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千年副局长/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廖家珺说的一点都沒错,新闻虽然沒正式刊出,但坊间已经充斥各种传说,

普通百姓完全被震惊了,沒想到自己生活的这座城市,隐藏着这么庞大的武装犯罪组织,竟然还藏有数量这样庞大的毒品,

然而,严月蓉作为一市之长,不但沒有表态,甚至都沒出面讲个话什么的,

市里面各级领导如同一潭死水,沒被这块大石头激起一点波浪,

苍浩笑了笑:“我估计,这一次什么一等功、三八红旗手,你都有了,都是高层给你的荣誉,至于市里是不是表彰,不重要,”

“不,很重要,”廖家珺摇摇头:“激战廓尔喀雇佣兵之后,你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在理,严月蓉不信任我,我这一次立的功,对她來说意味着什么,恐怕还说不好,”

苍浩正要说话,一个警察进來,告诉廖家珺:“局长,其他部门领导都來了,要上你这來开个会,”

廖家珺点点头:“去会议室吧,”

还沒等这个警察出去传达,办公室的门又被推开,一大帮人“呼啦”一下子涌了进來,

所有这些人,全都是穿着警服,而且是白衬衫,是广厦警务系统的各级领导,

其中有几个人,苍浩倒还认识,包括郭林,

当初郭林得罪了邹峰,惶惶不可终日,还是苍浩教了他一些办法,成功躲过了追杀,

自从邹峰倒台,苍浩跟郭林也就沒再怎么接触,说起來倒也有些日子沒见面了,

也就是邹峰倒台,不少人借机提拔起來,首当其冲的当然是严月蓉和廖家珺,

而这个郭林仍然是副局长,也仍然是个闲差,简直就是千年的副局长,

不过,他倒也算幸运,孙勇和李正伦这些警界实力派人物,不是横死就是倒台,至少他保全了自身,

郭林倒是沒忘记苍浩,看到苍浩也在办公室,急忙笑着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至于其他警务领导,根本沒注意到办公室还有苍浩这么一个人,轮番过去跟廖家珺握手一番,然后在嘘寒问暖一番,

至于他们说的话,则是大同小异,先表示廖家珺太辛苦了,作为一个女同志掌管这么重要部门实在不容易,接下來提醒廖家珺一定要注意个人安全,最后则对这一次成功的毒品打击行动表示恭喜,

廖家珺的心思虽然不在这上面,但眼前这些人毕竟都是同僚,面子上的事情必须做足,于是在那很无奈的应酬着,

苍浩见眼前沒自己什么事,就想要回家了,可这帮人把办公室的门堵得死死的,推也推不开,

过了足足半个小时,这场祝贺仪式才算结束,郭林提出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对了,廖局长,不能光顾着打击毒品,你看菁华大学那案子怎么办,”

其他领导纷纷点头:“是啊,这个案子现在给我们造成太大压力,我看应该尽快拿个说法出來,”

看起來廖家珺似乎碰上什么疑难的案子了,这倒让苍浩很有兴趣,索性留下來听一下,

原來,廖家珺还真碰上一个诡异的案子,说起來,经过倒也简单,可沒人能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菁华大学是整个南华夏知名高校,坐落在广厦市郊区一处风光很不错的地方,一直都是各地学子慕名之所,

从本月初开始,陆续有菁华大学的学生入院,症状几乎完全一样,先是肚子痛,吃不下饭,随后感到胃部不舒服,头发在几天之内掉光,其中比较严重的,面部肌肉麻痹,无法自主呼吸,

刚开始,医院方面当成普通疾病医治,但随着患病学生越來越多,学校方面重视起來,要求查清原因,

结果,连艾滋病检测都做了,院方始终无法确诊是什么病,最后只得报警,

警方之后,第一时间排除食物中毒的可能,但可以确定是有人可以投毒,

一个医学常识,只有确定中毒原因,才能进行治疗,

现在的问題是凶手现在逍遥法外,医院又查不出來中的是什么毒,就这么拖了下來,

但社会始终惦记着这个案子,一时间物议滔滔,直指警方办事不力,

也就在苍浩激战笔架山的同时,有两个学生的状况开始恶化,而这也就意味着警方面对的压力更大了,

廖家珺一方面要追查红魔集团,另一方面又要处理其他许多案子,本來这个案子就沒什么线索,一时间实在无力分身,

“医院方面做过核磁共振、脊髓穿刺……所有这些检查,都不能确诊,”郭林一摊双手,非常无奈的道:“诸位,这不只涉及到几个学生的生命,更有我们警方的声誉,”

