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廖家珺VS郑跃军/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跃军下意识地问:“什么事,”

“人体有一些部位和器官是致命的,但还有一些不是,如果受了伤,虽然表面看起來可能很吓人,连整个身体都洞穿了,实际上却沒什么大碍,”顿了顿,廖家珺接着道:“不过,多数人对人体并不了解,而且想要找准这些位置也很难,所以他们如果自伤通常都会选择胳膊,因为胳膊沒有大动脉,也沒有重要脏器,不会搞出大毛病,”

郑跃军冷冷一笑:“你说我是故意自残栽赃苍浩,”

“你说苍浩冲进來之后,击毙你的手下然后打伤你,而起因是他要抢夺武器,那么在正常情况下,你们两个应该一起拦阻苍浩才对,但实施情况却是……”廖家珺说着,指了指那具警察的尸体:“你的手下是背对着门,从跟房门的距离來看,应该是刚刚才进來,但很奇妙的是他却正面中弹,”

郑跃军面无表情的道:“因为他想要从身后拦截苍浩,”

“那么……”廖家珺走到郑跃军身后,用手指着墙壁上面的弹孔,又道:“为什么苍浩向你开枪同样是正面呢,你手下跟你是面对面,你们两个中弹完全是一百八十度的反方向,”

郑跃军开枪自残的时候,子弹穿过胳膊射在了墙上,他完全把这个细节给忘记了,

但廖家珺却考虑到了,所以才要求保护好现场,

“苍浩有两把枪,”郑跃军毫不犹豫的解释:“两支枪一齐开火,对准不同方向,这有什么可诧异的,”

“郑队长,要不要我做个检验,看看这两发子弹到底是一支枪射出來的,还是來自两支枪,”廖家珺重又坐下來,似笑非笑的道:“我不知道郑队长是否了解弹道检测这事,虽然麻烦点,但还是可以检测出來的,”

“就算是同一支枪又怎么样,”郑跃军有点不耐烦了:“我跟手下从前后夹击苍浩,苍浩先开火打死我的手下,然后调转枪口打伤了我,这也就是一秒钟之内的事,难道还有什么问題吗,”

“问題大了,”廖家珺轻声一笑:“当警察的都知道,每一个细节都非常重要,当警察的也不该不注意细节,”

郑跃军的声音非常难听:“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两发子弹,到底是不是一支枪打出來的,其实也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你作为警察在经历现场的时候,竟然沒注意到这个细节,各方面表现跟普通人一样,这让我这个同行很失望……”廖家珺盯着郑跃军,一字一顿的道:“还有就是你前后说法不一致哦,”

“也就是说你怀疑我喽,”

“在真相查明之前,每个人都有嫌疑,自然包括郑队长你了,”廖家珺的变得越发严厉起來:“郑队长,按照正常工作程序,抓获犯罪嫌疑人后,应该把身上携带的全部物品送去做证据保存,为什么苍浩的枪会在你的办公室,”

“我正准备送去做证据保存,”

“那问題就來了,如果苍浩想要拿回自己的武器,应该去保存证据的地方,为什么会來你的办公室呢,”

“也许他就是想杀我,”

“可你刚才说苍浩是來抢夺武器,”廖家珺冷冷一笑:“郑队长,你的口供,前后矛盾的地方太多了,”

“我说过只是可能、也许,”郑跃军拍了一下桌子,豁然站起:“廖局长你什么意思,把我当犯人审了吗,”

“郑队长你激动什么,”廖家珺冷笑着道:“这个案子疑点很多,所以需要调查清楚,你是无辜的自然不用担心,”

“我们都是警察,别拿忽悠外行的话來对我说,如果你有证据证明是我杀了手下然后开枪自残,欢迎你现在就抓我,”

“你真想让我抓你,”廖家珺笑着摇了摇头:“郑队长,如果我抓了你,接下來肯定要搜查一下办公室,我注意到你这有个保险箱,到时我也一定要打开看看,”

郑跃军把苍浩的黄金手枪就藏在保险箱里,如果廖家珺真的打开这个保险箱,一切谎言都穿帮了,

郑跃军心头虽然一惊,表面上扔不动声色:“里面都是我个人物品,”

“就算都是你个人物品,让我看看总也沒关系吧,”廖家珺玩味的打量着郑跃军,又道:“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廖局长请注意你的态度,”

“我的态度很正常,”廖家珺一摊双手:“如果真的只是个人物品,你就应该给我看看,我劝你还是配合点,不要让我主动打开这个保险柜,如果在里面发现点武器弹药之类的东西可就不好了,”

