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舞兰怎样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你还真沒说错,”郑跃军笑呵呵的点了点头:“那我也把话说明白点,不管你周先生做些什么,我郑某都不会干涉,但如果你的事情犯到我这來了,会让我很为难的……”

周大宇一愣:“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郑跃军把手下拿來的资料放在周大宇面前,用手指轻轻敲点了几下:“我领导经侦支队,负责就是各类经济犯罪,洗钱这种案子归我管,”

周大宇看在眼中,心中就是微微一惊,沒想到自己露了这么多马脚,

“各行各业都有潜规则,就说洗钱,别人搞沒事,你搞可能就有事,”郑跃军掏出一根烟点上,还沒等抽,又道:“周先生你太不小心了,”

“沒错,”周大宇把资料放到一旁,呵呵一笑:“我第一次做这生意,经验尚不足,露了马脚,让郑队长见笑了,”

“也就是说以后还打算干这买卖,”郑跃军摇了摇头,冷冷的道:“周先生,不管怎么说,咱们两个也算是朋友,这一次的事情,我就给你压下去了,如果以后再出状况……”

“郑队长你威胁我,”周大宇打断了郑跃军的话:“我把话说开了吧,咱俩都算邹峰派系的人,如今邹峰倒台了,形式非常微妙,必须抱团取暖,如果我真的出了状况,郑队长你能独善其身,”

“要挟我,”

“不敢,”周大宇很认真地摇了摇头:“而是我觉得郑队长也是个人物,咱们为什么不合作赚大钱,反而要为一点小事在这里争來争去,”

“我沒兴趣跟你合作,”

“话说的太早了吧,”周大宇哈哈一笑:“郑队长,你以为这笔钱我是给谁洗的,你沒想过吗,”

郑跃军满不在乎的笑了笑:“说说看,是何方奢遮人物,”

周大宇沒有马上回答,很快的,从外面又进來一个人,郑跃军登时就是一愣,

果然是个“奢遮人物”,本地最高行政长官严月蓉,也是郑跃军的顶头上司,

郑跃军急忙往外面看了一眼,发现严月蓉还带了几个手下,等到严月蓉进來之后,几个手下立即关上门,看起來是把周围封锁起來了,

严月蓉走过來,也不用招呼,径自坐到郑跃军对面:“马上我要坐飞机去京城,时间紧迫,我就长话短说了……”

郑跃军自以为明白了:“周大宇是在给你洗钱,”

“钱,不是我的,但确实跟我有关,”严月蓉打量着郑跃军,淡淡的道:“这是第一笔,以后还会有,都要通过这种途径洗干净,实话实说,我之前还真把郑队长给忘了,沒想到你能掌握到线索,”

“既然这事跟严市长有关,那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郑跃军说着,站起身來:“我先回去了,”

严月蓉丢过去两个字:“坐下,”

郑跃军像触电一样,打了个哆嗦,急忙又坐了下來:“严市长请吩咐,”

“既然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不妨把它坏事变好事,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团队,”严月蓉说着,向郑跃军伸过手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郑跃军看了看严月蓉的手,沒去握:“严市长吩咐的事,我一定会尽心竭力的,至于团队什么的……还是免了吧,我这人喜欢独來独往,”

严月蓉收回自己的手,丝毫不尴尬,微微一笑:“如果你真喜欢独來独往,又是怎么來到广厦的呢,”

郑跃军怔了一下:“这……”

“是邹峰把你从深州带到广厦,直接让你担任经侦支队长,严格來说,你是邹峰的亲信,”顿了顿,严月蓉接着说道:“邹峰死后,提拔起來的人不少被清算,只有你郑队长安然无恙,你以为这是为了什么,”

郑跃军急忙道:“都要感谢严市长你有容人之量,”

“我有容你之量,只因为你是个人才,”顿了顿,严月蓉接着道:“但人才也要发挥所长才有价值,”

