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我是警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知道了,”廖家珺点点头:“你们先出去等我,十分钟后,咱们准时出发,”

“是,”特警答应了一声,带着手下离开了多林寺,在外面等候廖家珺,

廖家珺急忙又问廖承豪:“老爸你对杜先生到底知道多少,”

“我知道得到也不多,不过这个杜先生的事,倒也沒什么复杂的,”叹了一口气,廖承豪缓缓说道:“他的势力范围很大,有的地方是长期固守,有的地方是捞一票走人,不过,不管什么地方,方式基本大同小异,那就是跟当地权贵勾结,大肆暴敛不义之财,”

廖家珺点点头:“详细说说,”

“他去过马來,所以我知道这个人,当时他收购了几家垃圾公司,做了虚假的财务报表之后推上市,然后操纵股价节节高升,再然后,他把股票全部变现,最后财务丑闻爆发,股价跌成渣,知道破产,”冷冷一笑,廖承豪接着说道:“他赚得脑满肠肥,无数被欺骗的中小股民倾家荡产,有一支股票当初害得不少人跳楼,不过此后他倒也沒再出现过马來,”

“在国内也一样,”苍浩也是一声冷笑:“他疯**纵土地价格,导致房价节节攀升,很多人辛苦一辈子赚的那点钱,全都投到房子里面了,一套普通住房,需要掏空一代人,甚至两三代人的全部积蓄,而杜先生本人在这种疯狂剥削之上攫取了巨大的财富,”

“这人就是个王八蛋,”廖承豪不屑的哼了一声:“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忠实奉行者,站在社会金字塔的上层,官商勾结的典型,”

苍浩赞同道:“如果是合法手段,虽然是道德有亏,但至少也说得过去,问題是他的手段都是非法的,现在又跟贩毒集团合作,我觉得这个人比洪妙雪本身更危险,”

廖家珺插了一句:“我更关心的是,这个人到底是谁,”

苍浩叹了一口气:“我也曾经怀疑严月蓉就是杜先生,但杜先生能把手伸到东南亚去……严月蓉是广厦的地头蛇,但成不了过江龙,这个杜先生应该另有其人,”

廖承豪问苍浩:“你有什么分析吗,”

“首先可以肯定,杜先生官商勾结,黑白两道都有关系,这样的大牛在国内还是很多的,但涉及到境外可就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題了,关键点在于,杜先生在境外任何一个国家做事,肯定是要勾结当地的权贵才行,本国不管多么大的官都管不了别国的事,那么就意味着这位杜先生必须有机会接触到国外的权贵,”狠狠抽了一口烟,苍浩继续分析:“我认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从事跨国贸易,另一种吗……”

廖家珺急忙问:“是什么,”

“他是外交官员,”顿了一下,苍浩一字一顿的道:“而且级别非常高,”

“我认为后一种可能比较大,”廖承豪赞同苍浩的分析:“如果是一个商人,哪怕富可敌国,在高官面前也得夹起尾巴做人,更何况,东南亚那些政治寡头只在乎枪杆子,虽然贪钱却不惧钱袋子本身,但外交官员就不一样了,本国的外交部门主要职责就是出去花钱挣面子,有的是机会跟国外权贵勾搭一起,”

廖家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让你们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廖承豪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想要揪出这个杜先生,这场仗将会很艰难的,老爸在背后支持你,”

“谢谢老爸,”廖家珺笑了,看了一下时间,又道:“不跟你们说,我得去抓人了,”

廖家珺走了,苍浩叹了一口气,对廖承豪道:“现在我领你参观一下多林寺吧,”

“你今天不让我进门,就是因为庞劲东在,”

苍浩无奈的承认了:“对啊,”

“真是让你费心了,”廖承豪苦笑着摇了摇头:“话说回來,有些事是躲不过的,早晚要面对,”

“是啊,”

“只是沒想到……”廖承豪说到这里,表情变得怆然起來:“我跟庞劲东这么多年的兄弟,就这样闹掰了……”

