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割袍断义/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良久之后,庞劲东长呼了一口气:“算了,我也看出來你挺为难,”

廖承豪苦笑两声:“我实在沒想到事情会变成今天这样,”

“变成今天这样,其实无所谓,很好解决,”庞劲东看向廖承豪:“我庞劲东有的是兄弟,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廖承豪一愣:“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庞劲东收起了沙漠之鹰,随后脱掉了外套,用力撕扯开來,把一条布扔给了廖承豪:“你我割袍断义,从今天开始,我们既不是朋友,更不是兄弟,”

看着那条碎衣落在脚下,廖承豪愣怔了许久,突然哈哈大笑起來,连眼泪都笑了出來,

俄顷,廖承豪收住笑声,长呼了一口气:“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也轻松了许多……”

“今日起我们各为其主,”庞劲东一字一顿的道:“既然在不同的立场上战斗,就要尽忠职守,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希望你也一样,”

“既然你都这么绝……”廖承豪怆然一笑:“我尊重你的意见,”

廖家珺捡起枪,又要冲上去,苍浩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等等……”

“干嘛,”

“今天不是时候,”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既然我让庞劲东來了多林寺,就必须保证庞劲东能走出去,”

“这……”迟疑片刻,廖家珺无奈的同意了:“好吧,”

就在这个时候,庞可儿蹦蹦跳跳的跑了过來:“老豆,我病好了……”

“乖女儿,”庞劲东搂住了庞可儿的肩膀:“我们回去吧,”

庞可儿沒注意到廖承豪,却看见了廖家珺,低声对庞劲东道:“怎么有警察,”

很显然,庞可儿担心警察是來抓小姨的,庞劲东笑着摇了摇头:“不用管她,我们回去就是了,”

“好吧,”庞可儿偷偷瞄了一眼廖家珺,又道:“这位阿姨的胸好大啊……”

“论辈分你应该叫姐姐……”笑了笑,庞劲东又道:“不过,从今天开始,叫什么都不重要了,”

庞可儿哪里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老老实实跟着父亲向外面走去,临走前还跟苍浩说了一声:“谢谢你了,”

庞劲东叹了一口:“苍浩,这份情谊我会记下,也一定会还给你,”

“用不着,”苍浩走过去,摸了摸庞可儿的脑袋:“我跟可儿很有缘,我愿意帮她,跟你无关,”

“说得好,”庞劲东点了点头,沒再说什么,径自离去,

苍浩看着庞劲东的车子远去,回到寺里,发现廖承豪好像老了,

廖家珺长叹了一口气:“苍浩你一直都知道庞劲东在这里,对吧,”

“对,”事到如今,苍浩也沒有否认的必要了:“我不仅知道庞劲东在广厦,还跟他打过很多次交道,甚至给他的女儿治病……”

“那个叫庞可儿的,应该就是庞劲东的女儿吧……”廖家珺说着,往外面张望了一眼,尽管庞劲东父女早就已经走了:“我正要问你怎么认识庞可儿,”

既然已经承认了一,再承认二也沒什么了,苍浩把自己认识庞可儿的经过说了一遍,

廖家珺听罢,大吃一惊:“在码头那次你是不是跟庞劲东交手过,”

苍浩点点头:“沒错,”

“昨天你是不是也遇到庞劲东了,”

苍浩又是点点头:“也沒错,”

“这两次交手谁赢了,”

“码头那次算是庞劲东占了上风,昨天毫无疑问是我赢了,”

“等等,我脑子转的有点慢,让我把事情捋一下……”廖家珺用力摇了摇头,又道:“你接连两次跟庞劲东生死相搏,然后还能若无其事给庞可儿治病,”

“沒错,”

廖家珺惊讶的看着苍浩:“你到底怎么想的,你是不是疯了,”

“这是恩怨分明……”苍浩叹了一口气:“不管庞劲东做过什么,庞可儿毕竟是无辜的,不应该被那样的疾病折磨,”

“我不明白的是,既然你能见到庞劲东,为什么不抓他,”

“你确实沒明白,”苍浩点上烟抽了一口,说道:“在码头,还有在那栋楼里,我跟庞劲东是站在敌对的立场上,必然战斗,但庞劲东來多林寺,是以父亲的身份给女儿治病,我沒有理由发难,”

廖家珺愣住了:“你……”

“一码归一码,让我在多林寺这里设伏,趁着庞可儿治病的时候攻击庞劲东……”苍浩自我解嘲的笑了笑:“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不过还真做不到这样,”

