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到底谁是传奇/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冷冷的说了一句:“不管严月蓉怎么做,跟你都沒有关系,”

“为什么沒关系,”廖家珺急忙道:“你别忘了,严月蓉这个级别,如果真的涉嫌违法犯罪,将会非常棘手的,你不会忘了当初打倒邹峰有多么的难,如今严月蓉的级别比邹峰还要高出半格,更何况,邹峰的对手有很多,如今沒人敢跟严月蓉作对,”

“你沒明白我的意思……”苍浩看着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我希望你回马來,别在参与所有这些事,接下來的腥风血雨由我们來面对,”

廖家珺傻傻的看着苍浩:“你……真的要撵我走,”

“我不想你走,但只有你走了,对大家都好,”苍浩把烟头扔到地上,站起身來,招呼李崇和黄彬焕:“我们回去吧……妈的,白折腾一趟,”

离开了这栋楼,苍浩抬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庞劲东真有你的,连飞机都准备好了,”

庞劲东的准备确实很周全,带着现金回到这处住所的同时,一架直升机就已经悄悄停靠上來,连洪妙雪都不知道,

刚才,庞劲东带着三个死士退到楼顶上的时候,唐传江已经先行上了直升机,

庞劲东拿出手机,迅速编辑了一条短信,给洪妙雪发了过去:“情况有变,迅速前往二号地点会合,”

随后,庞劲东把SIM从手机里拿出來,掰碎了之后扔了出去,

直升机落在郊外,庞劲东和唐传江带着钱上了一辆考斯特,车子飞快发动起來前往二号地点,

而这个二号地点,其实就是庞劲东最早时候朱的那栋别墅,庞劲东自信沒有人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会到那去,

庞劲东抵达的时候,洪妙雪已经來了,正等在客厅里,

庞劲东坐到洪妙雪对面,活动了一下肩膀:“妈的……”

洪妙雪不知道刚才出了什么事,突然很感慨的说了一句:“有个问題我很想弄清楚,”

“什么,”

“你跟苍浩,到底谁是传奇,”

“这个不重要,”庞劲东满不在意的摇了摇头:“江山代有人才出,我退出之后,必然崛起他这样的晚辈,”

“姐夫,别怪我总是不放心,我觉得你对苍浩有点手下留情了,”

“哦,”庞劲东一挑眉头:“怎么讲,”

洪妙雪直接质疑道:“昨天在码头上你手下留情了,为什么你只是把苍浩踢到海里,沒直接杀了,”

“听着,如果是其他人一再质疑我,我这会儿一定掏枪指着他的太阳穴让他给我唱喜羊羊,”冷冷一笑,庞劲东缓缓说道:“高手交锋可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每一招都是都原因的,你以为杀个人那么轻松,”

洪妙雪干笑两声:“我就是随口一说,

“还有就是你怎么不问问为什么我让你來二号地点,”

“还能为什么……”洪妙雪叹了一口气,理所当然的道:“行踪泄露,警察找上门來了呗,我都懒得去问详细原因,反正有姐夫你在就沒问題,”

“找过去的不是警察,而是苍浩,”庞劲东说着,活动了一下身体:“妈的,”

“苍浩,”洪妙雪吃了一惊,看到庞劲东这样子,就知道刚才的交手是苍浩占了上风,

“放心,钱沒事,”庞劲东冷冷一笑:“我知道你最关心的是钱,”

“钱丢了可以再赚,”洪妙雪叹了一口气:“我很关心姐夫你,”

“谢谢了,”

“话说,苍浩是怎么找过去的,那地方很隐秘,这小子也太神奇了,”

“我估计,可能是昨天交手的时候,他找机会安装了跟踪装置,”顿了顿,庞劲东接着说道:“昨天,唐传江被他打伤了了,今天连我都差一点遭殃,这小子是个很强劲的对手,”

“等到眼下的事情忙完,必须干掉他,”洪妙雪冷冷一笑:“不识时务,”

“对了,杜先生那边怎么说,”

“我这次过來就是取钱,”洪妙雪告诉庞劲东:“我已经安排好了,直接把钱交给杜先生,他会安排洗钱的,”

“嗯,”庞劲东点点头:“那就好,”

洪妙雪一直很感兴趣,苍浩和庞劲东到底谁更强大,今天着一次交手似乎有了答案,

为了避免伤及庞劲东的自尊,洪妙雪沒再说什么,只是叮嘱庞劲东好好休息,随后带着钱就离开了,

洪妙雪前脚刚走,刘弗懿后脚就回來了,低声告诉庞劲东:“查到了,那个手机一直跟严月蓉在一起,换句话说,洪妙雪一直联系的杜先生,其实就是严月蓉,”

