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你聪明得让人讨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只是求财,不想送命对吧,”庞劲东來到这三个人身前,呵呵一笑:“别怀疑我有勇气跟你们同归于尽,”

这炸药不像假货,苍浩不敢再冲上去,只有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可要想清楚,你要是死了,你女儿怎么办,”

“我是雇佣兵,你也知道,雇佣兵是不做人体炸弹的,”庞劲东又是笑了笑,随即一字一顿的道:“不过你别忘了我正在给谁效力,至于女儿那方面我早安排好了,”

苍浩撇了撇嘴:“我知道毒贩子都不怕死,”

“这就对了,”庞劲东得意的一笑:“但你怕死,”

苍浩和庞劲东说着话的功夫,残存的几个红魔手下跑了进來,他们也不用庞劲东吩咐,抓起旅行袋就往外面跑,

等到所有旅行袋全都带走,庞劲东缓缓向后退去:“我们还有机会交手,别着急,”

“我特么才不急呢,”苍浩看着钱袋子离开的方向,长叹了一口气:“希望你下次身边还有这么多钱,”

庞劲东沒再说话,继续向后退去,那三个死士则一直护在庞劲东身旁,

等到退至门口,庞劲东转身向外面跑去,三个死士仍然紧紧跟着,

黄彬焕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苦着脸问苍浩:“追吗,”

“他们是毒贩子,真的敢同归于尽,我可沒活够,”苍浩一屁股坐到地上,摸索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妈的,本來已经赢了,”

“是啊,”李崇坐到苍浩身边,活动了一下肩膀:“妈的,疼死了……”

这个时候,外面传來密集的警笛声,显然刚才的一场激战,已经惊动了周围的住户报警了,

很快的,大批特警荷枪实弹冲了进來,而最前面的正是廖家珺,

廖家珺手里拿着一把小手枪,发现苍浩在场后先是一愣,随后神经兮兮的到处看了一圈,确定沒有敌人这才把枪收了起來:“你怎么在这,”

“你说呢,”

“这是……红魔集团的老窝,”

“答对了,”苍浩无奈的耸耸肩膀:“不过沒奖品,”

“红魔的人呢,”

“地上的尸体就是,”顿了顿,苍浩又道:“不过,跑了几个,你们冲上來的时候沒碰见,”

这栋楼已经被警方彻底包围了,庞劲东带人逃走时必定会撞见警察,然而廖家珺却沒有任何发现,

问題的答案很快有了,外面突然传來一阵“嗡嗡”声,苍浩探头向外面看去,发现一架直升机缓缓从楼顶起飞,随即不断加速飞向远方,

苍浩苦笑着问:“你们准备直升机了吗,”

“沒有,”廖家珺也苦笑起來:“怎么现在的楼都这么结实了,能停放直升机,”

事实上,这是一座商住两用楼,所以楼顶修有直升机起降平台,

广厦很多建筑都有这种设施,平常谁也沒当回事,结果就沒想到庞劲东会从天上逃走,

“这特么是早有准备,”苍浩抽了一口烟,无奈的道:“离胜利就只差一步了,”

特警开始清理现场,廖家珺过去简单指挥了一下,又回到苍浩身边:“你怎么知道这里有红魔老窝的,”

“我说过我有自己的情报渠道,”

“等等,不对……”廖家珺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你可不是一个舍得拼命的人,如果你得到了准确情报,一定会通知孟阳龙,至少也会告诉我,”

苍浩斜眼看着廖家珺:“你想说明什么,”

“昨天的码头激战,你从经侦支队出來之后,不就是第一时间通知了孟阳龙吗,为什么今天例外呢,”廖家珺盯着苍浩,嘿嘿一笑:“除非你有其他目的,”

“我能有什么目的,”苍浩义正词严的道:“我是为国锄奸、解苍生于倒悬,义务帮你们警察办案,还能有什么目的,”

“无利不起早,”廖家珺轻笑两声:“我要是沒说错,昨天交易的赃款……就在这吧,”

李崇惊叹的道:“廖警官你还真精明,”

“闭嘴,”苍浩恶狠狠白了李崇一眼,随后对廖家珺道:“你越來越聪明了,”

“谢谢夸奖,”廖家珺微微颔首:“别忘了我毕竟是刑警,你的这点小心思,能瞒住我,”

苍浩轻哼了一声:“聪明得让人讨厌,”

“随便你怎么说吧,”廖家珺叹了一口气:“反正,你也沒拿到赃款,估计红魔的手下是带着赃款逃走了,”

“沒错,”

“既然你不肯说出你的情报來源,我也就不问了,不过……”廖家珺望着苍浩,很认真的道:“我跟你说过,情报显示洪妙雪找到强力外援,你这两次交手有沒有碰到特别厉害的人物,”

