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认个干妈吧/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雪轩轻叹了一口气:“季兰……也沒什么大碍,估计这会儿也正养伤呢,”

“她们两个……都沒事,”

“两个人半斤对八两,谁也沒把谁怎么样,更重要的是,季兰那边有人接应,舞兰也就无可奈何了……”又叹了一口气,高雪轩说道:“我知道,我曾经向你保证过,如果季兰再找你麻烦,我也就不再护着她了,现在季兰果然又动手了,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兰组有能力清理门户,”

高雪轩这话说的很有技巧,一方面承认苍浩有权利处置季兰,但另一方面暗含的意思却是,希望苍浩不要干涉兰组内部的恩怨,

对苍浩來说,眼下形势复杂,倒也乐得少个对手,不如把季兰交给兰组解决,

于是,苍浩沒出声,高雪轩又道:“做杀手的,盗亦有道,虽然别人给我们钱,我们就帮别人杀人,但那些年里我一直约束兰组不为两种人服务,一种是毒贩子,另一种是政府官员,原因很简单,这两种人做事沒底线,季兰先是当了叛徒,现在又效力于红魔集团,已经为兰组所不容了,”

“其实季兰倒是次要的,她幕后的老板才是大人物,而这个老板上面还有人……”苍浩耸耸肩膀,感慨的道:“一层压着一层,这利益链太复杂了,”

“红魔集团上面还有谁,”

“杜先生,”

听苍浩简要介绍了一下这位神秘的杜先生,高雪轩的眉头立时皱了起來:“我对广厦各方面地下势力算是了解了,可我也沒听说过这个杜先生,”

“你沒听说过是因为他从來不现身,”

“等一等,让我想想……”高雪轩站起身,在房间里來回走了两圈,思忖了许久,又转回身坐下:“我相信严月蓉跟这个杜先生应该有某种关系,”

苍浩对此已经有所预料,不过还是想听听高雪轩的分析:“为什么,”

“这个杜先生既然跟红魔集团有合作,那么部队前往笔架山扫荡犯罪分子,显然打破了杜先生原定计划,这个时候,谁出來指责部队干涉扫毒,谁就跟杜先生有关,”顿了顿,高雪轩接着道:“本來我不想说出來,不过现在告诉你也无所谓了,昨天严月蓉借着去京城开会的机会,拜会了孟阳龙……”

苍浩似笑非笑:“然后呢,”

“然后就是,严月蓉委婉地表达了一个意思,希望以后部队出面打击犯罪活动,能够提前知会她一声,”掏出一根女士香烟,高雪轩优雅的点上抽了一口气:“我对严月蓉的谋略一直评价很高,但这一次的事办得太不聪明了,她把自己暴露了,”

“也不能说很愚蠢吧,我相信她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笃信外界不知道杜先生这个人的存在,”

“或许吧,无论如何,我们对她要多加防范,”冷冷一笑,高雪轩又道:“孟阳龙让我调查一下这个人,”

苍浩不明白:“从孟阳龙的级别來说,想要调查严月蓉简直太容易了,还需要劳烦你,”

“孟阳龙级别太高,所以做事有时反而被束缚手脚,如果从他公职身份出发调查严月蓉,肯定会引起不小的影响,所以就不如我着手暗中调查了,”抽了一口烟,高雪轩接着说道:“再者说,他能够找到的无外乎都是公开的个人履历,而一个人真正的成长过程不可能体现在这上面,”

“也对,”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比如说,严月蓉这么年轻怎么坐到这个位置上的,官方资料肯定要说她多么睿智能干,但你却可以调查出來她都是靠着给谁送钱才获得一步步的提升,”

“就是这个意思,”高雪轩冷冷一笑:“严月蓉,身为一地最高行政长官,竟然勾结犯罪集团,天理难容,”

“严月蓉就交给你调查吧,或许就能揪出杜先生……”苍浩说着,非常无奈的长呼了一口气:“沒想到,打倒了一个邹峰,迎來一个比邹峰更坏的,”

又聊了几句,苍浩起身告辞了,离开雪轩经过藕香榭的时候,正好碰见了龙辉地产一干人,

藕香榭是姚军辉这帮人经常聚会的地方,当初也就是在这里,苍浩才真正开始接触上流社会,

姚军辉看到苍浩先是一愣:“你怎么也來了,”旋即姚军辉一拍额头,笑嘻嘻地说了一句:“我知道,是來探望高女士的吧……”

苍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有打哈哈:“算是吧……”

“你小子现在越來越出息了,意气风发,有我当年风采啊,”眼珠一转,姚军辉又是嘿嘿一笑:“我姚军辉干女儿多,你吗……太年轻,认不了干女儿,干脆认高女士当个干妈吧,”

