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我们内部有黑警/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的不往心里去,”严月蓉满意的点点头:“那就好,”

廖家珺很谨慎的问了一句:“严市长來,有什么吩咐吗,”

“我想看看案子调查的怎么样,”严月蓉一字一顿的道:“苍浩拒不配合警方工作,从经侦支队逃离,涉嫌枪杀一名警察,射伤支队长郑跃军,这个事件可是不小,”

“仅只是怀疑,”廖家珺缓缓摇了摇头:“沒有证据,”

严月蓉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证据吗,都是调查出來的,”

廖家珺急忙点点头:“严市长说的太对了,”

“哦,”严月蓉倒是一愣,沒想到廖家珺竟然赞同自己的观点:“说说看,对在哪里,”

“刚才,我已经让我的人进行了调查……”廖家珺这话说得非常及时,刚好,外面走进來两个刑事侦查局的警察,把厚厚一摞材料放在了廖家珺面前,

这些材料就是经侦支队这边做的笔录,廖家珺只是大致翻了几下,就微微一笑:“果然不出所料,”

严月蓉急忙问:“怎么了,”

“根据多名警察的口供,苍浩在卫生间制造毒气之后,直接趁乱逃出了经侦支队,根本沒來郑跃军的办公室,还有两个警察明确保证,他们是发现苍浩逃走之后,才听到了办公室的枪声,”廖家珺把这些笔录放到严月蓉面前:“这些都可以证明苍浩不是凶手,”

严月蓉看了一下那些笔录,笑了笑:“笔录会不会有问題呢,”

“不会,”廖家珺果断的道:“我让手下把所有相关警察分开來讯问,他们互相之间无法交流和沟通,而他们对细节的表述却完全吻合,”

“这么说苍浩真的是冤枉的,”严月蓉叹了一口气:“那么郑队长这里的案子,又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郑跃军勉强保持镇静,可面色还是微微有些发白,

此时,郑跃军在心里痛骂自己的那些手下,竟然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给出卖了,

不过,郑跃军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事其实很无奈,因为手下根本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更是看不到在所有这些事后潜藏的复杂利益关系,

作为普通警察,沒必要非得帮助上级说谎,更何况,郑跃军毫不怀疑手下当中有人恨自己,只怕巴不得自己这一次出事,

更重要的是,就像廖家珺自己一再强调的,毕竟刑事侦查局那边都是刑警,他们有的是办法让别人开口说实话,哪怕是面对同行,

郑跃军不得不承认这一次太拙计,完全把自己暴露了,接下來廖家珺肯定要讲出真相,到时自己又该如何自处,

“这个吗……”廖家珺望了一眼郑跃军,微微一笑:“这一次,郑队长受委屈了……”

严月蓉一字一顿的道:“关键的是谁才是凶犯,”

廖家珺摇摇头:“不知道,”

严月蓉微微皱起眉头:“你不知道,”

“氯气那东西不但有毒,一旦释放出來跟烟雾弹沒区别,再加上当时情况非常混乱,无法肯定是不是有人浑水摸鱼,”廖家珺说到这里,再次看向郑跃军:“我相信郑队长当时也沒看清到底是谁开的枪,”

“啊,”郑跃军先是一愣,随后急忙点点头:“是啊……我就是本能认定是苍浩,不过现在回想起來,也有可能是别人,”

严月蓉狐疑的问:“也就是说,有其他人趁乱溜进郑队长的办公室,谋杀了那名警察又击伤了郑队长,”

廖家珺点点头:“根据现在的迹象來看,只能做这样的推测,”

严月蓉又问:“可对方是谁呢,”

“这个就需要调查得知了……”廖家珺很认真的道:“当警察的,谁在外面沒几个仇人,沒准人家等这个机会很久了呢,”

“是吗,”严月蓉叹了一口气:“这么说,今天发生的事,实际上是两个案子,不过苍浩逃出经侦支队这事本身也该追查吧,”

“当时苍浩得到情报,红魔集团今天要进行交易,苍浩急于前去阻止才这么做的,”廖家珺扫了严月蓉一眼,深深的说了一句:“个人认为,情有可原,”

“那么账户的事情呢,”严月蓉不依不饶:“能够证明苍浩接受境外犯罪组织的资助吗,”

沒等廖家珺开口,孟阳龙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來:“不能,”

办公室里的几个人一起站了起來:“孟首长好,”

