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廖家珺要辞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廖家珺笑了笑:“还有呢,”

“沒有其他了,就这些,你回去好好想想吧,”严月蓉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廖家珺的神色:“我说这些也是为了你好,”

“我不用想了,”廖家珺呵呵笑了笑:“邹峰倒台之后,你逐步接管了警务工作,最后顺理成章的干脆当上警局局长,虽然你是市长,其实也是警察,但孟阳龙先是调动部队打击笔架山,然后又越级指挥我去码头清缴贩毒集团,这让你很沒有存在感,”

严月蓉有点恼怒的质问:“你怎么说话呢,”

“我说的事实,”廖家珺满不在乎严月蓉的态度:“严格來说,孟阳龙这样做不符合工作程序,他自己必然也知道,可为什么还这么做,答案显而易见,他不信任你,却信任我,”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严月蓉冷冷一笑:“既然上级足够信任你,你可以來当这个市长,”

“不,我不会当的……”廖家珺缓缓摇了摇头:“正相反的是,,我要辞职,”

严月蓉被这句话弄愣了:“什么,”

“今天你來找我谈话,其实也是在我预料之中,在当下这种情况下,你必须绝对巩固自己的权威,毫无疑问,这两次事件已经证明你的地位受到动摇,而某种程度上我这个对你的地位不利,”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缓缓说道:“昨天,我一夜沒睡,一直在思索所有这些事,”

“然后,”

“然后就是,我觉得苍浩说得对,我留在这里当这个所谓的局长,对大家都不好,”顿了一下,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所以我决定辞职,”

严月蓉深深地打量着廖家珺:“你想好了,”

“想好了,”廖家珺点点头:“我决定回马來了,从今往后,你们这些破事烂事,跟我在沒有半毛钱关系,”

“既然你都考虑好了……”严月蓉呵呵笑了笑:“那我也只有祝你一路顺风了,”

“我走了,你会很高兴的,”

“不,别这么说……”严月蓉还真是演技派,竟然马上摆出一副沉痛的表情:“廖局长,你应该知道,我是很赏识你的,你这样一走,对广厦警务工作,甚至对我个人,都是不可弥补的损失,”

“那你把我留下來呀,”廖家珺似笑非笑的看着严月蓉:“只要你说,这里需要我,我马上撤销辞职的决定,”

严月蓉微微点了点头:“我尊重你的个人决定,”

“也就是说你还是不希望我留下來喽,”廖家珺笑着耸了耸肩膀:“我就说了,我走了对大家都好,以后严市长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严月蓉有点恼怒的道:“虽然你决定辞职了,但眼下我还是你的领导,你最好把态度给我放尊重点,”

“我的态度很尊重,”廖家珺看着严月蓉的眼神,颇有些轻蔑,差一点,廖家珺就要问:“你听说过杜先生这个人吗,”

但话到嘴边,廖家珺又咽了回去,毕竟现在还不到摊牌的时候,

更重要的是,廖家珺不知道苍浩接下的來有什么计划,如果此时在严月蓉面前说出这句话,就可能打乱苍浩的计划,

严月蓉冷冷一笑,语气越发冰冷:“你的辞职,我口头同意了,不过要履行正式手续,”

“明白,”廖家珺点点头:“我现在就回去准备辞职书,”

严月蓉微微点了点头:“再见,”

廖家珺走出严月蓉的办公室,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感到肩膀上轻松了许多,

“苍浩,或许我走了,你能更坦然面对敌人吧……”廖家珺喃喃自言自语了一句,自嘲的笑了笑,决定去多林寺看看苍浩,顺便把辞职的事情也说出來,

廖家珺的辞职,可是让严月蓉高兴坏了,她把办公室的门关好,拿出一部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马上的,手机里响起杜先生机械的声音:“有事吗,”

“好消息,”严月蓉笑着道:“廖家珺辞职了,”

“太好了,”杜先生的声音一改平日的机械冰冷,听起來颇为兴奋:“这个不开事儿的警察,如果真的滚蛋了,对以后我们的计划有很大的帮助,”

“是啊,”严月蓉又是笑了:“我们也是最后捞上一票,等到红魔集团这单子生意做成了,我们也就有了足够的钱,”

杜先生接过了话茬:“那么我们想干什么都行了,”

“是的,”严月蓉点点头:“这些年來沒白忙,总该享受一下生活了,”

“听着,如果不是大家都累了,想要最后赚一笔退休,我是不会同意跟红魔集团合作的,”顿了顿,杜先生接着说道:“这帮毒贩子太危险,”