“是吗,”庞劲东深深的一笑:“跟我预计的基本差不多,”

“难道杜先生真的就是严月蓉,”

“现在还言之过早,”庞劲东摇了摇头:“我听杜先生说过两次话,都是用过电子变音器的,声音很机械,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冒充杜先生,很可能是杜先生躲在幕后,然后让严月蓉扮演自己,”

刘弗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有道理,”

“先不管他了,”庞劲东摇了摇头:“今天太累了,早点休息,明天早晨去多林寺,”

“给可儿治病,”

庞劲东叹了一口气:“明天是最后一次治疗了,”

“话说,这个苍浩虽然跟咱们屡次交手,但该给可儿治病却不耽误,”刘弗懿嘉许的点点头:“恩怨分明,是个人物,”

“所以我还是挺欣赏这小子的,”庞劲东冷冷一笑:“可惜各为其主,”

同一时间,在严月蓉的住处,王均平不安的走來走去,

严月蓉叹了一口气:“你能不能老老实实坐会,”

“我上火啊,”王均平一个劲的摇头:“杜先生本來是很隐秘的,怎么就能暴露出來呢,”

“我说过了,还不是因为给红魔洗钱……”严月蓉摇了摇头:“如果像过去那样倒腾地皮,在金融市场捞钱,也许就沒事了,”

“可洗钱利润高啊,”王均平长呼了一口气:“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这一次,轮到严月蓉在房间里來回走了:“为今之计,必须团结一起能团结的力量,击败苍浩,”

“沒错,”王均平用力点了点头:“我们最大的对手就是苍浩,至于孟阳龙……山高皇帝远的,他也管不了太多,”

“关键在于谁才是可以团结的力量,”严月蓉从王均平那里拿过一根烟,刚抽了一口却被呛到了,咳嗽了好久后,才哑着嗓子道:“郑跃军可以争取过來……”

“我不明白,既然他是邹峰的亲信,为什么你始终留着他呢,”

“邹峰的所有手下当中,他最有能力,而且黑白通吃,现在邹峰已经死了,他必须找个新的靠山,而杜先生是最合适的,”顿了顿,严月蓉接着说道:“这小子很狡诈,办公室的那起枪击案,我第一时间就怀疑是他自己搞出來的,”

“他自残,然后杀了一个警察,栽赃给苍浩……”王均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所以,你才让廖家珺去查这个案子,就是给郑跃军施加压力,让他知道应该听谁的话,”

“沒错,”严月蓉点了点头:“说到廖家珺,这才是真正的麻烦,”

“我也这么想,”王均平的眉头皱了起來:“这个人做事一丝不苟,跟高层还有联系,继续留在广厦确实是个麻烦,更重要的是,她跟苍浩关系很好,作为警务系统高官,给苍浩传递点情报什么的简直太容易了,”

严月蓉冷冷一笑:“我得跟他谈谈,”

“怎么谈,”

“如今廖家珺接连立功,在警务系统如日中天,孟阳龙竟然越过我直接给她下令,”严月蓉说到这里,用手指敲点了几下桌子:“我必须让她明白,这里到底谁说了算,”

马上的,严月蓉给廖家珺打去电话,让明天去自己的办公室,说是要谈一下工作,

第二天早晨,廖家珺去了办公室,看到严月蓉一脸严肃,就知道这次谈话恐怕不妙,

严月蓉叹了一口气:“廖局长,我这个人比较直接,有什么事开门见山就说了,”

廖家珺点点头:“请讲,”

“你担任刑事侦查局局长,尤其是全面主管禁毒工作之后,工作成效非常显著,”严月蓉说到这里,有了一点笑意:“笔架山和码头这两个地方,缴获了大量毒品,已经获得高层的通令嘉奖,”

廖家珺笑了笑:“严市长直接说但是吧,”

“你怎么知道有‘但是’,”

廖家珺又是笑笑:“直觉,”

“但是,笔架山一战,我们都知道真正立功的其实是部队,我们警方不但沒有立功,正相反的是表现的很无能……”顿了顿,严月蓉又道:“我知道廖局长你当时在场,但我不觉得你的表现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

廖家珺无奈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还有,昨天码头一战,虽然说缴获了毒品,但毒资呢,”严月蓉冷冷一笑,声音变得严厉起來:“可以想见,红魔获得了这笔巨款之后,肯定会恢复元气,让禁毒形势变得更加紧张,从这一点來说,廖家珺你不但无功,反而有过,”

廖家珺苦笑两声:“你今天叫我过來,就是为了批评我,”

“沒错,”严月蓉十分肯定的点点头:“廖家珺,你现在被通令嘉奖,各方拍马屁的短信像雪片一样,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希望你明白,其实你做的并不够好,”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