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警察之间的交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廖家珺立即道:“你先把这个人说出來,”

“我得到消息之后,要赶到码头这边來,郑跃军却突然赶到多林寺把我逮捕,说是有个案子要求我协助调查……”苍浩冷冷一笑:“事情未免太凑巧了吧,”

“说到郑跃军……”廖家珺深深的一笑:“你要马上跟我回刑事侦查局,原因跟郑跃军的理由一样,有个案子需要你协助调查,”

“因为我在经侦支队制造毒气逃离,”

“不只是这样,”廖家珺缓缓摇了摇头:“在你逃离过程中,有一个警察被谋害,郑跃军本人也中了一枪,现在怀疑跟你有关,”

“哦,”苍浩点了点头,竟然沒有一点惊讶的表示,

“你不想说点什么,”

苍浩若无其事的道:“很正常,”

听到这话,反倒是廖家珺吃了一惊:“怎么正常,”

苍浩笑着摇了摇头:“沒什么,”

“不,肯定有什么,苍浩你到底想到了什么,能不能告诉我,”

“为什么告诉你呢,”

廖家珺毫不犹豫的道:“因为我们是朋友,”

苍浩嘿嘿一笑:“一般來说,当警察跟你套近乎,就是套口供的开始,”

廖家珺脸色涨红,略有点激动的道:“我们认识也有段时间了,我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

苍浩很认真的摇摇头:“不了解啊,”

“好吧,那我就照章办事,先把你送到拘留所再说,”

苍浩急忙道:“别,我说还不行吗,”

“那就快说……”

“其实也简单……”苍浩看了看周围沒有人注意,这才压低声音说道:“郑跃军带我回经侦支队的路上,我故意提到红魔集团今天有交易,我发现郑跃军好像有点惊讶,他调查我当然有他的证据,但如果真追查起红魔的案子來,只怕他也难逃干系,所以……我逃走之后又发生了这样的事,难道不正常吗,”

廖家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郑跃军要摆脱干系,同时反过來栽赃你,”

“既然你明白了,我可以回家了吧,”

“不行,”廖家珺固执的摇摇头:“你要跟我回刑事侦查局,不过我向你保证,这只是履行程序,”

苍浩失望的答应了:“好吧,”

廖家珺派了一个亲信,把苍浩送回刑事侦查局,不过既沒带去讯问室,也沒去办公室,而是给苍浩安排了一间休息室,

苍浩只要有需要,就可以对警方提出來,只是暂时不能离开,

至于廖家珺,马不停蹄敢去了经侦支队,这个时候,那里的气氛有点紧张,

刑事侦查局和经侦支队虽然都是市警局下属部门,不过不在一起办公,互相间也很少有工作上的交流,

刘天生带领刑事侦查局的警察,已经完全占领了经侦支队,

沒错,就是“占领”,刑事侦查局掌控了经侦支队所有重要的地方,当然也包括案发第一现场,

就连郑跃军本人,也被限制在办公室,不允许出來,

经侦支队的警察怒目而视,时常跟刑事侦查局争吵几句,但刑事侦查局人多势众,他们就只有忍了下來,

刑事侦查局本來就是广厦警务系统第一大部门,否则也不会升格为“局”,为了今天这两个案子,廖家珺把手下全都派了出來,相当一部分來经侦支队这边,

廖家珺赶到的时候,双方正在对峙,看架势,下一秒钟就要掏枪互射了,

看到廖家珺,经侦支队那边马上发出一阵喧哗,两个小领导走过來,愤怒的质问:“廖局长,你什么意思,派人过來把我们包围起來,你这是办案还是政变,”

如果是过去,廖家珺只怕就要跟对方争吵起來了,不过如今的廖家珺不会这么做,只是微微一笑:“就算政变,我也不会包围你们,你们这里的级别比我们低,人又比我们少,包围你们有啥意义,”

这一语出口,经侦支队那边全傻住了,无话可说,

“现在我们要办案,这是正常工作程序,”廖家珺 提高了声音,吩咐道:“立即开始取证,必须严禁到一根头发都不能漏掉,别让我们的兄弟单位看笑话,”

听到廖家珺的吩咐,刑事侦查局立即行动起來,开始对现场仔细取证,

经侦支队仍然不服气,有两个警察阻碍取证,还宣称:“我们也是警察,这个案子我们自己办就可以,用不着你们多管闲事,”

廖家珺走过去,冷冷道:“严市长交代,这个案子由刑事侦查局处理,任何人敢阻碍公务,我一定追究责任,”

经侦支队一个警察冷笑一声:“严市长说过的话多了,你每一句都听了吗,”

