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玩个游戏/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骗子和尚瞪圆了眼睛,想看着苍浩接下來怎么玩这个游戏,连黄彬焕和李崇都有点期待,

“原谅你可以,但你要说沒造成损失,说明你沒有意识到问題的严重性,”苍浩叹了一口气,吩咐黄彬焕:“把她放开吧,”

“啊,”黄彬焕非常不解:“这就算了,”

“不然怎么办,把她杀了,然后埋在院子里,”苍浩笑着摇了摇头:“我可不想玷污了佛门清净地,”

黄斌好只好放开了姜睿,而姜睿连走路的力气都沒有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屁股刚一沾地,姜睿惨叫了一声,又跳了起來,

可是刚才被捆得时间太久,腿部缺乏供血,又酥又麻,姜睿根本站不稳,结果一下子又栽倒在地,

无奈之余,姜睿只好侧身坐着,惊恐的看着苍浩,不时可怜兮兮的伸手揉摸一下屁股,

苍浩一把揪住姜睿的衣领,硬生生把姜睿从地上拎了起來:“你听着,由于你提供了这些截图,导致我被警察羁押好几个小时,不过这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东南亚最大的毒品组织借这个机会完成了一笔数千万的交易,毒品,已经被扣押了,钱,却被带走了,你知不知道这笔钱如果用來从事犯罪活动,可以造成多大的破坏,”

姜睿听到这番话,完全傻住了:“这……怎么会这样……”

“怎么就不会这样,”苍浩笑着反问了一句,又道:“知道什么是蝴蝶效应吧,一只小蝴蝶扇动翅膀,有可能导致远方发生一场暴风雨,你这只小蝴蝶,也引发了一场暴风雨,而你从中应该汲取一个教训,”

姜睿颤声问:“什……什么,”

“做事要谨慎,特别是涉及到钱的事情,一个很小的举动可能引发你预料之外的连锁反应,因为这世上的人终日奔忙所谓都是一个‘钱’字,”叹了一口气,苍浩缓和了语气:“我跟你说的就这么多,而我跟你的合作也到此为止,现在你给我开支票,我要把这个账户提空然后销户,”

姜睿沒说话,只是傻傻的看着苍浩,

苍浩问了一句:“沒问題吧,”

“沒……沒问題,”姜睿急忙开始开支票,而且还是开了好几张,沒把金额全部放在一张支票上,

苍浩不由得嘉许的点了点头,这个美女经理还是很聪明的,这样自己就可以分散开來转账和提现,免去不少麻烦,

等到姜睿把支票全部开好,苍浩吩咐黄彬焕:“送她回去,”

“为什么,”黄彬焕不服不忿:“让她自己打车就好了,”

“是啊,是啊……”姜睿连连点头:“我可以自己打车,”

“我让人送你本來是不想让你记住路,不过……”苍浩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无所谓了,”

黄彬焕立即警告姜睿:“你离开这里之后,不能把发生的任何事情说出去,更不要把这个地方告诉任何人,”

姜睿一个劲点头:“是,我知道了,”

“你要是敢报警……”黄彬焕冷笑两声:“我就送你去见阎王爷,”

“是,沒问題,我绝对不敢报警,”姜睿本來以为,自己今天肯定失身,却沒想到苍浩就这样放过了自己,

一番千恩万谢之后,姜睿一瘸一拐的走了,还时不常回头來看一眼,

其实,姜睿是担心苍浩派人追上來,但黄彬焕却觉得她有点求艹的意思,

“妈的……”黄彬焕骂了一声:“是不是应该让她好好爽一下再让她走,”

不只是黄彬焕,不信禅师和格桑也非常失望,两个骗子和尚一个劲唉声叹气:“这就结束了,还是艹榴有意思,”

苍浩转身看见两个骗子和尚,一愣:“你们两个眼睛怎么那么红,”

这两个骗子和尚眼珠表面布满血丝,眼睛肿的像烂桃,苍浩马上明白了:“下次偷看的时候,记得抽空眨几下眼睛,”

苍浩懒得理会他们,坐到院子里,一边喝茶,一边刷微博,等着晚上开饭,

微博上倒是沒特别的事情,只是本地新闻有一条:“我市一高档小区发生火灾,”

苍浩只是随便看了一眼,登时傻喝足了,片刻后,苍浩一个高跳起來,向多林寺外面跑去,

黄彬焕急忙跟上來:“老大,出什么事了,”

“沒什么事,”苍浩急急地吩咐道:“你们全留下,我一会就回來,”

随后,苍浩拦了一辆计程车,直接去了发生火灾的小区,

等來到火灾现场,苍浩傻傻的拿着仍然冒着青烟的余烬,良久无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苍浩无力的坐了下來,喟然长叹了一口气:“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新闻报道的火灾地点是苏志凯家,

整栋房子已经完全垮塌,完全看不出原來的样子,

如果不是苍浩仍然记得地址和门牌,也不敢想象这里就是苏志凯曾经住过的地方,

废墟周围拉上了警戒线,一帮警察正在勘查现场,其中一个注意到苍浩,走了过來:“你是附近的住户吗,”

沒等苍浩回答,那个警察却认出來了:“你是苍浩,”

苍浩狐疑的打量着对方:“你是哪位,”

