程度,”

“他是不碰毒的,但给我洗钱,”洪妙雪索性全都说了出來:“上一次你给我的货款就交给他了,”

“哦,”庞劲东似笑非笑的点点头:“你说的倒也对,不管这个人多神秘,只要能合作赚钱就行,”

“你还想知道什么,我一次全都说出來,”

“你是怎么接触到这个杜先生的,”

“其实我早就听说过这个人,”洪妙雪轻哼一声:“我们还讲个盗亦有道,他可不一样,不管黑的白的,只要能赚取暴利,什么买卖都干,不过,我过去还真沒接触过这位杜先生,真正跟他牵上线是通过红青会,”

庞劲东听说过这个组织:“那帮官二代,”

“红青会有个成员叫杨玉洲,这个人沒什么本事,一天到晚吃喝玩乐,也就是混吃等死的货色,不过,他出身钟鸣鼎食之家,在社会上有多关系,听说他跟苍浩好像有过一点冲突,不过这个不重要……”顿了顿,洪妙雪接着道:“杨玉洲他们那帮人,溜冰的很多,而且量特别大,原來是零着买,后來认识了我一个手下徐建军,干脆就批发了,”

“徐建军,”庞劲东皱起眉头:“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他本來是广厦警方派到我身边的卧底,一起來的还有好几个人,后來赤毛发觉内部有卧底就暗中调查了一下,最先把他抓了出來,结果,这小子很沒骨气,直接就把同伙撂了出來,而且投靠过來给我们办事,赤毛非常狠,干脆把那几个卧底斩首送去了刑事侦查局,其实以我本來的意思不想搞得这么凶残,因为这会让警方恨死我们的,而我们当时内部还不太平,实在不能树敌太多,”说到这里,洪妙雪很是有些不屑:“再说这个徐建军,在警方是个很有级别的官,方方面面的关系都很到位,所以才能认识杨玉洲,”

“原來是个叛徒,”庞劲东点了点头:“继续说,”

“因为上一任红魔的死,我离开了广厦,回去整顿内部,不过把徐建军留下了,他倒不敢搞得手脚太大,毕竟警方盯得严,也就是小打小闹做点生意,刚好这个时候,杨玉洲有个小弟欠了我们一大笔毒资,实在还不上了,杨玉洲就出面找徐建军说情,但是,杨玉洲又不舍得自己掏腰包把小弟的帐给还了,就提出他认识一位杜先生可以帮我们办事,”狠狠抽了一口烟,洪妙雪继续又道:“徐建军手头刚好有笔钱要洗白,于是就抱着试一下的想法,通过杨玉洲联系了杜先生,结果,杜先生不仅很快就把钱洗了出來,还沒收徐建军一分钱,权当是卖了个人情给杨玉洲,于是,徐建军觉得杜先生做事很靠谱,就引荐给我了我,”

“你跟杜先生之间那个代理人是谁,”

“就是杨玉洲,”

“很好,”庞劲东满意点了点头:“如果不是笔架山这一战,让你完全乱了方寸,你也不会这么老实和盘托出,”

洪妙雪一摊双手:“姐夫你该信任我了吧,”

“我可以信任你,不过……”庞劲东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我想见一下这个杜先生,我不管他平常做事有什么规矩,我这里有我的规矩,如果一个人,我连一面都沒见过,我不会跟他合作,”

“这……”洪妙雪犹豫了一下,才道:“我想办法安排吧,”

再说苍浩这一边,

车子刚到刑事侦查局门前,廖承豪就直接下了车:“我就不跟你们进去了,你们最好就当做我这个人沒出现过,免得大家麻烦,”

廖家珺也不想牵扯到父亲,急忙点点头:“沒问題,”

“你,”廖承豪一指廖家珺的鼻子:“我允许你站好最后一班岗,但你要早点给我回家,”

苍浩本來也想走,但廖家珺不允许,

因为这一战的规模太大,又牵扯到很多方面,廖家珺需要整理出全部详细经过形成材料汇报给上级,所以需要苍浩给自己帮忙,

刘天生受伤太重,直接被带去医院了,

廖家珺倒是沒亏待苍浩,先是差人买來饭菜和热饮让苍浩填饱了肚子,又担心别的警察为难苍浩,所以一直让苍浩留在自己办公室,沒带去其他地方,

而且,廖家珺还是让自己最信任的两个助手,亲自给苍浩做笔录,让苍浩仔细回忆每一处细节,

苍浩倒也能明白廖家珺的心思,虽然这一战让红魔集团元气大伤,但这个犯罪组织毕竟仍然存在,这一战中的每个细节都可能找出线索,有助于下一步的打击行动,

所以,苍浩也就配合了,只是这一做笔录,就用去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

等到笔录最后做完,已是华灯初上,这个时候,从笔架山那边也传來了更详细的消息,

部队占领笔架山之后,直接就把现场转移给了警方,然后悄无声息的撤离,

从部队出动,到跟警方协调工作,这一切都是孟阳龙负责的,

孟阳龙也沒让部队贪功,把所有功绩算在了警方头上,至于领导警方立功的自然那就是廖家珺,而这份功绩着实不小,

初步查明,笔架山藏有价值上亿的海洛因,其中有一批正是先前被警方查获,又被红魔集团抢回去的旧货,

同时,有接近二百名犯罪分子被击毙,其中很多是在逃通缉犯,还有不少是偷渡入境的外籍雇佣兵,

后者当然就是廓尔喀雇佣兵了,苍浩很关心季兰的下场如何,但廖家珺丝毫不提现场是否发现女尸,苍浩也就沒问,

毫无疑问,还查获了大量武器弹药,这一仗算是让广厦警方出尽了风头,

以极小的损失换取了这么大的胜利,就连最高警务部门都发來贺电,直接提出对廖家珺进行嘉奖,

媒体正准备刊发相关报道,记者招待会也准备好了,就等廖家珺作为英雄出现在聚光灯下,

按说,当警察的能出这样的风头是非常难得的,但廖家珺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有件事挺奇怪啊……”

苍浩懒洋洋的问:“什么,”

“按说,出了这么大的案子,市里面应该做出表态,至少也应该给我申报立功什么的……”摇了摇头,廖家珺困惑的道:“但市里面死气沉沉,”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