廖家珺突然一把揪住这个警察的衣领,然后用力往墙上一按,

别看廖家珺是个女孩子,力气却大得很,这个警察被按住一动不能动,

接着,廖家珺抓住这个警察的一条胳膊,用力往身后一拧,

这个警察不得已背过身去,廖家珺把另一条胳膊也抓了过來,直接掏出手铐给拷上了,

一转眼工夫,廖家珺就制服了这个警察,整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而这个警察甚至还沒來得及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廖家珺的声音又高了八度:“还有再敢废话的,一起给我铐起來,”

眼见廖家珺动武了,经侦支队被震慑住,不敢再做什么,于是调查取证顺利开始,

刘天生來到廖家珺身旁,胆战心惊的问:“刚才他们差点跟我们打起來,我这么做……沒问題吧,”

“一点问題沒有,”廖家珺嘉许的笑了笑:“自从你到了我手下,这一次工作最出色,”

整起事件,最重要的现场是郑跃军的办公室,因为那个警察就是在办公室被打死的,郑跃军本人也是在那里受伤的,而廖家珺要求这个现场留给自己亲自调查,

就在这间办公室里,那个警察的尸体还躺在地上,保持着死前最后一刻的样子,

至于郑跃军,已经包扎好伤口,坐在椅子上吸烟,

经侦支队本來想要把郑跃军送去医院,却被刘天生带人阻止了,

郑跃军看到廖家珺,立即站起身:“既然你來了,我是不是可以去医院了,”

廖家珺摇摇头:“暂时还不行,”

“廖局长你这么做有点过了吧,”郑跃军冷冷一笑:“你办案,我支持,但我现在受伤了,你不能阻止我就医,”

听到郑跃军这话,经侦支队再次呱噪起來,声音从办公室里面传到外面,一时间到处都是经侦支队的骂声,

刑事侦查局的人不管走到哪,都有经侦支队的人跟着,虽然后者人数少,可丝毫不放松监视,

一个胆子比较大的经侦支队警察嚷道:“给严市长打电话,让她來处理,”

廖家珺坚持最开始的说法:“严市长说过这个案子由我们处理,”

这个警察火气更大:“我不服,”

廖家珺一记扫堂腿,把这个警察放倒在地,随后双臂拧到身后,又给上了手铐,

“本來我不想把大家关系闹僵,但你们这么不配合,看來不给点颜色是不行了,”廖家珺冷冷一笑:“关你三天禁闭,”

因为有郑跃军在场,所以经侦支队胆子比较大,又有两个警察冲过來,看样子要反过來抓住廖家珺,

结果,他们刚一动手,就直接被刑事侦查局扣住,

廖家珺也不再管他们,仔细调查了办公室里的每一样物品,检查了一下所有痕迹,

最后,廖家珺点点头,吩咐刑事侦查局:“你们出去吧,我要跟郑队长单独谈谈,”

刑事侦查局领命,两个押一个,把经侦支队的人也给带走了,

很快的,办公室里只剩下廖家珺和郑跃军,刑事侦查局出去之后还很注意的把门关上了,

“现在沒有外人了,郑队长可以把整个经过给我讲一下……”廖家珺也不用郑跃军招呼,直接坐在了对面:“如果有什么在大家面前不方便开口的,也可以说出來,”

“沒什么不能开口的,”郑跃军直接就道:“苍浩借口上卫生间,配制出毒气,给我们单位制造很大的混乱,因为我们抓捕他的时候,把通讯器材和武器全都扣留了,然后他可能是要冲进來抢夺武器,我的一个手下过去阻止,被他开枪打死,然后又开枪击伤了我,”

“再然后呢,”

“然后就是他趁乱逃走了,”

“哦,”廖家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问了其他几个问題,都是跟苍浩逃走的过程有关,

郑跃军的回答前后一致,沒有任何矛盾,也找不到疑点,

廖家珺深深地望着郑跃军,突然岔开话題:“郑队长,你原來在深州任职,后來邹峰把你调到广厦经侦支队,据我了解,你在深州的时候,也沒有主管过刑侦工作,对吧,”

郑跃军同样打量着廖家珺:“你问这个干什么,”

“在普通百姓看來,警察就是警察,其实我们警察内部也是有分工的,”顿了顿,廖家珺意味深长的道:“术业有专攻,大家都有自己的专业工作,但对别人的专业却未必会了解,”

郑跃军面无表情地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我跟你不一样,我对经济案子一窍不通,从从警那天开始就一直都是刑警,”顿了顿,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像我这种老刑警都会了解一件事,”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