“如果想开保险箱,也可以,但你要走正常的程序,不能你个人认为有必要调查就给我打开,”停顿了一下,郑跃军冷笑着道:“如果不能走正常程序,麻烦你现在该干嘛就干嘛去,我要忙我的事情了,”

“恐怕不行,你要跟我回去接受调查,”廖家珺缓缓摇摇头:“不过你可以放心,马上我就会申请打开这个保险箱的,而且在此之前会贴上封条,任何人都不能动,”

郑跃军点点头:“好啊,欢迎之至,但如果在保险箱里什么都沒发现,可就别怪我向上级投诉你了,”

“因为考虑到郑队长说话前后不一,我才需要进行更详细的调查,包括身边每一样物品,”呵呵笑了笑,廖家珺语气怪怪的道:“当然了,我是正常调查,最后到底有沒有什么发现,都属正常,”

表面上,郑跃军满不在乎,心里却很是忐忑,

能看出來,其实从一开始,廖家珺就盯上这个保险箱了,

但廖家珺刚开始不提,只是指出这个案子的诸多疑点,然后要求打开保险箱,

大家都是警察,而且都有一定级别,沒有一个是傻瓜,

任何一起案件,最重要的都是物证,在今天这个案子当中,物证就是苍浩的黄金手枪,整个案子的关键则是黄金手枪到底去哪了,

郑跃军很清楚廖家珺的目的,就在刚刚,廖家珺跟苍浩并肩作战,肯定注意到苍浩并沒有携带武器,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黄金手枪仍然留在事发现场,

廖家珺把经侦支队搜了个遍,都沒找到这对黄金手枪,自然要怀疑到那个保险柜,

这是一场斗智斗勇的较量,显然廖家珺占了上风,但郑跃军也不打算认输:“如果我不跟你走呢,”

“你应该知道阻碍公务的后果,”

“你要拘留我吗,”郑跃军轻哧一声:“你可以试试看,”

“试试就试试,我还真不怕这个,”廖家珺提高嗓门喊了一声:“來人,”

办公室的门打开,一帮刑事侦查局的警察冲了进來,几个经侦支队的警察也跟了进來,

不过,经侦支队这边人数少,所以不太敢靠前,

郑跃军怒不可遏:“你要抓我,”

廖家珺冷冷一笑:“你以为我不敢,”

郑跃军一时无语:“你……”

“跟我走吧,”廖家珺从腰间取出手铐晃了晃:“你不想让我给你带上这玩意儿吧,”

郑跃军往后退了两步,明显是怯了,

“我再告诉你一句,郑队长,我留了一手,”廖家珺的目光此时变得那样锐利:“我为什么在码头冒险打击贩毒集团,却还要分出一部分人來经侦支队,就是我要控制现场,不仅不能有人动过物品,互相之间也不能交流,也就是说让郑队长你沒办法串供,”

郑跃军怔了一下,虽然只是一瞬间,还是被廖家珺捕捉到了:“就在这个时间,我的人已经把你的手下全部集中起來,挨个取笔录,苍浩到底是怎么逃走的,沿着那条路线,很容易就可以查出來,如果最后发现,苍浩根本沒來过你的办公室,而是直接逃了出去,你就得想想自己怎么善后了,”

从一开始,郑跃军就沒敢轻视廖家珺,却还是沒想到,廖家珺竟然比自己想象得更加有勇气,

事情很明显,廖家珺已经捉住了郑跃军的要害,因为廖家珺的行动速度太快,直接派人过來把郑跃军控制在办公室,所以郑跃军根本沒有机会跟手下交代怎么做口供,

另外,经侦支队的人毕竟也不少,郑跃军不可能挨个都叮嘱道,

肯定会有一些人告诉刑事侦查局,苍浩逃离经侦支队在先,而郑跃军办公室的枪声在后,

郑跃军猛然间发现,自己弄巧成拙了,

当然,更主要的因素还是在于廖家珺,郑跃军沒想到这位已经成了一条老狐狸,

此外,如果廖家珺今天真的拘捕郑跃军,肯定要在警方内部引发冲突,这个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一般人也不敢承担这个责任,

但廖家珺敢承担,拎着手铐走上前,看样子还真要给郑跃军拷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严月蓉的声音传了过來:“你们两个吵够了沒有,”

不知道什么时候,严月蓉來了,廖家珺和郑跃军***了个招呼:“严市长,”

严月蓉指了指其他警察:“你们先出去,”随后,严月蓉坐下來,笑着看了看廖家珺和郑跃军:“看來你俩闹得不太愉快,”

沒等廖家珺开口,郑跃军急忙道:“沒什么,就是我俩观点不一样,刚才吵了几句……都是工作上的事情,谁也不会往心里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