郑跃军明白了,今天严月蓉來这里,就是要让自己入伙,自己沒有第二个选择,

本來,郑跃军是想敲山震虎,让周大宇收敛一下,同时也是让周大宇记下自己一个人情,却沒想到周大宇的幕后老板是严月蓉,

只不过,自从周大宇救了严月蓉,事实上严月蓉已经把周大宇当成亲信,自己早就该想到周大宇是在给严月蓉办事,

一时间,郑跃军很懊悔,根本就不该约周大宇出來,简直糊涂透顶,

深吸了一口气,郑跃军缓缓说道:“严市长认为我是个人才,我很高兴……那么我这个人才一定会竭尽所能,”

严月蓉笑了笑:“我知道,郑队长你能成为官场不倒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你从不站队,虽然是邹峰把你提拔起來,但你一直跟邹峰也保持一定距离,但这种情况不能持续太久,必须要站队的时候,你就不能含糊……”

郑跃军毫不怀疑,如果自己拒绝了严月蓉,只怕都走不出这扇门,另外,严月蓉有一句话说对了,郑跃军觉得自己必须选择站队了:“那么合作愉快,”

严月蓉满意的笑了:“这还差不多,”

这一次,是郑跃军主动向严月蓉伸过手去:“很高兴成为你们的一份子,”

“我也很高兴郑队长这么明智,”严月蓉轻轻跟郑跃军握了一下手,又道:“以后,周大宇在这方面的工作,还需要郑队长你全力配合,”

“沒问題,”郑跃军乜斜了一眼周大宇,试探着道:“但是……如果数额太大,交易记录太多,我也不太好办,”

“不好办也得办,至于到底怎么办,就看郑队长的能力了,”严月蓉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不会让你白干的,”

郑跃军看了一眼支票上的数额,立即点点头:“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保驾护航,”

“你们先聊着吧……”严月蓉看了一下时间:“我得马上去赶飞机了,”

严月蓉确实要去京城,主要是为了开会,不过这个会本身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严月蓉要见一个人,

在京城机场下了飞机之后,严月蓉直接赶去会议现场,片刻沒耽误,

两个小时后,会议结束,严月蓉乘坐便车去了西山一座古朴的宅子,

下了车后,严月蓉直接对门口的卫兵道:“我是严月蓉,要见孟首长,之前已经预约过,”

卫兵点点头,沒多说什么,直接把严月蓉带去了会客室,

这里是孟阳龙在京城的住所,孟阳龙已经在等着了,看到严月蓉进來,微微一笑:“你來京城开会,时间本來非常紧促,沒必要特意抽时间到我这來,”

“您是老首长,不管有多忙,既然來了京城,总该登门问候一下,”严月蓉坐下來,非常谦恭的道:“我知道孟首长爱吃水产品,刚好这季节大闸蟹丰收,我在江苏地方上有几个朋友,搞了一批大闸蟹,全部是无公害无污染水域养殖出來的,特供给各级领导,我自己花钱从中买下了一部分,捕捞之后直接空运过來,两个小时后给您送到府上,”

“我想吃的话,有专门的特供渠道,就算是填不饱我这老饕,我也会让人去市场买,”孟阳龙摆了摆手:“不牢你费心了,”

“当然,我知道您是不缺这口东西的,但我保证我送上來的绝对新鲜,”顿了顿,严月蓉又道:“这是专门给您老准备的,中央的特供渠道只怕都沒这么鲜活,孟首长一定要笑纳,”

“这倒是,最会享受生活的,其实还是你们这些地方上的封疆大吏,”孟阳龙的打量着严月蓉,深深的一笑:“不过你今天來我这只怕不是为了送礼吧,”

严月蓉非常严肃的说了一句:“我是來请孟首长批评的,”

“批评,”孟阳龙呵呵一笑:“你又沒有做错什么,我为什么批评你,再说了,我只是一部队小吏,批评你也轮不到我开口,”

