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对不起,我要自保/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跃军强忍着疼痛,打开了办公桌下的一个保险柜,把黄金手枪和毛巾全都放了进去,然后坐在椅子上深深喘了几口粗气,

疼痛越來越剧烈,郑跃军的额头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他用手捂着胳膊上的伤口,鲜血从手指头缝往外喷射,

鲜血很快染红了警服,郑跃军干脆把警服撕碎,缠在伤口上,勉强止住了出血,

接着,他冲着外面喊了一声:“快來人,我受伤了,”

再接下來,郑跃军给严月蓉打去了电话,而严月蓉看到郑跃军的号码就是一惊,心头有种不详的预感,

严月蓉接起电话,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事情是不是搞砸了,”

郑跃军苦笑两声:“对不起……”

“我看到你打电话过來,就担心事情可能出状况,”严月蓉非常不满的质问:“你怎么搞的,这么点事都做不好,”

“对不起……”郑跃军喘着粗气说道:“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苍浩竟然在我们单位弄出了毒气,然后冲进我的办公室……”

严月蓉急忙问:“再然后呢,”

“他抢走武器,开枪打死了我一个手下,我自己也受伤了……”郑跃军说着,适时发出了两声疼痛的叫喊:“哎呀……疼死我了……对不起,这点事情我都沒做好,让你失望了,”

“这个苍浩竟然还挺有本事,”严月蓉眼珠一转,突然冷笑一声:“只不过嘛,郑队长,你该不会是自残吧,”

“不是,绝对不是,当然不是,”郑跃军急忙摇摇头:“真的是苍浩干的,”

严月蓉怪笑两声:“真的吗,”

“就算我能自残,我又怎么舍得对自己手下开枪,我干不出來这样丧心病狂的事,”顿了一下,郑跃军正义凛然的道:“如果不是受了伤,就算豁出这条老命,我也一定要追出去,把苍浩绳之以法,”

“郑队长,这会儿沒外人,你就说点实话吧,”严月蓉的声音更加阴阳怪气了:“你是为我办事,如果因此出了什么状况,我肯定不会置你于不顾,所以呢,你完全可以放心,就算你说了实话,我也不会怪你的,”

“严市长,真的沒有,不是你想象那样,”

“是不是因为苍浩跑了,你担心无法对我交差,才故意自伤,”严月蓉依然不相信郑跃军,再次质疑道:“苍浩肯定要逃走,但沒有理由对你开枪,”

“那是因为抢夺武器的时候,我们上前拼命阻拦,他才开枪打伤我,”郑跃军无奈的摇了摇头:“幸好我只是受了伤,可我的手下就沒这么幸运了……”

严月蓉长叹了一口气:“郑队长,只要不是你故意放跑苍浩,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的,”

“严市长,我怎么可能对你说谎呢,我用人格向你担保,事实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那样,”

不管严月蓉怎样质疑,提出诸多疑点,郑跃军始终不肯改口,坚持自己最初的那个说法,

最后,严月蓉无奈,也就权且相信了:“无论如何,你好好休息吧,这一次苍浩太过分了,我一定会给你主持公道,”

郑跃军松了一口气:“谢谢严市长,”

“哦,对了,还有,现在你们经侦支队内部发生凶案,不管凶手到底是什么人,正常的刑侦程序还是要有的,”顿了顿,严月蓉说道:“这个案件肯定不适合你们自行侦查,而且你们经侦支队也沒有刑事侦查的手段和技术,我会让刑事侦查局介入的,”

郑跃军点点头:“好的,”

又叮嘱了几句注意身体之类的话,严月蓉挂断了电话,

郑跃军靠在椅子上,长长叹了一口气:“妈的……这个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相信,我特么跟你说实话就是找死,”

这个时候,毒气基本已经散去,经侦支队内部的秩序正在恢复,

几个警察赶到郑跃军的办公室,一方面取证被射死的警察,另一方面给郑跃军包扎伤口,

此时此刻,郑跃军完全忘记了疼痛,脑海里飞快思索着当下的局势,

说起來,严月蓉对这件事情的质疑,倒不怎么让郑跃军担心,毕竟严月蓉是个政客而非警察,

但刑事侦查局如果介入,还真让郑跃军非常焦虑,因为广厦警务系统全都知道刑事侦查局局长廖家珺为人铁面无私,

过去,这位身材火爆的女警察性子火爆,但是沒什么城府,很容易对付,

可郑跃军却知道,自从廖家珺就任刑事侦查局局长之后,尤其是结交了苍浩这个朋友之后,日渐成熟,郑跃军不得不担心廖家珺查出真相,

而严月蓉还真就不是说说而已,刚跟郑跃军通话完毕,直接给廖家珺打去电话:“刚才在经侦支队发生了一起案子,跟你的好朋友苍浩有关,”

突然接到严月蓉这么一个电话,廖家珺心头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不过表面上仍然很镇静:“什么案子,”

“经侦支队查到一个违法账户,怀疑苍浩接受境外恐怖组织的贿赂,就把苍浩回去调查,但苍浩不肯配合调查,从经侦支队逃走,而且跟警方发生冲突,射杀了一个警察,击伤了队长郑跃军,”严月蓉说着,轻哼了一声:“事情经过大致就是这个样子,”