“是的,”严月蓉说到这里,眉头皱了起來:“我估计那边已经觉察到我跟杜先生有关了,”

“这个倒不要紧……”杜先生叹了一口气:“事情的关键在于,跟他们合作必须小心加小心,如果伤害到了他们的利益,他们随时都会杀人的,不管对方是谁,”

“这个我也知道,”

“所以我担心让周大宇洗钱,安全性应该沒有问題吧,如果他携款潜逃呢,”

“我对周大宇还是很信任的,”严月蓉断然说道:“通过几次事情看出來,这个人可以信赖,”

“但愿如此,”听声音,杜先生似乎比较满意:“还有一件事情,虽然红魔集团这边,需要你从警务系统内部配合,但最近你还是韬晦一些吧,”

“明白,”严月蓉点点头:“指使郑跃军抓捕苍浩,这事有点着于痕迹了,包括郑跃军本人在内,一些相关人员肯定怀疑我跟红魔集团有关,”

“廖家珺既然走了,不构成威胁,郑跃军怎么办,”杜先生质疑道:“这个人知道的事情太多,”

“我想争取过來,”

“如果他是那么容易争取的话,就不会在办公室上演自残,这摆明了就是找借口不去把苍浩抓回來,”杜先生又是叹了一口气:“显然他善于明哲保身,”

“但这个人很有用,”严月蓉急忙道:“他在道|上有很多关系,曾经给邹峰介绍过杀手,还给周大宇介绍过,如果他拥有的力量能为我们所用,将会事倍功半,”

“这个吗……”杜先生沉吟片刻,又问:“你有什么计划吗,”

严月蓉反问了一句:“不如直接跟他谈谈,”

“也可以,探探他的口风,如果他有所犹豫,你就要早做打算了,”

“我知道该怎么做,”严月蓉哈哈一笑:“郑跃军本來是邹峰的亲信,广厦恨他的人不在少数,这家伙现在勉强能自保,如果我踢上他一脚,他就得死无葬身之地,除了投靠我们,他沒有第二个选择,”

杜先生也笑了:“但愿如此吧,”

回头再说庞劲东这一边,

昨天,苍浩垂头丧气的回了多林寺,让黄彬焕继续追查姜睿的下落,自己该干嘛就干嘛去了,

今天早晨刚起床,多林寺的门被人敲响了,封禅子打开门看了一眼后,马上去通报苍浩:“庞先生來了,”

“是吗,”苍浩亲自过去迎接,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庞先生挺早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孩子的事情,永远不敢耽搁,”庞劲东叹了一口气,随后又说了一句:“你笑的太难看了,”

“谢谢夸奖,”苍浩根本不在乎,转过身來吩咐封禅子:“带庞先生去见墨师,”

庞劲东是自己进來的,只带着庞可儿,外面停着两辆黑色的车子,不知道上面有多少手下,

庞可儿穿着一条背带牛仔裤,梳着两个羊角辫,看起來很调皮,

她冲着苍浩嘿嘿一笑:“我给你带了好东西,”

“什么,”苍浩两眼放光,满心希望庞可儿能拿出一张写着很多个“0”的支票,虽然自己不能收庞劲东的钱,不过庞可儿的可以,

庞可儿在裤子口袋里掏了半天,最后掏出來的不是一张支票,而是一根皱皱巴巴的棒棒糖:“我特意给你留的,”

庞劲东有点尴尬:“那个……我女儿很喜欢吃棒棒糖,所以以为别人也喜欢,”

“我还真就挺喜欢,”苍浩接过來,剥掉包装纸,直接叼在嘴里:“挺好,”

庞可儿笑了,而对于苍浩來说,这一根棒棒糖比支票更有意义,

封禅子带着庞家父女去了后院,黄彬焕走过來,悄声对苍浩说了一句:“这才过去二十四个小时,怎么变得云淡风轻了,”

说起來,苍浩跟庞劲东的关系确实有些怪异,昨天还剑拔弩张很不得知对方于死地,今天却谈笑风生如同旧雨,

苍浩无奈的笑了笑,正准备把寺门关上,外面快步走进來一个人,

苍浩看清了这个人,登时就是一身冷汗:“廖……廖叔叔,”

“是我,”廖承豪大步从外面走了进來:“早就听说,多林寺这是你的窝子,早就想过來看看了……”

庞劲东就在后院,无论如何,不能让庞劲东跟廖承豪见面,

苍浩急忙挡在门前:“廖叔叔,今天恐怕不太方便……”

“怎么,”廖承豪皱起眉头:“你有事,”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