“之前,孟首长调动部队清缴笔架山上的犯罪分子,我们地方上之前沒有得到任何通报,之后也沒得到任何说法……”顿了顿,严月蓉又道:“广厦警方工作是我领导的,很显然,首长你这是对警方工作不满意,所以才直接出动部队,”

“你是说这个事啊……”孟阳龙脸色变得非常耐人寻味:“严市长,你今天不是來送大闸蟹,而是來兴师问罪的,”

“绝对不是,”严月蓉急忙道:“我真是來请首长批评的,如果警方工作有什么不力之处,首长一定要严厉指出,”

“严格來说,打击毒品犯罪是警方工作,不该由部队插手,不过嘛……”孟阳龙一边观察着严月蓉的神色,一边缓缓说道:“当时是事发突然,我接到情报之后,已经來不及通知警方,正好,部队在附近举行演练,我就直接调派过去了,”

严月蓉笑了笑:“是吗,”

“这种大规模战役,警方肯定不如部队专业,如今部队沒遭受什么伤亡,又歼灭了这么多犯罪分子,这不是一举两得吗,如果派警方上,首先动员就需要一个时间过程,赶到笔架山的时候,就算犯罪分子沒溜走,警方的火力也是肯定不足,可能造成的损失就难以想象了,”顿了顿,孟阳龙问道:“这不是挺好的吗,”

“可扫毒毕竟是警方工作,”

“应该说,扫毒也是国家安全工作的一个层面,正好是我职权范围内,”

“可这一次,警方内部还是怨言很多,觉得调动部队扫毒是因为高层认定自己无能,”顿了顿,严月蓉试探着道:“大家平常很辛苦,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得到肯定,而不是遭遇不信任,”

“所以,我这一次对外界通报情况,根本沒提部队这茬,”孟阳龙淡然道:“所有功绩都算在广厦警方头上,怎么你们还不满意,”

“虽然外界认为我们工作得力,但我们自己知道这一次到底是怎么回事……”严月蓉咽了口唾沫,很小心的道:“我沒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孟首长以后在发动这样的行动前,最后通报一下我们地方上,”

孟阳龙点了点,沒说话,也不知道到底是答应了,还是有其他意思,

又聊了几句别的,严月蓉就起身告辞了,还要赶去开另外一场会,

孟阳龙沒出去送,等到严月蓉离开会客室,马上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现在想起來,我好像不太了解严月蓉这个人……我的意思是,给我好好调查她一下,她的全部生活和工作经历,还有日常社交圈子,都要给我查出來,”

再说苍浩这一边,

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之后,苍浩很想跟高雪轩谈谈,毕竟还不知道季兰跟舞兰这一场对决到底谁赢谁输,

早晨,高雪轩主动打來电话,让苍浩去了一趟盛世荷园,

苍浩直接赶了过去,高雪轩穿着一身白色的旗袍,正坐在廊下喝茶,

看到苍浩过來,高雪轩招呼了一声:“坐,先喝杯茶吧……”

苍浩四下里张望了一眼,随后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如同牛饮,半点沒品出茶味,

“你心里有事,”沒等苍浩回答,高雪轩微微一笑:“你这眼睛到处张望,好像是在找什么人,”

苍浩坦然承认了:“对,”

“是舞兰吧,”高雪轩轻叹了一口气:“沒看出來,你还挺喜欢她,这么关心她,”

苍浩倒是觉得, 就凭舞兰那出色的近战水平,如果是在床上,一定能摆出各种高难度体|位,问題是苍浩现在真正关注的不是这个:“我关心她是想知道她跟季兰的决斗胜负如何,”

“你可以放心,她只是受了一些伤,现在正在休养,”高雪轩轻叹了一口气:“沒什么大碍的,”

“这么说……季兰死了,”苍浩听到这话,不知道为什么,心头隐隐有点失落,

不管怎么说,季兰也跟自己有过肌肤之亲,曾经躺在一张床上睡过,虽然不知道她当时为什么这么做,也虽然两个人之间其实沒发生什么实质性内容,不过苍浩还是不希望季兰就这么死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