最早还是廖家珺提供了信息,洪妙雪身边有强悍人物,但之前不知这个人物是庞劲东,

准确的说,廖家珺根本不知道庞劲东是何许人也,更沒听说过庞劲东的传说,

直到廖承豪來了国内,说出了庞劲东的事情,这才更新了廖家珺的信息,

不过,廖承豪虽然知道庞劲东为洪妙雪效力,却也吃不准庞劲东在什么地方,

苍浩一直极力隐瞒的就是庞劲东如今正在广厦,只希望廖承豪能尽快把廖家珺带回马來,免得庞劲东跟廖承豪碰面,

也就是说,苍浩绝对不能承认,自己跟庞劲东交手过,

很幸运的是,廖家珺也一直沒见过庞劲东,昨天廖家珺冲到码头上的时候,庞劲东已经坐着渔船远遁,

而今天廖家珺又晚了一步,

“你是想问庞劲东吧,”苍浩淡淡然的道:“沒见过这个人,也可能见到了,但我沒认出來,”

“苍浩,我父亲对庞劲东评价那么高,说明庞劲东确实不是普通人,如果你跟庞劲东交手过,绝对不可能沒印象,”顿了顿,廖家珺深深的说道:“那么问題來了,既然红魔确实藏在广厦,单单是笔架山那里就有上亿的货,难道庞劲东沒來,其实你已经见过庞劲东了,但你就是不肯承认,对不对,”

苍浩叹了一口气:“你想说什么,”

“再考虑到你总是劝我回马來,我不能不认定,你是为了保护我,”

“你确实成熟了,但还不够成熟,”苍浩笑着摇了摇头:“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就得了,沒必要非得说出來,”

“你……”廖家珺愣住了,一时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

庞劲东说的一点都沒错,廖家珺猛然之间发觉,其实所有这些事情,仅仅就是隔着一层窗户纸,

这层窗户纸让人看不清真相,不过很容易就能捅破,可也就是万一真的捅破了,所有这些人该如何自处,

廖承豪完全可能加入庞劲东那一边,跟女儿所代表的警方全面开战,父女亲情也就沒了,

正相反,如果廖承豪帮助女儿,势必要跟庞劲东决裂,而他们两个当年曾是出生入死的兄弟,

像苍浩这样,什么都不说,自始至终装糊涂,才是上策,

然而,廖家珺故作聪明,偏偏把窗户纸捅破了,这就意味着摊牌时刻即将到來,

两个人沉默了许久,都沒说话,

特警已经把现场清理完毕,尸体运走了,必要的物证也保存下來,一个特警过來请示廖家珺:“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你们先走吧……”廖家珺无力的摆了摆手:“我还有点事,”

特警点点头,很快离开了,在外面拉上了警戒线,然后驱散了赶过來看热闹的邻居,

廖家珺长呼了一口气:“说点别的吧……我接到报警之前,正在市里开会,”

“什么会,”

“当然是为了昨天一系列的事,”顿了顿,廖家珺接着道:“郑跃军办公室的枪击,已经证明跟你无关,而我也沒指控郑跃军是杀人和自残,这个案子被单列出來,另外调查侦破,当然最后也不可能侦破,只会成为一件悬案,”

“那就悬着吧,”苍浩笑着摇了摇头:“也沒必要搞得水落石出,”

“有一件事情很有趣,今天这个会是警务系统的,但严月蓉作为警务系统最高领导却沒來,”顿了一下,廖家珺狐疑的道:“有一件事情我很奇怪,既然是严月蓉授意郑跃军抓了你,为什么办公室枪击之后,严月蓉却指派我去办案呢,严月蓉明明知道,我肯定是公事公办的,难不成她真希望我查个水落石出,”

“这事很容易理解,”吐了一个烟圈,苍浩缓缓说道:“郑跃军只是杜先生的外围成员,否则不可能不知道昨天的交易,再加上郑跃军本來是邹峰的亲信,严月蓉根本不信任郑跃军,我估计,严月蓉第一时间猜到昨天的办公室枪击是怎么回事,派你过去办案是对郑跃军施加压力,让郑跃军明白他的命运掌握在谁的手里,”

“原來是这样,”廖家珺也觉得,自己处事能力比过去有了质的提高,不过听到这一番话,却发现自己跟苍浩还有很遥远的距离,至少,苍浩觉察到了真相,自己却云山雾罩的,

苍浩又吐了一个烟圈:“严月蓉那么精明的人,应该已经觉察到自己暴露了,接下來应该会有一番动作,”

廖家珺急忙问:“你认为她会怎么做,”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