“我是刑事侦查局的,”这个警察是廖家珺的手下,当然认识苍浩,笑了笑道:“这不是发生火灾了吗,要调查是不是有人纵火,所以我们过來了,”

“我要问的就是这事……”苍浩站起來,急忙问:“情况怎么样,”

这只是一起普通的火灾,这个警察也不知道苍浩为什么这么关心,不过还是说了出來:“原则上呢,沒有结论之前,我们不能把案子说出去,不过你是我们局长的好朋友……”

“我知道你们的规矩,”苍浩打断了对方的话:“直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就行了,”

“是这样的,这栋房子是一对父女居住,今天凌晨邻居发现起火,消防队赶过來扑灭之后,在废墟里发现了一句中年男性的尸体,正是房主……”

“房主是不是叫苏志凯,”

“对,”警察点点头:“前任副省长,”

苍浩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道:“你们确定死的是他,”

“非常确定,通过多方面证据可以证实,死者就是苏志凯本人,”叹了一口气,警察有点感慨的道:“不管怎么说,苏副省长当年也是一代风云人物,沒想到最后死得这么惨……官场上的事真是说不好啊,”

“苏志凯不是还有个女儿吗,”

“苏云是吧,”警方已经充分调查过资料,告诉苍浩:“总共有两具尸体,一具是苏志凯本人,另一具是他家的菲佣,但我们沒找到苏云,”

“她昨天不在家,”

“据小区保安说,昨天父女两个是一起回來的,邻居也有人看到父女两个一起进去再沒出來,但我们仔细检查过现场,确实沒有找到苏云的尸体……”顿了顿,警察又道:“从我们这个角度來说,如果沒找到尸体,就只能认定苏云还活着,”

苍浩多少松了一口气:“沒死就好,”

“可能是昨晚半夜,苏云临时有事出去了,也可能是发生火灾后,苏云及时逃走了,但奇怪的是,已经过去了一整天,为什么苏云沒露面呢,怎么说也应该跟我们警方联系吧,”摇了摇头,警察试探着道:“难不成是被人绑架了,”

苍浩双眸精光四射:“绑架,”

“我只是随口推测一下哈,”警察故作轻松的笑了笑:“我们正在跟苏云的朋友圈子调查,苏云最后跟谁联系过,有沒有人知道苏云在哪,”

“ 不按绑架案调查吗,”

“现在还沒有证据证明是绑架,”

“那这起火灾又是怎么回事,”苍浩指了指那对废墟,质问:“难道是意外,”

“消防部门已经派专家过來了,初步结论是电线老化导致短路引起的火灾,不像是人为纵火,”看了看周围,警察压低了声音:“只不过嘛……有点疑问,”

“什么,”

“如果是电线短路失火,应该是在用电高峰的时候才对,偏偏凌晨是用电低谷,这有点不合理哦,”思忖片刻,警察又道:“反正我觉得失火时间有点耐人寻味,再加上苏云突然失踪,不像是一起意外,”

“那么你们警方什么都不做,”

“沒有证据,”警察无奈的一摊双手:“眼下的证据都支持只是一起意外,当然了,证据都是可以人为做出來的,我倒是可以按照谋杀的路子查下去,问題是找不到一点突破口,如果最后查出來问題也就罢了,如果查不出來……上面肯定劈头盖脸把我一顿臭骂,说我浪费警力做无用功,”

苍浩本來挺恼火,差一点就要揪住这个警察的衣领,劈头盖脸的骂他们浪费纳税人的金钱却什么都干不了,

不过,苍浩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是沒有办法的事,

首先从体制上來说,警方要立功,要有所表现,这是提升的必备条件,所以他们更愿意去调查那些影响巨大,或者就是证据比较充足的案子,

一起所有证据都显示是意外的火灾,从政治角度來说,对警方意义不大,

其次一个原因,苍浩推测,苏志凯之死很可能过去的仇家找上门來,但也可能是杜先生灭口,

如果是后一种可能,那么这个案子如果真的调查起來,严月蓉那边肯定要施加压力,把这个案子消弭于无形,

尽管孟阳龙信任苍浩,但县官不如现管,严月蓉才是广厦警务系统的最高领导,苍浩既沒有权力也沒有能力去干涉警务工作,

当然,廖家珺非常正直,如果发现这个案子有疑点就一定会深入调查,

问題是廖家珺毕竟是人,精力有限,广厦那么多案子需要她处理,尤其是跟红魔集团的斗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这个时候也不能让她分神,

想來想去,苍浩只有长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警察的肩膀:“辛苦你们了,”

警察也沒问苍浩为什么关注这个案子,只是说道:“苍先生放心,我会叮嘱这个案子,如果有什么新的发现,立即列为刑事案件调查,”

“谢谢你了,”苍浩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走出一段距离后,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警察已经去忙了,于是苍浩冲着废墟深深鞠了一躬,

苍浩认为,如果苏志凯真的是被杜先生灭口了,那么必然是因为把杜先生的存在说了出來,自己就有义务为苏志凯复仇,

现在的问題是苏云去哪了,

苍浩很想找人商量一下,可是又不知道应该找谁,

说起來,苏志凯是阿芙罗拉引荐给苍浩的,阿芙罗拉在这件事情上一直暗中帮助苍浩,

但这个俄国丫头行踪诡秘,很少露面,苍浩根本不知道去哪找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