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杀他全家/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杜先生直接吩咐了一句:“杀他全家,”

“好,”严月蓉答应了:“他敢把事情说出去,就必须付出代价,”

“虽然杀了这个人已经沒什么用处,不过他必须为自己多嘴付出代价,如果不把杜先生说出去,或许我们现在就不会这么麻烦,”杜先生冷冷一笑,又道:“红魔集团那边也要盯住了,不能让他们知道太多,”

“明白,”严月蓉点点头,又叹了一口气:“当初同意跟红魔集团合作,我忘了一件事情,红魔跟苍浩是老对头,如果不是苍浩打击红魔,估计杜先生也不会被泄露,好像有点考虑欠周,”

“不能这么说,”杜先生轻哼了一声:“还是给这帮毒贩子洗钱,利润高风险小,哪像过去在土地市场和金融市场做生意,还需要那么长的周期,”

严月蓉笑了:“也对,”

再说苍浩这一边,送走了廖承豪之后,无风无浪的过了两天,一直在忙曹氏金融的工作,

这一天,苍浩刚准备去上班,黄彬焕走了过來:“老大,那个姜睿,有下落了,”

“哦,”苍浩呵呵一笑:“把她带來见我,”

要说这个姜睿,也真是艺高人胆大,因为周大宇沒为难她,直接把那笔欠账给补上了,

这样一來,姜睿就觉得沒什么事了,照常回到银行上班,

也尽管姜睿亏空储户存款,银行方面竟然一点觉察都沒有,只是催促姜睿尽快完成本季度的业绩,

姜睿算是看出來了,银行根本不在乎储户的死活,只怪自己之前胆子太小,早点拿那笔钱出來投资,沒准这会儿也能拎上爱马仕的包包坐上宝马的跑车,

前两天,姜睿还有点害怕,沒敢把联系工作用的手机开机,

过了两天,姜睿见沒什么事也就开机了,如果苍浩打电话过來质问,她打算推说自己突然被行里派去出差,因为不方便所以才关机,

就算苍浩去银行柜台查过,账户里面少了一笔钱,这也无所谓,

姜睿会按照李巧玲的办法应付,就说银行系统出错了,反正现在钱数对得上账,谅苍浩也不能怎么样,

等到下班,姜睿离开银行,來到街上正准备打车,

突然,从身后快步走过來一个人,还沒等姜睿有所反应,这个人把一样东西顶在姜睿腰间,

这是一根电棍,瞬间释放出极高的电压,随着“兹兹”一阵响,姜睿感到浑身酥痛,渐渐无力,

很快的,姜睿一翻白眼昏了过去,而身后那个人立即掺住她的胳膊,

结果,姜睿歪歪斜斜的站住了,并沒摔倒,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计程车开过來,稳稳停在姜睿面前,

身后那个人立即扶着肩膀,打开后面的车门后,把姜睿塞了进去,随即自己也坐了进去,

紧接着,计程车发动起來,绝尘而去,

这是一条熙熙攘攘的繁华街路,一起绑架案就这样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发生,却沒有一个人发觉,

整个过程不过几秒钟,姜睿沒來得及喊上一声,周围的人甚至以为她是被朋友给带走了,

从姜睿后面冲过來的那个人是黄彬焕,而开车的则是李崇,

半个小时后,姜睿就被这两个人送到了多林寺,

今天,姜睿打扮得很漂亮,黑色的职业套装,身下是齐膝的中裙,腿上是薄薄的黑丝袜,

这位性感的美女也得到了性感的待遇,黄彬焕拿出一条红绳,把姜睿牢牢地捆上了好几圈,然后从车子里拽出來往地上一丢,

这么一摔,姜睿醒了过來,下意识的想要站起來,却发现自己一动不能动,

用力摇了摇头,姜睿惊恐的看着周围:“谁,你们要干什么,”

“别害怕,美女……”黄彬焕走上前來,笑嘻嘻的道:“我们老大要跟你谈谈,”

姜睿快要哭出來了:“你们老大是谁,”

这个时候,苍浩走了过來:“是我,”

“苍总,”姜睿看到苍浩,先是一愣,随后急急忙忙的道:“苍总,你这是干什么,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不能好好说,”苍浩冷冷一笑:“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好好说,可你根本就特么不接我电话,”

姜睿咽了口唾沫,急急的道:“苍总,你听我说,这绝对是误会……”

“你是不是想说单位突然派你出差,”苍浩呵呵一笑,打断了姜睿的话:“我从一个小员工开始,一直干到了总裁这个级别,面对客户的时候怎么撒谎,我的经验比你丰富,”