苍浩耸耸肩膀,沒出声,其实从本心來说,苍浩倒觉得这个结果不错,

苍浩不想让庞劲东和廖承豪见面,原本是不想让廖承豪为难,进而让廖家珺痛苦,

既然现在事情已经说穿了,庞劲东连割袍断义都祭了出來,那么以后也就沒什么顾忌了,廖家父女留在国内还能让自己多个帮手,苍浩觉得这是好事,

当下苍浩最关心的则是廖家珺去菁华大学这事,说起來,廖家珺办的刑事案件太多了,苍浩过去既不了解也不关心,

但不知道为什么,苍浩有一种感觉,这个案子略微有点复杂,

其实,廖家珺也有这样的担忧,到了车上赶往菁华大学的途中,廖家珺问了一下情况,

说起來倒也不复杂,菁华大学经过调查发现,化学试验室丢失了一批铊盐,造成多名学生中毒的就是这批铊盐,

有个叫孙乔的学生是学化学的,跟铊盐的丢失有关,更重要的是,孙乔跟所有这些中毒的学生都有个人恩怨,

所以警方决定动手抓人了,而稍微有点麻烦的是,这个孙乔算是个官二代,

果不其然,二代之牛叉在孙乔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当警察说要带他回去协助调查,他咆哮着问道:“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知不知道我爸是谁,”

说着话,孙乔把协助调查通知书撕得粉碎,廖家珺火了,冲上去用枪托冲着孙乔后脑就是一下子,

结果孙乔立马被打老实了,摇摇晃晃的坐倒在地上,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自己是谁,”廖家珺收起枪,冷冷一笑:“我是警察,”

其他警察把孙乔带上了警车,廖家珺沒有马上上车,而是给严月蓉打去了一个电话,

严月蓉的声音很慵懒:“你准备好辞职书了,”

“沒有,”廖家珺断然说道:“正相反的是,我改主意了,”

严月蓉吃了一惊:“你什么意思,”

“我原來准备辞职,是因为我觉得如果我离开,对大家都好,但如今事情发生了变化,我顾虑的因素已经不存在了……”廖家珺回想起廖承豪保证帮助自己一起战斗,欣慰的笑了:“所以我要留下來,跟犯罪势力战斗到底,”

“你……怎么可以这样,”严月蓉勃然大怒:“你明明已经提出辞呈了,”

“我是口头向你辞职,虽然你同意了,不过还需要履行书面程序,只要我不正式拿出辞职书,就沒人能让我不当这个局长,”顿了顿,廖家珺又道:“让严市长你失望了,”

“我沒什么可失望的……”严月蓉语气缓和了下來:“你不走,倒也是好事,广厦警界挽回了人才,”

“谢谢严市长这么说,”廖家珺一激动,脱口而出一句:“接下來,我主要侦办对象,是一个叫杜先生的人,”

严月蓉笑了笑:“什么杜先生,”

“严市长沒听说过,”

“我虽然领导警务系统,但从不干涉具体工作,我也不知道你们都办了什么案子,”严月蓉的声音变得平静起來:“这个杜先生是什么案子的凶犯吗,”

“正在调查,”廖家珺深深的一笑:“虽然这个人很神秘,但我一定把他找出來,”

“你努力吧,我要去开会了,先不说了,”

廖家珺点点头:“再见,严市长,”

严月蓉挂断电话之后,沒有去开会,而是马上拿出一部专用手机,给杜先生打了过去,

这部手机的号码,就是洪妙雪联系杜先生的那个,而严月蓉联系杜先生,同样使用这个号码,

杜先生很快接了起來:“我有种预感,你有急事,”

“沒错,”严月蓉冷冷的道:“刚才,廖家珺给我打电话,说决定收回辞职的决定,”

“哦,”杜先生机械的笑了两声:“看來她是想通了,决定勇敢面对,而不是逃避,”

“廖家珺也算是我看着成长起來的,从一个普通刑警到局长,越來越成熟干练,可惜这个人终归不能为我们所用,更重要的是……”冷笑一声,严月蓉继续说道:“她刚才跟我提到了杜先生,”

“哦,”

“看來我的担心应验了,杜先生的存在确实泄露了出去,就连廖家珺都已经知道了,”深吸了一口气,严月蓉恨恨不已的呼了出來:“她打电话还故意提到这个杜先生,什么意思,跟我示威吗,”

“虽然做事一直都很隐秘,但我也预料到,杜先生的存在早晚被公之于世,只是沒想到來得这么快,”轻叹了一口气,杜先生又道:“应该调查一下是谁把杜先生泄露出去的,”

“这个不难查,过去知道杜先生的人,总共也沒几个,”思忖片刻,严月蓉又道:“虽然我们在东南亚也做过不少生意,但那边的人知道杜先生的人也很少,应该沒机会接触到廖家珺,所以我推测泄密的应该在国内,商界的人知道的不多,官场的可能性最大,”

“我也这么想,”杜先生赞同道:“尤其是那些已经落马或者失去权力的人,”

“我马上着手,”严月蓉很小心的问道:“关键是查出來之后怎么办,”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