苍浩一脸苦笑:“你这是开玩笑嘛,真好笑,”

龙辉地产这帮人听到这话,跟着哄笑起來,不过都沒什么恶意,

“开个玩笑,你不会生气吧,”姚军辉说着,使了一个眼色:“你过來一下,”

苍浩跟姚军辉走到一个角落,姚军辉脸色立即变得非常郑重:“你不是让我打听王均平这个人吗,”

“均平地产的那个老板,”苍浩急忙问:“有收获吗,”

“有一点,但是不多……”姚军辉无奈的摇摇头:“这个王均平深居简出,平常低调的过分,几乎沒什么线索可查,不过,我通过一些朋友,拿到了均平地产这些年多数土地交易记录,仔细研究了一下基本可以肯定,王均平是官商勾结平台中的一员,种种迹象显示,均平地产每一次拿地,都明确得到了市府开发方案,有了这种信息优势当然要赚暴了,另外就是,均平地产这些年也遇到不少麻烦,但都被职能部门给摆平了,我估计社会上的传言是靠谱的,王均平跟严月蓉有关系,”

“继续说,”

“还有就是,前几天广厦地产界聚会,我倒是跟他见了一面,严月蓉当时也去了,印证了我的这个推测,”顿了顿,姚军辉冷冷一笑:“他们两个装作不熟悉,只是握了握手,说二两句寒暄话,但身体动作出卖了他们,”

“详细说说,”苍浩早就知道姚军辉很关注心理学,经常通过别人的表情和肢体动作分析内心,结论应该很靠谱,

“大家一起站在台上接受媒体采访,严月蓉跟王均平并排站着,旁边是其他人,而严月蓉的身体明显倾向王均平,靠着王均平这一边的腿也比较松弛,而另一条腿则紧绷着,”掏出一根雪茄点上,姚军辉总结道:“一般來说,人,尤其是女人,只有对特别信任的人才会呈现这种姿态,”

“这么说起來,他们关系确实好得很,奸夫淫|妇,”

姚军辉一愣:“你这语气有点酸啊,”

苍浩笑哈哈的道:“开个玩笑,”

今天姚军辉來藕香榭是招待客户,苍浩跟他简单聊了几句,就回多林寺了,

墨师在院子里打太极,看见苍浩,打了个招呼:“回來了,”

“回來了,”苍浩坐到石凳上,仰天长叹了一口气:“最近太累了……真想好好休息一下,”

墨师收招定式,也坐了下來,给苍浩倒了一杯茶:“说说看,”

“别的问題一概好说,就是这人际关系,沒法处理,”苍浩一边说,一边不住的摇头:“警方现在已经把洪妙雪当成头号通缉犯,这个不要紧,关键是警方不知道有庞劲东这个人,更不知道我是通过庞劲东才找到笔架山那里去,”

“这关系确实复杂,”墨师感慨的点点头:“我要给庞劲东的女儿治病,庞劲东又给你的对手效力,我们跟庞劲东之间的关系很微妙……苍浩,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可以中断对庞可儿的治疗,”

苍浩喝了一口茶:“我想听听你本人的意见,”

“这个吗……”墨师感慨的笑了笑:“不管庞劲东本人做了什么,至少他的孩子是无辜的,所以我愿意救治,”

苍浩直接就道:“我尊重你的意见,”

“但如果有一天,庞劲东跟你全面开战……你不会怪我资敌吧,”

“你也说了,孩子毕竟是无辜的,我们就当做善事了,”苍浩耸耸肩膀:“希望庞可儿将來长大了不会怪我杀了她父亲,”

“你确信你能杀庞劲东,”墨师似笑非笑的问:“既然杀了庞劲东,为什么留着他女儿,不斩草除根呢,”

苍浩淡然说了一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说得好,”墨师嘉许的点了点头:“我之所以追随你,就是感动于你这份善念,仁者无敌,”

“你这个马屁我很受用,”苍浩说着,又喝了一口茶:“你跟庞可儿、我跟庞劲东之间的关系,还只是当下问題之一,另一个问題就是我跟廖家珺、廖承豪跟庞劲东的关系,警方不知道庞劲东这个人,廖承豪同样不知道庞劲东就在广厦,”

“你有什么想法,”

“如果廖承豪遇到庞劲东,无外乎两个结果,要么帮助庞劲东,要么帮助女儿,我最关心的是,如果他真的帮助庞劲东,廖家珺该怎么办,”苍浩苦笑着摇了摇头,又道:“所以,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干脆别让他见到庞劲东,带着廖家珺远走高飞,就好像这一切都沒发生过……”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