姜睿一时无语:“对不起,苍总,我……”

苍浩蹲下來,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姜睿:“废话不说了,直接就一个问題,,我的钱呢,”

“都在账户里,一分不少,”

“这么说你把钱还回來了,”

“本來也一分沒少,”

“可我之前查过,明明少了五百万美元……”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把姜睿事先准备好的台词又给说出來了:“你是不是想告诉我说这是因为银行系统出了故障,”

“苍总,看來我们之间有点误会……”姜睿拧动了几下身子,在红绳之下,看着更加性感:“你能不能把我放开,咱们有话好好说,你这样做是犯法的,”

“老子干过的犯法事太多了,也不差这一件,”苍浩冲着姜睿的面庞吐了一个烟圈:“现在咱俩玩个游戏,叫‘我问你答’,我每问一个问題,你就必须如实回答,如果你不能如实回答……”

姜睿下意识的问:“怎么样,”

苍浩沒出声,而是冲着黄彬焕使了一个眼色,马上的,黄彬焕把姜睿从地上拎起了,硬行按在了石桌上,

姜睿上身趴在石桌上,胸部紧紧压着冰凉的台面,这样一來,屁股高高撅了起來,

“现在游戏开始,”苍浩说着,解下了腰带,

“你……你要干什么……”姜睿真是被吓到了,哇的一声哭了开來,

很显然,苍浩现在只要把裙子一掀,再把丝袜撕碎,就可以用最暴虐的手段惩罚姜睿,

今天姜睿穿着一条紧窄的丁字裤,只需要往旁边一扒拉就行,都不用脱下來,

可是,苍浩看到这场景,反而有点不自在了,质问黄彬焕:“你怎么用红绳,”

黄彬焕一摊双手:“沒其他绳子了,”

“好吧,”苍浩往前走了两步,冷冷的问了一句:“第一个问題是,,你自私提出的那笔钱干什么用了,”

姜睿拿出仅存的一点勇气喊了一声:“我沒动你的钱,”

苍浩抡起皮带,抽在姜睿的屁股上,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估计姜睿的屁股上要留下深红的一道了,

姜睿不由自主的惨叫了一声,挣扎着想要站起來,然而黄彬焕始终牢牢的按着她,她一动都不能动,

刚好,格桑走了过來,看到这一幕惊呆了:“老大,我说……这天还沒黑,你就玩这个,是不是早了点啊,”

苍浩不耐烦的瞪了一眼:“让开,别妨碍我办事,”

“哦,”格桑一溜烟躲开了,不过沒走远,而是藏在廊柱后面,一边吞咽口水,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

不信禅师也过來了,同样是直流口水:“我说,这个带劲啊,比艹榴更带劲,”

苍浩也不管两个骗子和尚,再次问了一遍:“你拿我的钱到底干什么用了,”

“我……拿出去投资了……”

“你用我的钱投资,”

“苍总,我也是沒办法啊……”姜睿一边哽咽着,一边说道:“我沒法完成工作业绩,苍总你又总是往外提现,我完全是被逼的,”

“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

“如果苍总同意我的投资计划,也就沒这种事儿了……”

姜睿的理由很是奇葩,苍浩也懒得辩驳,又问:“第二个问題,,我那个账户的信息被泄露出去了,是谁干的,”

“不知道,”

苍浩抡起皮带,在姜睿的屁股上又抽了一下,而姜睿又是一声惨叫,

尽管裙子沒破,不过从视觉上已经可以发现,姜睿的屁股好像肥大了一圈,

苍浩告诉姜睿:“你放心,我管杀又管埋,等到打完了你,再给你治一下伤,”

姜睿急忙道:“不用,用不着,”

“用得着,”苍浩冷冷一笑:“我手下有国医圣手,要不现在就把你衣服脱了,给你检查一下,”

姜睿哭的更厉害了,眼泪冲花了漂亮的妆容:“不用了……求求你了,真的不用了……”

“那你就老实回答我,到底谁泄露了账户信息,”苍浩抽了一口烟,又道:“我那个账户所有信息都被删除了,唯一有可能泄露的人就是你,”

姜睿终于承认了:“确实是我,”

“你怎么泄露的,”

“行里刚把你分配给我的时候,我登入后台看了这个账户全部交易记录,然后截图了……”

“你泄露给谁了,”

“是……周大宇……”事到如今,姜睿也沒有隐瞒的勇气了,一五一十把所有事情全部说了出來,最后央求道:“苍总,我知道错了,这不是也沒造成什么损失吗,你就原谅我吧……”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