“这怎么可能,”廖家珺直接就是不相信:“严市长,苍浩的为人你是知道的,他一直战斗在反恐第一线,又怎么可能给境外恐怖组织扯上关系,,”

“表面好像是这样,不过谁又能肯定,这不是一出无间道呢,再说了,恐怖组织也有很多,苍浩接受其中某个组织的资助,然后帮助消灭其他恐怖组织,这个可能也是存在的,”轻哼一声,严月蓉不满的道:“还沒有调查就发表结论,廖局长,这好像不太符合警察的职业操守吧,”

“调查,”廖家珺微微怔了一下:“难道你要让我调查这个案子,”

“虽然这起案子的受害者是警方自身,但毕竟属于刑事案件,归你们刑事侦查局负责,”

“话虽这么说,严市长,你也知道我跟苍浩是朋友,居然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是苍浩,原则上來说我应该回避此案,”

“你也说了,只是原则上,那么现实操作不一定非得回避,”呵呵笑了笑,严月蓉鼓励道:“这个案子之所以让你负责,也是因为我对你有信心,知道你肯定不会徇私枉法,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廖家珺无奈的笑了笑:“既然严市长亲自点将,那这个案子我只有接下,”

“好,”严月蓉满意的点点头:“你要认真调查,如实反映情况,不管这个案子到底涉及到什么人,真相又是怎么样,依法处理,”

“是,”

“听着,我跟你说这些,绝对不是打官腔,”严月蓉非常郑重的道:“我是真的要让你查出真相,”

严月蓉又叮嘱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廖家珺正准备组织人前往经侦支队,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过來,廖家珺接起來之后,里面直接自报家门:“我是孟阳龙,”

廖家珺下意识的立正敬礼:“首长好,”

“听着,我不喜欢啰嗦,直接就告诉你什么事了,”孟阳龙直接说出了红魔集团的交易,吩咐道:“这个案子交给你全权负责,马上调动特警队和武警,一分钟都不能耽搁,”

廖家珺刚听说有新任务,可以再次教训红魔集团,非常兴奋,可马上的,她又觉得事情不太对劲:“首长,这好像不太符合程序吧,应该你让严月蓉來给我下令……”

“程序是死的,人是活的,”孟阳龙打断了廖家珺的话:“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用意,你不需要过问原因,只需要执行,”

“是,”

“马上出动吧,一分钟不能耽搁,”顿了顿,孟阳龙叮嘱道:“你也不需要向严月蓉汇报,”

廖家珺点点头:“是,”

严格來说,严月蓉才是广厦警务系统的最高领导,处理这样重大的案件,应该由严月蓉牵头,

廖家珺却发觉,孟阳龙似乎有意瞒着严月蓉,刚才严月蓉给自己打电话,根本沒提红魔集团这事,可见严月蓉根本不知道情况,

廖家珺懒得弄明白高层这些大人物之间到底在耍弄什么诡计,自己只需要做好警察的本职工作就好,

但既要去打击红魔集团,又要去经侦支队查案,廖家珺实在分身无术,

于是,廖家珺把刘天生叫过來,下令:“你马上带一队人去经侦支队,”

“干嘛,”

“那里刚刚发生了一起凶案,你去了之后什么也不用做,只需要控制好现场就行,”顿了一下,廖家珺又交代:“记住,你要控制住经侦支队所有警察,不能让他们对外有联系,尤其是支队长郑跃军,另外,你要保护好现场,连一根头发都不能有人动,”

刘天生很小心的问道:“如果经侦支队那边不配合怎么办,毕竟大家都是警察……”

“别忘了你是刑警,”廖家珺打断了刘天生的话:“拿出你当刑警的威风來,难不成你还会被那帮办理经济案件的饭桶给吓到,”

刘天生立即保证:“请局长放心,”

“严市长刚才突然给我打电话,说那边出了凶案,我觉得这个案子有鬼,”冷冷一笑,廖家珺无情的道:“如果经侦支队有谁不配合,你就把他给我拘了,不管出了任何状况,我來负责,”

刘天生用力点点头:“是,”

廖家珺想起刘天生上次在笔架山被吓得那副怂样,有点不太放心:“这点事情你能做好吧,”

“廖局长放心好了,”刘天生很轻松的一笑:“经历了笔架山那一战,沒什么事还能难倒我,”

廖家珺点点头:“那就好,”

也正是因为笔架山一战,刘天生有伤在身,不能参与战斗,所以廖家珺才把刘天生派去经侦支队那边,

其实,廖家珺自己身上也有伤,但这个女汉子想到新的战斗即将到來,早就把自己的疼痛给忘记了,

交代好了刘天生,廖家珺立即开始组织人马,前往围剿红魔集团,

而这个时候,苍浩已经赶到了红魔集团的交易地点,

这里是一个废弃的码头,交通不便,鲜有人來,

这个码头的规模也很小,苍浩赶过去之后,远远地就看见一行人站在码头边上,

苍浩手里沒有任何武器,只能很小心的靠近,然后再想办法,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