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你要摊牌吗/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实话实说,确实有廖家珺的因素……”苍浩点了点头,坦然承认了:“不过,就算沒有廖家珺的关系,这场战斗也一定会打响,原因很简单,我是这片土地的公民,而有人要荼毒这片土地,那么也就直接或间接的毒害了我,你认为我会作壁上观吗,”

“当然不会,”井悦然听到这话,转眼忘了廖家珺那事,急忙道:“话说,有空你教教我格斗之类的吧,就算我不能不给你帮忙,至少可以自保呀,”

苍浩答应了:“这个可以有,”

吃过饭,苍浩热情提议去快捷酒店开房休息一下,井悦然果断拒绝了,

苍浩沒办法,送井悦然去了公司,自己则回了多林寺,

刚一进多林寺的门,苍浩就是微微一怔,庞劲东正坐在院子里悠然品茶,

苍浩径直走过去,大马金刀的坐到庞劲东对面:“你來了,”

“我跟墨师先生约好了,”庞劲东看着苍浩,淡淡然的道:“今天有一个治疗,所以我就过來了,沒提前跟你打招呼,你不会见怪吧,”

苍浩深深的一笑:“怎么会,”

正说着话,墨师带着庞可儿从厢房里走出來,墨师先跟苍浩打了个招呼,随后对庞劲东说道:“令爱的康复状况非常好,”

“哦,”庞劲东急忙问:“详细说说,”

“令爱的康复速度超出了我的预期,我估计再有一次治疗,就可以基本遏制爱丽斯漫游仙境综合症再次发作了,”

庞劲东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就是需要观察一下,如果出现再次发作的征兆,就再次治疗,如果沒有发作,那么可以确定无恙,只要好好调养一年,基本也就康复了,”

“不需要坚持治疗,”

“不需要,”顿了顿,墨师又道:“这种治疗要用重针攻要穴,固然可以治病,但如果沒病的话,对身体也是有伤害的,”

“明白了,”庞劲东点点头:“也就是说只要再进行一次治疗了,”

“对,”

“谢谢墨师先生,”庞劲东拿出一张支票,双手奉给墨师:“这是一张空白支票,数字随便墨师先生填写,”

墨师看都沒看那张支票:“不用了,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我给令爱治病,自始至终也不是为了钱,”

庞劲东长呼了一口气:“墨师先生果然高风亮节,”

“高风亮节不敢当,我只是为了我家先生办事,”墨师说到这里,望了一眼苍浩,随后又道:“如果是为了钱的话,从一开始,我们就不会救治令爱,”

“明白了,”庞劲东微微一笑,转头吩咐刘弗懿:“你带可儿出去,我先说几句话,等下去找你们,”

“明白,”刘弗懿警惕的看了看苍浩,带着庞可儿出去了,然后很小心的关上了寺门,

深吸了一口气,庞劲东有点感慨的道:“不管怎么说,你们毕竟救了我女儿,将來我们双方就算是为仇做对,这份人情我也一定要还给你们,”

墨师只是笑了笑,沒说话,转身回了自己厢房,

本來不信禅师和格桑在收拾院子,看到这个场面,也悄悄溜走了,

一时间,这里只剩下苍浩和庞劲东,非常适合谈事,

苍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庞先生请坐,”

“好,”庞劲东坐下來,给苍浩倒了一杯茶:“苍先生请茶,”

苍浩端起杯子,喝光了滚烫的茶水,随后擦了擦嘴:“我挺佩服庞先生的,都是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沉得住气,”

庞劲东呵呵一笑:“为什么沉不住气呢,”

“笔架山,红魔集团死了那么多人,又折进去上亿的货,洪妙雪这会应该气得跳脚吧,”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冲着庞劲东吐了一个烟圈:“你给洪妙雪办事,难道不懂为君分忧吗,”

“你想摊牌吗,”庞劲东看着苍浩,默然片刻后,突然哈哈一笑:“沒错,我是在给洪妙雪办事,不过红魔集团的事也不全都是我的事,笔架山那一战,从头至尾我都沒参与,正相反,如果我参与了,可能事情就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

“你很自信,”

“我当然自信,”庞劲东点点头:“另外呢,我对你也得表示钦佩,洪妙雪设下连环伏击,竟然被你逐个击破,如果广厦警方有你这么能干,红魔集团早被连根铲除了,”

“谢谢夸奖,”

“我倒是很想知道我们两个如果交手会是怎样的胜负,”庞劲东看着苍浩,深深的道:“这个机会是有的,毕竟我给洪妙雪做事,而你又跟洪妙雪作对,”