郑跃军刚才勉强保持镇静,此时脸色完全变得惨白,他沒想到竟然连孟阳龙都大驾光临,

“我还是刚下飞机……”孟阳龙摆摆手,示意大家都坐下,才又接着说道:“考虑到近期广厦的禁毒形势非常紧张,我专门飞过來处理一下,首先我要对苍浩提出表扬,这一次又立了一功,至于他那个账户,我早就知道了,确实跟境外犯罪组织有关,不过是我授意他这么做的,目的是调查这些犯罪组织的活动信息,”

严月蓉笑了笑:“这么说根本就不存在违法犯罪了,”

“是的,”孟阳龙很认真的道:“这个案子本身不是案子,完全就是虚惊一场,不过经侦支队履行职务加以调查也是对的,”

“那就沒问題,”严月蓉拍了拍手,表情很是高兴:“缴获了那么多毒品,值得好好庆祝一下,”

马上的,大家就忘记了那个死掉的警察,开始讨论起了当下的禁毒形势,

尤其是严月蓉,越说越兴奋,看样子是马上就要开香槟庆祝一下了,

郑跃军只是坐在那里听着,时常笑着点点头,并不发表自己的意见,

至于廖家珺,也不怎么说话,目光时常在郑跃军脸上扫视过去,

过了一会,孟阳龙看了一下手表,站起身來道:“时间很紧,我现在需要去安排一下工作,今晚还得坐飞机立即赶回京城,”

“首长实在太辛苦了,”严月蓉也站起身來:“我送你,”

严月蓉倒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非常殷勤的把孟阳龙送了出去,

郑跃军也要去送,廖家珺却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衣角,然后缓缓摇了摇头,

郑跃军会意的留在了办公室,等到孟阳龙和严月蓉都出去,这才低声问廖家珺:“你要跟我说什么,”

“你说反了吧,”廖家珺冷笑一声:“是你应该有话对我说,”

“这……”郑跃军犹豫了一下,颇为尴尬的说了声:“谢谢,”

“不客气,”

“你为什么沒对严月蓉说出对我的怀疑,”

“因为我想保住你,”

“咱俩至多只是同事关系,并不是朋友,你沒理由保我,”郑跃军苦笑着摇了摇头:“直说吧,你让我做什么,”

“我只要你一句话,”

郑跃军急忙问:“什么,”

“今天去抓苍浩,肯定不是你自己的主意,谁让你这么干的,”

本來廖家珺以为,得费上一番唇舌才能让郑跃军说实话,实际上却沒有,郑跃军直接就道:“那个人刚刚才出去,”

“严市长是吗,”廖家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这么聪明的人,应该能觉察到,严市长让你在今天办苍浩的案子,这个时间有点耐人寻味,”

“你到底想说什么,”

“沒什么,我就是怀疑,我们内部有黑警,”廖家珺一字一顿的补充了一句:“你好自为之,”

“谢谢提醒,”

“我先回局里了,”廖家珺迈步向办公室外走去,刚走了沒两步,突然回过头又说了一句:“原则上,公民个人不能持有武器,不过苍浩那两支黄金手枪是孟阳龙赠送的,也就是说事实上被默许了,”

郑跃军点点头:“我知道,”

“沒人知道那两支黄金手枪在哪,希望能快点找回來,毕竟挺值钱呢,”廖家珺丢下这句话,再沒说什么,离开了经侦支队,把手下也全都带走了,

等到回了刑事侦查局,廖家珺直接去了休息室,此时苍浩正在睡大觉,

“你回來了……”苍浩被叫醒后,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來,打了一个哈欠:“事情怎么样,”

“事情解决了,”廖家珺把经过大致复述了一遍,又道:“你的黄金手枪应该还在郑跃军的手里,他要是聪明一点,就会给你送回來,”

苍浩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哦,”

廖家珺说到“枪”,无意间发现,苍浩身上似乎还有一把枪,正在两条裤腿的汇合处高高的支着,

过去,廖家珺倒是听说,男人在睡觉的时候会出现一种很自然的生理反应,不过一直沒亲眼见过,

这一次,苍浩现身说法,搞得廖家珺有点窘迫,

廖家珺立即侧过头去,努力不去看苍浩的裤子,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总是有点痒痒的,时不常乜斜上两眼,

苍浩沒注意到廖家珺的目光,只是问道:“话说,既然你能证明郑跃军开枪杀人然后自残,为什么当着严月蓉的面沒说出來,”

“说出來有用吗,”廖家珺笑着摇了摇头:“让郑跃军办你的,就是严月蓉本人,你认为严月蓉会追究郑跃军吗,再说了,目前的证据只是怀疑郑跃军杀人并自残,但如果正式定罪还是不够的,普通百姓我们倒是可以直接提起公诉,但别忘了郑跃军是什么人,想拿掉他是那么容易的吗,”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