郑跃军也來了,说道:“虽然治病是医院的工作,但破案是我们警方的职责,这个案子既然沒什么线索,但能把这几个学生救回來也是好的,”

一段时间沒见,他的头发掉了不少,估计是日子过得不怎么踏实,

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当领导的都是这么一副形象,据说他也是家产千万的人了,可这么有钱却偏偏不肯去植发,

廖家珺一摊双手,非常无奈的道:“我也想救人,可我又不懂医,我能怎么办,”

“想想办法吧,比如……从外地请几个专家过來,”郑跃军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对廖家珺显得非常关切:“廖局长,这一次打击了红魔集团,你可是立了大功,千万别再被这个小案子给抹了黑,”

“有道理,”另一个副局长点了点头:“廖局,这个案子毕竟是你们刑事侦查局负责的,你总应该拿点办法出來啊,”

一转眼,表彰变成问责,在座这帮领导变脸倒是都挺快,

尤其是郑跃军,话里话外的意思,明显就是指责廖家珺无能,

“我想我知道怎么回事,”说着这一声话语,有人举起了胳膊,正是苍浩,

郭林立即皱起眉头:“你有什么话要说,”

“我可以确诊病因,”

郑跃军冷冷一笑:“你又是谁,”

苍浩嘿嘿一笑:“郑支队长,咱们又不是沒见过面,用不着装陌生吧,”

郑跃军先是凝视苍浩片刻,随后一拍额头:“我想起來了……苍浩是吧,我记得你不是大夫,转行了,”

一语出口,周围响起一阵低低的哄笑声,显见是对苍浩有些不屑,

这些人不是沒听说过苍浩的大名,很多人也知道苍浩在笔架山一战发挥了什么作用,但他们偏偏要表现出不屑,

越是这样,越能让他们找到自己的存在感,你苍浩再怎么厉害又怎么样,这个地方的领导者毕竟是我们,

苍浩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虽然我不是大夫,但我只怕还真就知道是什么毒……”

郑跃军打断了苍浩:“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知道你这是拿人命开玩笑吗,”

“我能百分之九十九确诊这起集体中毒……”深吸了一口气,苍浩斩钉截铁的道:“事实上,我之所以不说百分之百,也仅仅是从科学的严谨角度出发,毕竟沒有完全绝对的事情,如果你认为我是拿人命开玩笑,那么可以照我的方法尝试一下,如果错了就追究我的责任,”

“你倒很傲气吗,”郑跃军看着苍浩,冷笑着道:“这一次参与治疗的大夫,随便哪位都是业内权威,论经验、资历和学历,哪点比不上你呢,按照你的方法,如果把人给治出毛病來了,追究你的责任就能挽救受害者的生命吗,”

事实求是地说,郑跃军这句话并沒有错,毕竟苍浩根本沒有医疗资历,凭空说出來这么一番话,难以取信于人,

郭林给苍浩找了个台阶,急忙问:“你是不是见过类似的中毒,”

“沒错,”苍浩点点头:“我在国外的时候……”

“你还是省省吧,”郑跃军再次打断了苍浩的话,不耐烦的道:“国外的经验并不一定适合国内,情况各不相同,难道别人吃了地沟油闹肚子,我们闹肚子也是因为吃了地沟油吗,”

“你这话说反了吧,”苍浩呵呵一笑:“我之前见到过的案例,中毒症状跟你们描述的完全一样,所以我有充足的理由怀疑情况相同,”

“就算情况相同又怎么样,”郑跃军依然非常不屑:“你在国外参与过治疗吗,”

“沒有直接参与,”

“这不就得了,”郑跃军轻哼一声:“这位苍先生,你该忙什么就去忙吧,广厦的房价还等着你做出贡献呢,”

气氛有点紧张,一时沒有人说话,时常有领导交头接耳,看样子对苍浩大抵也是不屑,

郭林试探着对郑跃军提出:“郑队长,要不……就让苍浩试试,”

郑跃军摇摇头:“郭局长,你要相信我们的专业判断,专家们都沒有办法,难道随便相信外行,”

郑跃军的意见不乏支持者,另一个领导马上道:“如果随便什么人提出一个方案,我们就要尝试一下,且不说可能对受害者造成伤害,我们也根本沒有这样的时间精力,”

“我觉得……”郭林叹了一口气:“还是让廖局长决定吧,毕竟这个案子是他们负责,”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