“沒错,会有机会的,”

“你抄了红魔集团上亿的货,洪妙雪也绝对不会放过你,就算你想退出这场战争也來不及了,”

“我早有心理准备,本來也沒打算退出,”苍浩耸耸肩膀:“话说,你作为前辈,到时可要让着我这后辈几分,”

“好说,”顿了一下,庞劲东接着说道:“看在你救治可儿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记住,,只有一次,”

“听你这语气,你还真自信能赢,”

“当然,”庞劲东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虽然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但也别忘了,姜还是老的辣,”

“好吧,你这块老姜,别忘了你欠我一份人情就行,”

“当然不会忘,我这人一项恩怨分明,可惜我们两个各为其主,否则真的可以合作一番大事业,”

苍浩直接就道:“我对你的大事业不感兴趣,”

庞劲东依然是似笑非笑:“是吗,”

两个人一时都沒有在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甚至连一点肢体动作都沒有,

可以说,整个场面就像定格了一样,但与之相对的是,杀气越是越來越浓,似乎下一秒,两个人就会拔枪对射,

不知道过了多久,苍浩叹了一口气,打破了沉默:“其实你说的沒错,可惜我们各为其主,”

“否则就可以把酒言欢了,”庞劲东笑着点了点头:“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做到,你救了可儿,我一定还你人情,至于你那边吗……”

“我明白你的顾虑,”苍浩点点头:“你放心,我也是言出必行,既然我答应治疗可儿,就一定做到底,不就是还有一次治疗吗,我保证圆满结束,你不用为令爱担心,”

“谢谢,”庞劲东看了一下时间,起身告辞了:“我还有点事,改日再见,”

苍浩撇了撇嘴:“最好还是别见,”

“也对,”庞劲东哈哈一笑,转身出去了,

庞劲东带來了两辆车,庞可儿坐在前面一辆,有两个手下陪同,

庞劲东自己则坐在了后面那辆车,跟刘弗懿在一起,刘弗懿看到庞劲东上车直接就问:“苍浩那小子是不是要摊牌,”

“沒错,”庞劲东把头靠在座椅上,微闭着眼睛,长呼了一口气:“大战在即啊,”

“我对苍浩这小子评价不错,”刘弗懿微微一笑:“明知道我们是什么來头,却还是肯治疗可儿,恩怨分明,做其他某些人的话,巴不得可儿去死,但苍浩却偏沒有这样做,让我们欠下他一个人情,将來大家反目成仇开战了,咱们也不好意思下手太狠,”

“这样的人能做大事,”

“东哥,我发现你好像始终不太愿意评价苍浩这个人……”刘弗懿看着庞劲东,有点奇怪的道:“从知道了苍浩的真实身份,到后來大家有了间接的摩擦,再到后來苍浩仍然坚持治疗可儿……你都沒有任何表示,好像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

“我不像你那么话多,”庞劲东掏出一根雪茄点上,仰着头抽了一口:“可惜啊,苍浩抄了上亿的货,洪妙雪一定不会放过他,我们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了,”

说话间,车子到了庞劲东的宅邸,不过不是之前的那栋别墅,而是隐藏在普通小区里的一套精装修复式房,

刚一进门,庞可儿叹了一口气,怨艾的道:“老爸,自从你帮助小姨做事,你也变得跟她一样了,天天到处搬家,”

庞劲东笑着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你先去洗个澡吧,然后休息一下,”

庞可儿刚回了自己房间,一个女孩从外面快步走了进來,穿着朋克风格的破洞牛仔裤和紧身T恤,

头上戴着一顶棒球帽,帽檐压得低低的,黑色的头发束成马尾,在脑后垂下來,气质青春活泼,

这个女孩把房门关好,摘下帽子,赫然是洪妙雪,

那一头黑发是假发,洪妙雪也摘了下來,随后往茶几上一扔:“妈的,闷死我了,”

“你这化妆技术挺高明吗,”庞劲东上下打量着洪妙雪:“差一点连我都沒认出來,”

“我是干什么的啊,”洪妙雪冷冷一笑:“要是连点化妆技术都沒有,这会儿我早被关进苦窑喝稀粥去了,这都是被逼出來的,你沒见满大街贴着通缉令吗,”

因为红魔集团前段时间消声觅迹,警方的打击本來有些松懈了,但随着笔架山一战,风声又紧了起來,

警方根据多方面线索,把洪妙雪画影图形,到处发布通缉令,

不过,警方沒洪妙雪的正面照,这画影图形也只是比较接近本人而已,洪妙雪只要稍一改妆就认不出來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