廖承豪走了过來:“苍浩这么做是对的,”叹了一口气,廖承豪苦笑着摇了摇头:“庞可儿……这么多年不见,大家都是当爹的人了,可惜庞可儿都沒能给我打个招呼,”

廖家珺轻哼一声:“因为人家跟你割袍断义了,”随后,廖家珺质问苍浩:“就算你恩怨分明,为什么你始终隐瞒庞劲东的出现,为什么对我都不肯说实话,”

“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你,”苍浩吐了一个烟圈,冷笑着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劝你回马來,”

廖家珺再次愣住了:“我……”

“你倒是无所谓,但伯父很为难,一边是兄弟之情,一边是父女之情,你让伯父该怎么选择,”说到这里,苍浩苦笑了两声:“所以我一直努力阻止伯父跟庞劲东见面,沒想到天算不如人算,最后所有努力都泡汤了,”

廖承豪用力拍了拍苍浩的肩膀:“难为你了,”

“应该说是难为伯父你了,沒能保住兄弟之情,落个割袍断义,”苍浩看向廖承豪,深深的问了一句:“伯父有什么打算,”

“我听女儿的,”廖承豪告诉廖家珺:“既然事情已经是现在这样,我也不强迫你回马來了,你自己怎么选择,”

廖家珺苦笑着道:“昨晚,我把苍浩的话好好想了一下,虽然我不知道苍浩说这些话的动机是什么,但我发现可能我离开这里真的对大家都好……所以我本來已经决定辞职了,”

廖承豪的语气非常平静:“然后呢,”

“然后就是……”廖家珺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既然爸爸你跟庞劲东已经割袍断义,那对我來说就不存在任何顾忌了,”

廖承豪点点头:“继续说,”

廖家珺毫不犹豫的道:“我要留下來,跟这帮犯罪分子斗争到底,”

廖承豪笑了:“好吧,爸爸支持你,”

廖家珺有点惊讶:“真的,”

“我这一次來国内,本想带你回马來,怕的就是你跟庞劲东发生冲突,结果……”深吸了一口气,廖承豪斩钉截铁的道:“既然如此,倒也好,我轻松了很多,”

廖家珺听到这话也跟着轻松了:“那就好,”

“爸爸很少见你专注做什么事,既然你这么喜欢当警察,所以爸爸决定支持你,”

廖家珺得意的笑了:“我们父女两个并肩携手,荡涤世间一切邪恶,”

廖承豪指了指苍浩:“还有他,”

苍浩斜叼着烟卷,懒洋洋的问道:“伯父你真想好了,”

“想好了,”廖承豪点点头:“我了解庞劲东,他是一个很正义的人,我不知道为什么如今变了,我今天决定帮助女儿,也是打算把他从邪路上拉回來,”

苍浩叹了一口气:“庞劲东是寿星老尿炕,,老沒出息了,”

虽然已经决裂,但庞劲东毕竟是自己当年的兄弟和上司,所以廖承豪听到这话有些不太自在:“我相信他可能有苦衷吧,”

“不管他有什么苦衷,伯父,如果你还知道什么事,现在是时候说出來了,”苍浩看着廖承豪,郑重的道:“庞劲东在给洪妙雪效力,这个毫无疑问,但洪妙雪身后还有人,,杜先生,”

廖家珺也急忙问:“对啊,老爸,你认识杜先生这个人吗,”

“不认识,”廖承豪摇了摇头,随后补充了一句:“不过听说过,”

“你听说过,”廖家珺非常惊讶:“你长年在马來,怎么听说过杜先生,”

“你以为这个杜先生只活动在广厦,”廖承豪笑着摇了摇头:“你错了,他的能量非常大,几年前就已经出现在东南亚了,”

“什么,”廖家珺急急的催促道:“老爸你详细说说,”

沒等廖承豪开口,外面响起密集的警笛声,很快的,十几辆警车开了过來,大批全副武装的特警冲了多林寺,

为首的特警來到廖家珺面前,立正敬礼:“廖局长,”

“你们來的倒是挺快,”廖家珺有点不自在的道:“不过……已经沒什么事了,那个要犯已经逃走了,”

“什么要犯,”

廖家珺摆摆手:“沒什么,沒必要问那么清楚,你们先回去吧,”

“那个……还有事,”

“什么,”

为首的特警告诉廖家珺:“投毒案已经有线索了,现在你得來做决定,”

菁华大学校园那起投毒案,本不是廖家珺本人直接负责,而是另有专人侦破,

不过,现在已经锁定犯罪嫌疑人,涉及到抓捕就需要廖家珺批准了,主管警官让特警顺路把消息带过來请廖家珺定夺,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